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你还敢打我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41本章字数:3042字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女生竟然长得还很漂亮,最重要的是她的胸口很有料,反正同龄女生中,我是没有见过那么大的。

    我之所以知道她很有料,是因为我们到了地方,敲开她家的门的时候,她是穿着秋衣秋裤出来开门的,可能是因为秋衣有点瘦的原因,所以我看的很清楚,真的很鼓,很绷。

    她为我们开了门,又关上门,就急匆匆的跑回屋里钻进被窝里了,因为,这是才开春,冬天的寒冷还没有离开。

    “你们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就像刘白说的似的,这女孩真的很掻,她的声音中没有什么不高兴,只有特意的掻,现在也叫嗲,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个词,只觉得刘白说的真对啊,这女的是真掻啊。

    听了女孩的话,刘白就说:“就我们三个来,不是怕没什么意思吗?”

    刘白说着就坐到了女孩的床沿上,李军也坐了过去:“你要嫌多,我叫他们回去,我留下来搂着你睡啊?”

    “行啊,那你上来啊?”女孩一点也不害怕。

    “得嘞”,李军应了一声,又转头像真事似的对我们说道:“要不你们回去吧,今天晚上我好好陪我媳妇睡一觉。”

    “什么时候成你媳妇了?那是我媳妇”,刘白就说。

    孙大伟凑了过去,对着女孩说:“我们来都来了,回去也行,不过你得陪我玩会”。

    那女的就说:“陪你玩什么啊?”

    孙大伟直接爬上了床,隔着被子压在了女孩身上:“就这么跟我说会话就行”。

    “你压得我难受,你下去”。

    “下去干什么,趴在这里多好”,孙大伟说着直接就低下了头,就要qin那女孩的嘴,那女的刚开始躲,一会两个人就很火热了。

    我看了一会,感觉心里挺不舒服的,就走出了里屋,随后小六张建,小七刘阳,小八王宁也跟着我出来了,

    “三哥,你出来干什么?一会咱们也陪着玩玩呗”王宁就问我。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其实我心里觉得,那女孩白白净净挺漂亮的,这要是白让我这么整,我也整,可是看着这女孩好像来者不拒的样子,我这心里就说不出来的不舒服,现在想想,那种感觉应该叫恶心吧。

    我不是白莲花,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想的,可他么做不到,就是觉得好像有根刺卡着似的,尤其是和这女孩的还都是我的兄弟,那感觉就尤为明显。

    那天晚上过后,我也没明白上了是什么意思。

    又在这之后几天的一个晚上,刘白用手机下载了一些电影回来了,那天晚上我们几个围在了刘白的身旁,一起兴致勃勃的看电影,看完之后,我才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上了。

    刘白他们还是经常去上网,不过有的时候不去上网,就去那个女孩的家里,不过我没有在跟着去了,他么去干什么呢?整,我做不出来,干待着啊?还不如在宿舍里睡觉呢。

    不过,经过这些事一闹,我看袁微雪的目光也有些其他变化了,原来不算太纯,但谈不上多么坏,但这之后可就不同了,我老想着把袁微雪抱到我们宿舍里来,那白给的女孩有点无处下嘴的感觉,这属于自己的媳妇,总没事了吧?

    可惜我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

    日子一天天过去,严寒终于走了,我们身上的棉袄脱了下去,换上了单衣,而学校的运动会也开始召开了。

    黑老陶在教室里宣布下个礼拜召开运动会,说了很多要比的体育项目,然而体育项目虽然很多,可我们都有好多根本没有学过,比如扔铅球,打篮球,踢足球,这些我们都没有学过,读了一年初一,这都快升初二了,我们却一直在学广播体操。

    不过,我们还是很开心,因为办运动会那就不用上课啊,不上课那就是玩呗,而黑老陶还强烈号召我们,说我们会什么就报名什么,尽量参加比赛。

    我报了两个项目,一百米短跑,和五千米长跑。

    嗯,毕竟从小跑出来的,万一拿个前三名,还会有奖励。

    礼拜五下午回家,我还在心里琢磨着要不要约袁微雪礼拜天晚上来学校和我一起住,就碰到了读小学六年级的弟弟,他也骑着自行车回家,我看到灰头土脸的,眼中还噙着点泪花。

    我看的心里就觉得升起一股怒火,他看到我叫了我一声哥,声音中还有点哭腔。

    “怎么整的?”这个弟弟是我叔家的儿子,从小我俩就一起玩着长大的。

    他一听我问,眼里的泪就有点憋不住了,声音中的哭腔也更浓了:“让人打了。”

    我一听,肚子里的火气就腾腾的:“操,让人打了你哭个几把啊!”

    他不说话,还是抽抽搭搭的。

    “让谁打的啊?”我就问他。

    “班上的同学”。

    我看着他哭,我这气就压不住,就说:“别哭了,大小伙子哭个几把啊!”

    “让人打了,你不会打回去啊?”

    “他们五六个人都是一伙的……我打不过……”

    “他们人呢?”

    “走了”

    我翻了一个白眼:“别哭了,等星期一,哥给你打回去,大小伙子不至于的啊,挨顿打就哭?”

    我弟弟没说话,我俩就骑着车子继续往家走,快到冷家村的时候,他也不哭了,脸上的巴掌印也淡了,他转头小声跟我说:“哥,他们五六个人呢,就咱俩能打过吗?”

    “要不就算了吧,你上小学的时候,我记得你也挨过不少打……”

    我翻了一个白眼:“你别管了,星期一中午吃了饭,我跟着你到你们学校去。”

    我心说,小时候我也挨打,不过大部分咱不是都跑路成功了吗,你这连跑都没跑了啊,还挨顿打就哭,你还好意思揭我的短?我就想了,等礼拜一中午,我说什么也得好好展示一下我这当哥的雄风了。

    不过这并不耽误我对袁微雪的想法,礼拜六在家里写了一天作业,礼拜天上午我就开始给袁微雪打电话了,袁微雪刚开始也是不同意,不过还是禁不住我软磨硬泡,最终答应了我。

    中午吃了饭,我就拿上书包,骑着自行车出门了,和袁微雪在桥上会和,然后一起翻墙头进了学校,不过这一次要比上一次小心的多,因为这不是假期,这是礼拜天,还是有住校的老师不回家住在学校里的。

    所以我们进了学校里,就直奔我的宿舍,没敢到处瞎逛。

    事实证明,我把事情想的有些简单了,拿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那时候我们农村的思想观念还是很保守的。

    虽然我一再说,我以后一定会娶你,对你好一辈子,当然我也确实也是那么想的,但是,其实在那个时期多数女孩的眼中,第一次肯定是要留在结婚以后的。

    不过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男孩和女孩睡在一张床上就算不能做什么,也是会有很大的幸福感的,而且我也是只剩下最后一关没有完成了,我感觉的出,袁微雪的心已经不是像原本那么坚定了。

    我想,这一晚没成,等到再有一起过夜的机会,估计就差不多了。

    一晚过后,礼拜一了,我没有忘了自己弟弟的事情,中午放学之后,我就跟刘白他们说好了,让哥几个中午吃了饭尽快来学校。

    刘白他们问我什么事情,我说我弟弟让人欺负了,干仗去。

    他们没有任何含糊,等我回了家,吃了饭,我就骑着车子到了我叔的家里,叫上了我弟弟就一起出门了。

    我是带着我弟弟先到了我的学校里,等人都叫齐了之后,我们这才向着我弟弟的学校出发。

    我弟弟看到我竟然叫了这么多人,立刻表情变了,本来被我叫着出门的时候,他的表情还挺忐忑的,现在他的脸上就只剩下了兴奋。

    “哥,你现在都这么厉害了吗?”

    我就淡定的说:“他们也都是哥的兄弟,有事一起帮个忙不算事。”

    再一次来到我上小学的地方,我这心里还挺感概的,以前在这个小学上学的时候,那是放学就翻墙头跑路啊,没想到现在我也有带着人来这里打仗的时候。

    我们跟着我弟弟来到了他的教室里,我弟弟伸手指了指五个男生说道:“哥,就是他们打的”。

    我跟刘白李军我们走了过去,我冲着其中一个男生就踹了过去:“草泥马的小崽子,你打我弟弟了啊?”

    那小子挨了踹一声不吭,不过也没敢反抗。

    “操,记住了,他是我冷寒星的弟弟”,我指着我弟弟说道:“他么的谁也敢打呢?”

    刘白李军他们也上手了,不过这种没反抗的架,我们打着也没意思,一人踹了几脚,给了几拳头也就差不多了,我停了手,但我弟弟却没有停的意思,这小子看我们上手的时候,直接就红着眼上了,抓一个就狠劲揍啊!

    “草泥马!我让你打我,我让你们打我!”这小子挨个揍了一遍,又抓住其中一个死命的掐住了对方的脖子,摁在了墙上:“草泥马的,你还敢打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