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夜越浓,便越肮脏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2本章字数:3083字

    华灯初上,夜色之下,“地狱之门”的霓虹招牌已经彻底被灰尘蒙死,安静的耷拉在一片废弃的空旷地面上,破旧残败的几个工厂环绕、几乎要把这家酒吧的进口堵死。很难想象它竟然在营业,更难想象的是,这是洛城之中最大、进场门槛最高的一家酒吧。

    与外表的残破不同,里面的夜场气氛却充斥着纸醉金迷和光怪陆离的声色纵情。

    来来回回经过的女人,在男人的眼中都有一个价码,三不五时就有几个人悄然的从酒吧中消失了。没有人会在酒吧里乱来,但是没有人来这里只是为了喝酒闲聊。

    有几个男人在打量着台上驻唱的歌手林依雪,猜测她会开出怎样的价位?

    她掉了这些人的胃口太久了。一身短到几乎什么都遮盖不住的裙子,坐在酒吧一隅的台上唱歌,歌声不算好听,但是不碍男人们紧盯她火辣的身材。满脸写着出来卖,却从来没有出过台。凭着这样端起来的架子,林依雪竟然安安稳稳的在这家酒吧里驻唱了三年——喝酒和唱歌就是她全部的夜生活。

    哦不,或许应该说,喝酒就是她全部的夜生活,唱歌不过是用来买单。

    所以在这个酒吧里,存在这样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赌局,每个人都在赌谁是带走她的第一个男人?“地狱之门”和林依雪,已经成了某种呼应,就像是彼此的标识。

    “Martini!”林依雪坐在了吧台旁,看着酒保用沙哑的嗓音说道,因为酗酒的原因,她的嗓音已经无法和三年前比较了,唱歌也越来越敷衍,只是因为年轻还能保持身材的火辣,不过林依雪很清楚,这样下去她一定会毁了自己,她乐见其成。

    点了酒,她从身上的烟盒中拿出了一支细长的香烟,摆弄着吧台上的打火机,等待着酒保把调好的Martini给她。片刻,酒保仍旧在和吧台另一端的客人聊天,林依雪微微的皱了皱眉,用十分慵懒的声音又说了一遍,“Martini!”

    酒保抬眼瞥了一眼林依雪,继续转过身去看着客人聊天,两人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客人端起自己的酒杯和酒保一起朝着林依雪的方向走来。酒保这种眼神和态度,依雪知道意味着什么——她这个月结的钱又用完了。

    酒吧唱歌是她全部的进账,在酒吧喝酒是她全部的出账,老板包吃包住,余下的事情她不用操心。林依雪用手里的打火机点燃了自己的香烟,自从三年前她抽了第一口被呛得眼泪往下流的那一刹,她似乎就爱上了这种看着自己一点点被毁灭的感觉,身体的痛能治愈心里的伤,至少她这么以为。

    “我请你!”和酒保走过来的男人长得很绅士,稍显白皙,林依雪上下扫视了他一眼,从自己短裙的口袋里拿出了几张一百拍在了桌子上,眼神直直的看着酒保,“Martini!你聋了?”

    酒保有些意外,稍微愣了一下,他一直以为林依雪全部的钱都在酒吧的账面上存着。酒保尴尬的和白皙的男人对视了一下,收下钱就开始调制这款不算太地道的Martini,这款酒算得上鸡尾酒中的极品,只是酒保的技术太有限,放在三年前,可能林依雪可能会直接掀桌子,然后转身就走。

    只是现在,她要的只是酒精,至于味道好不好喝,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林依雪手中的烟头已经被抽到了最后,她在烟灰缸里把最后一点火星掐灭,拿过酒杯就拖着椅子朝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方向走了过去,拖着椅子的林依雪总是叫男人不自觉地得看看自己的下半身,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招惹她。

    三年前,她刚开始混迹夜店,因为男人们不死不休的纠缠,叫她辗转了几个夜场最后来到了这里。一个老男人对林依雪起先是动手动脚,在得到了老板的默许之后开始放肆的想要当场办了她,林依雪拖起凳子就朝着他的下半身砸了过去,男人痛得几乎要晕在地上,口中嚷嚷着要整死她,林依雪只是冷笑了一声,玩味的说道,“你建议你去警局告我故意伤人,再找那么三两个人在监狱里打死我!我死不了,出来就成全你做宦官的理想!”她的口气恶毒,不是对男人恶毒、是对她自己。

    不怕死的人谁也惹不起,所以从那天开始,再也没有人打她的主意,小打小闹的不乏、大动干戈的就没有了。

    站在二楼俯瞰着这一幕的老板对身边的夜场经理说道,“这个女人以后就留在这里了。”

    所以三年的时间,依雪看着酒保换了一批又一批、客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乐队换了一个又一个、提供假酒的代理商换了一家又一家,她仍旧在这里,唱着越来越恶俗的歌。

    林依雪从吧台往角落挪动的过程中,白皙的男人走过来和她撞了一个正着,她酒杯里的酒几乎都要撒了出去,依雪皱了皱眉抬眼看着男人没有说话,男人赶紧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看见!”

    依雪嫌弃的撇了撇嘴,绕开男人继续走下去,男人的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微笑,连林依雪都没有注意到刚才他们相撞的时候,她的酒杯里被人放进去了一颗白色的药丸,掉落在了酒里立刻化开,冒出了几个气泡。不过Martini混杂的浓郁酒精味彻底的遮盖住了小药片的特殊口感,她不知不觉的喝了下去。

    一杯酒都不用喝完,药效就上来了,依雪发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热,心底最原始的欲望被人勾了起来,她的手使劲儿的抓住身下的椅子,想要竭力的遏制住这种难堪、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种火烧火燎的渴望烧遍了她的周身。

    白皙的男人又从远处走了回来,嘴角带着点玩味的笑容看着林依雪说道,“不如叫我来帮帮你?”他的笑意戏谑,玩味的看着林依雪。

    林依雪则满脸通红,不知何时从椅子上挪开的手解开了自己胸前的一粒扣子,发育良好的胸几乎要跳跃而出裸露在夜色之中,心中对面前这个男人厌恶的要死,可是身体却像是受到了某种魔力的吸引,想要立刻靠上前去。

    男人盯着在做最后挣扎的林依雪,他很确定今晚她逃不出他的身下了,现在就已经开始幻想和她在床上欢爱时的感觉。想象着林依雪带着几分沙哑的叫声,男人有了反应,而她的身体则越发的通红,瑟缩在酒吧黑暗的角落中,怎么看都是一副不错的画面。

    他的手慢慢的伸了过来,依雪厌恶的想要拍开,却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到了,药效随着男人的靠近越发的强烈,她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欲望,男人的指尖几乎触到了依雪的脸颊,她的全身都在战栗。

    不远处,几个男人围坐的卡台上,一个人忽然顿住了自己说了一半的句子,眼神凌厉的朝着依雪这边看了过来。坐在这里的几位,都是洛城之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有两位是洛城的副市长,分管着市政建设和招商引资,余下则是盛景公司的高层。

    盛景公司是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企业,纳斯达克创业板,上市当天这家公司所有股东的身价都过了亿,公司的总裁是一位美籍华裔,而副总裁则是洛城所在的江南省省委书记的儿子罗成,所以今年洛城市在决定花费十个亿招商的时候,首先看重的便是这家公司。

    盛景主要经营的项目是电子产业,从集成芯片到电子设备再到软件互联网行业,这家公司全部包揽,利用倾销的手段在中国硬生生的劈开了市场,并且很快成为了垄断地位。电子行业是国内的短板,盛景的进驻对于洛城来说实际上是短板对接、加上罗成的存在,所有的人都忽略了盛景不光明的手段。

    政府注资十个亿,又在新型产业园区批了百亩用地进行改造。全城的企业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这家外资企业的身上。在此之前,为了拿下这个项目,每个洛城的大公司都费劲了心机就为分一杯羹,却被空降的盛景独揽头筹。

    没人愿意得罪这样一家企业,尤其是能够进的了“地狱之门”的男人,没有谁不认识这位商界新贵叶云霄——盛景公司的总裁。

    这场闹剧就是被他硬生生的打断了,一个箭步从自己的位置上起来就迈步到了林依雪的身前,把她整个人都挡在角落中,用一种很冷漠的态度看着眼前这位白皙的男人,平静的问道,“有事儿?”

    原先的卡台上,罗成赶紧给两位副市长把酒加上,“别管叶总,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两位市长会意的笑笑,对他们来说,眼前这位省委书记家的少爷才是他们费尽心机想要讨好的对象,“英雄难过美人关,倒是没想到叶总的眼神也跳不出世俗,这种庸脂俗粉,想要的话我能找来一大把。”庄副市长说道。

    罗成微微的点了点头,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却什么话都没有说,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只怕是今晚叶云霄是不会再回到这张桌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