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9 不会让别人去救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1本章字数:3060字

    可惜天太黑,他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模式,向下一照,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狼狈的姑娘。

    她趴在地上,而且右脚踝那肿胀让他无法忽视,目测斜坡15米左右,很多石头。

    宋泽三二下就冲着斜坡跑下去,江好好叮嘱一句你小心点。

    他冲到她身边,将她从地上扶坐而起,江好好却阻止他:“你快拍照,你看,我又找到了!”

    江好好一脸兴奋手往旁边的一株花苗指了指,迫不及待一样的跟宋泽分享这个喜悦。

    “还顾着花,你丫怎么不接电话,担心死我……奶奶了!”宋泽来个急刹,话峰突然一转。

    “我手机摔坏了,我又不敢走开怕被人剪花,我回去会跟奶奶道歉的。”江好好的声音露出一丝歉意,她也知道自己让人担心了。

    后江好好拿着他的手机拍了很多照片,这次并聪明的拍了个录像把周围的环境都拍下来,证实这花确实是在这里发现的,以防万一。

    但是夜深了,那些专家们早已下班。

    “你丫瘸了怎么办。”宋泽见她竟然打算呆到天亮,盯着她的肿得跟猪蹄的脚骂一句,后出策道:“我叫村长来守。”

    宋泽掏出自己手机,翻着通话记录,不一会村长带着两三个男人赶到,几人见面一顿聊天村长对江好好表达自己欣喜若狂的感激后,三个男人便围着花坐着,一副打死也不让坏人来摘掉它的模样。

    宋泽挽起衬衫衣袖突然在江好好面前蹲下。

    “干嘛。”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打算自己走到几时,快点,我很忙的。”他的声音有些不耐,有时候江好好不凶不行。

    “哦。”她伏在他的背上,看他的样子就是还没下班,是特意出来找她。

    他的衬衫后背已经汗湿了,想必刚才跑了一路,这天气怪闷热的。

    他炙热的体温直接导到她的怀里,被他的热气包裹着,这天气本来就热,很快,她胸前的衣服也跟着湿了,脑袋上开始冒起汗珠。

    她不舒服的动了动身子:“你好热。”

    “死没良心,我飙车来的,连空调都忘记开了,差点闷死在车里。”他又拿那句来搪塞她。

    她又动了动,就像这边捂热了换个地方凉一点,如何来回几次之后,男人的声音有些不悦了,嗓音暗哑的抓狂:“江好好你丫别动了!”

    “为什么。”她抬手擦擦自己的脑袋,见他的脸上也是汗珠,也伸出袖子替他擦擦。

    “虽然是36A,但也有感觉的好吗!”他故意嫌弃的说,她身上最柔软的地方一直在他的后背蹭呀蹭,他是个男人,天气这么热,很容易起火的!

    “……”江好好顿时不敢动了,一直趴着,额头上的汗冒得越来越多了,后来实在忍不住小声的开口为自己辩争:“明明是C,量过的。”

    “呵呵,我怎么没摸出来。”他死不承认。

    一个摸字,让她感觉脸上有些烧:“谁知道你的什么爪子。”

    后来走到路边,他先打开车门再让她下地,在她钻进车子的时候,他抬手挡住车顶。

    而她的脚踝确实太痛,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注意这一抹细节,一上车,宋泽立刻将车里的空调开得呼呼作响,江好好抬头给开大:“一下子开这么低很容易感冒的。”

    “……”他一副懒得说话的样子,直接开车去急诊室。

    经过一番检查,医生说她的脚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移位,掰正后回去冰敷一下就行了。

    他把她背出医院。

    走在医院安静空荡的走廊上,江好好觉得时光倒流了,开口:“好像回到大学的时候。”

    “以前那件事,是我的错,我不该相信他们。”宋泽的声音有些内疚,毕竟那次江好好得肺炎都快要死了,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后怕,如果他再晚一点发现那些人根本没有去找江好好,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那时我一直在想,我明明给你打了电话求救的,你怎么可以不闻不问。”江好好的声音沉了些,困在那个地方浑身湿透,手机最后一点电量就是给他打求救电话,没想到两天后才有回应:“但是你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错。”

    江好好知道,那段时间宋氏恰好同时收购好几间公司,宋泽忙得已经连着半个月没去学校连程薇薇也没见,可那天晚上,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宋泽。

    江承整天花天酒地醉醺醺的,那天又是晚上不知道江承又躺在哪个温柔乡里,电话注定是白打的。

    “我以后不会了。”宋泽突然说了一句。

    “嗯?不会什么?”她听不懂。

    “不会借别人的手去救你。”他的语气肯定,从此有关于她的,他必须亲力亲为。

    ……

    第二天早上,江好好扶着楼梯慢慢的下楼,宋泽刚起还在洗漱。

    “宋奶奶早上好。”走近的时候,江好好喊了一声,佣人立刻替她拉开了凳子,她说了声谢谢。

    宋奶奶看了一眼江好好被包得扎实的右脚,担心道:“好好,你怎么摔得这么伤啊。”

    “对不起,昨晚手机摔坏失联了,让你担心。”江好好露出歉意。

    “啊?好好,失联?”宋奶奶皱起眉头,听闻江好好的话一脸不解,昨晚宋泽打电话回来报平安她单纯以为江好好只是扭伤了脚,并没有多想,毕竟宋泽也是这么说的。

    现在竟然说失联,那事态岂不是比自己所想像中的还要严重?

    “啊?奶奶你不知道?”江好好感觉自己凌乱了,昨晚宋泽明明说担心死奶奶了。

    不过他的原话不是这样的,江好好揉揉额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见宋奶奶还是一脸疑问的样子,江好好跳开了话题。

    她跟幼稚园请了个假,一天都呆在家里做些小手工,她知道现在已经有专家去到浅清湾。

    接下来就是等待,在等待结果的时候江好好和浅清湾所有居民的心情一样都是忐忑煎熬,特别想事情快点尘埃落定下来,可又怕结果不是自己能接受。

    整个浅清湾的气氛有些沉重,甚至有人在群里提议,说万一恶梦成真大家就在幼稚园办场大趴体,大家好好的道个别,看得江好好都想哭了。

    宋泽见她这几天都神不守舍的,好心带她去大百货,企图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结果两人一进大百货,上次他故意带去幼稚园的那个浓眉大眼金发波浪的美女竟然也在,一条穿了等于没穿的裙子将身材完好无缺的暴露。

    美女看见宋泽再看看江好好,想起上次宋泽对她的委托是跟在他身边,装作是老相好就行了。

    于是美女很识相的,上前就伸手摸了一下宋泽的胸口,开口即道:“宋少,昨晚说好的找人家,怎么都不来。”

    江好好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宋泽,走在前头。

    宋泽拍开那个女人的手,气急败坏:“老子又没叫你说话,你自个加个什么戏!”

    “呦,瞧宋少您一脸紧张的样子,难道她成了你的相好,不需要我作戏了?”美女双手打量着宋泽。

    “要你管。”宋泽甩手,快步追上江好好。

    美女看着宋泽的背影,心想这宋泽在刚才那个女人面前和在她面前实在太不一样,平常有聚会的时候,她经常看见宋泽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只和男人玩,刚开始她还以为宋泽有龙阳之癖。

    虽然他有程薇薇,可她以为程薇薇只是他的一个幌子,毕竟他对程薇薇真的太绅士过头了,就像对所有的甲乙丙丁一样。

    可刚才,她竟然看见这个男人笨拙的用从酒吧里学回来的拙劣魔术去哄那个女人开心,但那个女人只是轻轻的拨开他的手,说一句这魔术我天天在小朋友们面前表演,宋泽你好烦。

    ……

    一周后,幼稚园办公室内,江好好正在批改改作。

    她改作业从来不写分数,因为不想过早用分数去衡量标榜他们,这个世界处处都充满比较,即使小朋友们不在意,江好好也怕家长们会用分数去衡量小朋友们在学校表现的好坏。

    所以她从来都只是打一个勾,让每个小朋友觉得自己和别人都是一样的,并没有不同。

    手机响了,是宋泽。

    她突然有些紧张,她每天都估算着日子,知道结果是这几天的事,她犹豫了几秒,不敢接。

    “园长,快接啊!”C老师催促!

    江好好拿起手机,咽了一下口水之后喂了一声,那声音特别正式特别谨慎特别忐忑特别紧张。

    电话那边有半秒钟的停顿,接着宋泽带着疑问的声音传来:“江好好,你丫嗓子不舒服?”

    “咳,我只是怕,如果消息出来了,你婉转一点,慢一点告诉我。”江好好清了一下嗓子:“我很玻璃心的。”

    “哦……那……我……告……诉……你,结……果……出……”宋泽的声音慢吞吞的,每一个字的尾音都被拖得很长,就像最近某热映电影里面那只树懒一样。

    “宋泽,正常点就行,你这样我会死得更快。”奇怪,虽然宋泽这故意的样子很欠抽,但确实抚平了不少她内心原先的紧张和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