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棋逢对手(12)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7本章字数:3964字

    她闭上眼睛,任由温暖的水流包裹着自己。

    今天宋正祺那么突然地就提到了结婚,想必事情确实有点紧急吧,迫切需要这场婚姻成为事实。

    估计林多维很快就要找她谈这事。

    简静书下了决心,这几天,就给郑嘉年发邮件,告诉他自己爱上了别的男人。

    这一晚辗转反侧,很久才睡去。

    清晨被手机闹铃惊醒,睡眼惺松地去洗脸,自镜中看到一对浮肿的黑眼圈,不由得深深叹息。

    到办公室给自己泡了杯咖啡才坐下工作。

    不久便有一中年妇女找上门来,要求将自己的资料稍做改动。简静书事先得郑思远嘱咐,因街道所有门面会由公司进行统一装修,装修期间所有暂停营业商户都会得到一笔数额不菲的补偿金,这笔补偿金会直接打到资料上所登记的名单账户上。因此,所有资料未经许可,都不得进行改动。

    中年妇女有备而来,控诉说资料上登记的是老公的名字,但老公有了外遇,现在伙同小三要霸占家产,想让她净身出户。

    简静书反复向她说明,她老公是否有小三,这和公司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总之,钱只会打到资料上登记的名字的账户上。

    中年妇女被说得不耐烦,一拍桌子,声音直接拨高八度,“我说你这小姑娘怎么回事啊!这都跟你解释多少遍了!那贱人诡计多端,抢了我老公不算,还想算计我们家的钱!她也不想想看,老娘我是死人啊!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她别想动我一分钱!”

    她声音尖利,因为气愤,还有点走调,办公室里的各道目光齐刷刷扫过来。

    简静书也恼了,腾地站起来,跟着也一拍桌子,怒道,“拜托,谁要抢你老公与我们公司无关!你既然没死就上门踩死那贱人,跑到我们公司里发疯顶个屁用啊!反正资料上写的你老公名字,钱就打到你老公账上,你老公乐意让那贱人骗钱那是你老公的事!有本事你回去把老公收拾乖顺了,跑这儿撒什么泼啊!”

    中年妇女不曾想这看着羸羸弱弱的女孩发起飙来竟然毫不逊色于她,气馁顿时便矮了几分。

    大约真是伤心委屈,很快便呜呜哭泣起来。

    一看她哭了,简静书哪里还发作得起来,认命地去茶水间冲杯牛奶,给她端了过来。

    “大姐,你也别哭了。你这么哭下去,呆会我们领导就得叫我走人了。”简静书不无烦恼地道。

    中年妇女一听这话,倒是止了哭声,颇有点担心地看着简静书,“真的吗?”

    显然是个没什么心机的人嘛。

    简静书答道,“可不。我们领导凶得很。”

    中年妇女紧张起来,赶紧道,“不好意思啊,姑娘,我也不是故意地,我就是急……我人笨……”

    简静书便道,“大姐,我跟你说句真心话,你要是离了你老公就活不成,那你就算了,忍忍大概也能继续把这日子过下去,要是没有他也能活下去的话,你就离了得了,犯不着委屈自己,长那些狗男女的威风。”

    中年妇女听得有些发愣,简静书又道,“家里房子车子写的谁的名字?”

    “我的。”中年妇女答道。

    “家里的钱谁管?”

    “我。”

    简静书一挑眉,“那不结了。你晚上把门一锁,臭男人的东西全扔出去,叫破嗓子都不要理他。过两天,他准乖乖回来向你赔礼道歉。这男人啊,口袋里没两个钱看他还蹦达个屁。”

    中年妇女犹似醍醐灌顶,一迭声应道,“哦哦哦。”

    简静书压低了声音,“这补偿金能有多少?大数你拿着呢,慌什么。”

    中年妇女频频点头,“是是是。”

    “那……我送你出去?”

    “不用不用。”中年妇女拎了包,感激不尽,“谢谢你啊!”

    倒是干脆地走了。

    简静书吁出一口气,重新坐倒,手指掐了掐额头,眼角余光看着一双皮鞋渐渐走近。

    简静书抬起头来,郑思远正微皱着眉头看着她。

    “……”

    不等简静书开口说话,郑思远便走了过去。

    同事小吉滑过椅子来,冲简静书竖个大拇指,“干得好!”

    自这工作分部成立,上门找来的鸡毛蒜皮事多如牛毛,所有同事全都小心说话侍候,还常常没讨得个好去。

    简静书有些不好意思,“我说话直,经常得罪人。”

    如果不想过于委屈自己,经常得罪人那简直是一定的。

    小吉有点惆怅,“咱们说话委婉,一样得罪人。”

    简静书便笑了。

    这一番简单交谈,两人间便悄然生出几分熟稔来,小吉与简静书皆同时入职,但之前在酒店客房部工作过一段时间。

    “……奇葩客人特别多。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小吉说,“每次都想冲进小宋先生的办公室去一诉委屈。”

    简静书愣了一下,“啊?”

    小吉一笑,解释道,“我们都管宋董叫大宋先生,宋公子就叫小宋先生。”她眨眨眼睛,“你不知道吧,多少人去酒店工作,都为了一睹小宋先生的风姿。”

    ……风姿?

    简静书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

    小吉神色间很是向往,“希望我以后的男朋友能有小宋先生的一半就好了。”

    简静书含糊地安慰道,“一定会比小宋先生强很多。”

    宋正祺那副成天不高兴的模样有哪点好了?说难听点简直一面瘫。怎么看都欠扁。

    小吉失笑,似乎简静书说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她看了简静书一眼,那眼神分明是觉得能说出这话的简静书实在是太幼稚了,“……怎么可能。”

    两人正说着,忽然郑思远自办公室走出,轻轻击掌,示意大家注意。

    “下午宋先生会过来开会,也是要见见新同事的意思,各位都小准备一下。”

    办公室里顿时像炸开了锅。

    这是一个大通间,除了郑思远单独辟了一间独立办公室,其他同事都只占一小小格子间。

    虽然人多,但各就各位,各干各活,平时倒也安静,此刻倒似菜市场似的,挤满了热衷八卦的大妈们。

    “小宋先生怎么会突然要过来开会?”

    “每年新同事那么多,也没听说他特意要见见什么的……”

    “看来咱们这部门果然重要,听说这项目市里很重视,年底的博览会咱们这里是指定展览点。”

    有胆大的已经贸然发问,“请问郑总,今晚有没有饭吃?”

    郑思远难得地露出丁点笑意,“你们能把宋先生留下来的话,就有。”

    众人又是一阵沸腾。

    郑思远微微提高声音,“我也不知道宋先生会说些什么,又或者会不会询问大家一些什么,所以只能提醒大家,小心谨慎。就这样。”

    他转身回办公室。

    同事们仍旧沸腾不已,已有着急的赶紧进了洗手间,小吉叫简静书,“要不要上个妆?”

    简静书抚抚面孔。

    “我不化妆。”

    “好歹抹个口红呗。”

    简静书埋头整理资料,“算了。人家宋先生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咱就抹个口红就能引起他注意啊,怎么可能。既然不可能,我又何必费那个心呢。”

    小吉有些张口结舌。

    简静书道,“再说了,这种公子哥儿有什么好的。骄傲自大,处处留情,有哪点可爱了。”

    话音刚落,只觉得气氛突然怪怪的,四下里瞬间里变得十分安静,简静书看到小吉一脸慌张忐忑的表情,循着她的目光转过身去,顿时看到了正默默站立在不远处的宋正祺。

    简静书吓了一跳。

    这人怎么不声不响地就进来了?

    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简静书打量着他的表情,仍然和往常一样地不动声色,看不出来真正喜怒。

    “宋先生。”

    “宋先生好。”

    很快有人反应过来,热情地上前招呼。

    郑思远也赶紧迎了出来,将宋正祺引进他的办公室。

    很快,大家也被叫到会议室,由郑思远主持会议。

    “这次宋先生过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认识认识大家,这样,大家依次做个自我介绍吧。用最贴切的一个词形容自己最大的特点。”此刻的郑思远也变得有几分平易近人了,“来,从左到右,一个个来。”

    气氛有些热烈,众人依次介绍起自己来。

    “我叫XX,最大的优点是吃苦耐劳。”

    “我叫XXX,平生唯一优点才华横溢。”

    “我叫XX,特点是年轻美貌。”

    ……

    一阵窃笑声低低响起,许多人突然意识到,要抓住这个简短的难得的机会给小宋先生留下深刻印象,必须剑走偏锋。

    一个化着浓妆的女孩站了起来,下巴昂起,“我叫冼洁,我最大的优点和特点就是胸大有脑。”

    举座皆惊,一时间室内安静得颇为诡异。

    简静书率先哧一声笑出来。

    她这么一笑,众人也跟着高高低低地笑了。

    简静书不记得这女孩的名字,但偶尔看到她的时候,总是浓妆艳抹,穿着性感。有没有脑不知道,但胸大还真是真的。

    她不由得瞥一眼宋正祺,发现他的目光也正淡淡地落在她面孔上。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突然咯噔一跳,不由自主地避开了目光。

    很快轮到简静书了,简静书是这么介绍自己的,“我叫林多语,我的最大特点是现实本份。”

    这么平淡的自我介绍实在没有吸引力,大多数同事连眼风都没丢过来。

    只听得郑思远颇有兴趣地道,“这个形容词似乎不太贴切,我觉得林小姐最大的特点应该是伶牙俐齿才对。”

    简静书脸一僵,知道他是想到了今天她打发走那中年妇女的情景,只得尴尬地笑了一下。

    宋正祺的目光再次意味深长地落在她面孔上。

    看来这真是她无法掩饰的特点与优点啊,这才来了几天,连郑思远都知道了她嘴皮子的厉害。

    自我介绍很快结束,宋正祺缓缓开口,“大家好,诚如大家所知,我是宋正祺,将来的日子,即将在大家的帮助与支持下,努力达成理想。今天晚上,由我个人作东,请大家吃餐便饭,望大家赏光。”

    众人一阵欢呼。

    “就这样,大家继续工作。下班后,我会在云顶酒店餐厅恭候大家光临。”

    宋正祺结束了简短的讲话,摆出了要走的姿态。

    郑思远在欢呼声中将宋正祺送出门去。

    办公室里似乎还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但明显暗涌滚滚,关系亲近的同事索性藉着泡咖啡,在茶水间里大谈宋氏秘闻。

    所谓的宋氏秘闻,说来说去也就那么两桩,宋正祺的生母,宋正祺的婚事。

    “听说他生母出身不好,因此宋董没有娶她。”

    “其实出身这种东西,能作什么数啊。宋先生的未婚妻,听说是个富家大小姐,但私生活相当糜烂,人品至差。还不如娶个平民百姓家女子呢,懂事乖巧又本份。”

    “我猜啊,宋先生也是不是已,像他们这种人,看着千好万好,其实连自己的婚事都不能作主。”

    “哎呀,说到底是没碰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呗。如果足够喜欢,肯定不顾一切也要娶的。”

    “你这傻瓜。你当演电视剧啊。还不顾一切。什么叫不顾一切?不顾一切就意味着失去一切!”

    “……”

    简静书不紧不慢地冲着咖啡,听着倚坐在一旁的几个人低低议论,心里也对宋正祺涌上几分同情来。

    没错,像他这样的人上人,还不是不能事事如意。

    这么看来,这世道,也并非不是不公平。

    因为这顿晚餐,郑思远破天荒地宣布提前下班,又叮嘱大家务必都要到场。

    看着平时颇为冷静自持的郑思远此刻也是一脸小兴奋的模样,简静书突然意识到,对于郑思远来说,这应该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大事件。

    说明从前的宋正祺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

    她的心再次咯噔一跳。

    难道是……因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