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床单上盛开出梅花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4本章字数:3124字

    陆展宏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声质问会让叶娆昏倒,等到陆展宏走到叶娆身边时,企图叫醒叶娆,而叶娆面色苍白极其难看。

    “徐妈,快叫李医生过来。”陆展宏吼了一句,眉头紧皱,然后将叶娆抱起往二楼方向走去。

    半个小时后,陆家家庭医生匆匆赶来,他为陆家和沈家服务了十几年了,这是他第一次为不是陆家的女人看病,看来病床上的女人一定会是陆家未来的女主人。

    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的陆展宏有些不耐烦询问道:“她到底怎么回事?”

    “陆总,叶小姐只是由于月经期间过度劳累造成的晕倒,没有什么大问题。”家庭医生怎么敢怠慢呢?赶紧解释,还不忘看看陆展宏的反应,生怕自己没有看好未来的女主人而失去这份工作。

    陆展宏本打算说什么,却不想听到叶娆昏倒的原因,脸上似乎有些发烧,随即他一如往日的口吻淡淡回了一句:“需要注意什么?”

    “女人月经期间多注意休息就好,还有饮食清淡忌辛辣……”

    “好了,徐妈送李医生回去。”陆展宏立刻打断家庭医生的话,心里暗自感叹,女人真麻烦!

    徐妈送走李医生之后,陆展宏看着床上的叶娆眉头紧皱,脸色有些痛苦,忽然间想到一个细节,劳累过度?怎么可能劳累过度呢?

    陆展宏不是有心要管闲事的,但是还是打了电话,他找人调查剧组拍摄到底怎么回事?叶娆只是编辑怎么可能劳累过度昏倒呢?

    一刻钟后,陆展宏知道了原因,本打算明天早上找那个导演胡亮问问原因,却没想到胡亮主动打来电话。

    “陆总,您休息了吗?”胡亮在电话那端小心翼翼地问,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陆展宏挑一下剑眉,自是明了胡亮的用意,于是淡淡回了一句:“胡导,有事吗?”

    “陆总,其实事情是这样子的,我们的许颖一向专业,所以对剧本要求也严格了一些,不好意思,今晚这么晚了还让叶编辑赶来修改剧本……”胡亮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小到声音显得支支吾吾的。

    胡亮何许人也,自是知道许颖得罪不了,毕竟以后拍电视剧还是要和许颖这个娱乐圈一姐合作的。至于陆展宏,更是得罪不了,与其等着叶娆向陆展宏恶人先告状,还不如自己先坦白从宽。

    “叶娆是我的陆展宏的女人,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许颖小姐如果再难为叶娆,那么我们投资方会立刻撤换女一号,毕竟新剧刚开拍,一切还来得及。”陆展宏一字一句向电话那端胡亮严肃道。

    狠戾的语气愈加明显,他自是知道胡亮是个趋于利益的小人,既然他不给他面子,他自是不会客气,哼!

    “陆总,我们怎么敢为难叶编辑呢?我们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胡亮赶紧道歉,还不让恭维一下陆展宏。

    “我有事,就这样。”陆展宏不给胡亮再次说话的机会,他实在是不喜欢这类阿谀奉承的小人,如果可以他真想撤换导演。

    忽然,床上的叶娆呢喃了一句,声音不大,在空旷的房间里的陆展宏却听得很清楚,“亦阳哥。”

    哼!陆展宏嘴角邪魅的一计冷笑,尽是嘲讽语气。心里想到:叶娆,你难道真不知道许颖针对你的原因是什么?真是一个笨女人!

    “咳咳……”窗外一阵冷风吹进,叶娆忍不住咳嗽几声,然后似乎清醒了许多,等她彻底清醒过来时,只见陆展宏极其不耐烦地看着她,似乎在说,不要以为装病就可以不上班?

    “我怎么在床的?……咳咳……我没关系,明天可以上班的。”叶娆立刻赶在陆展宏前面说。

    陆展宏忽然嘴角轻抿,叹气道:“你晕倒了,明天休息一天。”

    叶娆还未消化陆展宏的回答,才发现自己是在陆展宏的房间,而自己是躺在陆展宏的房间。

    忽然她一个激灵响起,立刻坐起身,看看身后。

    果然!陆展宏洁白的床单上出现好几株看得鲜艳的梅花,一时间她窘迫得恨不得找一个地洞赶紧钻进去。

    完了,完了!叶娆在心里小声地重复着这两个字,她怎么可以昏倒呢?还有陆展宏的床单为什么时白色的呢?怎么不是深色系呢?还有那个许颖为什么半夜……

    叶娆一边想着,一边开始懊悔自己,还不时用自己的纤纤玉手打自己的小脑袋瓜,用力甩了甩昏沉沉的头。

    而陆展宏背靠在沙发上,双手交叠放在胸前,眸子里闪着如鹰般的光,黑漆漆的眸子恣意地打量着叶娆。

    这个女人在做什么?陆展宏心里暗自纳闷?

    而本就窘迫的叶娆因为陆展宏的打量探究的目光,只觉得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烫,像是被万伏高压线电过一般。

    “那个……对不起。”叶娆知道自己不能一直这样,于是低头不敢看陆展宏,而是小心翼翼地问起,虽是害怕陆展宏会动怒,但是还是用余角瞥一眼陆展宏的反应。

    陆展宏自是将叶娆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而叶娆面色通红的模样,让他有些惊愕和纳闷?到底发生什么事呢?

    “为什么?”陆展宏依旧是一副扑克牌的脸色,冷冷地问,眉宇间更多一些纳闷。

    “这个……”叶娆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大声告诉陆展宏自己例假来了,然后不小心让他的白色床单牺牲呢?这个她和钟亦阳斗说不出口,更何况是陆展宏呢?于是指了指身后那朵朵盛开的梅花,不,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地图,她大姨妈画得地图。

    “你为什么不送我去我的房间,这样就不会……”叶娆赶紧给自己找理由,即便是自己不对,可是陆展宏也有责任?谁让他不送她回自己的房间呢?

    陆展宏虽然一向沉稳,可是看到床单上的血迹,还有李医生临走时的交代的话,让他耳根有些赤红,随即他尽量让自己冷静,虽说他已过而立之年可是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来月经,还把自己的床单弄脏呢?

    其实他本想发火,却看到叶娆因为窘迫和害羞的样,再加上叶娆脸上并不好看,于是淡淡回了一句:“今晚我睡书房,床单明天让徐妈洗。”

    还未等叶娆回过神时,陆展宏就匆匆离开房间,留下此时充满许多问号的叶娆。

    呵呵,人面兽心的陆展宏转性呢?还是晕血,看到血就害怕呢?叶娆轻抿嘴唇眼角下垂,幻想着,殊不知陆展宏不是转性而是害羞呢?

    陆展宏几乎是逃着去书房的,然后重重的关上门,等到缓解刚刚有些羞涩的情绪时,电话响了,陆展宏本不想接,但是却看到来电名字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按下接听键。

    “什么事?”陆展宏还未等电话那端的人开口,就极其不耐烦了,冷冷地问了一句。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电话那端传来沈骏的声音,语气似乎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

    他好歹关心一下,谁让刚刚他因为有事打电话给李医生,却被告知李医生刚从陆展宏那里回来,他以为是陆展宏因为最近的收购案病倒了,去不想被告知是因为帮叶娆看病。

    更八卦的是,叶娆压根没有什么毛病,就是因为来月经身体虚弱晕倒了,更让他勾起八卦的心,于是忍不住打来电话调侃一下。

    “有事就说。”陆展宏越加不耐烦了,看看手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最近一段时间为了收购案几乎没怎么休息过,今晚本打算好好休息一下,却不想发生了叶娆这样的事,还有这个沈骏还深夜打电话来。

    “你是不是看上了叶娆,要不要我帮你调查一下叶娆还是不是处女?其实不是处女也没关系,现在的很多处女都是做手术的。”沈骏直接开门见山回答,还不让好心地做红娘的角色,要知道陆展宏苦手寒窑快十年了,终于想开了,作为朋友他怎么能坐视不管呢?

    陆展宏一听沈骏在电话那端的第一句话,就知道今晚的叶娆晕倒的事被沈骏知道了,看来家庭医生还是换一个好,省得这个沈骏这么八卦?还有看上叶娆,怎么可能,单凭她是钟亦阳的女人,这一点他就不会看上。

    “没有你经验丰富。”陆展宏凌厉了回了一句,言语中的弦外之音自是指责沈骏的滥情,他真是搞不懂沈骏为什么那么喜欢女人?

    “其实我经验并不丰富,只是比你好一些,说真的,你每晚真的不会有一些欲望吗?还是十年前那次事情之后让你不举呢?”沈骏在电话那端继续追问,他想来喜欢八卦这些,好不容易又捉到一次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废话少说,明天帮我警告一下钟亦阳。”陆展宏才不去理会沈骏的调侃,目前对他来说最大的事情就是收购案,其他的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钟亦阳又怎么呢?”沈骏听到出陆展宏的严肃,赶紧换一个语气问。

    “不要再让他借刀杀人了。”陆展宏淡淡回了几个字就挂断电话,省得沈骏又拿那件事说事,说多了他真心的觉得烦,至于那些事,他兴趣没有。即便有,对象还未出现,谁让他知道自己精神上太过洁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