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 小诺还是这么任性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2本章字数:3206字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许辰毅没有出现在公司,我头昏脑涨的时候没有,我吃完了他买的所有东西的时候也没有,我感冒好了也没有。实际上我是该感谢许辰毅的,要不是他送的吃的,我根本熬不过这十天。

    一天天的挨过去很艰难,然而又是如此的快,15号转眼就到,房东太太约定的时间几乎都不记得了,但如我所恐惧的一般,王工真的15号没有发工资。

    但是相较于钱跟房子的事情,还有更大的事情让我焦虑,下午五点钟的时候,我正跟笑笑讨论着怎么应付房东太太,我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告诉我爷爷病危。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试过这种情况,没钱交房租,没钱吃饭,现在自己的至亲病危却连买车票回去的钱都没有,做人做成我这样,不会更失败了吧?我害怕这种感觉,一无所有的感觉,但我又什么都抓不住,我觉得自己失败的像一只卑微的蝼蚁,随便一个人都能把我捏死。

    放下手机,我进了王工办公室,趴在他桌子上瞪着他。“王工,借我四百块钱。”

    我突然的动作把他吓了一跳,坐在他的转椅上往后一缩。“小程,你这是要干嘛?”

    “王工,快点借我四百块,等我回来还给你,我要请假回家,你不是说可以批我的假不扣工资吗?我爷爷病危了,我现在很急啊!”跺着脚,我一拳捶在他面前的桌上,他咳了两声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朝着挂衣杆上的外套走过去把钱包掏了出来。

    我看着那红彤彤的票子只觉得眼热,王工不自然地转过身从钱包里抽出四百块递给我,想了想,又抽了一张递给我。我抓了紧着跟王工道谢,转身就往外跑,王工的嘱咐在后面响起来。

    “小程你慢点,还怀着孩子呢!”

    在南站买了动车,晚上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才到了石家庄。这个点的出租并不多,但出站的人很多,都挤到一块,出租都不好打。

    等在路边拦出租,一边给我爸打电话,等了好久我爸才接电话。我爸告诉我他们现在不在市区,已经在家了,爷爷下午的时候挺过去了,现在嘴里一直念叨着我跟许辰毅,看我能不能把许辰毅带过去。

    这可真的是造了我的难了,我跟许辰毅现在这关系,我怎么给他打电话呢?

    新站这边地方相当空旷,西广场的台子上,我搂着自己吹着薄凉的风。时值晚上十一点,西广场上跟我一同出站的或男或女都有车子为他们等候,一身的仆仆风尘在温暖的怀抱里得以退去,可等待着我的只有孤独。

    六点钟在南站吃的一包方便面早已没了效用,现在饿的前胸贴后背,好不容易拦了一辆车,一百块讲了半天司机才肯走,将近凌晨一点钟我才到了家。

    我爸妈都没睡,在客厅坐着,我妈见我回来,立即问我吃饭没,怎么这个点回来了,我说没有,她赶忙去给我做饭了。

    我去里屋看了看爷爷,守在爷爷边上打瞌睡的大伯一看见我连忙站了起来,小声问了我几句话,站到一边,奶奶看到了我抹了抹眼角的泪冲我招了招手。

    走过去,看着床上的爷爷,只看了一眼我就忍不住了,眼泪刷刷的掉下来。捂着脸转身跑出去,蹲在墙角不住的抹着眼泪。

    平日里身子骨还算硬朗的爷爷真的被肝腹水折磨的没了人样,脸色蜡黄枯槁,眼睛都泛了黑,深深地凹陷下去,颧骨跟下颌之间也深深地凹陷下去,瘦削的脸好似只剩下薄薄的一层肉皮蒙在骨头上,头骨的轮廓感太过清晰硬朗,没有一点正常人该有的活气。

    有人说,人快要不行的时候会显尸气,我不想承认,我想骗自己爷爷还能撑下去,可我该给自己找什么样的理由。

    我爸走过来扶着我的肩,我抱着他的腿哭的更凶。缓了好一会儿,我重新走进了房间里面,爷爷不知道是睡了还是醒着,嘴里一直在念叨。“诺诺……诺诺……小毅……”

    我拉过我爸到远处,问他爷爷知道我跟许辰毅离婚的事情吗。他说我离婚那段时间在做手术,怕刺激他的病情,所以一直没敢告诉他。还跟我说家里的人都回来了,就没见到我跟许辰毅,所以才会一直念叨我跟许辰毅。

    我听着泪又忍不住掉下来,都说老人的记忆差,可爷爷现在把家里的人认得清清楚楚的,谁回来了谁没回来他都知道。

    “诺,过来吃点东西。”我妈端着一碗面走过来放在餐厅的茶几上,我走过去蹲在茶几前,挑起面来塞到嘴里却吞不下去。抹着眼角的泪水,放下筷子。“妈,我吃不下。”

    “吃不下也得吃!”

    木然地咀嚼着,艰难地把面条囫囵着吞下去,剩了半碗多。

    重新走进里屋,我把脸埋在奶奶的腿上,奶奶拢了拢我的头发,跟我说,去把小毅叫来吧,你爷爷想看到他。

    扭头看了看爷爷,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好。

    然后出去给许辰毅打电话,凌晨两点钟,我拨了许辰毅的电话,第一个并没有打通。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生气还是已经睡了,可是我不能放弃给他打电话的行动,他的手机没有关机,我就必须要打。

    接电话接电话,终于在连打了十几个电话之后他接了起来,含糊不清地问我怎么了。一听到他的声音,止不住眼泪的我泣不成声。“许辰毅,你来见见我爷爷好不好,他快不行了,就想再见你一面,我求求你,你以后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诺诺,你别哭,慢点说怎么回事,爷爷身体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忽然就不行了?”

    “你快点来吧,在火车上我跟你说。”

    给许辰毅挂了电话,我一直守在爷爷身边,但爷爷嘴里一直絮絮叨叨地讲话,半合的眼睛没有真正睁开也没有完全闭上过。奶奶告诉他我回来了,爷爷听着也没什么反应。

    第二天七点的时候,雨若跟佳颖她们都来了我们家,雨若跟我简单问候了两句去了里屋看爷爷,我正想进去,佳颖则贼兮兮地看着我,问我是不是跟许辰毅离婚了。她一问这话,大伯母就瞪了她一眼。

    我看了大伯母一眼,没说什么,跟着进了里面。大伯母在外面拉着佳颖跟她嘱咐了些什么,然后俩人才进去。

    不多九点钟的时候,我在客厅里打盹儿,是被我妈的声音给吵醒的,揉着眼睛走出去的时候,正看到他从门口走进来,一身风尘仆仆闯进我们家的门,一脸的憔悴。

    我妈看了他相当生气,手上还挥舞着扫帚,问我们是谁把他叫来的。

    我慌忙过去挡在许辰毅前面,低着头说是我,我妈差点一扫帚朝我拍下来,恨铁不成钢地骂。“你这脑子想什么东西呢?咱们家的事你叫一个外人来干什么?他现在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还叫他来干什么!还嫌他害你害的不够惨吗?”

    许辰毅被我妈骂的狗血淋头,我咬着牙又不好说什么。

    “吵吵什么?这么大声让爸听到怎么办?”我爸从屋里走出来,过来拽着我妈,替我说话。“是我让小诺打电话的,爸想看看他,你让爸看一眼不行吗?再说人孩子都来了,你这像话吗?”

    我妈忍着火瞪了我们一眼,把手里的扫帚一扔进了房间,我才松了口气。放着胳膊看着许辰毅,很不好意思地开口。“麻烦你了。”

    我没法面对他,我真不是想对着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可面对这样的情况,我根本没有选择。他抓着我的肩膀很用力,我不想跟他太接近,挣开了他往边上站了站。“你还没吃饭吧,我帮你煮碗面。”

    许辰毅简单的解决了肚子,被我带进了爷爷的房间。

    不知道爷爷是不是能感觉到什么,我们进去的时候他已经醒过来了,转着沧桑的眼珠子,缓慢地看着我们站了一圈的人,爸妈、大伯跟大伯母还算镇静的,两个姑婆在边上站着也静静的,雨若已经红了眼睛,佳颖根本忍不住已经哭起了鼻子。

    奶奶笑着跟爷爷说。“咱家的人都到齐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佳颖扑到雨若怀里,俩人抱着。我捂着嘴,受不了这种场合,转身跑了出去。我不要听爷爷讲话,他讲完了就扔下我们不管了,世界上再也没有疼爱我的爷爷了。我很努力地催眠自己,只要爷爷有心愿未了,他就不会忍着咽下最后一口气,我就可以在明天、后天甚至于天天看到他。

    我爸走出来让我进去,我抓着门口死活不进去,他举起手来气的差点一巴掌扇下来。我泪眼模糊地看着他,倒真希望他能打下来,我心里好难受,这世界上本来爱我的人就已经很少了,为什么还要我再失去一个?

    然而就在我跟我爸僵持的时候,佳颖的哭声传了出来,撕心裂肺的伤心。

    “爷爷——”

    我心慌了,哽咽着爬过去,跪在床边,抓着爷爷的手。我后悔了,我听您的遗言,我听,您说啊!

    爷爷一点动静也没了,我爸进来真的给了我一巴掌,我趴在爷爷身上嚎啕大哭,可爷爷再也醒不过来了。

    许辰毅看我情绪太激动,抱着我走出去。我问他爷爷最后说了什么话,他伸手摸了摸我肿起来的脸颊,我别着脸躲开。

    “他说,小诺还是这么任性,让人怎么放心的下?”

    “还有,让我好好照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