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因为他是第一个和自己说话的男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29本章字数:3118字

    宋茜疑惑的看了一眼宋清,没再说什么,低头吃了起来。

    吃完饭,宋清便开车带着宋茜回去了,她用手机发了个短信给梁景生,信息发送完就关机。

    梁景生收到短信的时候,事情也谈的差不多了,刚准备离席去找宋清,手机就震动了一声,打开一看发件人是宋清:我先走了。

    简单利落的四个字,梁景生却闻到了隐约的一股醋意。想到这里,梁景生缓缓勾起一丝笑容。身边的温冉将这一切全都看在了眼里,脸上闪过一丝恼怒,但一闪而过。很快就一副笑语嫣然的看着梁景生,“是宋清在等你吗?”

    梁景生合上手机,看了她一眼,抿着唇没说话。

    “好了,不管你的私事的,对不起。”温冉带着讨好的意味笑着,眼里却冰凉。

    第二天是周末,宋清不用去公司,难得的睡了个自然醒,她看了看时间刚好十点,起床穿衣洗漱后就下了楼,然后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正准备上楼的赵素敏。

    “起来了?我准备上楼叫你了。”

    宋清轻轻点了点头,就掠过她走向直接厨房,弯身打开冰箱拿出牛奶倒了一杯出来,然后端着小饮了一口,抬眼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赵素敏。

    她放下手中的杯子,“是有事跟我说吗?”

    赵素敏看着她,脸绷不住终于有点急了,“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你昨晚都上新闻了。”

    宋清皱眉,“报纸说什么?”

    “我问你,是不是温冉回来了?你不要去招惹她,她背景太深了。”赵素敏走上前,拿起宋清放在桌上的牛奶又重新递给她,面露关切。

    宋清伸手接过,“温冉那里我有分寸,你就别操心了。”

    “那宋茜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跟她和平到一起坐下吃饭了。”赵素敏兜兜转转终于说出一直要说的话。

    宋清再次皱眉,她看着赵素敏,“妈,我们是姐妹,一起吃饭怎么了。”

    看到宋清满脸不快,赵素敏顿时不说话了,说实话,她有点怕宋清发怒的样子。

    宋清被赵素敏这一番质问下来顿时觉得索然无味,郁闷的放下牛奶走了出去,心里却一阵不爽。她拿出手机打开新闻头条,几个大字赫然醒目:梁氏新贵约会新欢,餐厅遇前任未婚妻。

    照片上温冉挽着梁景生站在她面前,不过那记者估计是个实习生,都没搞清楚人,把她当作了宋茜。宋清不屑的笑了笑,眼睛却落在了温冉挽在梁景生手臂的手,盯了很久很久。

    出神之际,电话响起,视线落在屏幕上,是梁景生。

    “恭喜梁大总裁一大早就上了新闻头条。”

    梁景生低笑出声,“我还准备问你什么时候成了我前任未婚妻的。”

    “确实是错了,我哪算得上梁总裁的未婚妻,前前任罢了。”宋清冷哼。

    梁景生声音仍然愉悦,“今天天气晴朗,陪我去爬山。”

    宋清浅笑,“你既然都开口了,我能拒绝吗?”

    挂了电话,宋清就回到了房里,她没有化妆,只是涂抹了防晒霜和薄薄的一层唇蜜,但这需要这些,她的一张脸就足够莹润剔透。

    头发是高高的一条马尾,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身上一套阿迪的限量版运动套装,走之前顺便在首饰盒里拿出一对白金的镶着幸运草图案的耳钉戴上。

    然后就出了门,走出去没多远,梁景生的车就向她面前驶来,然后缓缓停下。宋清直接打开车门,坐了上去,转头看向梁景生:“你时间掐的真准。”

    梁景生微微一笑,“你也很速度。”

    今日因为要去爬山,梁景生穿了浅灰色的运动服,显得十分清俊,他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上西服立刻有王者的气势,换上运动服又是另一番风味,然后宋清细心发现,他竟然穿了阿迪的另一款限量版,无意中,两人竟然穿了情侣装。

    这个想法,让宋清有点怔住,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她立马别开头看窗外,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

    春山澹治而如笑。

    山清水秀,恬静瑰丽,曲流溪涧,石径萦回,沟壑幽深。花一层层地开,树一层层地绿,让人心旷神怡。

    宋清很久没有锻炼,爬到半山腰就气喘吁吁,密密麻麻的汗珠子爬上了背脊,她弯下腰大口大口地吸呼。走在前面可以说是健步如飞的梁景生顿步,转身看她,不客气地说:“运动很重要,有空就和我出来爬山。”

    “不行了,我喘不过气了。”宋清索性蹲下身,拿出包里的矿泉水大口大口地喝,“我懒得走了。”

    梁景生只好快步走向她,俯身,拿出口袋里的方格子手帕为她擦拭脸颊和额头上的汗珠子。一阵淡淡的檀香味袭来,宋清劳累的感觉瞬间减了一大半,于是难得挂起笑容:“除非你背我,不然我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

    梁景生思量了片刻,似乎是在考虑宋清话里的真实性,于是他反问:“你真的走不动了?”

    宋清点头:“真的,或者你先走吧,我在这里等你也行。”

    梁景生转身,留给她一个背影,淡淡地说:“我背你。”

    “你可以吗?”宋清瞪大眼睛。

    “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要质疑男人的体力。”梁景生声音低低的,“上来。”

    宋清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欣然接受,上了梁景生的背,双手环住他的肩膀,梁景生两手圈住她双腿的腿窝。

    说句实话,宋清真的觉得自己有点惬意了,舒舒服服地挂在梁景生的背上,一点力气都不用使只需

    用眼睛欣赏满山的苍绿欲滴,用鼻子呼吸鲜甜的空气。

    梁景生的背很宽,肌肉很结实,她的脑袋搁在他肩膀上,呼出的呼吸和他的呼吸纠缠在一起。他似乎体力很好,背着九十六斤的宋清眉头都没皱一下,步伐很稳,一点气急都没有。

    正好对面迎面走下来一个背着小男孩的父亲下山,宋清本能地脸红,自己现在这般趴在梁景生背上和小孩趴在父亲背上有什么不同,而且她刚刚那会是在和他撒娇吗?

    宋清脸又一红,有些没话找话的问道:“累不累?”

    “还可以,你挺轻的。”梁景生说,“比起我和你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你真的瘦太多了。“

    “你可以以为我是因为你瘦了,如果这样你会觉得有成就感的话。“宋清把头扭向一边,漫不经心的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梁景生放下宋清,她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一脸悠哉“看你以后还叫不叫我爬山。”‘

    梁景生脱下运动服外套,里面是一件黑色的棉衫,他拉过宋清的手:“去走走。”

    他牵着她,漫无目的的走着,现在是初春正是采风踏青的好时机,许多过往的游客来来往往,有些小情侣相互依偎在一起,宋清记得她读大学的时候却甚少和梁景生一起出来郊游。

    那时候他事业刚起步,总是很忙,两个人除了偶尔晚上约出去一起看个电影然后就送她回宿舍之外并没什么很多时间相处,说到底还是有点惋惜的。

    这时,有个戴眼镜的男生朝宋清走了过来,试探性的问:“美女,能帮我和我女朋友拍张照片吗?”

    宋清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好啊。”

    帮小情侣照完相,宋清和梁景生又逛了逛,差不多在山顶待了整整半个小时,两人才开始往山下走。

    途中,梁景生拉着宋清的手,两人并肩走下石阶,沿路风景依旧很美,两人都保持沉默,但这种沉默不是尴尬的沉默,而是有默契的沉默,像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沿着小径到了森林氧吧,这里鸟语花香,柔软的青草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

    宋清也不管了直接一屁股坐在草坪上,还不忘拉拉梁景生的手:“你也坐一会。”

    梁景生却是直接躺下,闭上了眼睛,见他这样,宋清也跟着躺下,但紧挨着他。

    她偷偷看他,看他英挺完美如雕刻般的脸,然后心里在想,自己当初不就是喜欢这张脸吗,因为他是第一个和自己说话的男生吗,所以渐渐喜欢上,开始霸道的守在他身边,以至于梁景生整个学生时代都没交过女朋友。

    不过,除了温晴。

    宋清侧过去,用手肘撑在草坪上,垂眸看他,如此近距离欣赏他的五官,竟然有种强烈的被摄魂感,她的心跳顿时快了起来,但梁景生一动不动的,像是睡着了,呼吸平稳,胸口微微起伏。

    她盯着他又一次出了神,而下一秒,她察觉自己的腰上多了一只手,低头一看,果然是梁景生的手。

    他很自然地将她搂入自己的怀里,轻声道:“你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说完伸手按住她的脑袋使她被迫按在他的胸膛上,宋清感受他宽厚的胸膛传来的灼热温度,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声。

    见宋清没反应,他垂眸,伸手指在她白皙素颜的脸上摩挲,“你好像老是容易出神。”

    “你那时候不就喜欢我一脸花痴的盯着你看吗,弄得自己多有男人的成就感一样”宋清想起自己当时那股傻劲,撇了撇嘴。

    却没察觉梁景生看着她的目光越来越深,越来越灼热,又是几秒的时间,他竟然猛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