• 第五章 一场歌声导致的祸端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40本章字数:3061字

    事情是这样的,当天晚上下了晚自习之后,我先是偷摸的送着袁微雪回了女生宿舍,之后我回到宿舍之后,照常和宿舍的一伙人聊天打屁,直至晚上熄灯。

    当然,宿舍晚上熄灯之后,其实也没有几个学生会选择睡觉的,我们也是,虽说都爬上了自己的床铺,不过照样还是聊天打屁。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整齐嘹亮的歌声从我们隔壁宿舍传了过来,我们仔细一听正是当时在我们学校很流行的《等一分钟》,听他们唱的挺有意思,当下我们也来了兴趣。

    李军忍不住率先开口:“兄弟们,友邻部队给我们做表率了,我们是不是也得来首大合唱啊?”

    “来呗,咱兄弟们的嗓子也不差啥!”刘白马上认可了李军的提议。

    我也挺有兴趣的,从小我就挺好唱的,三年级的儿童节上,一首《老鼠爱大米》一举成名,四年级的时候一首《你到底爱谁》更是掀起一股新的浪潮——

    “那唱什么呢?咱们也唱等一分钟啊?”趴在我旁边的孙飞问道。

    我就说,老鼠爱大米你们会唱吗?那可是我的成名曲呢。

    刘白就说:“还是唱奔跑吧,我觉得奔跑挺有气势的”。

    我点点头,说也行,说奔跑我也会唱,而其他的哥们也都说奔跑不错。

    于是,在我们的一致协商下,我们马上开始集体嚎起了羽泉的那首《奔跑》,结果一首歌嚎完了,我们大家还是意犹未尽,这时候隔壁间的宿舍都不唱了,不过,我们反而因为唱过一次之后,感觉更加兴奋了。

    接下来,我们又开始整齐划一的开始嚎,刚开始还先选选歌再开始唱,后来也不选了,唱完一首歌,有人一起头,我们大家就马上跟上了,想起什么歌来就唱什么歌。

    结果我们唱的很嗨,隔壁宿舍却不干了,就在我们兴奋头还没过的时候,从隔壁宿舍里传过来声音了:“草泥们马!唱你马勒戈壁!”

    听了那句骂人的话,我们宿舍马上也是不干了,李军直接骂骂咧咧起来:“草泥马的!劳资们就爱唱!怎么的?草泥马的!”

    刘白也喊:“小崽子,你比比泥马勒戈壁!”

    我们那时候的宿舍和宿舍之间都是只简单的隔着一堵墙,所以两边的喊话都能够很清晰的听到,我们这边刘白和李军喊话过后,对面沉默了一会,估计他们也是没有想到我们初一的这边能这么嚣张。

    隔了一会,那声音才又再次响了起来:“哎哟卧槽,现在初一的小崽子们都这么牛笔吗?”

    李军则也是阴阳怪气的说:“哎哟卧槽,你们初二的崽子就比我们多啥吗?”

    “操,我们啥也不多,你们敢跟我们比划比划吗?”

    刘白马上就跟了一句:“卧槽,比划就比划呗!”

    他说完了,就喊我跟我说:“星哥,怎么的?咱们去跟初二的练练去?”

    我躺在床上应了一声:“练练就练练呗,走”,我说着也是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那时候他们都知道宿舍里打架数我最猛,尤其是李军,这家伙在校门口和我一战之后,就深切的明白了什么叫做“有一把子力气”和“个头这么高不是白长的”这两句话的含义。

    见我答应了,他们更是兴奋,呼呼啦啦的全起来了,穿衣服的穿衣服,睡上铺的跳下铺,一会的功夫,我们就全穿好衣服下了床铺。

    李军第一个带头:“走着呗?”

    大家都应:“那就走着呗!”

    呼呼啦啦八个人,一个接一个的全都走出去了,初二的宿舍就在我们旁边,李军二话不说走过去就开始砸门:“操!小崽子们,劳资们来了,开门啊,锁你马勒个笔啊!”

    过了一会,门终于打开了,李军当先就是一脚踹了进去,根本不管开门的是谁,一脚就给开门的那小子踹倒了,随后我们宿舍八个人也是呼呼啦啦的就进去了。

    你以为接下来是一场大混战?

    不不不,事实上我们都没有想到,他们虽然是初二的,但他们宿舍里八个人,却有五个是怂包,就是干挨打不还手,嘴里一遍又一遍小声重复着“没我的事,没我的事,刚才我啥也没说”的那种,剩下三个直接被我们围殴致死,一顿拳脚相加最后也不反抗了。

    至于那些怂包,有的都没敢下床,直接按在床铺上就是一顿暴揍。

    “草泥马的!刚才不是挺牛笔的吗?现在不比比了?”

    他们初二八个人,没一个敢吭声的。

    我看到这场面也乐了,想想自己以前,真是想不到啊,没寻思初二的怂包也这么多啊!但是看了他们那窝囊的样子一会儿,我的心里又有点可怜他们了,就说,行了,就这么一群软蛋,给他们点教训就好了,回去睡觉吧。

    “行,星哥都说话了,那我们就回去吧,哎,没意思,还以为初二的多么牛笔呢!”

    刘白说完了,大家也就说说笑笑的回宿舍了。

    本来我们大家也就寻思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可是第二天早上跑操的时候,陈飞又被人揍了,怎么回事呢?

    那时候,在我们初中,住校生每天早上都要跑操的,陈飞这个家伙呢,是属于赖床最为严重的,回回大家洗脸刷牙都完事去操场集合了,他才刚刚起床,这事也是因为他经常自己一个人最后起床,所以他一个人也就被堵在了宿舍里。

    我们跑完操,回到宿舍的时候,就看到这家伙鼻青脸肿的,我一看他那样子就问道:“孙飞,怎么回事?你这是让人给打了?”

    李军看了孙飞这个样子,也是破口大骂:“操!我一看你到最后也没来跑操,就知道你小子这是有事了,怎么回事,让哪个孙子给打的?”

    孙飞吐了口吐沫,说道:“就是昨天晚上敢还手的那三个孙子!”,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没去跑操,班主任该问了吧?”

    刘白接过话茬:“问了,没事,我说你肚子疼,就没来。”

    “嗯,那就行”,孙飞点了点头。

    “那就先买饭吃去吧,那几个初二的现在也买饭去了,等我们买饭回来,再收拾他们”,听了我的话,几个人都是点了点头,然后便是一个一个的出门去食堂了。

    那时候,我们学校的食堂,可不像现在学校的食堂,那时候的食堂只提供吃的,是不提供位置的,买了饭就只能回宿舍吃,等我们八个人买完了饭回到宿舍的时候,听到隔壁宿舍也有了动静。

    我们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李军一嗓子:“兄弟们,走着呗!这人,是回来了啊!”

    我们笑着应:“那就走着呗”。

    八个人都是把饭缸放到桌子上,然后便呼呼啦啦的又向着隔壁的宿舍去了。

    那帮初二的本来还一个个的有说有笑的吃饭,看到我们一帮人又进来了,他们的脸色就全变了。

    “草你们吗的!昨天晚上劳资打你们不服是吧?还敢堵我们的兄弟?”

    “兄弟,没我们的事,真没我们的事啊,都是李祥他们三个”有一个瘦瘦的男生赶紧在李军面前求饶。

    “张达!你他么找死是吧?”听了那男生的话,马上就有声音传来。

    我们转头一看,正是那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此时那小子正站在人堆最后面呢。

    “草泥马的!找的就是你!”孙飞一看到那小子,立刻红了眼,直接推开挡在那小子身前的两个人,一拳就冲着那小子的脑袋砸了过去!

    我们也是马上跟了过去,一顿围殴,但也就找到他一个人,刘白就问:“草泥马!那两个呢?!”

    “去尼玛的小比崽子!”那小子没有回答,瞪着眼睛冲着刘白就骂。

    刘白也不含糊,一巴掌就是煽在了那小子的脸上:“草泥马的!挺有刚是吧?”

    就在这时,站在靠外边点的孙大伟声音传了过来:“黑蛋,人在外面呢!咱们追,他们要跑!”

    听了孙大伟的话,我们脸色一变,放开了那个叫李祥的小子,转身就飞快的跑出了他们宿舍,往外一看,外面两个人把手中的饭缸放在了地上,正死命的向着停放自行车的树荫下跑呢!

    “草泥马的,追!”

    我们八个人呼呼啦啦的,撒丫子就开追,可等到我们跑到树荫下的时候,那两个人还是已经骑上自行车,走出一段距离去了,李军的反应最快,也不愧是拿打架当家常便饭的人,他二话不说,随便抓过来一辆自行车,骑上就开始追。

    我们也都是马上反应过来,一人骑上了一辆自行车,就开始冲着那两个人追了上去。

    那两个人本来以为骑上自行车就安全了,可回头一看,好嘛,我们宿舍八个人也是人手一辆“猛蹬125”在后面死命的追呢,立时那两个人吓了一跳,骑得又是更加快了。

    那天早上,我们八个人,最少追出去了4里地,也就是两公里,最后还是我一马当先的追到了那两个人,如果不是我的体力比较牛笔,那天,我们不知道还要追出去多么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