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宋清和她从来都没有此刻这么亲密过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29本章字数:2991字

    “可是你现在这么已经很优秀了为什么却不和景生哥在一起了?”宋茜不解。

    宋清摇摇头,但没有继续说下去,宋茜知道她回忆起了最不愿想起的过去,也不忍心再揭她伤疤了。想到温冉,她眼里闪过一丝狠戾。

    那天晚上,两姐妹相拥而眠,让宋茜恍惚觉得,宋清和她从来都没有此刻这么亲密过。

    第二天,两人准时起床,见到对方都相视一笑,很默契的都没有提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简单的收拾完,就一起出门去公司了。

    早上的例会结束之后,宋清叫住宋茜,递给她一个文件,“晚上有个宴会,你准备一下。”

    “不是林月陪你去?”

    “去掉你在公司的身份同时你还是宋家二小姐,去见识一下场面总是好的。资料上的都是其他公司的老总,你熟悉一下,方便你以后联络业务。”

    “好的。”

    宋清不再说什么,抬脚便往外走,离开了会议室。

    大盏水晶吊灯从中空的二楼垂下,上下两层以旋转楼梯连通,宴会厅一楼田园风格的白色漆花门外是个小花园,厅内装饰奢华,银制餐具在璀璨灯光下别具贵重质感。

    宋茜这次出人意料的没有四处乱跑,而是很听话的一直跟在宋清身后,每跟一位董事或者老总打招呼握手之后,宋清都会在她耳边悄声介绍。

    一路寒暄她们在大厅侧边停下,宋清顺手从服务员托盘上端了两杯红酒,一杯递给宋茜。她抿了一小口,浅笑,“感觉如何?”

    “就是觉得挂着自己都觉得虚假的笑容,累死了。”宋茜皱着秀眉,小声抱怨着。

    说话间,这时盛言华朝他们走过来,他看到宋清身边的宋茜,微微讶异道,“宋清你可终于舍得把你的小妹妹带出来了。”

    宋清语笑嫣然,“她现在可不是小妹妹了,在宋氏任职呢。”

    “言华哥你眼神太不好了,上次竞标我也在呢,你那双眼睛就一直停在我姐身上,压根没注意到我。”宋茜心直口快。倒是让宋清和盛言华略微有些尴尬。

    宋清随即笑道,“好了,穿了高跟鞋跑了一晚上你去坐在那边沙发上休息一会,不要明天跟我抱怨你脚痛。”

    待宋茜走后,盛言华看着宋清道,“你也是,一会去坐着休息一会。”

    宋清笑了笑,没说话。

    她随意转动视线忽然眸光定在大厅中央,然后她笑眯眯的说,“我看到我们下个月即将合作的杜总了,我先过去打个招呼,失陪了。”

    盛言华道,“可以,少喝酒。”

    “知道,我有分寸。”宋清颔首,然后举步离开。

    好不容易在几百位上流顶尖人士的社交圈里转完一遍,宋清顿感疲惫,她退到无人窗边,慢慢啜饮着手中的果汁,然后见到梁景生携温冉从门口进来。

    几乎是同时他也看见了她,远远的朝她淡淡一笑,她对他举了举手中的杯子。

    然后梁景生和温冉低声交谈几句后朝她走来,直到他在面前停下,倚着窗边的她依然一动也不动,只是微笑,“今天梁总可是迟到了很久。”

    “你是在等我?”梁景生低沉的笑了。

    她端详他那位假装目光不经意扫过他们的温冉,笑的无害,“原来是美人在怀,所以梁总也不急着来了。”

    “她是我在门口遇到的,便一起进来了。”他瞥了一眼远处的温冉,“上次她是不是去你家找过你?”

    宋清叹气,“到底是小姑娘,觉着你心思不在她那里便没了分寸,所以急着来找我呗。”

    他眉头一挑,“她跑到你家跟你说这个?”

    宋清笑,不接他的话,“怎么,你们梁氏竟然没有把她拉入股份里?她可是身负着几亿家产,梁总就不心动?”

    “你觉得我会在乎她那点家产?还是你觉得我这人唯利是图?”

    宋清皱眉,“我可没有这么说。”

    “你全摆在脸上了。”梁景生看着她,甚至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眼里满是宠溺。

    宋清一怔,看得有点失神。

    他牵起她的手轻抚笑的一脸魅惑,“赏脸跳支舞吗?”意念一起,便伸手把她脑后的发簪拔掉。

    不意他有如此动作,宋清轻轻“哎”了声,柔软黑丝似水披泻而下,又如亮泽纯黑织缎在空中无声拂浪,引来周遭注目。

    大厅里不知道何时已经放起了华尔兹,他手一抬将她挽出一个花式。

    她也配合梁景生百出的花样,掂转脚尖如行云流水变幻万千,惹来围观和如雷掌声,一曲完毕,优雅谢幕。

    宋清有点意犹未尽,感觉到梁景生附在她耳边道,“我先去和那群人打招呼,你如果累了就先回去。”宋清点头,然后他又接着道,“你的妹妹和我助理倒是挺配。”

    宋清一懵,眼神下意识看向舞池中央,看到的一幕让她咋舌,此时的宋茜竟然和徐正在跳华尔兹!她突然想到,小的时候她加入到他们三个一起上学的队伍时,徐正一脸防备的看着自己的眼神。难道徐正一直喜欢着宋茜?所以他是在为她抱不平?

    晚宴差不多接近尾声的时候,梁景生就拉着宋清先走了。

    车内。

    “我先走我妹妹怎么办?”

    “徐正会把她安全送回家的。”

    宋清皱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对宋茜有意思?”

    梁景生勾唇,“所以你现在知道徐正当初为什么对你充满敌意了吧。”

    原来如此。

    宋清忽然意识到自己就这么跟着他出来了,她问道,“对了,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了就知道了。”梁景生笑的一脸神秘。

    车子终于停在了郊外的一幢别墅前,宋清下车一看顿时豁然明了,梁景生竟然带着她来到了酒庄。

    从外面看起来显得有点古老,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让人觉得有点阴森的感觉。梁景生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这是我妈的一家私人酒窖,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红酒,送你。”

    宋清喜欢喝红酒,他还记得。

    “那我就不客气了。”宋清冲他调皮一笑。

    然后任由梁景生牵着她,来到了房子里面,门一打开,属于地窖的独特气息迎面而来,宋清挣脱梁景生的手迫不及待的跑到了里面,一瓶瓶仔细看了起来。

    她被拐角的一处吸引视线,于是走到了木架前,拿起一瓶上面沾了灰尘的红酒,仔细一看,她大惊,“ChateauLafiteRothschild?这可是世界上最名贵的红酒了,梁景生你竟然还收藏了两瓶?”

    梁景生闻声走了过去,“你倒是挺会拿,那是我妈最爱的一款红酒,我外公手里留下来的,光是在这里就有五十年的历史了。

    宋清摸了摸鼻子,还是小心翼翼的放了回去,“那我可不敢要,你这有没有ChateauAusone?我不挑了,你就开一瓶那个给我喝喝吧。”

    “你倒是机灵,就算退而求其次还不忘选个贵的。”梁景生说着却还是转身往后方走去,不一会便拿出来一瓶,扬了扬手里的红酒,“你运气好,还剩最后一瓶。”

    拿着酒,两人从酒窖出来,到了别墅门口,宋清显得还有点犹豫,梁景生明白她的心思,解释道“我妈跟我爸在国外,只有过年的时候回来。”

    宋清笑了笑,然后走了进去。

    端着一杯红酒,宋清慵懒的窝在沙发上,两人就这样静静品了一会,然后梁景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CD,他笑的一脸温柔,“yesterdayoncemore,我放给你听。”

    旋律缓缓吟唱,70年代温和摇滚的著名歌手-卡朋特兄妹低沉的嗓音响起:

    wheniwasyoungi'dlistentotheradio

    waitingformyfavoritesongs

    whentheyplayedi'dsingalong

    ……

    宋清手持着红酒轻轻闭上眼睛有点沉醉。

    她忽然睁眼,看着此刻在她面前眼眸狭长,微抿着唇,这个只要一眼便觉得让人惊艳的男子,突然痴痴地笑了起来。

    梁景生也看着她,深眸微暗。

    此时的宋清,她清澈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朦胧的醉意,无害而娇媚。梁景生微微一顿,竟然有点失神。

    她慢慢站了起来,张开手臂,一脸媚态,“跳支舞吗,梁先生。”

    梁景生走了过去,把她直接抱在了怀里,她顺势趴在了他的胸口,面色迷离的在他胸口乱蹭,他坚实的胸膛让她觉得温暖厚实。

    梁景生捧起她的脸,狭长的眼睛凝视着她,“宋清,回到我身边好吗?”

    她却被头再次埋进他的胸膛,然后他听见她轻轻软软的声音响起,“景生,我难受,我的心好难受。”说完她抬起头抓起他的手往自己胸口一放。

    梁景生的脸色微微一变,摸了摸她的头顶,“怎么了?”

    “为什么我爱听的歌你还一直珍藏,为什么我喜欢什么你还要一直记得,明明我那么狠心的离开你,你就不恨我吗?为什么你每次在我即将放弃的时候要突然出现?你知不知道我每次想要狠心忘记你的时候心里多难受?”宋清呜咽着,她从小声抽泣到嚎啕大哭,却一直都紧紧抱着梁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