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棋逢对手(4)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6本章字数:1692字

    简静书有点无语,这丫头果然是只看她不顺眼。

    大伍咧开了嘴,真心实意笑起来,“哎,左佐!好久没见你了!”

    一听这称呼,简静书立刻多看了两眼大伍,叫大小姐叫得这么亲热,说明这个大伍与宋氏关系匪浅!以后对这个人,得多留两分心眼!

    大伍又转向简静书,笑容收敛,态度恭敬,“林小姐。”

    简静书笑盈盈地,“你好。”

    妈的,今天这笑的……脸都快僵了。

    宋正祺从大伍手上拿过车钥匙,说道,“我自己开。”

    宋左佐盛情相邀,“大伍和我们一块去吧!我们也好久没一块吃饭了!”

    大伍迅速地看一眼简静书,“下次吧,今天不太方便。”

    简静书顿时明白过来。

    是啊,今天有她这个外人,真不方便。

    果然宋左佐横过来一眼,明明白白地表示,就是因为她,因为她这个讨厌鬼,他们仨都没法好好一块吃餐饭。

    简静书眨眨眼睛,特委屈,小小声地道,“祺哥,我还是不和你们一块去吃饭了。我觉得……你们都好亲近啊……就只有我是外人。”

    宋正祺看了过来,眼神深幽幽的,简静书才不怕他,迎着他的注视,努力要使自己的表情显得很受伤。

    宋正祺眼里闪过一线不易觉察的讥笑,嘴上却依然温和得不得了,“哪有的事,多语,你多心了。来,上车。”

    他亲自为她打开车门。

    矫情!宋左佐心里暗哼一声,有本事真不去啊,嘴上假惺惺地说什么好听话!

    两女孩并排坐在了后座,宋正祺不认得地方,只好在简静书的指挥下七弯八拐,勉勉强强开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宋左佐皱起了眉头,不满地嘀咕道,“天,这什么地方啊。”

    简静书侧过头,笑盈盈地看着她,“左佐现在不是在报社工作吗?到处做采访的话,这种地方应该常来才是。因为真正的好新闻,应该在这样的破落巷子里。”

    宋正祺微微一怔,从后视镜里静静地看了简静书一眼。

    宋左佐被简静书一说,很不服气,“你懂什么叫新闻吗?”

    简静书一笑,“我懂得这样的地方住着绝大多数普通人,他们身后的故事件件都是有意思的新闻。”

    宋左佐失笑,“拜托,不懂就少讲两句。”

    她气哼哼地率先下车去。

    简静书觉得,这份工作越来越有趣了,光是与宋左佐斗气,让她总是气哼哼地,就能让人颇有成就感与满足感。

    她跟在宋左佐身后下车,趁宋正祺还在车上,慢悠悠地说一句,“哎,想不到左佐还是那么讨厌我。”

    宋左佐的不喜欢表现得未免太明显了,这只能说明,她从前就不喜欢这个林多语。

    宋正祺熄火,看也不看过来,“她小孩子脾气,不用理她。”

    三人在巷子里走了好一会,简静书这才伸手向前一指,“诺,就在那。”

    完全不起眼的店面,门前绿植缠绕,几乎连店名牌匾都淹没了。推开木头,沁凉与淡香一齐迎面扑来。

    连宋左佐也不由得失声道,“咦?”

    宋正祺也很讶异,他真没想到,这样的破旧巷子里竟然有这么一个算得上奇妙的去处。

    大堂地板似乎是青板石,有微微凹凸不平感,服务生很快上前来招呼,将三人引到后院。

    后院竟然颇大,奇石嶙峋,流水淙淙,宋正祺更是暗暗吃惊,这样的手笔可不多见。

    大大小小的半封闭台子似乎极为散乱地座落在后院子里,淡青色的竹帘子打下半扇,只闻人声,未见其人。

    沿着青石板路旁一径向前走,服务生笑着指引,“请坐。”

    餐桌椅不知道由何种木头制成,看着纹路极粗,手抚上去,却是十分舒服清凉的细腻感。

    看到宋家兄妹脸上表情有异,简静书十分得意,“怎么样,这个地方比起你们的云顶餐厅,似乎也不怎么逊色吧!”

    宋左佐撇撇嘴,“就凭它也想和云顶比?”

    服务端上茶来,给三人倒上。

    宋正祺喝一口,不是什么上品,但却别有一番清甜。

    “我和朋友偶尔会来。”

    简静书说道。

    这里消费不算高,但也绝对不算便宜。简静书与蒋宣偶尔馋了,就上美团团个券,过来解解馋。

    店子位置极偏,对宣传也极不上心,凭的真真就是口口相传,生意极好,周末若无预约基本没有位子。

    简静书其实一直想和郑嘉年一块来,但他似乎永远都在忙,她平时见他一面不容易,更别说一块吃饭了。

    只有逢年过节的,郑嘉年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带上她一块回他家里去吃饭。

    很多时候,简静书也不是不迷茫的,她不知道他们这样的关系该如何定义。他对她似乎没有半点不好,可也从来不会逾越雷池半步,弄得简静书也从来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蒋宣就说过,她在郑嘉年面前,完全就一乖乖小白兔模样,又蠢又萌又文气,完全不像她平时。

    简静书也蛮好奇的,就问,“我平时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