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下了晚自习在操场约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40本章字数:3048字

    “真吃饱了你也别着急走,中午就留在我这里睡午觉吧”。

    我听了这话,直接傻眼了,冷雪凤说什么?她竟然想要留我在她的家里午睡?我下意识的撇了一眼那张并不是很大的双人床,是的,那的确是一张双人床,但估计那张双人床也就真的只能躺得下两个人吧。

    要我和冷雪凤躺在那张床上睡午觉,这,这也太——我想不下去了,连忙摇头:“老师,我还是回宿舍睡去吧”。

    冷雪凤挑了挑眉毛:“我还不知道你们这帮小孩,回到宿舍也不可能睡觉,中午还不一定怎么疯呢,你就老老实实在我这里睡觉吧,下午第一节课就是我的课,到上课时间咱俩一起去教室就行。”

    “老师,我还是回宿舍睡去吧,在这里我真的睡不着”。

    冷雪凤沉默了一会,可能也是看出来我心中的别扭了,她就说道:“那你回宿舍吧,回去老老实实睡午觉,现在是夏天,夜短,中午不睡午觉,下午你也没精神听课”。

    我听了冷雪凤这话,赶紧点头应下,又跟她说了一句老师我走了,我就打算转身出门了。

    “哥哥再见”,小女孩冲我挥了挥白嫩的小手,我忍不住冲她笑了下:“再见”。

    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宿舍里只有刘白和孙大伟,这也正常,他们两个离家最远,一般都是一个星期才回家一趟的,不像我和李军他们,每天中午都可以回家。

    看到我回来,刘白就跟我说话:“寒星中午没回家吗?”

    孙大伟也说:“对了,咱们数学老师叫你干什么去了?体育课也没见你来。”

    我笑笑说道:“她叫我帮她浇菜地去了,刚刚也是在她家里吃得饭。”

    刘白听了我的话也笑了:“咱们数学老师对你挺好啊,还留你吃饭了呢?”

    我苦笑摇头:“好是好,关键有点受不了啊,在她那里吃饭是真别扭啊”。

    刘白和孙大伟听了我的话,都是忍不住笑了,显然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那时候,就算是坏学生对老师也是有点敬畏的。

    我本想躺回到自己的床铺上睡会觉的,不过刘白却说:“哎,这离上课还有两个小时呢,咱哥仨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咱们去洗澡去啊?”

    刘白口中的洗澡并不是真的就是洗澡,在我们南水乡下,洗澡相当于游泳的意思,它是一种土话。

    我就说,大中午的睡会觉得了,结果刘白和孙大伟都说睡觉有什么意思,然后非要拉着我一起,我无奈之下只能问道:“上哪洗澡去啊?去咱镇子上的那条大河?”

    孙大伟摇摇头说:“不是,不用跑那么远,就在咱们学校后面,翻过墙头,后面就有个湾,咱去那就行”。

    我一听是个湾,心里觉得那还不错,要是镇子里的那条大河,我这心里可就真犯嘀咕了,本来我就不会游泳,听说那条大河里还淹死过不少人。

    就这样,我跟着他们两个穿过了操场旁的那荒芜的一片,来到了学校的西北角,据刘白所说,这里的墙上面掏的有窟窿,好爬。

    翻过了墙头,沿着围墙有条狭窄的小道,而在小道下面则是一个斜坡,我跟着他们两个下了斜坡,又走了个几十步,果然看到了一个不是很大的湾,湾里还有鸭子“嘎嘎”的叫着。

    我们脱了衣服裤子,将衣裤挂在了树枝上,然后便是下了湾。

    刘白和孙大伟玩的倒是挺欢,我也还好,关键不会游泳终究意思不是很大,孙大伟他俩一看我的样子,就开始笑:“寒星,你不会游泳啊?”

    我摇摇头说,学了很多次,就是学不会,他们两个听了之后就想教我,可是教了半天,我就是不开窍,他们教了一会也觉得没意思,就把目光转向了别处。

    “你就笨死得了”,刘白说。

    而孙大伟则是眼冒亮光的盯住了湾里的那群鸭子,他看了一会,就说道:“黑蛋,寒星,咱们抓只鸭子怎么样?”

    “擦你大爷的,又叫劳资黑蛋!”刘白咒骂了一句。

    我笑笑摇头:“好端端的抓人家鸭子干什么”。

    “咱抓一只,晚上不就有饭吃了吗?到晚上都熄灯了,咱们偷偷出来,把鸭子烤了,肯定好吃”。

    “卧槽,这主意不错”,刘白的眼睛也亮了,这俩人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的主,说抓就抓,游着泳就冲着鸭子过去了,我一看他们动手了,我也不能干看着啊,我也就上去帮他们。

    虽然我不会游泳,但我个头高啊,这湾里的水也不是很深。

    一场人鸭大战上演了,最后的胜利者当然是我们,可是因为我们的围追堵截,鸭子群一直叫的很厉害,终于也是引来了这群鸭子的主人,一个看上去在二十岁左右的女孩,长得还很漂亮。

    不过,看到那女孩大叫着出现,我们还哪里有心思欣赏她的脸蛋,赶紧一个一个飞快的上了岸,嘴里一边叫着“卧槽”,一边飞快的穿好衣服,但是即便这样,刘白和孙大伟手里提着的鸭子都没有放下,两只鸭子还在他们的手里“嘎嘎”的叫着。

    “小兔崽子!敢偷我家鸭子!站住!”

    我们三个跑得飞快,眨眼的功夫就跑到了学校的围墙旁,我先翻了过去,然后刘白和孙大伟把手里的鸭子递给了我,他们也很快翻了过来。

    虽然翻过了墙,但我们依然跑的飞快,果然警惕心这东西还是有用的,我们跑出去一段路回头看去的时候,发现那个女孩竟然也异常彪悍的翻过了墙头,正死命的向我们追来呢!

    我们三个一看这情况,嘴里怒叫了一声“卧槽”,然后再次加快了一波速度。

    当我们三个气喘吁吁的跑回到宿舍里的时候,还隐隐听到了那女孩的喊声“站住!小兔崽子!”。

    我们三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刘白最先反应过来,他先是将门从里面用插销插好,然后开始从床铺下面翻找袋子,最后他找到了一个也不知是谁用来装行李的化肥袋子,他麻利的将两只鸭子装进了袋子里,又用袋子上的细绳扎了一个活结,这才把袋子又塞到了床铺下面。

    我和孙大伟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动静,过了好久,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了,我们三个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床铺下面的鸭子这会也安静了下来,想到抓的那两只鸭子,我也忍不住想要笑,这下等晚上烤鸭子的时候,可以叫袁微雪一起出来吃了。

    可惜我没有高兴太久,大约十几分钟后,我们三个都听到了外面黑老陶挨个查宿舍的声音。

    还有那个女孩的的声音,我们三个再次傻眼了。

    “卧槽,这女的竟然把黑老陶找来了,这下完了。”

    刘白的话说的没错,又过了几分钟,我们宿舍的门也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黑老陶的声音:“开门开门,查宿舍了”。

    果然,我们三个没有逃得过去,甚至我们连一点隐瞒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在黑老陶和那个女孩刚刚走进宿舍的时候,那两只鸭子很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

    于是,这场人鸭大战最终以我们三个被黑老陶教训的形式收尾了,女孩从床底下直接提着那个装着鸭子的化肥袋走了,临走还给我留下一句话:“挺好看的一个小孩,怎么干这偷鸡摸狗的事呢?”

    我和刘白还有孙大伟,我们三个被黑老陶教训完了之后,上课铃也响了,我们三个回到了教室,数学老师冷雪凤在我们身后走了进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冷雪凤知道我们中午干的这点事了。

    因为从我坐回自己的座位后,我就感觉冷雪凤的目光总是落在我的身上。

    第一节课下课后,冷雪凤临走的时候,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你们三个中午没干好事吧?”冷雪凤走后,夏青青就转头跟我说道。

    我苦笑一下:“你怎么也知道了”。

    夏青青撇撇嘴:“你们三个在黑老陶的办公室里挨训,有人看到了啊”。

    好吧,果然全都知道了,甚至等到放学我悄悄去找袁微雪的时候,她都在问我中午干什么去了。

    我苦笑着给她解释了经过,我们一起吃了饭,等到晚上下了晚自习之后,我又屁颠屁颠的去找袁微雪了,昨天晚上只是给她送回了宿舍,今天晚上我决定必须要更进一步,最起码我们两个也要趁着夜色,一起逛逛操场,欣赏一下操场的夜景。

    那时候,在晚上,我们学校的操场就是属于小情侣的专属地。

    一到晚上下了晚自习,你到操场上去看,在操场上溜达的,几乎都是男女一对的,所以,我也打算和袁微雪在这神圣的夜晚操场上留下属于我们的足迹。

    当然,最重要的是,夜色下,黑暗中,平时想做不敢做的事,也许就敢做了呢?

    “那我回去了?”我送着袁微雪来到她宿舍门口,她回头跟我说道。

    我暗暗咬牙,鼓起勇气,憋了半天才说道:“现在睡觉是不是有点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