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0 唯独这个姑娘入了他的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1本章字数:3007字

    “结果出来了,答案是……”宋泽又故意顿住。

    “快说!”江好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你凶我?”他佯装平常那些女人跟男人吵架时的语气,逗她。

    “少爷,我现在真的怕得要死,麻烦您别开玩笑了行吗。”江好好见他这副样子,知道结果兴许不是坏的,但还没听到答案之前,她都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宋泽是有前科的人。

    就好比以前,她托他去替老师问期末考的成绩,他回来一脸轻松,她以为自己考得很好,正想高兴时,只见宋泽突然哈哈大笑指着她说江好好你丫这次掉在五名以外了怎么样还有脸说自己是学霸吗。

    那时候气得江好好……

    足足一天没有跟宋泽说话。

    后来,可能为了给自己长脸,也有可能她实在不想看见宋泽那欠拍的嘴脸,她一直稳坐第一,再也没有掉下来过。

    “好了讲正经的,上面下来了通令,浅清湾不能被开发,还列入保护的范围。”宋泽对着电话那头正经的说,只是话才刚落音电话立刻传来了忙音,宋泽无奈的放下手机,想必那丫的现在正急着给浅清湾的人通报这个消息。

    “宋少,您这样做没有半点好处。”秘书抱着文件夹严肃的开口提醒,这花苗的事是直接越过了当地zf汇报到上头去,现在在浅清湾开工厂区的事情没办法落实了,这个亏,总得有人担。

    “而且以专家的办事效率,这次从发现到落实,中途只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跟装了火箭一样,不消想,您肯定在背后下了不少功夫吧。”秘书继续开口,一双眼睛透着犀利,似乎要把宋泽心里的那些小九九全部窥探。

    自那天晚上宋泽连会也不开直接喊取消的举动,容秘书觉得即使这江家女儿什么也不贪,可杀伤力也挺大的。

    宋泽瞟了一眼面前的容嬷嬷,他十指交叠抵在下巴处:“容秘书,你有什么高见?”

    容秘书摊开文件夹,语气毫无波澜:“今晚十点有个应酬,是跟负责浅清湾工厂事项的人一起,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您有份参与,所以这个锅,晚上您去背吧。”

    一想到晚上又要去那些地方应酬,宋泽一脸纠结。

    “您既然有让当地zf每年少营收差不多上亿利润的胆子,怎么现在一个应酬倒把您难住了?”容秘书开口调侃。

    “哎,男人的世界。”宋泽说着,觉得太阳穴开始嗡嗡的痛。

    每次应酬哪里是单纯的吃饭喝酒,饭桌上每一句话都跟藏针似的,一失言就怕让对方占了利润上的便宜,不得不步步惊心。吃完饭后又要去KTV夜总会,完事后还要去按摩推拿,最到天快亮那些老总一人勾着几个美眉走人,这才叫散场。

    然而这些老总在这方面上又表现得忒大方,每次都要往他的车里塞几个才肯罢休,他没办法,只能开到一半把那些女人扔下车才算完事。

    宋泽去了几次真是见过鬼也怕黑了,想当初高中的时候第一次学着去应酬,他才见识到这大千世界竟然有跟江好好完全相反的女人!

    虽然那个年纪对男女之事着实好奇,但当有女人真枪实弹上来就是一顿乱摸的时候,他竟然很没出息的只想回家靠在江好好那36A的怀里。

    容秘书看着宋泽的模样,笑笑合上文件夹:“您这表情,得让天下男人多难堪。”

    一出生就是宋氏的继承人,换言之宋泽不必经过奋斗就得到令人艳羡的一切,得到许多人即使奋斗一辈子也不可能企及的高度。

    而坐在这个位置上,钱财权利女人这三种男人最爱,他甚至都不用伸手,自然有数不尽的送上门。

    可他,却只剩一脸嫌弃。

    天下美女好像都入不了他的眼,唯独那个穿着古板整天把谢谢挂在嘴上的姑娘,却偏偏入了他的心,真是造孽。

    ……

    另一边,浅清湾人民的情绪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涨程度,大家围在幼稚园里连课也不上店铺也不开,头一次这么多人聚集在一块聊天。

    树荫下,江好好坐在花圃处,双腿交叠的,阳光透过树的缝隙洒落在她身上,形成斑斓的碎片,一条宝蓝色的长裙显得她依旧安静文艺。

    连一向平静淡定的她,今天总有笑容忍不住从嘴角溢出,看起来更加的动人温婉。

    聊了大半天,村长开口:“园长,我听那些专家说,这件事宋少出了很多力呢。”

    “对啊对啊,不然以专家的办事效率,这件事怎么可能这么快落实。”

    “肯定花了不少钱去通融吧。”

    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江好好听着也跟着思考了起来,最近的心思都在结果上面,确实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现在想想,从发现到落实,确实只花了不到十天,就算国家在乎这些花苗,但也不可能这么神速。

    而且收购土地牵扯的并不是少数人的利益,综合考虑,这次确实神速得有些离谱,一定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

    “园长,不如我们给个惊喜宋叔叔吧。”站在江好好腿边的小灯泡开口,小女孩的头发湿漉漉的,全是汗,一双脸蛋却红扑扑,像苹果,像朝阳。

    在得知自己的家不用被拆,花花幼稚园还能保存的时候,小灯泡就一直显得特别兴奋。

    “好主意。”江好好鼓励的说:“那我们想想表演什么节目好不好。”

    “下周不是有个亲子日吗,干脆把时间定在那天,人多热闹一下,也算是答谢人家。”有村民提议。

    “我们有空有什么用,得让人家有空才行啊,园长,等会你问一下他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决定吧。”另一个开声。

    “好啊。”江好好无所谓,而且也确实该做些事情表达一些感激,这件事太过重大,口头的谢谢已经没办法承载。

    人群谈论了一会之后,开始陆续回家煮饭去。

    走前,村长又过来八卦:“园长,你上次说他是别人的良人,我看着不像啊,那晚你扭伤脚我看他挺在乎你的。”

    江好好伸手把一缕头发别在耳后,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浅笑:“可能仅差人为了。”

    缘分上天已经铺排到位,剩下,就是她和他的各自努力。

    “那园长你可要加油了,人生在世,遇到一良人,真不容易啊。”村长双手背在身后,摇晃着脑袋颇有感慨的离开。

    ……

    当晚凌晨四点,江好好听到外面起了动静起身走出去看,只见佣人站门口,一脸着急:“哎哟少爷怎么喝成这样?”

    接着,容秘书和一个经理模样的男人几乎是把宋泽扛进来的,而宋泽早已醉得连站都站不稳,一进来,即使站在二楼的江好好都能立刻闻到一股浓郁的酒味,喝了不少。

    一进屋,容秘书立刻问:“房间在哪。”

    “这里。”江好好连忙扬手。

    容秘书抬头看了她一眼,之后和男人合力把宋泽弄回房间,江好好连忙把被子掀开,两人把宋泽扔到床上后,容秘书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然后用教导主任的语气说:“我们先走了,他今晚喝了几斤白的混几瓶XO,会难受一晚,麻烦你了。”

    “这么多……”江好好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一脸难受的宋泽,她知道他最讨厌的事就是应酬,所以他一直秉承着能逃则逃,不能逃则不沾,不能不沾就少喝,喝了也不能醉,醉了就要提前离场等等许多的原则。

    总之,不能让自己陷入一种不省人事的状态。

    而他今天把自己定下来的规则通通打破了。

    “这算少了,明晚还要跟另一拨负责浅清湾工厂事项的人喝,那群人更凶,几乎在他们饭桌上下来的人都要往医院里躺。”容秘书瞟了一眼江好好,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竟然会睡在一间屋里,要是这事让程薇薇知道,以程家爱护女儿的架势以及和宋氏密切的合作关系,免不了一顿闹事。

    容秘书突然觉得头痛,比喝了酒还痛。

    “浅清湾不能开发的通令不是下来了吗。”为什么还要去应酬那些人?今晚都这样了若明天再继续喝,这身子怎么受得了,听了容秘书的话,江好好心底起了密密麻麻的担心。

    “江小姐可能在幼稚园呆久了,不知道外面世界的残酷,您觉得他阻止了当地zf年少营收差不多上亿的利润,那些人会轻易放了他?喝酒是小事了,我听闻还有人想教训他,您都不知道我偷偷请了几拨保镖暗中保护他。”容秘书觉得说得差不多了,开口:“我先告辞了,有些话就不多说了,我只是一个秘书,劝他他又不肯听。”

    江好好没说话,一直送两人出了大门。

    容秘书见江好好从头到尾听了那些话之后一直没有表态,甚至脸上一直平平静静的好像不曾动容过,在上车前她实在忍不住回头:“江小姐,听了宋少的那些蠢事之后,您一点也不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