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师生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40本章字数:3060字

    当时那两个小子也是累坏了,满头的汗水,当然,我也一样,毕竟高速度的骑车子四里地,确实也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我当时也是发了狠,追上去直接就从侧面一脚踹到了那小子的腰上。

    那时候,也是下手没轻没重,情绪稍微激动点,就差点酿成大错。

    得亏那小子翻车的时候,旁边就是树,他是身子先撞到那树上再摔倒在地上的,不然我可能就要惹大祸了。

    而在前面的那个小子,转头一看被我踹翻了一人,又看到我身后刘白他们离着我们还挺远,他竟然停下车子,冲我就过来了,举起拳头就想先收拾我,可惜他是真的把自己当根葱了。

    你想啊,他们先骑得车子跑得,我都能“后发制人”追上来,那他的身子骨能有我猛?那时候我的打架技巧可能并不高明,但等我弯下腰躲开他那一拳,等我一拳头锤在他的肚子上时他就老实了。

    我的技巧是可能不够,但是蛮力足啊!

    再加上他骑了那么长时间自行车,本来就有可能岔气了,这一拳头又是打在他肚子上,当时他就坐倒在地上,捂着肚子不动弹了。

    我看他这样子就笑了,伸手冲着他的脸上就给了一巴掌:“尼玛的,再跑啊?”

    这时刘白他们一伙人也追上来了,一看这场面,这情况,一伙人喘着粗气哈哈的笑,刘白就说:“卧槽!还是星哥牛笔!好家伙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就跟火箭似的,‘唰’的一下就过去了!”

    “是啊!卧槽,寒星这速度真几吧猛!”

    那时候还不流行“没谁了”这句话,不然这帮人肯定得说我这速度没谁了。

    我们嘻嘻哈哈一阵,孙飞就走到那两个小子身边,每人哐哐就是两拳头,又一人扇了一巴掌,李军也走过去踹了两脚,就说:“两个煞笔!这次该涨记性了吗?”

    “草你们吗的!记住了,我们七一(七年级一班)的你们惹不起!”刘白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你们也不几把打听打听,知道夏青青吗?她是我们老大!”

    “别说你们,你看看初三的敢惹我们七一的吗?”

    当时刘白的话,给我听得一愣,我那是第一次知道他们这伙人,或者我们这伙人的老大,竟然是夏青青?!一个女孩!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夏青青的爸爸好像是我们镇派出所的副所长,那时候我们一帮小孩子还不了解权力的牛笔,但是我们那个年纪的一听说警察,下意识就觉得挺牛笔的。

    所以,这就是夏青青能够做老大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她还有一个哥哥,原因之三就是夏青青这个人了。

    不过,当时我并没有多问,只是说道:“差不多就行了,我估计马上就要上课了,咱回去吧”。

    孙大伟低头看了看手腕间的电子表:“卧槽,是他么快迟到了!走吧!今天第一节课是黑老陶的!”

    刘白他们几个也是点了点头,我们就这样扔下了那两个初二的,都是骑上车子按照追来的方向,赶紧回学校了。

    等我们气喘吁吁的回到教室,上课铃也是响了起来,不过还好,并没有迟到。

    黑老陶,四十多岁,就是我们的班主任,一个中年男人,外号并不是我们起的,也不知道是哪一届学生起的,反正据说历届好多学生都这么叫,都说这班主任很凶,还当过兵,传的最邪乎的一件事,据说是有一个学生犯错了还死不承认,给黑老陶惹急了,一脚从教室门口给那学生踹出了十多米远去。

    反正是这么传的,当然不可能是真的,又不是拍电影,不过从这传说中就可以看出这个老师确实是很凶的那种的。

    所以,别说是我,就是刘白他们这些老师眼中的坏学生,也不敢在黑老陶的课上迟到,更不敢搞小动作。

    第一节课结束以后,坐在我左边的夏青青就向我问:“你们早上干什么去了?怎么那么迟才来?还一个个满头大汗的?”

    我笑笑说道:“追人去了,昨天晚上我们和初二的打起来了,今天早上他们又把孙飞给打了,所以我们不得打回来吗?”

    夏青青皱了皱秀眉,然后转头就开始喊人:“小白!军子!小飞你们几个给姐过来”。

    听到夏青青的喊声,我们宿舍的七个人也是一个个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围在了夏青青的课桌旁,李军甩了甩用来装酷的长刘海儿,笑哈哈的说道:“青青,怎么了啊?”

    夏青青抖了抖眉毛:“你们几个给姐姐说说,好好的怎么又跟初二的打起来了?”

    刘白就一本正经的说:“他们欠揍啊”。

    “大伟说,我听大伟的,从你们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来”,夏青青说着,转头看向了孙大伟。

    孙大伟听了夏青青的话,先是一笑,随后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道:“是这么回事,昨天晚上我们宿舍一起唱歌来着,结果那帮孙子就不干了,青青,这事真不赖我们,他们先骂的人,还问我们敢不敢跟他们比划比划,你说,咱们兄弟听了这话能怂吗?”

    夏青青最后才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有些狐疑的问道:“冷寒星,大伟刚才说的是真事吗?”

    我点头说道:“嗯,就这么回事”。

    夏青青沉默了一会才说道:“行吧,这次就算了,也不知道你们哪里来的这么多精力,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还唱歌。”她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告诉你们别主动招惹初二初三的人,初三里还有一个李秋波,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哎呀,青青你怕啥的?有你在,李秋波真的敢和咱们打?”

    夏青青翻了一个白眼:“姐姐我是有一个好爹,但是我总不能真的让我爸爸来帮我们打架吧?”

    “那云哥呢?有云哥在,谁敢惹咱们?”

    “别提我哥,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昨天出门去南水了,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好好去上班”,夏青青说着,叹了一口气。

    夏青青这话一说,我看到刘白几个人的脸色都是有了变化,还想要说什么,但是上课铃响了,他们也只能回自己的座位了。

    第二节课是历史课,历史老师是一个和蔼慈祥的老太太,人挺好,做老师也算尽责,只是唯一的缺点是太啰嗦了,可能也是上了年纪的原因吧。

    不过,在我看来,历史课基本就靠背诵,而这位历史老师又相对宽松,所以,我心中一直有的好奇,也是忍不住对着夏青青小声问了出来。

    “夏青青,我听说,刘白他们几个人的老大是你?”

    夏青青眼睛看着历史老师,直到历史老师转过身往黑板上写字的时候,她才小声对我说:“怎么,不行吗?”

    我笑了笑,说行,你厉害。

    她没有在说话,而是继续听课了,我也转过头开始认真听课。

    历史课对我来说,其实挺有意思的,就像听故事似的,前边说过,我这个人喜欢文字,所以故事一类的当然也就很喜欢了,一节课我听的甚至可以说意犹未尽,可惜很快就过去了,第三节课是数学。

    说起数学,当初的数学老师给我留得印象非常深,那是一个在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她并不是特别漂亮,身材也不是特别好,但是身为一个老师,她在我的人生中让我由衷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我记得后来我学习成绩下降的时候,她那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她为我的堕落感到担心,她三番五次找我谈话,甚至有时候会气的伸手掐我的胳膊,最厉害的一次都给我的胳膊掐紫了——

    不过,那时候我并不领情,不但不领情,甚至还以惹她生气为乐,她叫冷雪凤,是的,她也姓冷,还是和我一个村子的,准确的说,她曾经是我们村子的,因为她的老公不是我们村的。

    也因为这个,她在我学习成绩好的时候,对我还挺亲近的,有什么事也会喊我帮忙。

    比如这次,第三节课是她的课,她讲完了,临下课的时候她就喊了我一声:“冷寒星,到办公室来一下。”

    我听到她的喊声,也只能快步跟了上去,就跟在冷雪凤的身后,她不说话,我也就一声不吭,要知道,那时候我在老师眼中可是乖学生一枚。

    直到跟着冷雪凤一起走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的老师有好几个,那时候,初一的老师都是共用一个办公室的,只有我们班主任黑老陶,因为同时也是副校长的关系,才有一个单独的办公室。

    冷雪凤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把手中的教科书放下,她也没有坐下,直接转头看向了我:“你们下节课是体育课,我跟你们体育老师说好了,你跟着去我家里帮我干点活吧”。

    我听了之后没有什么犹豫,点头应了一声,那时候,老师的话,一般的学生都不会拒绝。

    虽然最放松的体育课不能上了,但是既然数学老师说话了,我也就只有点头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