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9 遗嘱有问题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2本章字数:3162字

    江好好的月经在两天后便停了,按照往常的时间来算这次真是短得有些过分,但不流总比流好,她也没有多在意。

    客厅里,宋奶奶看着这两天有些阴郁的江好好,压低声音悄悄问宋泽:“好好还没从那骗局里走出来?”

    “嗯,一颗少女心被人利用,真是可怜死了啧啧啧。”宋泽拿着江好好的手机玩连连看,摇头感慨。

    一个抱枕砸到他身上,屏幕显示gameover。

    “你小子怎么就不想想办法尽会说些风凉话。快带好好出去玩一下,看她这样我都心疼了。多好一个姑娘啊,我真的老花了,先前竟然想介绍陈响给她认识,幸好没有多事。”宋奶奶越想越气不过:“都是你小子惹的祸,赶紧给我搞定!”

    “怪我咯。”宋泽调出游戏打算重新开始,这一关江好好卡了一周,刚才她把这重任交到他身上。

    恰时,江好好从他身后飘过,目光看了一眼屏幕问了一句:“通关了吗。”

    “还没,刚才被奶奶……”

    “垃圾。”江好好不等他说完,截住了他的话,又飘走了。

    “……”宋泽。

    “……”宋奶奶。

    两奶孙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打了个冷颤,这样的好好真的太恐怖了!

    ……《代孕甜妻》认准墨墨言情网……

    江好好收到电话,江母让她回家吃晚饭。

    她随即给宋奶奶去了个电话讲晚上不回家吃饭,又给宋泽去了一个,因为不晓得那小子会不会突然心血来潮来接她,免得让他白跑一趟。

    结果宋泽听了之后说他也要跟着去,让江好好在幼稚园等他。江好好觉得宋泽是怕她一个人回去会受欺负受委屈所以才跟着,江好好放下电话趴在桌上,虽然宋泽这人看起来又坏又幼稚,但是不得不说,他真的很体贴。

    就像以前的时候,有人在背后议论说她把自己整得跟宋泽的妈一样,天天监督他吃饭做作业早睡早起。可只有江好好知道,她的落魄和难过只有他看得出并且会在意。有时候她被人欺负,他也跟小太子爷一样让杜诚去将那人打一顿。

    每到那个时候杜诚就嚎:老子踏马是你家养的一条狗吗?!!

    宋泽站在一边挥挥手:对啊对啊去吧旺财。

    然后这两人就勾肩搭背的一起去替她报仇。

    越和宋泽接触,江好好越发现他真的不像妹妹口中形容的那样,在妹妹嘴里宋泽就像个纨绔子弟一样,可江好好却在那只字片语里捕捉到这男生其实挺热忱的,所以在很久很久以前,她早就想亲眼见见这个男生,当后来有机会,她便不顾一切的来了。

    走到他身边,她越发肯定他的模样和她心里所想的正正是一样的,导致她越来越爱不释手了。

    江好好在幼稚园露台扫地,扫着扫着有些想念国外的那个家,国外的天气简直要比京城的好太多且四季分明。以前得空的时候,她就经常在院子里扫落叶,而母亲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等妹妹打电话回家,日子听似无聊,可乐趣却不少。

    比如春天会开很多无名小花,秋天漫天的金色,夏天她喜欢赤着脚去小河里淌水,冬天则是漫山遍野的白。

    她多想把这一切都跟宋泽分享,分享一下属于她的,真实的人生。

    大约四十分钟宋泽就到了,她上副驾,看见后座放着两个礼袋,一看就是保健品。

    “你买的?”江好好没想到,宋泽竟然还买礼物上门。

    “不然是你买的?”宋泽一副不想理这小屁孩的模样。他又翘了两个会,上次会议被取消现在公司里的亲戚们对他的怨言更深了,最近他觉得自己挺循规蹈矩的,但刚才听到江好好说要回江家吃饭,他坐不住了。

    想想上次那姑娘生病江母都能不闻不问只关心生孩子的事,如果这姑娘这次单独回家,指不定江母又说些什么难听的话给她,而她一向习惯隐忍,背后总得有个人给她撑撑腰,才不至于她经常受欺负。

    “咳,但等会你送,别多说话。”宋泽见江好好沉默了,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

    江好好点头。

    宋泽让她送,还不让她说是他买的。突然间,她心里又涌起一股暖流,可能平日真的太少被人珍重的对待,所以他的每个细节都能在她的心里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虽然江母不在乎这些小礼物,但空着手回家还真的不太好,她竟一时忘了这个礼数。

    突然脑袋上就被人赏了一个爆栗,接着他随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用太感动,公司举办活动多出来的,我只是顺手。”

    “哦。”江好好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看来又是她多想了。

    宋泽趁空转头看了她一肯,她的装扮风格还是一样,全身棉麻的文艺小青年裙子上放着一个碎花小布袋。在京城看多了浓妆艳抹,她的存在就像是一股清新的风,把浓雾拨开,让他眼前一亮。

    而她这轻易感动的样子,着实让他心里难受。

    他只不过刚才开车接她的路上看见一间保健品店,寻思着江好好这丫的在幼稚园肯定没地方买东西,便顺手买了等会直接去江家,可她却因为这点小事而感动,这丫头平日肯定是太少被人好生对待,才导致现在凡是有人对她好一些,她都能感动得痛哭流涕。

    看来,他真的要把她‘贵养’一下,才不至于有人跟颗糖她就跟着跑。

    到了江家的时候,江母开门的时候本是黑着一张脸,但当看见江好好身后竟然站着宋泽时,突然表情换了个样,颇热情。

    江母住的是一公寓里的两房一厅,江家的别墅已经被封查了,这公寓还是宋家的人给买的。

    “妈,这礼……”

    “阿泽,你怎么有空来了?”江母的目光都放在宋泽身上,浑然没看见也没听见江好好似的。

    江好好低头,打算直接把保健品往桌上放着的时候,宋泽从她的手里夺过,直接递到江母面前:“阿姨,这是好好特意买给你的。”

    江母这才注意到这大红袋子,从宋泽手里接过后往里瞄了一眼随意放到一边,转过头对江好好说:“回家就回家,干嘛这么破费。”

    江好好笑了一下没说话。

    后来钟点工很快把饭菜做好了,三人坐在方形的餐桌上,话题不多,只能聊聊娱乐八卦之类的。

    吃完饭后,宋泽站在阳台外打电话,江母这才逮着机会扯着江好好走到一边:“你丫是不是来亲戚了?来完了吗?”

    “完了。”江好好知道江母又想说什么,语气有些黯淡。

    果不其然,江母压根没有理会她的心情,自顾自的说:“怎么这么快?算了,你算好你的排卵期没,记得抓紧时间啊,你看你这一天天给耗的,你是不是想等程薇薇回来你再怀,那时候就没你的地了!”

    “知道了。”江好好应了一声。

    江母看着江好好这样子,说得好听就叫安静,说得不好听就是跟颗木头一样,往死里打也不能给你一点回应:“真不知道你怎么长的,越长越像个包子,小时候还挺机灵的。”

    江母一边嘀咕一边离开。

    江好好吁了口气,她知道自己今晚是逃过一劫了,可能有宋泽在,江母今晚确实没怎么唠叨就放过了她,她突然挺感激宋泽这小子跟着来了。

    她走出阳台,只见宋泽对着电话一副要爆发的样子,她走到他身边,大约又过了十分钟他才把电话挂了。

    “是不是公司有事,我们走吧。”江好好从他的对话中听得出。

    “小孩,老子心累。”宋泽把手机滑进口袋,弯着腰把脑袋枕在江好好的肩膀上,一副撒娇的样子。

    江好好抬手摸了摸他有些扎手的头发:“好了好了,那等你不忙我请你去旅游?”

    “去美国?去迪拜?去珠穆朗玛峰?”宋泽开声,用脑袋蹭了蹭她的肩。

    她觉得痒痒的,笑了笑:“你太高估一个园长的经济实力了,我们可以去凤凰古镇。”

    “嗷~”宋泽嚎叫了一声,站直身子,想起正事,不再开玩笑:“你上次不是说有关江承的东西给我看的吗,在哪。”

    “嘘!”江好好伸出一根手指头挡在唇前,后转头看见江母并不在,松了口气:“别这么大声,我带你去看。”

    后江好好把他拉进一间房内,里面摆放着一个箱子,全是有关江承的东西。

    江好好熟练的揭开盖子,从里面掏出江承的遗嘱递到宋泽面前。

    这遗嘱他已经读者,但现在江好好递给他,他还是耐心的再读了一遍,压根没发现破绽:“遗书有什么问题吗,江承这小子不是一直都习惯把遗书带在身上,一副随时准备撒手世界的样子吗。”

    果然上帝还真的突然就把他给收走了。

    “他是有这习惯,但我觉得这封遗书不是他原来的那封。”江好好说这话时,又看了一眼门口,怕是有人发现一样。

    “嗯?”宋泽把遗嘱放回原位。

    “你知道吗,虽然江承拥有好几个酒庄里面全是拉菲,但是他最讨厌喝的就是拉菲,他跟我说过拉菲是世界上最难喝的东西。这遗嘱里竟然写他在酒庄里经常喝到天亮,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江好好指着遗嘱里的某句话,这遗嘱刚看的时候她因为悲伤过度没怎么留意,后来越想越不妥便多读几遍,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