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陆展宏幸灾乐祸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4本章字数:3052字

    “小娆,不瞒你说,我一直喜欢的人就是钟亦阳,也就是我的大学学长,其实学长那方面很强的,索求太厉害了,刚刚如果你们没有进来,可能会看到更……”安婷婷脸上的情欲还未完全脱去,潮红着面色,不过一双丹凤眼尽是挑衅地看着叶娆。

    “住口。”钟亦阳立刻大声地斥责打断安婷婷的话,这个安婷婷是不是不想活了,竟然当着他心爱的叶娆面前这样说话?

    “小娆,你要相信,我和安婷婷真的没什么?你要相信你的亦阳哥。”钟亦阳皱眉解释着,他知道叶娆肯定会误会,可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刚刚是怎么回事?明明看到的是叶娆,怎么可能变成安婷婷呢?

    叶娆忽然间感觉心没有那么疼痛了,她才发现自己至始至终都是一个笑话,原来自己就是一个小丑。

    她不管钟亦阳做什么反应,直接推开门离开,心中的愤怒在慢慢吞噬着她。而钟亦阳先是收拾了一下自己,戴上墨镜和帽子随即追了出去。

    “安小姐,给钱。“周一见看见钟亦阳追出去之后,走上前开口道,这样的钱真好挣,贵圈真复杂。

    而安婷婷则是有些不耐烦了,瞥了一眼周一见,冷笑道:“你如果迟来一个小时,我真的变成了钟亦阳名副其实的女人了。“

    一想到刚才钟亦阳那么温柔地对待自己,尽管钟亦阳至始至终都把她当成叶娆,可是她只要得到钟亦阳就不怕什么呢?可是却被周一见提前来搅局了。

    “三十万。“周一见才不管那么多,直接开口,不然就白跑了。

    安婷婷不屑地从包里取出一张卡,扔给周一见,然后去了包厢里的洗水间,洗漱一下,毕竟现在那药的药效还有,她可不想这么出去被人看见。

    叶娆几乎是用尽全力跑回海陆影视的,一到办公室,只见陆展宏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

    忽然陆展宏一个皱眉道:“去见钟亦阳呢?”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安婷婷那个局叶娆一定会去,可是他没想到钟亦阳怎么会被安婷婷算计呢?

    “你怎么知道的?”叶娆倒吸一口气,眼珠转了一圈,提高警惕,陆展宏怎么知道她去见钟亦阳?

    陆展宏没有理会叶娆,而是转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收拾电脑,然后冷冷地丢在一句:“回家。”

    不知道怎么回事?叶娆发现今天的陆展宏有些不正常,按照之前的教训那样,如果她去见钟亦阳,陆展宏不是应该找她算账吗?今天怎么这么轻而易举放过了她?

    不过疑问归疑问,叶娆还是和陆展宏一起回陆家,回到陆家之后,叶娆没有去吃晚饭,而是将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

    白天她可以强忍泪水,可是晚上不行,她开始放肆自己的眼泪落下。

    哭得眼睛有些发麻的时候,她缓缓地掏出手机,看着手机里号码存着的亦阳哥,她重重地一个深呼吸,给自己加油。

    最后,她发送了一句话:亦阳哥,我们分手吧。

    发完之后,叶娆多么希望这条短信能够像发邮件一样能给召回,可惜不能了,其实一开始和钟亦阳弹谈恋爱的时候,她就想到了有一天会分手,谁让钟亦阳太完美了,而她终究也只是一个平凡的灰姑娘。

    如果不是钟亦阳,她也不会去电台,也不会写作更不会成为畅销作家,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钟亦阳……

    短信还未发出几分钟,叶娆手机响了,叶娆看着地上震动的手机,来电人显示的是钟亦阳,她选择忽视。

    因为她永远忘不了下午在包厢外看到的画面,钟亦阳将安婷婷压在身下,还有钟亦阳那双手在安婷婷伸手摩挲着。

    她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可是那样的画面再熟悉不过了,尤其是看到钟亦阳和安婷婷被她和周一见打扰被分开之后的场景,那两人面色潮红,情欲未脱去,她设想过如果她和周一见晚一些,可能包厢里会上演更限制的画面,她永远不能原谅钟亦阳这般。

    换成平时她可以理解钟亦阳因为工作和女演员亲吻拥抱,可是今天却不行,早就已经触及到她的底线了,谁让女人的心眼都不大,她叶娆的心眼自然也不大。

    而陆家书房里的陆展宏一开始还在认真的看书,后来逐渐被手机的短信和来电提醒打断,不禁揉了揉眉心,看着手机里的来电提醒,陆展宏忽然嘴角上扬,邪魅的冷哼一句:钟亦阳我看你怎么收场?

    忽然陆展宏发现来电提醒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整理了一下衣袖,不紧不慢地滑动手机接听,凌厉的声音响起:“什么事?”

    谁知电话那端的女生忽然有些结舌了,然后支支吾吾地开口问:“陆总,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你要实现你对我的承诺。”

    陆展宏如鹰的眼眸此时尽是不屑,不过他没有将不悦表现出来,而是淡淡回了一个字:嗯。

    然后没有给对方一个缓冲期,直接挂断电话,心里暗自嘲笑道,钟亦阳你的眼光真的一点长进都没有,身边都是什么女人?

    不过陆展宏管不了那么多,赶紧给沈骏打一个电话,他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打击钟亦阳的机会。

    “喂……”电话那端的沈骏有些慵懒,随即那端还传来一阵娇喘呻吟声,声音虽然不大,却听得清楚“沈总,人家还要嘛?”

    陆展宏脸上瞬时一阵黑线,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点半了,沈骏的夜生活是开始了。

    陆展宏意识到打断沈骏的夜生活,赶紧丢在一句:“等会回复我。”

    正在他准备挂断的时候,沈骏那端立刻安静了下来。

    “展宏,别误会,我现在不是在做你想的那事。”沈骏赶紧解释,不管话一出口才发现越解释越掩饰,刚才那娇喘声不管谁听都误会,不过沈骏才发现自己有些莫名其妙怎么和陆展宏解释那么多?

    “咳咳……”陆展宏轻咳几声,这个沈骏呀,哎,他的性取向是正常的,可是被他这么一解释就觉得问题很多。

    “有事交给你去办……”陆展宏不管那么多,直接开始交代着。

    一通电话持续了不到五分钟陆展宏就挂断了,谁让夜深人静了,叶娆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哭,从小到大,他最烦听到女人哭了,这个叶娆还有完没完?

    “呜呜……”叶娆继续哭着,却不想身后突来一个声影,她立刻回头,只见陆展宏此时正倚在门前极其不耐烦地打量着她,如鹰的眼眸此时尽是鄙夷。

    “你如果想抢回钟亦阳还不如多学学一些技巧。”陆展宏瞥了一眼叶娆,幽幽地开口。

    “什么技巧……”叶娆停止了抽泣,清凉的眼眸隔着雾气问道。

    “床上技巧。”陆展宏脸色没有平日里的阴霾,而是变得戏虐起来,还不忘冷哼一句。

    叶娆一听,立刻面红耳赤,这个陆展宏怎么可以这样说这种事,看来外界盛传陆展宏不近女色都是假的。

    叶娆忽然擦掉眼泪,瞪了陆展一眼,起身,揉了揉鼻子,吸一口气,露出不悦的神情道:“不要以为亦阳哥和你一样,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雄性动物,你们这些霸道总裁也好不到哪里去?”

    叶娆记得前段时间沈佳推荐给她的书,说什么霸道总裁赖上你,书里说总裁所擅长的就是那些事。

    不知道怎么回事叶娆总是把这个总裁往陆展宏身上靠,特别是听到陆展宏和沈骏那天的调侃,她真的觉得陆展宏就是那种表面不近女色,实际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要不然也不会对着外面对她说出那些让她面红耳赤无地自容的言语。

    “你似乎很了解我们这些霸道总裁,要不要亲身尝试一下我的技巧,这样好对比一下我和钟亦阳哪一个强?”陆展宏嘴角似乎带着一点点微笑,但又似乎是一种戏虐和嘲讽。

    陆展宏不但说出来,还缓缓站直身体,慢慢地向叶娆靠近,似乎真的给叶娆真的要和钟亦阳一较高下的气势。

    “不用对比了,我知道你比亦阳哥强。”叶娆赶紧皱眉回答,神情极其献媚,她才不要知道陆展宏那方面到底强还是不强?不过一个月后的某个早上,叶娆才知道陆展宏那方面真的很强,强到她被陆展宏折腾得一夜未眠。

    陆展宏用余光看了看叶娆因为窘迫而乖乖缴械投降的叶娆,嘴角忽然噙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笑,不过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夸他那方面强真的挺有用的,尽管他没有和叶娆有过任何实验。

    “不过我相信亦阳哥和安婷婷不会发生什么事的?”叶娆心虚地位钟亦阳辩护,尽管她的心里早就认为会了,可是她也不能让钟亦阳被陆展宏比下去?

    陆展宏收起那一抹嘴角噙着的微笑,冷哼了一句:“自欺欺人。”

    “我没有自欺欺人,你少幸灾乐祸。”叶娆自是反驳着,声音越来越小,其实她的心里很清楚她是在自欺欺人。

    “走着瞧。”陆展宏最后丢下一句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