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陆展宏动怒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4本章字数:3021字

    钟亦阳心下一阵,他想过很多陆展宏会反驳的话,可是他没想到陆展宏竟然如此能够将矛头指回自己,还间接地告诉众人,他是如何被他“恩惠”和“感谢”的,天知道,他接这部戏一分钱的片酬都没有。

    所谓高手过招在于无形而非有形,眼下钟亦阳只好作罢,然后露出一个如三月春风温暖的笑容,轻轻笑道:“哈哈哈,陆总实在是太客气了,不过举手之劳何必挂齿呢?”

    “这么说,钟亦阳你真的只是和陆总的未婚妻叶娆女士商量剧本吗?可是为什么要如此偷偷摸摸,见不得人呢?”那个女记者继续紧追不舍,凌厉的目光似乎洞察早已洞察一切是的。

    而此时一直低着头不敢抬眸的叶娆缓缓抬起头,望着站在她斜对面的钟亦阳,双眼直视着钟亦阳,想要找一点点类似于犹豫和说谎的神情,却只看到钟亦阳目光中的柔和和儒雅,亦如外界给他的赞词一样——谦谦君子,温文如玉。

    钟亦阳自是能读出叶娆眼中的希翼和质疑,可是眼下只能如此,他叹气一声,似乎有一丝不悦,不过尔后有不答反问那个女记者:“如果我和叶编辑真的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怎么会穿得如此正式呢?正因为我和叶编辑做事坦荡荡所以才会不顾及旁人有色的目光。”

    话音还未落,此时的叶娆忽然很想笑,却被嘴巴里那苦涩的味道堵住了。怎么都拉不开嘴角,她多么希望钟亦阳此时能够站出来说出一切真相,将陆展宏的“罪行”公布于众,这样不仅仅她可以解放,就连沈佳也不会被陆展宏威胁到了。

    可是钟亦阳没有,而是极力撇清了他和自己的关系,一想到一身西装革履的钟亦阳在前十几分钟还对她做着最亲密的事情,如果没有陆展宏和那些记者出现今晚或许她早就将自己给了钟亦阳。

    “请问钟亦阳,你和许颖一直都是银屏情侣,你们私下会不会有希望发展成真正的情侣呢?正如娱乐圈其他假戏真做的情侣一样呢?”那个女记者赶紧转移话题化解尴尬。

    随即其他媒体也纷纷八卦钟亦阳的女人,毕竟对于娱乐圈黄金单身汉来说,钟亦阳的女友一直是一个谜,眼下钟亦阳竟然主动开口涉及感情问题,其他人肯定不会放过一点机会。

    看着正春风满面的钟亦阳回答记者们的其他问题的叶娆,心下一颤,忽然一个踉跄,而身旁的陆展宏及时扶着了她。

    “女人对于男人来说只是一件工具罢了。”凌厉的言语此时一字一句落到叶娆耳边,这次陆展宏声音很轻,轻得只有叶娆能够听到。

    叶娆回眸极其仇视地对着此时沉着脸,一脸凌厉和阴霾的陆展宏,一个字一个字用唇语说出“人——面——兽——心”

    陆展宏岂会不知道叶娆,他忽然冷笑了一句,然后眼眸一转,神色骤变,温柔道:“小娆,我们回去再折腾吧。”

    叶娆倒吸一口气,这个陆展宏要走还不忘加上这一句暧昧又让在场媒体记者将目光都回到了他们这里。

    随即陆展宏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点头示意离开,叶娆被陆展宏禁锢着也一起离开,就在转身的一瞬间,叶娆忽然在钟亦阳的眼眸里读到了歉意和安抚,叶娆的心中还是冰冷的……

    回去的车上,叶娆在车后排坐着上,偶尔瞥一眼身旁的陆展宏那冷得几乎能冻出冰碴子的侧脸,只觉着一颗心不上不下地卡在胸口那儿。

    忽然陆展宏冷冷地瞥身旁的叶娆一眼:“怎么,如果我不及时赶到,你是不是要和你钟亦阳做苟且之事了,我的未婚妻,叶娆小姐?”

    叶娆表情一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和自己的男友亲昵怎么算苟且之事呢?

    “男欢女爱凭什么你要说苟且之事?总好过于你,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却处处说出那些暧昧的话语,你让亦阳哥怎么想我?以后我还怎么和亦阳哥在一起?”叶娆将刚才的不满全部一次性宣泄出来,她并不是一个事事都逆来顺受的小白兔,她也有自己的情绪,凭什么每次陆展宏都将她说得这么不堪?

    “叶娆……”陆展宏忽然掐着叶娆的下巴抬起那张巴掌大的小脸,眯了眯眼,“你这是在作死。”

    “陆展宏,你真的担得起人面兽心这四个字,不,你比人面兽心还不如,最起码别人还有人面,你呢?一张冰冷的脸似乎我欠你几百万似的。”虽然被陆展宏掐着脖子不能动弹,可是叶娆依旧不依不饶,一副刘胡兰宁死不屈的模样。

    忽然间她想到了一点,陆展宏的书房不是被她锁住了吗?按照道理来说,陆展宏怎么出现得这么快?

    叶娆用余光看了一眼吴叔,此时正专心开车不问任何事的吴叔表情自然,似乎不知道车内一切动静似的。

    陆展宏察觉到今晚的叶娆竟然反抗了,忽然间觉得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他稍稍加重了力道冷笑道:“你以为你的那些小伎俩能困住我吗?我既然能够监控新剧的发布会和开机宴,难不成还看不住一件工具吗?”

    语句能凌厉到什么程度,叶娆终于从陆展宏这里领略到了。

    由于陆展宏加重了力道的原因,叶娆开始轻轻咳嗽,大口换气,咬牙切齿愤怒道:“陆展宏,你算不算男人,怎么可以对一个女人动手?”

    “回去我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我到底是不是男人?”陆展宏说完把人推开到一边,转头盯着窗外闪烁的霓虹不再理叶娆。

    叶娆听到陆展宏那句话之后,心里有些发麻,她忽然感觉陆展宏要对她做什么,一种很不详的预感袭击而来。

    陆家。

    陆展宏不顾叶娆的尖叫,进入陆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叶娆从车里扯出来,然后像提溜小鸡崽子一样一路提溜着她去了叶娆的房间。

    到了房间之后,陆展宏胳膊一抬,轻飘飘把叶娆扔到了大床上。

    叶娆被摔得头晕眼花,恐惧瞬间蔓延了整个心底。她摸不准陆展宏接下来要对自己做什么,本能地就想要逃跑。

    而陆展宏则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勾起了嘴角冷冷道:“叶娆,你不是说我不是男人吗?还是要我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我是不是男人?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我未婚妻,怎么可以半夜私会其他男人?换言之,你很饥渴,渴望被男人压在身下是吗?”

    叶娆坐起来然后皱眉,抬头看了陆展宏一眼,然后目光转到了一旁。

    陆展宏见她那爱答不理的样子,心里那蹙小火苗蹭一下就蹿起老高:“呵呵,叶娆,你真以为钟亦阳是在乎你的吗?他若真在乎你今天怎么没有救你,怎么让你被我带回来呢?难道他不知道你被我带回来之后会如何吗?”

    叶娆仍是扭着头,装聋作哑不看他。

    “我问你话呢!哑巴了还是聋了?”他动作粗鲁地捏起她的下巴,逼迫她和自己对视。

    叶娆被捏得下颚骨生疼,被迫抬头,用可以杀死人的目光狠狠地盯着陆展宏。

    可当她的视线撞进那双深邃冰冷的眸子时,不受控制地心里一阵发凉。她怎么差点就忘了,和陆展宏硬碰硬,是绝对不会有好结果的!

    于是叶娆轻轻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委屈可怜些,轻轻解释着:“我与你只是假订婚吗?我凭什么不能去见亦阳哥?你不要真把我当成你的未婚妻呢?”

    “是吗?”陆展宏嗤笑,修长的手指轻柔摩挲过她的脸颊,下一秒就忽然揪她脑后的头发。

    “啊——”她脑袋往后一仰,又痛又怕地惊叫出来。“陆展宏你别这样……”

    “别哪样?”他冷笑着往她脸上吹了口气,“叶娆,我不是告诉过你,要好好做我的未婚妻吗?你难道忘记了吗?”

    “没有……”她大大的眼睛里蓄了泪,单薄的身体也忍不住瑟瑟发抖。

    “没有?那你为什么和钟亦阳一起给我下圈套呢?”一想到今天的圈套,陆展宏更加愤怒了。

    “我没有,真的没有!”叶娆轻轻摇头,“陆展宏,你不能因为自己不择手段,就认为全天下的人和你一样!”她是对他又恨又怕,恨他的不择手段,怕他的喜怒无常。

    陆展宏忽然松手放开她,如刀子一样锋利言语继续说道:“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是我陆展宏的女人,难道还要我用行动再告诉你一声吗?省得你因为饥渴再去找你的亦阳哥,放荡的女人!”

    “我不是你的女人。”叶娆倏地瞪向他,眼睛里的委屈已经彻彻底底化作了怒意。

    可陆展宏仍是一脸不屑的冷笑:“叶娆,我不妨告诉你,我与你订婚了,不管我们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在外人眼里我们早就发生了关系,你认为我用过的女人,钟亦阳还会再稀罕吗?男人都不喜欢穿破衣服,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