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6 是不是恶心到你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1本章字数:3452字

    那花在她的办公室里放了一会之后全被小朋友拿去玩过家家了,露天的地面上经常残留着红色的花瓣,看起来有一种浪漫的感觉。

    周五下午,幼稚园四点放学,江好好站门口送小朋友的时候,陈响开着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幼稚园门口等她,还是一套白色的休闲服,衣冠楚楚的模样。

    “陈医生你怎么来了。”江好好完全没料到他会在此时出现。

    “园长不要生气我不请自来,因为我有直觉如果在微信上对你进行请求很大可能会被你拒绝,所以我就先下手为强了。”陈响浅笑,后正式的问:“不知道江园长等会有没有空赏脸和我一起去吃个饭?朋友之间的家常便饭。”

    江好好看着陈响,他最近又是送花又是送早餐现在又特意来等她晚餐,而且他又刻意提了朋友这俩字,摆明就是让她不要抱有过多想法,江好好想了想,点头。

    后来陈响带她到一间私房菜吃饭。

    装修一般,反而还有些破旧,但听了陈响的介绍江好好才知道这家私房菜有些历史,她在看菜单的时候竟然发现有宋泽爱喝的玉米羹,于是她点了一份,其他都由陈响作主。

    等菜的时候,只见他很有风度的替她把碗筷也用开水涮了一下,然后给她倒了杯茶,不多不少刚好八分满,一切都做得恰到好处。

    可这种刚好,却让她觉得心里越发的不舒服。

    菜很快就上齐。

    自玉米羹上来后,江好好的思绪一直就在那些羹汤上面,确实,人家煮的玉米羹比她煮的色泽更好看,闻起来更香甜,吃起来口感糯糯的,江好好一直在细细品着,舌尖不停的在揣测里面用的调料,后来觉得自己只能掌握七八成,肯定没办法煮出原滋原味,想着下次带宋泽亲自来这里吃好了。

    但又想那小子吃了更好的玉米羹之后会不会嫌弃她煮的不好吃,这样一来,她好像是自讨苦吃,想着,江好好竟纠结了起来。

    “好好,好好?”陈响见自己刚才说的话江好好好像全部都没听进去,手里握着勺子好像很认真的品尝玉米羹,顿时哭笑不得。

    江好好被唤得回过神,放下勺子:“啊,不好意思。”

    陈响无所谓,又问:“玉米羹是你的最爱?”

    江好好愣了一下,点头嗯了一声。玉米羹倒不是她的最爱,她只是最爱做玉米羹罢了。以前高中的时候宋泽有段时间发烧,什么都不爱吃,宋奶奶急得眼睛都冒烟了,江好好想起自己小时候经常喝的玉米羹,便尝试着煮了一锅给他喝,结果他一吃就喜欢上,后来时不时要求她煮。

    吃完饭,陈响又提议去看电影,明明此时才八点多,可陈响买的票却是十点多的。

    中间有将近一个小时的空余,两人便在街上散步,周五的大晚上不得不说,情侣很多。

    大家相依相偎就像连体婴一样,而江好好始终和身边的男人保持着一臂的距离,夏天的夜晚有些闷热,走得江好好一直在冒汗。

    陈响则在一旁不断和她说话,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什么都会,说话挺会惹人高兴,但是江好好心里感觉却一般般,不如宋泽挤兑她来得尽兴,她可能真的有受虐倾向。

    想起陈响是骨科医生,江好好把头发别在耳朵后转头问:“陈医生,你知道腰受伤了平常怎么护理会比较好吗。”

    “你朋友?”陈响问。

    江好好点头。

    “这个可麻烦了,如果方便的话你可以让他来我的诊所看看。”陈响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病例,便唏嘘道:“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遇到很多深刻的事,但有一件我现在都忘不了。”

    “哦?”江好好问。

    “这件事有点恶心,你听听就好了。以前有个男的,就青春期,长得还挺白净的,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人了,被一群同性给……那个了,然后这腰坏了,一辈子得坐在轮椅上。”陈响没那把两个字说得太直白。

    江好好唇色恍然一白。

    那隐藏的字眼,也深深的让人毛骨耸寒的意识到那场面的欺惨,那会的那个男生,一定很绝望,很绝望吧……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

    “是不是恶心到你了,不好意思我不该说的。”陈响说道:“不过真的很可怜啊,估计那男的一辈子都有心理阴影,真是可怜死了。”

    江好好见他一口一个恶心可怜,没有半分慈悲悲悯的样子,受不住,唇上扯出一抹笑容,看起来有些僵硬:“陈医生对不起,我突然想起有事,我先走了。”

    ……

    当晚江好好快十二点才到家。

    她和陈响道别后并没有立刻回别墅,而是去别的地方自己晃悠了一下。

    她正想从包里掏出钥匙的时候,大门被人突然拉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宋泽黑了的脸,虽然他洗过了澡,但身上还是残留着一股浓浓的酒味。

    “又去应酬了?”江好好知道自己问的都是废话,因为宋泽最近都是满身酒味跑回来,她感觉到还是为了浅清湾的事情。

    “我天天喝得酒精中毒,有人倒好,风花雪月的。”宋泽哼了一声,带着深深的不满,转身回二楼。

    那语气好像是他在外面赚钱养家,她却在家里红杏出墙!

    他十点半回来的,发现江好好那丫的竟然不在家,他第一时间竟然不想打电话给那丫的问,直接敲响了宋奶奶的房门,宋奶奶说得也含糊不清,只说江好好说她要和朋友在外面吃饭,晚上不回家吃饭。

    宋泽当场就呵呵笑了,说江好好那丫的有朋友吗,她和以前的舍友都没联系,活得那叫一个清心寡欲。

    他洗漱完就在客厅等,没想到这丫的快十二点才回来,他觉得她真的长大翅膀硬了,竟敢这么晚才回家。

    “你是和那个穿白衣服的男人去约会吧。”宋泽指了指门外,仿佛那个男人就是路边的野草一样。

    突然,他嗅到一股香味,往江好好的脖子上凑近,江好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你丫还喷了香水?!!”察觉到这一点,宋泽觉得自己要炸毛了:“你丫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连六神花露水都懒得喷!”

    江好好见他竟然起了比较的心,突然一顿无语。

    这香水是她路过香水专柜的时候突然脚步停了一下,那售货员又太过热情,以为是她想买,不断给她推销还试喷,简直让她盛情难却。

    “天哪!”宋泽仰头嚎了一声,正当不知道该怎么发泄江好好这种偏心到家的情绪时……

    江好好的手机震动起来。

    宋泽见她盯着手机,不消想,这三更半夜的肯定是那个叫作陈响的男打来的!

    “喂江园长,C老师说明天……”

    “啊!”

    江好好的指尖刚按下接听键,就像受到了惊吓一般的大声!手机哐啷一声的掉在了地上,她整个人突然腾空而起!

    因为刚才宋泽发神经一样突然双手抓着她的大腿根部一把往上带起,她怕自己掉下去下意识的像只树熊一样四肢紧紧的缠着他,看起来有点像熊抱。

    而他也没闲着,另一只手按着她的脑袋往自己的脸上压,直接上唇就将她吻住,带着急切与霸道,似乎是想把她吻得连氧气都没有。

    “唔……放,放开我……”江好好知道这小子心里在想什么,她想挣脱可是毫无招架之力。

    “不放。”他抽空快速说了一句。

    “唔……神经病是……幼……幼稚园的人!”她艰难的把话说完全。

    宋泽愣了一下,这才停下动作。

    “快给我放手!”江好好涨红着一张脸推开他,双腿着地后立刻跪在沙发旁捡起掉在一旁的手机,通话还在继续,知道刚才那些琐碎的暧昧声极有可能被电话那边的人听了去,江好好只能顶着头皮上:“喂,A老师,嗯,C老师跟我说过了,我知道她明天请假不会去幼稚园……好的……咳咳……晚安。”

    面对A老师急切的八卦,江好好感觉自己脸上陡然一红连忙把电话给挂了。

    后挂了电话,江好好从沙发边站起身忍着自己内心剧烈的跳动,想起他的旧患,淡定的问:“你腰还好吧。”

    “滚你丫的,老子的腰不用你担心。”宋泽呼哧呼哧的说,但不得不说,好像刚才动作有些猛,扯得还真有点痛。

    江好好见状,笑了一下,她并非质疑他某方面的能力,只是宋泽太皮,经常受伤,刚升高中的时候把腰给弄伤了,有大半年时间跟个老头一样,连弯腰都僵硬。

    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下楼找了一瓶活络油,然后上楼让宋泽在床上趴着。

    “我告诉你啊,老子的腰真的没问题,你也试过不是。”宋泽倔着脖子,一边说一边往床上躺下。

    试过。

    江好好脸上一赫,安静的拧开瓶盖,倒了些药酒在手心里,双掌拍了拍之后直接上手在他的腰间按摩,声音浅浅:“嗯嗯知道了。”

    她这一揉,痛得宋泽咿咿呀呀的叫:“江好好你丫是故意的吧。”

    “通则不痛,不通则痛。”江好好玄乎的说。

    “你对那个男人什么感觉。”宋泽趴在床上问。

    “很好的感觉。”江好好平静的回答。

    “什么叫很好的感觉。”他问。

    “就是如果他追求我我可能会答应。”她答。

    “乖,别乱想,你是要和我生孩子的人。”他说。

    江好好拧了他一把,疼得宋泽挤眉弄眼的,见她竟然胆子大得会报复自己,宋泽也豁出去了,每次等她一下手就故意嗯嗯啊啊的叫着,听起来颇为暧昧。

    听着他这故意的叫声,江好好有些下不了手了,因为她每揉一下他就叫得更大声,好像她把他怎么了一样。

    “宋泽,你说那晚催情药控制不了你,你是……故意的吗。”江好好又添了点药酒,说这句话时脑袋垂了垂,感觉好丢脸:“你怎么知道那水里有药,你是不是知道我妈催我催得紧,所以故意让我得逞的?”

    “怎么?后悔了?”宋泽挑眉。

    “不,只是突然想起你说的猫和老鼠的故事,那只猫其实也有私心的,对吧。”江好好开口,眉眼温顺:“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伟大,甚至有点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