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路逢生(18)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6本章字数:2357字

    “当然也有这种可能。”蒋宣道,“但空穴不来风,总有一二是真的。”她打个哈欠,问道,“小宋先生帅不帅?”

    简静书答道,“出乎意料的……帅。”

    蒋宣道,“那行。不算亏。”她笑起来。突然想到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语气有些紧张,“那我们还能不能见面啊?天哪,我知道了这件事,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会不会被灭口啊!”

    简静书噗地笑出声来,“你以为演电视剧啊。”

    蒋宣不服气,“分明就像是演电视剧嘛。电视剧里这种假冒身份的情节可不要太多了。”

    “我问过了,说是林大小姐的朋友很多,什么样的都有。没关系。我们仍然可以和原来一样,只不过,在人面前,你得叫我……林多语!林小姐!”

    蒋宣松口气,“那就好。”她窃笑起来,“万一有人重金收买我,来问你的真正身份,说不定我就忍不住给说了。”

    简静书轻哼一声,“你以为林老板没想到这点?人家那是拿准了你不敢!你万一真敢,坏了他的事,那才是说不定就会被灭口!”

    蒋宣顿时惆怅起来,“哎,讨厌,守着一个没用处的秘密!”

    简静书啼笑皆非,喝道,“滚去睡觉去!”

    蒋宣笑嘻嘻地。

    简静书安静了一刻,轻声叮嘱道,“永远也别告诉郑嘉年。”

    “……哦,我明白。”蒋宣答应下来。

    简静书拿上睡衣,重新回到卫生间,浴缸看上去挺舒服,不泡个澡真的有点对不太起林大小姐这个身份。

    于是伸手去扭龙头,不曾想悬在头上的蓬头忽地喷出水来,直把简静书淋了个措手不及。

    幸好不是冬天。

    简静书吓了一跳,悻悻地想。

    捉摸了好一会,简静书才算把所有的龙头开关都弄清楚。

    水流终于在浴缸内缓缓升腾,简静书伸出手去,微微拍打着水波,心头再次满意地叹息了一声,这才脱了衣服,迈进浴缸里去。

    好舒服。做有钱人真好。

    简静书有点纳闷,放着好好的林大小姐不做,那位真的林多语,眼下在哪儿游荡呢?她突发奇想,林大小姐不会是不在人世了吧!

    这个想法让她自己也吓倒,几乎顿时就从浴缸里坐了起来。

    很快她便嘲笑自己,想像力也未免太过丰富了。倘若林大小姐真的死了,那可不是一件能瞒得下来的大事!

    简静书松口气,正要再躺下去,客厅里的手机响起来。

    这么晚了,会是谁?

    有心不加理睬,可是这么晚打来,应该是真的有事。

    简静书跨出浴缸,随便披上条浴巾,走到客厅里接电话。

    是个陌生号码。

    “喂,您好。”简静书疑惑地接通了电话。

    “哎,多语。”一把极为温存的男声传了过来。

    简静书真正被吓倒!竟然是宋正祺!这人疯了吗!三更半夜的,打什么电话!

    心头不快,嘴上还得装欢欣,“祺哥!”相信她的声音听上却既是意外的欢喜,又是羞怯的甜蜜。

    “这么晚了,没有打扰你吧。”宋正祺道,“你回到家了吗?我刚加完班,就给你打个电话。”

    “啊,我早就回到家了。”简静书赶紧道。

    宋正祺似乎笑了笑,“哦,早就回到家了啊。我还以为多语还像从前一样,爱玩贪玩,不到天亮都不肯回家呢。”

    这个男人……简直够阴险!听上去像是足够关心,其实字字句句都在指人错处。

    “没有啦!”简静书嗔道。

    “那就好。”宋正祺柔声道,“我一直担心着呢。好了,没事了,乖,早点睡。”

    电话挂断了。

    ……简静书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简静书觉得,这个男人的段数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啊!不动声色的咄咄逼人,还叫人完全说不出他哪儿不好。

    这个电话打断了她泡澡的兴致,她匆匆冲了一下身子,胡乱套上睡衣,恹恹地爬上床去。

    被褥有股怡人的馨香,简静书以为这一夜应该无眠至天亮,但事实上,她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意想不到的好,清晨醒来,窗帘一掀,才发现昨晚下过雨,雨势似乎还不小,湿漉漉的地面上撒满了被风雨打落的紫色花瓣。

    手机里静悄悄地伏着一条短信。

    “晚上回家吃饭。”

    短信来自林多维,家字加了黑体。

    简静书明白,这是要向林氏府弟上下昭明,林家大小姐回来了。

    她换了身衣服,下楼去。

    也没打算要去哪,就在小区里随便走。

    有年轻保安很友爱礼貌地跟她打招呼,“咦,林小姐回来了?”

    简静书回答得极自然,“是啊。昨晚很晚才到。”

    “树上刚喷了药,别挨得太近哦。”保安好心提醒道。

    “好。谢谢。”

    简静书心情大好,于是给林多维回了条短信,“发地址过来我自己回,还是司机来接我?”

    林多维很快回复过来,“我来接你。”

    哦。

    看来今晚上不一定能好好吃一顿了,简静书决定中午出去吃一餐舒服的。

    但是,要找谁一块去呢?蒋宣一定没有空,但除了蒋宣,她似乎没有人可找了。

    啊,不!她怎么忘了,她有一个未婚夫啊!

    对!就约未婚夫!

    她本来真不想惹他的,大家相安无事就好,但谁叫他半夜三更地,古里古怪地打什么骚扰电话!他既然没想着让她好过,她又何必跟他客气!

    主意已定,立刻找出昨晚的那个号码,迅速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起来,简静书都几乎要算了。

    “哎,多语。”那头完全不吃惊,还是那副听上去既温柔又疏淡的语气。

    “祺哥,能不能陪我去吃午饭?”简静书软糯糯地问道。

    那头只犹豫一刻,“好啊。”

    “真的吗?说话算话哦!那我在哪儿等你?你在哪儿?要不我过去找你吧。好不好?”

    她语气娇憨得很,又万般热情的,宋正祺听得心头不由得静静地起了一丝几不可觉的涟漪。

    大伍正将车子开了过来,打开车门,等待宋正祺上车。宋正祺抬了抬手,示意他不要作声。

    “我现在在外面,不过半个小时后会回云顶酒店。你到酒店找我好不好?要不我让大伍去接你?”宋正祺道。

    突然间,简静书疑惑起来,难道从前林多语与这个小宋先生的关系真的不错吗?

    “我打个车过去好了。”简静书道。

    “嗯,那我让人泡咖啡等你。老样子,不加糖。”

    “啊,不。”简静书绝对不肯委屈自己的胃,“我现在很少喝咖啡,尤其是早上,我只喝牛奶。”

    宋正祺轻轻地啊了一声,“多语,你变的还真不少啊。”

    简静书打着哈哈,“应该说,祺哥对我的关心太少啦,连这些改变都没有留意到。”

    宋正祺很以为然,“也是,是我不好。”他停顿一下,十分诚恳地道,“我以后一定会多多关心你。”

    ……

    刚打到出租车,正要上车的简静书突然脚崴了一下。

    这么动听的一句话,为什么听了让人只觉得浑身凉嗖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