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举案齐眉(4)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7本章字数:3011字

    他的语气好像有点酸溜溜的?

    嗯,也是,最疼爱的妹妹要嫁给别的男人了……心里一定不痛快吧。

    这样的解释符合所有人的意愿。恰当又顺理成章。

    林多维将手机丢到一边,缓缓倚靠到椅背上,轻瞌上眼帘。

    门被轻轻敲响,李菲菲窈窕的身影轻盈地闪了进来。

    林多维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李菲菲走近来,将手搁到林多维肩上,很有技巧地在他肩上捏了起来。

    “……多维……”她悄声叫道。

    林多维不作声。

    李菲菲的手轻巧地探到他衬衣里,身子也俯低下来,亲吻着他的耳垂,颈后……

    林多维握住她还要再往下探的手,轻声道,“菲菲。”睁开眼来,不着痕迹地退开一点身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我今天收工早,就上来看看。”这个男人忽冷忽热,忽远忽近的,叫人捉摸不透,她认识他越久,就越觉得他深深吸引她,虽然出身富裕,却不像一般的公子哥儿般轻浮骄躁。

    “吃饭了吗?”虽然一开始是因为他是个有钱人才接近的他,但一天天过去,却是真心地喜欢上他。

    林多维重新瞌上眼帘,淡淡地道,“今天有点累,你先回去吧。”

    这么婉转的拒绝,李菲菲心领神会,有心想要再耽搁一下,却又怕眼前这个男人突然翻脸不认人。

    林多维身家良好,年轻英俊,且洁身自爱,绯闻极少,李菲菲一开始也没想到自己能和他将一段露水情缘维持下来。

    他们的相识实在老土,一场某公子的私人聚会上,为凑兴,邀请了一群模特和演员,李菲菲就是其中一个。

    这样的邀请,她和姐妹们也常收到。大家都还没混出头脸,对于这样的邀请自然欣然前往。只望能见缝插针地寻到一点机会,说不定就能一飞冲天。

    李菲菲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她长得其实不算太美貌,但胜在气质清新,一双大眼睛看上去尤其无辜。

    就是这样吸引了林多维。

    他们后来又约过几次,才突破了最后一层关系。正是这样的婉转,也让林多维对她又多几分好感。

    李菲菲自认还是谙透他这类型的心理,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享受女人的青睐,却讨厌女人的过于主动与奉承。

    反而微微有度的举止,淡淡的关切,更容易获得欢心。

    果然。

    他们竟然持续了下来。她从来不会赤裸裸地提出任何要求,但不得不说,林多维真是处事周到得不得了,他总能恰到好处地提点她,给她机会。

    如今圈子里提到李菲菲,谁不得给几分面子?她又趁势开了自己的店,着力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人总有衰与荣,如果有一天人气下滑,事业再无建树,她也不用担心一生衣食没有着落。

    为此她也终身感激眼前这个男人。

    她又体贴地给他泡上一杯茶,俯到耳边,轻声道,“那我走了。”

    握住他的手,指甲在他掌心里轻柔地抠了两下,这才轻轻退出门去。

    这么善解人意的女子,说真的还挺少见。很多女人,只要一给她几分脸色,她就会顺着竿子不依不饶地要爬上来,恨不得立马骑到男人的脖子上,呼风唤雨。

    她隐讳的示好,林多维不是不懂。

    但他提不起兴致。

    也许是因为工作太忙了,港方很快要过来,他要准备的太多。男女私情这种东西,哪里顾得上。

    他伸手掐掐太阳穴,眼角余光瞥到腕上手表,已经快十点了。

    他们还在吃宵夜吗?

    宋正祺那性子,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他小时候和多语的关系还算好,后来就淡得差不多了。他性子原本就有点冷淡,长大后更不耐烦应酬人。

    他们在一起……能聊些什么?会聊些什么?

    简静书对宋正祺,是像对待他一样不客气还是会态度好一点?

    不不不,应该是会好很多吧……那女孩太会见风使舵了,肯定不会随随便便就给宋正祺难堪。

    那就意味着,他们的相处还是会比较愉快。

    林多维动了动身子。

    这感觉实在叫人不快,像是阴雨天,衣服出其不意地被淋湿,腻答答地粘在身上。

    他霍地站起身来,大踏步出门去。

    简静书还是把第二碗白粥也吃光了,当然,那两份素菜也被她毫不客气地扫荡大半。

    担心宋正祺取笑,边吃边提醒,“我眼下是个病人……”她示意他看看她还没褪掉红疙瘩的手臂,“所以需要多吃一点,才有力气抵抗病魔。”

    宋正祺喉咙直发痒。

    嗯,不得不说,她总能令他不由自主地失笑。

    他也一本正经地,“是啊,病得这么重,是需要多吃点。”他体贴地建议,“再来一碗白粥?”

    简静书拒绝了,“OK了。够了。”她推开碗筷,“维哥让我早点回家,说是一个女孩子家,不好在外头呆太晚。”

    宋正祺淡淡地道,“你是和你未来夫婿在一起,没有关系。”

    简静书瞪大眼睛,“谁说没有关系。关系大着呢。人家会说闲话,还没结婚呢,这就成天泡在一起,是等不及要嫁过去嘛!”又道,“当然,你是男方当然不要紧,名声坏的永远是女人。”

    宋正祺道,“我以为这才证明我们情深意笃,妥妥的正能量。”

    简静书摇摇头,“我得听我哥的。”她冲他一笑,“待字闺中,父母不在身旁,就得听从长兄。”

    宋正祺点点头,“话没说完啊……意思是婚后就听从丈夫……”他探询地看着她。

    简静书嘿嘿一笑,“你懂的。”

    她站起身来,“真的要回去了。”

    宋正祺也跟着站起身来,“那些红疙瘩千万不能动手去抓。”

    简静书顺口道,“我怕我手痒。”

    宋正祺道,“要不我守着你吧,我不放心。”

    简静书吓了一跳。

    拜托,小宋先生,要不要动不动就玩这么大单的?你根本就不是那种深情胚子啊!别闹了好吗!

    “你守着我,我还不放心呢。”简静书轻哼一声道。

    宋正祺失笑起来,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但且放心,你夫君可是个大好人。”

    他目光熠熠,简静书突然不敢与他对视,微侧过头,耳根子却不自觉地暗暗红了起来。

    手机便在这当儿再次响了起来,正好解了简静书的尴尬,她急忙拿起手机,“咦,又是维哥。”

    宋正祺不易察觉地皱皱眉,玩笑道,“跟我在一起吃个宵夜,维哥犯得着这么放心不下吗?”

    简静书接通电话,“哎,维哥。”眉毛轻轻扬起来,“给我送什么?新鲜樱桃?”

    看一眼宋正祺,用口型无声地告诉他,维哥要给我送新鲜樱桃过来。

    宋正祺心头一动,林多维表现得这么关心这位林大小姐,到底是刻意地做做样子试图要表现兄妹情深给他看,还是在担心他与林小姐接触过多看穿其真实身份?要不然就是……对这位小姐……有点不可告人的隐秘心思?

    不可能吧。宋正祺犹豫不决地在心里否定着自己的想法。太荒诞了。不是吗?

    “嗯,好,那你先到的话,就在小区门口等我一会好了。”简静书挂了电话,转而对宋正祺道,“走吧,正祺。”

    正祺。

    宋正祺走在她身边,温和地道,“以后就叫我正祺吧。很好听。”

    简静书有点好笑,哪有这么称赞自己名字的。

    宋正祺也不解释。

    这当然是个普通名字,但从她嘴里叫出来,却是十分动听。不对,之前她也有这么叫过他,但渐渐地才觉动听。

    是他的心境在渐渐改变的原因吗?他突然不敢多想,急忙收回心思。

    “叫你祺哥不好吗?听上去多亲热啊。”简静书笑道。

    不,那是林多语的叫法。

    “正祺更好。”宋正祺道。

    两人并肩走出山庄,月光如洗,密林重重,四下里安静无比,微风拂过,灯影绰绰,隐约可听到山间虫鸣。

    “是个好地方。”上了车,简静书才赞道。

    “喜欢的话,以后可以常来。”

    “有住宿吗?可以过夜吗?”简静书好奇问道。

    “你喜欢的话,会有。”宋正祺道。

    ……

    简静书含笑道,“别把我给惯坏了。”

    宋正祺自后视镜里看她一眼,“我以为维哥早就把你给惯坏了。这么晚了,还巴巴地要送什么新鲜樱桃过来。”

    简静书立刻吓唬他,“所以你可得当心点,要是以后对我不好,维哥一准不放过你。”

    宋正祺一本正经地道,“我打算去学习跆拳道。”

    简静书惊讶起来,“你的意思是你决定不要好好对我,还要对大舅子拳脚相加?”

    宋正祺摇摇头,“不是。我是以防大舅子在煞风景的时候……便于揍他。比如今天晚上这样。”

    简静书抿嘴笑起来,“正祺,你一直这么能说会道吗?”话音刚落,突然觉得自己这话有口误,立刻紧接着道,“我记得小时候你其实并不怎么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