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棋逢对手(7)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6本章字数:3097字

    但有一次,大伍嘴馋,还没到吃饭时间,在厨房里偷了块肉吃,结果被伍妈追着要打。大伍撒着腿就跑,跑到后院里,正好看到小小宋正祺指着左琳大声嘶吼,“你是个坏女人!你不是我妈妈!”

    后来的大伍就总有点同情宋正祺,觉得他虽然别的地方都比自己强,可是他没有了妈妈,这世上哪有东西能和妈妈相比呢。

    整间宋宅,从来没人敢提那个从不曾在宋宅出现过的女人。唯有大伍,每年清明节,都陪着宋正祺在后院摆一壶清酒,默默呆坐一阵,将酒在草地上洒一洒。

    他知道,宋正祺是在怀念他的妈妈。

    “我立刻去。”大伍严肃起来。

    宋正祺摸出一支烟,拿了火机,吧嗒一声打燃,但心头总是不安,索性大踏步走出了办公室。

    唐唐!

    母亲跟他说过很多次,如果没有唐唐,就没有他。全靠唐唐的帮助,母亲才得以顺利生下他。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尝试着寻找这个人,但始终没找到。母亲从前的旧友,竟然一个个地,音讯全无。

    渐渐地,他的心也灰了,心知这事关系非同小可,父亲当年应该就已把所有后患处理干净,怕的就是有朝一日他又惦记起来。

    父亲倒还是真心疼爱他的,刚把他接回宋宅时,成天陪在他身边,有一晚应酬回来,大约是喝多了,抱着他,喃喃道,“对不起,祺儿,对不起,我不知道有你……”

    他当时没听懂,后来才渐渐明白,母亲当年被迫离开N城,身上已经怀了他,但父亲并不知情。

    其实他只是想要问个原因,当年,是谁陷害了母亲?害得她声败名裂,远走他乡,还差点因为先兆流产死在路上?

    在宋家大宅子里,他的生母是个禁忌话题。父亲宋卫国也严厉警戒他,不许他再打听与母亲有关的任何事!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母亲咎由自取!

    宋正祺哪里肯信。他坚持认为,他的母亲,一定被人所害,只苦于一直找不到证据以证母亲清白。

    没想到,在他已然渐次放弃了念想的时候,竟然有了唐唐的消息!

    宋正祺将车子驶出,漫无目的地在市区里兜了两圈,大伍的电话终于打来,“正祺,约好了。”

    宋正祺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有些颤抖,良久,才沉声道,“好,我马上到。”

    他很快将车子调个头,向前疾驶。突然间看到不远处的小区外停了一辆颇为眼熟的车,心头一动,脚下微微踩下一点刹车,紧接着,那车上走下来一个人。

    林多维。

    他怎么会在这儿?

    宋正祺皱了皱眉。

    紧接着,小区里走出来一年轻女孩,走得有点发急,头发一飘一扬的,隔着这许远,宋正祺也几乎能得到她脸颊上的绯红。

    这不……那林多语吗?

    她原来住在这里?林多维安排的?这意思是,林多维还没来得及将她带到林家正式亮相?

    他突然很感兴趣,不知道林家上上下下,会不会有人认出来她是假的?那些人与林多语相处多年,这假的林多语纵然面孔长得再像,但说话行事,必定与真的林多语很多不同。

    宋正祺停下车子,拿过手机,慢条斯理地写条短信,发出去。

    收信人是林多语。

    “多语,凡事小心谨慎哦。”

    宋正祺也有点奇怪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无聊、以及没事找事了。

    简静书刚在车里坐下,手机便蹿进来一条短信。

    看看发件人,竟然是宋正祺。

    这个人,又弄什么夭蛾子。

    “多语,凡事小心谨慎哦。”

    看上去好像是情意绵绵的善良叮嘱,但简静书深知这个人才没这么好心,她完全能领会到这句话表面下深藏的不怀好意。

    关键是,他为什么这时候莫名其妙发来这么一条短信?好像知道她要去哪似的。

    简静书不由得向车窗外细细看去。

    林多维看她一眼,问道,“怎么了?”

    简静书收回目光,抿抿唇,“没什么,好像看到一个熟人。”

    林多维又道,“简小姐的熟人很多吗?”

    简静书莞尔一笑,“林先生应该比我自己更清楚。”

    林多维轻咳一声,“简小姐,我们接下来需要朝夕相处,我希望我们之间能保持团结友好的关系。”

    简静书眉毛一扬,好笑起来,“我很友好啊,林总觉得我不够友好?什么地方?不会吧,林总,您太多心了。”

    林多维微微一笑,“那就好。”

    车子一路疾行,林多维一边开车一边给简静书介绍,“家里上下下下的人不少,你也不用认全。除了王妈。多语和王妈还挺亲。”

    “……不会被王妈认出来吧。”简静书担心起来。

    “多语这些年很少在家,跟王妈极少接触。就算发现你和多语有什么不同,也只会以为是多语大了,难免有变化。”

    “那就好。”简静书又想起来,“那么林老先生和林老太太呢?”

    “我父亲在国外治病,我母亲一直陪着他。你不会见到他们,这个不用担心。”

    “结婚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出现吗?”

    “你们的婚会结得很低调,因为父亲病体未愈,婚礼过后才补办。”林多维看了简静书一眼。

    简静书稍一沉吟,明白过来,真正的婚礼是要等到真正的林多语回来才会举行。

    太好了。

    简静书稍稍松了口气。

    “林先生真是计划周密。”简静书笑着赞道。

    林多维动动嘴角,“谢谢称赞。”

    车子在驶上一道长长斜坡,最后在一幢别墅前停了下来。简静书下车来,扫视了一下四周,都是独幢别墅,最近的邻居也在数百米开外。

    很快有人迎了出来,林多维将车钥匙递过去,示意简静书跟着他走。

    “小姐回来了!”一个五十上与的女人迎了上来,看到多语,一脸慈祥疼爱的笑。

    林多维笑道,“王妈,饭都准备好了吗?”

    王妈赶紧点头,“都准备好了。”

    简静书冲着王妈一笑,叫一声,“王妈!我回来了!”

    王妈眼睛笑成了一条线,“回来了就好!以后可要常常回来!”上上下下地看着简静书,“都瘦了。”

    简静书笑,“外头的饭菜哪有王妈做的好吃,不瘦才怪。”

    她真是知道跟什么人就说什么话啊。

    林多维看着王妈高兴的模样,笑了一笑,“开饭吧。”

    王妈边往里走边道,“二叔他们说晚一点过来看小姐。”

    林多维的脸色一沉,“是吗?”

    看来他不怎么喜欢这个什么二叔,简静书立刻心生警惕,浮想连翩,难道是怀疑我不是真的林多语,特意上门察看来了?

    简静书随着林多维在餐桌旁坐下,客厅虽然大,但进出的也就两三个人,林多维并未刻意让她认识什么人。

    简静书有点失笑自己的紧张,大概林多维的本意,就只是藉个机会,告诉大家,林大小姐回来了。

    消息很快会传出去,林大小姐是真的回来了。

    晚饭虽然丰盛,但偌大的餐桌上,就仅只林多维与简静书,简静书只觉气氛冷冷,再美味的饭菜吃进嘴里,也味同嚼醋。

    餐后水果才刚刚端上桌来,便有人来报,“二叔来了。”

    很快,一对中年男女款款而入。

    人还没走近,爽朗亲热的笑声已经先到,“多维!听说多语回来了。”

    林多维站了起来,简静书赶紧也跟着站了起来。

    “二叔来了。”林多维笑着让座,看一眼简静书,“二叔和二婶吃饭了吗?”

    “吃了吃了!”这位二叔应该不到四十岁,相貌堂堂,妻子瘦弱纤细,妆容精美,早早看去,实属一对壁人。

    简静书乖巧地叫一声,“二叔二婶。”

    二婶牵过简静书的手,细细端详一番,笑道,“瘦了。”

    简静书猜想,既然林多维与这两人都不亲近,林多语应该更是不喜才对。于是稍稍收敛笑容,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淡淡道,“其实也没怎么瘦。”

    二婶的笑容稍有点僵,但显然是习惯了林多语如此态度,很快就重新笑起来,“二婶的店里来了很多新鲜东西,改天多语有空了去瞅瞅,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

    简静书确定了真正的林多语的态度,此刻便更加敷衍起来,“行,有时间再说。”

    简静书眼角余光瞥到二叔的目光在打量着她,索性迎了上去,说道,“二叔坐。”

    二叔看了她一会,笑了起来,“多语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

    不等简静书回答,林多维便道,“这么大了,当然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到处乱跑了。准备让她休息一阵子,就到公司里帮忙。到时候二叔可要多教教她。”

    二叔微微一愣,很快又笑道,“那是自然。”停顿了一下,又道,“多语现在也对做生意感兴趣?”

    简静书一笑,说道,“不要,维哥,我已经答应祺哥了,他们那边现在缺少人手,让我过去帮他。”

    话音一落,眼前的三个人的表情都微微一变。

    林多维更是紧盯着简静书,似乎颇为恼怒她这么大的事,竟然没有事先跟他说一声。

    简静书像模像样地撒起娇来,“哎呀,哥,我都答应祺哥了。反正咱家公司又不少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