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举案齐眉(10)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7本章字数:3027字

    他轻咳一声,“但她不是我的老感情。”

    简静书侧侧头,“我瞧着像。”

    宋正祺瞥她一眼,“许多时候,眼睛也会欺骗人。我们看到的并不是真相。”

    简静书哗地一声笑,“祺哥,你别这么深奥,我听着难受。”

    宋正祺微微一笑,“你习惯每说一句话都刺人一下吗?”

    简静书愣了一下,反问道,“我有吗?”

    宋正祺点点头,“你有。你似乎很愤怒。不习惯任何友好。为什么?”

    简静书张口结舌。

    是吧。她确实是在自己的现状很愤怒。这样的愤怒里多少还带着点对自己的轻视。

    “……为什么?”宋正祺又重复问了一次。

    简静书咧嘴一笑,“哪有。正祺,你误会我了。”

    她当然不会承认,宋正祺笑笑,不再追问。她心里的愤怒与不甘,他能猜想得到。

    六点整。

    车子停在了云顶酒店的门前。

    一早等在此地的大伍迎了上来,宋正祺将车钥匙递过去,向简静书道,“来,我们走。”

    他的胳膊很自然地微弯起来,简静书心领神会地挽住他,他不动声色地低语,“镇静点。”

    简静书有点懊恼,这个男人太聪明了,她的犹豫,她的尴尬,她的不快,他统统都能一眼看穿。

    她简直要怀疑,他根本就已洞穿她的真实身份!

    晚餐设在一个小厅。

    说是小厅,其实并不小。

    看到宋正祺和简静书进来,坐着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林多维的目光落在了简静书的身上。

    简静书敏感地觉得了,他一定是在揣测她到底有没有和宋正祺上床!

    她存心要气他,干脆将身子偎近宋正祺,脑袋半倚到宋正祺肩头,语气十分娇嗔,“哎,祺哥。”

    又侧头去招呼二叔林志诚,“二叔。婶婶今天没空吗?”

    林志诚笑了,“你二婶去香港了。”

    简静书显得很遗憾,“咦,这么没口福。”很快又笑起来,“不过二婶什么好吃的没见过。没什么紧要。”

    林志诚道,“你二婶也说她没口福,直嚷嚷回来后一定要再吃一顿。”

    宋正祺笑得很温和,“那是。应该的。”

    气氛仍然是很好的,每个人都很友好的边聊边吃。

    简静书专注于吃,从内心里她讨厌极了这样虚伪的场合,每个人都戴着面目说话,不想笑也得挤出笑容来。

    “多吃点儿青菜。”冷不防地,宋正祺给她挟了一筷子青菜。

    简静书抬起头来,目光交汇,她立刻将碗里的肉挟到他碗里,自然而亲昵地道,“哪,我吃不下了,你帮我。”

    她就是存心的。

    宋正祺注视着她。

    他有稍稍洁癖,从小搁在母亲碗里的东西,再挟给他,他是半点也不肯吃的。

    她促狭地冲他笑,目光里充满淡淡的讥讽。

    她又在提他了,别装了,累了吗?

    宋正祺垂下眼脸,静静地将肉块吃到嘴里,十分认真地道,“我们酒店的这道菜很有名气,客人们来必定要点的。”

    看他真的吃了,简静书有点发懵。

    再一次,她觉得了这个人的可怕。

    为了要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他做什么都可以吗?

    林志诚笑起来,“看你俩感情这么好,家里人可都放心了。”

    林多维也不得不接上话来,“一开始还担心多语太任性……难得正祺肯容忍。”端起酒杯,站起身来,“来,正祺,这杯我敬你,烦请你以后,多多疼爱和照顾多语。”

    宋正祺赶紧也站起来,淡淡一笑,“疼爱和照顾多语,是我份内事。”

    好不容易一餐饭终于吃完,林多维提出来,换个地方喝茶。

    这个自然是要答应的。

    于是一行人走出小厅,途经某大厅长廊,突然大厅门打来,迎面走出来两个男人。

    简静书心不在蔫地看过去,正好跟其中的一个男人打了个照面。

    男人愣住了。

    简静书也愣住了。

    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会在这个时候,竟然会碰到郑嘉年!

    她脸色突变,两耳嗡嗡直响。

    她曾经想像过,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会与郑嘉年碰上。她还设想过,她将用怎样的一种云淡风轻的表情来面对他。

    郑嘉年怔怔地看着她,脱口而出,“静书!”

    这个称呼顿时让简静书清醒过来,她偷偷瞥眼宋正祺,他似乎正探究地看着她。

    林多维似乎也没料到会出现这一幕,神情颇为紧张,招呼着众人,“咱们走吧。”

    郑嘉年大踏步上前,抓住简静书手臂,又是惊喜又是着恼,“静书!”

    简静书下意识地就甩开他,怒道,“喂,你干嘛!”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凶悍一点,以便掩饰实际上的惊惶。

    郑嘉年皱起眉,“静书,到底怎么回事?”

    林多维有些发急,立刻就想上前。

    宋正祺比他更快。

    “这位先生……”宋正祺脸色十分不快。

    简静书的反应太让人起疑了,宋正祺心念电转,立刻猜到了眼前的男人,必然就是那个什么郑嘉年!

    她什么意思!她用得着这么慌乱吗!

    “我猜我妻子并不认识你。”宋正祺不客气地道。

    郑嘉年怔住了。

    “什么?”他的目光惊疑不定地落在简静书身上,又落到宋正祺身上,“你妻子?”

    “我妻子林多语。”宋正祺不亢不卑地道。

    简静书到此刻才知道,自己并没有自己预想中的那么强悍。这一刻里,她窘迫,难过,只想大哭一场。

    “正祺,我们走。”她低垂着眼脸,将半个身子都掩藏在宋正祺身后。

    郑嘉年叫了起来,“不可能!静书!她明明是静书!”情急之下,他甚至想伸手过来抓住简静书。

    宋正祺大怒,保安早已闻声而来,一齐将郑嘉年拖开。

    “这位先生,请你自重。”宋正祺冷冷道。

    郑嘉年置若罔闻,只着急叫道,“静书!静书!”

    宋正祺握住简静书的手,低声道,“别理他,疯子。”他伸手替简静书拨拨头发,柔声道,“没吓着吧。”

    简静书心乱如麻,慌乱地摇摇头。

    “我们走吧。”

    一行人终于走出酒店。

    林志诚突然道,“难道多语跟那个男人嘴里的什么静书长得很像吗?”

    简静书的顿时咯噔一下。

    林多维轻描淡写地道,“这世上长得相像的人多了去了。犯不着理他。”

    简静书好不容易定了定神,此刻才插上一句话,“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神经病。”

    抬起头来,宋正祺的目光正静静地看着她。

    简静书不由得好一阵心虚,一时间,竟然不敢与他对视,虚虚地避过了目光。

    去的茶庄相当有名,喝的茶听介绍似乎也是相当的有名,但简静书心里乱成一团,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手机轻轻地震动了一下。

    简静书惊得几乎跳起来。

    刹那间,她几乎以为是郑嘉年给她发来了短信。

    一转念,才想起,她早就换了电话号码,郑嘉年怎么可能给她发短信。

    心稍稍一宽,打开短信看。

    是林多维。

    “简小姐,请专业一点。”

    简静书轻吁一口气。

    郑嘉年回来了。

    这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们以后很可能会有很多机会碰到一起,她总不能次次都这么表现失常吧。

    不。简静书不该如此。

    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打落牙齿和血吞,也得平静走下去。

    一直熬到十点多,终于结束了喝茶时间。

    简静书与宋正祺回家去。

    一上车,简静书整个人都松懈下来,浑身像闪了架似的,到处都疼。

    而最疼的,仍然是心。

    郑嘉年那么失态的样子,说老实话,她真的没有看到过。

    原来,他是在乎她的。

    他真的有在乎她。

    简静书无比心酸地想。

    “不舒服吗?我看你一整晚脸色都不好。”宋正祺淡淡地道。

    简静书胡乱地答,“大概是空调太凉了,有点着凉。”

    宋正祺若有所思,“今天晚上的那个男人也是怪有意思的,一直叫你静书……那个什么静书和你长得真这么像?哪天还真要认识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

    简静书心头发虚,赶紧道,“咄,你没事干啊。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宋正祺侧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也是。我可没那个闲功夫。”

    简静书夸张地打个哈欠,换了话题,“好困。”

    她闭上眼睛假寐。

    没想到竟然真的睡了过去。

    等突然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衣服没换,鞋袜倒是脱了。

    简静书耳朵一阵发热。

    难道是宋正祺把她抱进来的?

    他有这么好?

    她翻身起来洗澡,想一想,还是发条短信给宋正祺。

    “不好意思,睡着了。麻烦你了。”

    他应该能看懂。

    “没关系。是吴妈把你抱下车来的。”

    他果然看懂了,所以才会这么一本正经地解释。

    简静书觉得自己似乎在被他嘲笑自作多情了,不由得暗暗呸了一声,把自己丢进浴缸里去洗澡。

    温暖的水流很快将她缓缓淹没。

    她情不自禁地便想起今天郑嘉年突然看到她的那一刻。

    “静书!”他惊惶地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