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面对陆展宏的质问,叶娆昏倒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4本章字数:3035字

    “叶编辑,你没事吧?”许颖身旁的助理林晴看着叶娆右脚踝都是血,赶紧关切地询问,其实她刚刚看出许颖是故意松开的,叶娆好歹是制片方海陆影视陆展宏的未婚妻,许颖怎么可以这么得罪呢?

    叶娆赶紧蹲下身子看了看,感觉到伤口并不算深,只是伤口狭长,流的血又多,才会有点吓人。

    叶娆摆了摆手,摇头道:“没事。”

    然后蹲下身子看了看,从口袋里取出纸巾将血迹擦干净,才发现伤口并不深,只是伤口狭长,流得血多了一些罢了。

    一旁的林晴赶紧从自己的包里翻出创口贴递给叶娆,叶娆接过创口贴,弯腰贴到脚踝上。

    “许颖,现在可以对戏吗?”倚在化妆间门边的钟亦阳悠悠开口道,儒雅的脸上眉头稍稍微皱,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而妆画得差不多的许颖此时欣喜若狂,高兴地蹦起来,快步走到钟亦阳面前。

    一双丹凤眼此时已经笑成了一轮弯月,连嘴角都咧到耳根了,很显然钟亦阳的出现让她心情大好。

    叶娆缓缓起身,脚踝的还有些隐隐作痛,而此时钟亦阳对着许颖彬彬有礼的模样,仿佛上个世纪的优雅王子一般。

    叶娆以为钟亦阳会和自己打招呼,即便没有招呼最起码一个眼神也会有,可是她却错了,钟亦阳就把她当成一个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人。看着钟亦阳浑身透露出的距离。这样的钟亦阳让她很陌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钟亦阳叫过去对戏的原因,许颖下午没有再找她,而导演听说叶娆受伤了,赶紧让她在休息室休息,有什么事等好了再说。

    陆展宏接到胡亮电话时,刚好处检查完全年报表,胡亮在电话那端先是恭维几句,然后几次欲言又止,直到陆展宏透露出不耐烦,他才支支吾吾地解释,叶娆受伤了。

    一听到叶娆受伤了,陆展宏心里冷笑一计,钟亦阳你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算什么男人。不过他表面却表现出不悦,带着警告味道的语气告诫胡亮下次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还有他今天下午会早点来接叶娆下班。

    叶娆没想到下午五点不到,陆展宏竟然出现在拍摄现场,还不管她答应不答应直接将她一个公主抱,抱在自己怀里。

    她被外人羡慕、嫉妒、不屑等目光包围,让她的几次挣扎都变得无济于事,谁让陆展宏一向喜欢在人前扮演霸道痴心总裁呢?

    终于被放在黑色加长版的林肯车里时,叶娆才警惕起来,她知道人后的陆展宏是恐怖的,有时候她都怀疑陆展宏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症。

    果然,还未等她开口询问陆展宏怎么知道她脚踝受伤的事,陆展宏冷冷地问道:“你的脚怎么回事?难不成为了吸引钟亦阳上演的苦肉计?”

    叶娆用余光扫了身旁的陆展宏,只见他面色凝重,无奈地撅起嘴来道:“和你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

    “你若帮着钟亦阳影响拍戏进度,我不会放过你的。”陆展宏又一次冷冷地说道,凌厉的语气让叶娆有些害怕。

    而在下一秒,叶娆似乎听出陆展宏的弦外之音,心里暗自纳闷着:难不成亦阳哥不希望这部戏快点杀青?

    而陆展宏瞥到叶娆此时清亮眼眸中的惊讶与思索,才知道自己似乎多嘴了,看来钟亦阳还没有吩咐叶娆做什么?

    他怎么忘记了,这段时间钟亦阳和叶娆的通话他都有在窃听,如果钟亦阳要求叶娆做什么,他肯定能听到的。一想到电话窃听,陆展宏忽然嘴角邪魅地上扬,暗自鄙夷着叶娆真是一个蠢女人,钟亦阳说什么都相信。

    “蠢女人。”陆展宏一时间竟然小声地嘀咕了一声。

    黑色加长版的林肯车在畅通的马路上行驶着,车内只有司机吴叔还有叶娆,刚刚陆展宏一声嘀咕叶娆自然能够听得明白。

    “我是不聪明,总好过有些人不择手段的强,如果是那样我情愿蠢一些。”叶娆自是明白陆展宏在说她。

    可是她也不是省油的灯,特别是经过那次锁骨被烫伤,她知道不能一味地在陆展宏面前卑躬屈膝,偶尔适当的反抗还是有效果的,再者经历那次陆展宏似乎不再怎么对她动粗呢?

    陆展宏没有多反驳叶娆,而是低头看着电脑里的股票数据,对于蠢人他多说无意,只要不影响拍摄进度就好。

    接下来的几天的拍摄陆展宏每天都按时接叶娆上下班,在外人面前扮演者一对恩爱的情侣,每次看着陆展宏的车离开剧组,叶娆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能和陆展宏和平相处,每晚一起吃饭,饭桌上的沉默,然后各自做各自的事,都不多说一句话。

    她和陆展宏每天说的好就是在外人做戏面前必须说的,其他时候陆展宏都是一个静音冰箱。

    而对于她来说,陆展宏尽管不说话,可是那个冰块脸摆在那里,多少不舒服的,影响心情。所以她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今天拍摄几场戏,距离杀青还有多少场?

    其实有了离开陆展宏的盼头之后,叶娆心情也好很多了。可是有一个人一直对她不好,那就是许颖。

    自从上次脚踝受伤之后,许颖对她的刁难更是表现的极其明显,轻则是修改剧本台词什么的,而对于一向在片场比较悠闲的叶娆来说还可以接受,可是许颖还要求只要她在的每场戏,叶娆必须在拍摄现场。谁让许颖经常三番四次的修改台词。

    “叶编辑,这句话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许颖站在一旁指责身旁的叶娆,语气更加趾高气扬,仿佛叶娆只是她的一个助理罢了。

    而身旁的叶娆重重的深呼吸一下,微笑地解释着:“这个很正常,前面剧情有提到过了。“

    没办法,为了能早点杀青,为了早点和人面兽心的陆展宏取消婚约,对面许颖的百般刁难,她除了忍只能忍。反正阳光总在风雨后,陆展宏那个暴风雨她都能忍过来,更何况是许颖这个雷阵雨呢?

    “不好意思,编辑我没注意到。麻烦,你把那边的可乐帮我拿来一下好吗?”许颖换了一个语气,虽然没有趾高气扬可是却似乎在命令着叶娆去做,简直就把叶娆当成自己的助理对待,甚至连助理都不如。

    叶娆一边腹语着:雷阵雨很快就过去了,一边只好认命地去帮许颖拿。却不想到许颖故技重施,一个空手接,将一杯可乐打翻,打翻的可乐将剧本全部打湿……

    “叶编辑,我知道我不应该经常找你改剧本,可是我也只是想演好这部戏,我的敬业难道叶编辑不喜欢嘛?如果喜欢怎么会打湿剧本呢?”许颖一脸委屈地开始恶人先告状。

    看着许颖楚楚动人的快哭泣的模样,叶娆暗自冷笑一句,心里想到不愧是当红一姐,这个演戏真不是盖的。

    然而叶娆也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吃哑巴亏,她眼珠转了一转,本想反驳,却被赶来的钟亦阳打断。

    “叶编辑,我有几句台词要和你沟通一下。”钟亦阳不知何时出现在叶娆身后。

    叶娆回头,清亮的眼眸对上钟亦阳柔和的眼神,她知道钟亦阳在暗暗地帮她,她赶紧应了一句然后随着钟亦阳离开。

    望着叶娆和钟亦阳离开的背影,许颖忍不住握紧拳头,咬着牙心里暗自惊愕,钟亦阳不是一向坐视不管吗?今天怎么管呢?

    许颖那次事件造成的影响就是第二天进组叶娆被片场其他人暗地里指指点点,眼神中的看不起意味十足,仿佛在说不就是麻雀飞上枝头变成凤凰了吗?归根到底终究还是麻雀。

    叶娆自是知道自己不是正儿八经科班编辑出身,或多或少都会招来异样的目光,可是没办法,她也不想当这个编辑,还不是被逼无奈。

    直到有一晚许颖因为一场夜戏要改剧本让叶娆从陆家赶来片场,叶娆还未吃一口饭就匆匆忙忙赶过去,然后站在片场四个多小时,直到晚上一点多收工那个许颖只修改了三句台词,叶娆知道她是故意的,可是没办法,然后坐着车赶回陆家。

    回去的车上,叶娆忽然每天紧皱感觉肚子愈加难受了,想想刚刚吹了几个小时的冷风,痛是应该的,还有胃,一直空空的,难受想吐……

    一回到陆家,叶娆就准备让徐妈给她弄一碗热得红糖水喝来缓解疼痛,却没想到刚到客厅,就看到陆展宏双手环抱着胸前,脸色阴沉,眉心寸寸紧皱,那凌冽的双眸似乎可以将周围的一切都结成了冰。

    “这么晚了还要和钟亦阳约会,叶娆你真的这么缺男人吗?”陆展宏冷冷地开口,还不忘用凌厉的眼神扫一下叶娆,表情尽是鄙夷与不屑。

    而此时的叶娆因为身体的疼痛面部开始慢慢抽搐着,还不忘用指甲掐住虎口来止痛,忽然一阵刺痛,让她缓缓地蹲下身子,然后轻喘了几声,摇晃了几下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