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棋逢对手(10)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7本章字数:3066字

    简静书想想,“好吃的我都爱。”

    宋正祺无奈起来,“……”

    简静书道,“好吧,我们去吃烤鱼吧。”

    宋正祺真有些无语了。

    上次说要吃小火锅,这次要吃烤鱼,真是个重口味的!关键是这天气还热!

    简静书看他一眼,抿嘴一笑,“我猜正祺你一定想去寿司或者鱼生什么的。”

    突然听到她叫的不是祺哥,而是正祺,宋正祺的心莫名地悸动了一下。

    他有些回忆不起来林多语的声音是什么样的了,事实上一开始他就笃定林多语绝对不会同意这桩娃娃亲,她一定会抢在他面前拒绝这婚事。

    她自小任性,长大后据说更是自由散漫,他还记得很多年前,那时候,他念高中,她念初中,有一次是因为一件什么事,碰到了一块,聊了几句,她审视着他,摇头叹息,“怎么越长越没意思了。”

    当时的他涨红了脸,做声不得。

    心里一万个不服气。

    谁不知道宋正祺素有小王子之称?长得好,家世好,活脱脱的小王子。

    很久之后,他才明白林多语的意思,她嫌他中规中矩,不是她惯常欣赏的类型。

    待到林多维闲闲地提出来,“多语回来了,找个时间一块吃饭吧。”

    他心里还在发笑,她怎么肯。

    没想到,她肯。

    他立刻就起了疑心。纵然宋林两家势必要结这场亲,依林多语的性子也不会乖乖将自己牺牲掉。

    她一定会跑人。

    他一直在等待林多维再次打来电话,表示抱歉,因为多语的缘故,饭局得往后推。

    但没有。

    他料想错了。

    她来了。现在还好端端地就坐在副驾座,伶牙俐齿地跟他胡说八道。

    她当然并非林多语。

    不用等大伍拿来最后的调查情况,他也能笃定无疑。

    宋正祺淡淡地道,“……为什么这么猜。”

    简静书道,“不为什么,瞎猜。”

    宋正祺看她一眼,“怎么走?”

    简静书道,“在农院路上。农院路你知道吗?要不要把导航给开了?”

    农院路?

    这个地方他倒还认得。

    “去过一两次。”宋正祺道。

    偶尔会有些客户,听闻N市有条颇有名的农院路,遍布各式美食,真正的物美价廉,酒足饭饱后,就提出来想见识一下。

    有时候下面的人陪着去就行,但有些,就需要他亲自作陪才显示出十分郑重的尊重。因此倒也来过几次。

    这农院路有些偏远,还七弯八拐的,并不好找。但宋正祺最强项的倒是记忆力这一块,走过一次的路十有八九会记下来。

    因此,简静书东指西指的,倒被他觉出不对,也不理她,照着自己的记忆走。

    很快,简静书就发现了自己的记忆有问题,喃喃道,“我好像是搞错了。”讪讪地笑一下,解释道,“其实我也就来过一两次。”

    农院路就算再多美食,她亦不能放肆地花费大把时间跑老远过来解馋,所以说到底,还是因为穷,因此不能任性。

    “你倒记得清楚。”简静书赞许地看了一眼宋正祺,“你也只来过一两次,但显然记性比我好多了。”

    宋正祺道,“嗯,所以多语小时候做过的许多顽皮事,我一件件地,都仍然记得。”

    简静书脸上的笑容一僵,良久才呵呵一笑,“那些就不必要记得那么清楚了。”

    宋正祺认真起来,“不,对我来说,都是些很珍贵的记忆。”

    ……

    简静书恨不得一把捋下他脸皮,恶狠狠地甩到地上,再狠狠踩上几脚。

    看你还装!看你还装!

    “……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正祺对我如此情深意重。”简静书努力做出一副感动的样子,但有点不太成功,语气里多了几分讥诮。

    宋正祺看她一眼,似笑非笑,“多语不相信我?”

    简静书眨下眼睛,“当然不。这些年的经验告诉我,男人的话一句也不能相信。”

    这话是代表林多语说的,还是本来就是她的心里话?她难道和林多语一样,也遇到过很多男人,谈过很多场恋爱?

    宋正祺突然觉得十分不爽。

    “我以前做服装导购的时候,常常有男人陪女人来买衣服。你也知道,但凡男人肯陪女人去买衣服,说明正是情深意浓,所以男人啊,每句话都说得特别好听,明明那件衣服穿在女人身上难看得半死,男人还说,宝贝你真美。”简静书啧啧道。

    宋正祺道,“你还做过服装导购啊。”

    “……我还做过酒推呢。”简静书道。

    “……经历还挺丰富。”宋正祺道。

    农院路极窄,两边都是排挡,再加上人多,车辆无法通行,路口立了张车辆禁入的牌子。

    于是宋正祺将车子停在了农院路口附近的酒店停车场里,两人下了车,因为入了夏,此时才见几分暮色,擦肩而过的行人或眉头紧锁或倦色浓浓,年轻一点的还好,大约觉得世界尚还新鲜,生活充满希望,因此神情倒是飞扬的。

    简静书道,“我特别喜欢在这种时候逛街。满城都是回家的味道。”

    宋正祺道,“……多语还是这么感性。”

    简静书一笑,“可能是女人的通病。”

    宋正祺摇摇头,“我认识的女人们,似乎都没这种病。”

    简静书的笑容僵住了。

    妈的。丫又拐着弯子讥讽她一轮。

    是,他认识的那些女人全都很高大上,聪明理智,完全不徘徊不茫然,也不会有眷恋。跟感性这个词半点边都搭不上。

    简静书十分镇静地道,“你认识的那些,可能都不是女人。”

    一分感性都没有的……怎么配叫女人。这社会再进步,女人该有的性格特性总该有吧。男女平等又不是说女人非得把自己变成男人一样的性格,又毛糙又理智又坚硬的性格倒是不感性了,但有哪点可爱了?

    哼。

    宋正祺一看到她分明被气着了却又强掩饰着的表情就觉得特别愉快,“……多语。”

    “……嗯?”

    “我们结婚吧。”

    简静书万万没想到,就在此刻,人潮汹涌,四处杂乱,四下里全是锅碗瓢盆声响的情况下,宋正祺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什么?”简静书半晌才道。

    宋正祺很严肃,“你刚才说的话触动了我,我也盼望这样的时候,可以有一个家让我盼望着赶紧回去。”

    简静书张口结舌。

    “我从前考虑过很多次,要挑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什么样的时机来向你求婚,但现在我觉得,此刻最好。满城炊烟,万家灯火……它们全是我们的见证。”宋正祺静静地看着简静书,“好吗?多语?”

    “……哦。”简静书结结巴巴地,“好……当然好了。”

    宋正祺微微一笑,似乎对她这个回答早就胸有成竹。

    “那我们尽快把婚期定下来吧。我知道你父亲仍在病中,不宜大肆操办婚礼,维哥也跟我说过这事。我跟父亲也商量过了,我们先结婚,婚礼可以以后再办。”宋正祺伸出手来,将简静书额前的散发拨了一拨。

    “就是有点委屈你……”宋正祺十分抱歉。

    简静书心里暗暗点头,果然啊。静悄悄地把婚结了,再放出消息去,效果也能达到。等正主儿出现,再顺利成章地举行婚礼。

    “我没关系。”简静书仰脸一笑,“我听正祺的。”

    宋正祺十分感动,“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他保证道,“不会让你受一丝委屈。有我吃的一口,就绝对不会让你饿着。”

    简静书十分配合地答道,“我相信你,正祺。”

    她声音柔和,语气也似乎极为认真。

    宋正祺突然有一丝恍惚,没多想,手已轻轻将简静书揽住,十分温柔地将她抱在了怀里。

    简静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要将他狠狠推开。手刚碰到他前胸,立刻意识到不对。手上的劲便缓下来,轻轻地垂在了身旁,任由他将自己抱住。

    幸好也只短短一瞬,宋正祺已发觉自己失态,不动声色轻轻松开手,假意浏览四周景况,微微与简静书拉开一点距离。

    “这里人多,你小心点,别被撞着了。”宋正祺淡淡道。

    简静书意识到,这个人,不管是假情假意地说好话,还是神色如常地自然说话,永远都脱不了那一股子疏离的味道。

    就好比,他站得距离再近,你也只会觉得与他千重山万重水地相隔着,永远无法真正靠近。

    把自己裹得这么好,会快乐吗?

    简静书不由得好奇起来。

    他如此身家背景,多少人羡慕都来不及,但走近来,只觉得他徒有其表,其实生活淡而乏味,静如止水,全无半分乐趣。

    “祺哥,你为什么不开心?”简静书突然道。

    宋正祺愣了一下,反问道,“我怎么会不开心?”

    简静书轻轻一笑,“你表面上看着好好的,但我能感觉得到,你就没一刻是开心的。”

    反正林多语说什么都只会被归于任性,不用过多顾忌。

    宋正祺凝视着她,良久才道,“你想多了。”

    简静书迎视着他,此刻的他才是真实的他,冷淡的,疏远的,甚至有些不耐的。

    这些日子来,让他一直装得温情脉脉的,实在是难为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