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 让你滚你就滚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2本章字数:3061字

    回到公司将近一点钟了,我第一时间不是去办公室而是跑到了厕所,坐地铁坐了近一个小时,憋死我了。

    当我跟往常一样进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笑笑叫了我一句,我抬头对着她一笑,刚迈进门槛一只脚,只听得砰地一声,差点把我吓得半死,跟着一圈人围上来乱哄哄地冲着我喷着彩喷,难闻的味道差点又把我熏死。

    “程工,恭喜啊。”

    “程工,恭喜啊。”

    ……

    我茫然地看着这些热闹非凡的同事们,半天摸不着头脑。“你们这么可劲的祝贺我,我是得了普林斯克奖还是梁思成奖?奖杯呢?”

    做暖的暖工吴丽丽笑眯眯地抿着嘴。“程工,你就别掩饰了,我们都知道你怀孕了。”

    “是啊,不用不好意思。”

    “咱公司要添人口了,小程工,哈哈!”

    听着他们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讲起来,我连忙解释。“我想大家可能有误会,我没有怀孕。”

    刚讲完这句话,王工从办公室走出来,招手让我进去。刚好,我也想找他,这事绝对是他捅出去造的谣,我明明都解释清楚了,怎么还能这样呢?

    朝着他办公室走去,经过笑笑身边的时候,她跟我交换了个眼神,一副我看好你的样子。身后我的那些天然萌的同事们还在谈论着什么。

    “不是说三个月前不能宣布吗?”

    “好像是这样,那我们是不是办错了?”

    关上办公室的门,感觉自己的头都要大了。“王工,我真的没有怀孕。”

    他躺在椅子上慢悠悠的喝了口茶,然后把杯子一放转过来看着我。“真怀孕假怀孕都好了,咱公司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你就当刚那是出小品,供大家乐呵乐呵,反正大家现在都挺替你开心的。”

    我那个郁闷的,这事也也能开玩笑?

    “老许呢?小程啊,你这事就做的不对了,怎么说老许跟咱们公司的人都这么熟了,他送你过来了,你也让人家上来坐一下喝口茶嘛,哎。”

    抓了抓头皮,怎么感觉越解释越乱。“算了,我还是不解释了。”

    “嗯,出去工作吧。”他挥了挥手,我转身开了门,结果他又补充了一句。“注意休息哈,不用太累,图纸的事不行就交给别人去做。”

    叹了口气,真还真有种卸磨杀驴的意味儿,但是,既然他误会了的话,那可不可以这样干?

    转身,我冲着王工笑的特狗腿。“王工,孕妇的话有加薪吗?”

    结果王工贼老油条的跟我讲:“目前咱公司还没有这个规定,小程啊,最多以后你请假不扣你工资还不行,做人咱得懂知足。”

    我呵呵哒,走出去关上了门。

    刚坐下,刘笑笑就划过来问我是不是真怀上了,我拍了她一下然后把上午的事大致讲了一遍,结果她听完之后,用一种滔滔江水般的敬仰眼神看着我,同样的大拇指竖的爽快。“姐们,你还真是中国好前任啊!”

    “我只感觉到了你对我的讽刺之情。”

    “小诺,你要真有那闲情逸致你去跟咱许总做点好事去,他还单身呢,别总想着你结了婚的前任了,人家老婆都怀上了,你没戏了。”

    “我就知道跟你解释不清。”

    没理笑笑,我自己生闷气去了,结果办公室里胡乱飞来的眼睛一直瞄着我,他们是生活太平淡了吗?

    Ok,忽略他们忽略他们,给自己催眠着我去晃贴吧了,但是刚进去还没进婚姻吧,帖子推荐页面上跳出来的照片让我瞪大了眼睛。朴晗跟沈冰冰曝光恋情的事情这么快都成头条了,点开那帖子进去,我去,竟然有人闲的不耐烦把他们俩的过往全部扒了出来。

    当然,朴晗跟二倩的那段没有被扒出来,倒是扒了两个跟朴晗炒过绯闻的,后面那俩真假不清楚,看着说的那么玄乎,我还真分不清了。而沈冰冰那块,我看了是真瞠目结舌了,天,这么乱的女人朴晗他都能接受,胃口也忒好了吧?

    不知不觉我自己也看了进去,跟着楼主一起扒着以前的事,这感觉还蛮新鲜的,这明星自个认识,但是听别人说起他来再看就是另一种感觉。

    “嘘嘘——”

    正看得津津有味,笑笑撞了撞我胳膊,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她朝着门口的位置给我使了个眼色,我转过身去,看到许辰毅站在那里,脸色相当难看。

    在笑笑一副看好戏的表情里,我不想出去,可守着门的吴丽丽看到了许辰毅特意大声地喊了一嗓子。“程工,有人找!”

    不自然地放下手机,闷闷地走出去,特意把门给带上了。

    不知道他想谈什么,把我拽进电梯,下去后关在他的车上,郑重其事的样子。碍于周围全是些写字楼的人,有可能被来往的客户跟出去的同事看到,我不好发作,只能安静地做进车里。

    天气阴沉沉的,让整个人的心情都跟着不好,坐进车内感觉特别闷,车玻璃降到底都没什么效果。

    “什么事?”我闷闷地开口,没什么耐心。

    “谁的孩子?”他阴沉着一张脸,问了我这么一句。

    我张着嘴巴半天讲不出一个字来,王工那个老油条简直太过分了,他不仅跟全公司的人说了,还专门打了电话问许辰毅!

    “反正不是你的。”

    “你再说一遍!”

    他的话伴随着一道红色的闪电,天空被划破,我被吓了一跳。

    咔嚓一声闷响,吧嗒吧嗒的雨点落了下来,风带着雨点飘进车内,落在身上整个人都爽利了不少。

    他瞪了我一会儿,把车玻璃都升了起来,开了空调。温度开的有些低,我不自然地打了个哆嗦,他的喉结滚动了下,胸膛起伏的幅度有些大,凶狠的目光瞪着我,是真的生气了吧?

    张了张嘴,正打算跟他开口解释,却被他一声怒喝打断。

    “滚!”

    我被他吓到,愣愣地扭过头看着叭叭地落在车窗上的倾盆大雨,心冷的发寒。攥了攥拳头,打开车门走下去,往写字楼跑去。

    哗哗的大雨打的头顶都疼,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和着雨水淌过我的脸,我没事,我只需要勇敢。

    跑到路边,车来车往的路上冲不过去,只能两双手挡在头顶。

    然而等候的时间并不漫长,因为一只手把我拽住,许辰毅的声音在我头顶咆哮。“你他妈是不是傻啊,让你滚你就滚,你以前的叛逆任性呢?”

    我扁着嘴喊不出任何话,呆呆的仰着头看着他,雨水从他俊美的脸上滑下来,他生气的样子像极了在乎我的表现,我好想抱紧他跟他哭诉一番,捶着他反驳他刚刚是他让我滚的,可理智还在。

    他把我拽回车上,不管我们身上湿透的衣服系上安全带,一路把我带到了原来的家里。

    把我扔在床上,他欺身压上来,眼底的怒火四溢,湿哒哒的衣服隔不住温度,他滚烫的皮肤热的吓人,啃食在我的身上,一瞬间我想到了狼。

    拼命的挣扎,没有结果,我努力寻找着让他停下来的话,想也没想,喊了句。

    “我怀孕了!”

    爬在我身上的他终于停了下来,躺在边上,大口的喘着气,我从床上滑下去,抱着自己蹲在床头柜跟床之间的角落里,一遍遍的重复。

    “我怀孕了。”

    “我怀孕了。”

    ……

    然而这一刻被吓得惊魂甫定的我是失去理智的,只知道这句话让许辰毅放过了我,我解救我的咒语。却完全意识不到这句话听在许辰毅的耳朵里是怎样的一种讽刺,一个男人最无法容忍的一切却被我当成是自保的武器来一遍遍的重复着。

    所以安静了片刻的他从床上爬起来,一脚踢在边上的床上,对着我咆哮着。“闭嘴!”

    我抖了抖身子,脑袋埋得更深,良久,低声地自言自语着。“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想念以前的许辰毅了。”

    “程诺,如果我肯当孩子的爸爸,你会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吗?”

    抬头,他哑哑的嗓音在暴雨的伴奏中听得不是很分明,但认真的态度却不可多见,这样的他让我恍然间想到了当初跟我求婚的那个人,那么深情而负责任的样子。

    我很想相信他,可是我已经在他身上失败过一次了,我还要再失败一次吗?

    努力咧着嘴笑着,假装忘却了我们之间的爱恨情仇,我跟他说。“许总,我有精神洁癖。”

    他点了点头,说好。

    之后,他把我送回家,离开。

    我跟王工请假,睡觉,又是一天。

    第二天,我在公司打着一个个喷嚏的时候,收到了一堆京东的快递,有水果还有牛奶甚至于营养品,堆满了我桌子,换得同事们羡慕又暧昧的笑。我想把东西分出去,可没人要,在他们的眼中跟孕妇抢东西是不人道的吧?

    看着满满当当的东西,鼻子塞得难受。然却是这一刻我才体会到昨天我有多残忍,他是在什么时候买的这些东西,见我之前还是见我之后,哪怕,我告诉他我怀了别人的孩子,他也要关心我吗?

    而这份关心,究竟是出于内疚、悔恨,还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