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2 我不要一辈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2本章字数:3396字

    后来他们从婴儿用品店只带走了一只棕色的玩具熊,她一边捏着怀里的玩具熊一边走着。

    两人走到喷水池的时候,还差十来分钟才到点,宋泽抬手指了某个方向:“我去厕所。”

    江好好点头,宋泽走后她一个人站在原地等着,天气虽然有些闷热,但可能心情好的缘故,也不觉得烦闷。

    她时不时看一眼手机上的手机,倒数着喷水池开始表演的时间。

    喷水池旁边聚集起越来越多的人,大多都情侣,有的手牵手,有的穿着情侣服,有的在打情骂俏,一片粉色的暧昧。

    “好好,平安喜乐。”

    身后响起一道陌生的女生。

    江好好听见对方喊她的名字,下意识的转过身,只见一个陌生的女生将手里的一朵玫瑰花递到她面前。

    那玫瑰鲜红,比上次陈响送她的那些还要娇艳多了。

    江好好没来得及反应,心想今天是什么日子,什么时候跟人打招呼的客套话变成了平安喜乐这么古典的话?

    只见那女人不等她回答直接将花塞到她手里一边笑一边小跑着离开。

    江好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只是当她还没来得及从第一朵玫瑰花里回过神的时候……

    “好好,一生平安。”

    女生走了之后,排在她后面的男生向前,同样将剪了刺的玫瑰塞到她手里,说完之后也跟着走开。

    接二连三的,人们自觉的排成了一条队伍,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朵剪了刺的玫瑰。

    每一个人向前,都会跟她说一句类似的话,说到后面有人词穷了,连平常拜年的四字成语都用了出来,听起来虽有些滑稽,但也着实令江好好感动,譬如:

    “好好,天天开心。”

    “好好,百年好合。”

    “好好,心想事成。”

    “好好,一本万利。”

    “好好,出入平安。”

    很快的,江好好手里的玫瑰开始越来越多,从开始的错愕到后来的明了,知道这一切都是一个人特意设计的,为了她。

    她感觉自己眼睛有些不争气的酸涩了,她不时抬头深呼吸一下,然后脸上保持着浅浅的笑意。

    后来每个人给她玫瑰的时候她都说了声谢谢,而她亦同时数了一下,不多不少,路人送的玫瑰刚好99朵,她怀里的花多得都要抱不了了,而小熊也在她的手臂里被挤压得不像样。

    她转了个身打算寻找宋泽的踪迹时,只见他在某个方向正朝着她走来,步伐不快,可她的心跳却随着他的每一步靠近渐渐跳动得快了起来,宛如怀春的少女一样,身上的细胞都随着他而雀跃。

    他今天穿着一身从公司出来还没来得及换掉的西装,黑西裤白衬衫,不似别的男人穿得那么一丝不苟,反而领带早就被他摘了下来,脖子处也松开了一颗纽扣,整个人弥漫着一股懒懒痞痞的样子。

    如果不是那身校服换成了西装,她还真的感觉他这些年来其实没有变过。

    他还是她喜欢的少年。

    而他手里拿着唯一一朵,也是第一百朵她比较偏爱的白玫瑰走到她的面前,两人之间一米左右的距离,他停下脚步问她:“江好好小姐,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你在干什么?!”江好好左顾右盼,看着这大道上越来越多的人聚起来,一向不习惯被人围观的她显得很是窘迫,急了。

    “让你享受一下被人追求的滋味啊。”宋泽压低声音道,后又用正常的音色继续开口:“答不答应我?”

    江好好没说话,他们之间的情况他自己也很清楚,这是一件根本就没法答应就算答应也是白高兴一场的事情,这对她来说,只是一场梦啊。

    “你答不答应?你不说话就一直抱着玫瑰站着吧。”他的语气透着隐隐的威胁,似乎不答应就不让她走一样。

    “别闹了宋泽。”江好好向前两步,将手里的一堆玫瑰花分一半让他抱着,他接过。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之后,她再次开口:“你不必为我做这么多,真的。我上次也就吐糟一下,没人追就没人追啊,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已经习……唔。”

    他弯腰,突然凑近她,将她吻住。

    突如其来,毫无防备。

    她如被雷击一般的登时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人群里发出一阵呐喊声夹带着零碎的鼓掌声响起,在他们眼里看来,这桩好事,成了!

    毕竟刚才有个男人站在远处,手里捧着一大束花,逢人就问:hi,能帮我一个忙吗,帮我把这朵花交到那个女孩手上,跟她说一句好好,,四个字就行,谢谢你。

    男人长得俊,而且语气真诚,很多女人听了之后都不会拒绝,并且拉上自己的男朋友一同加入帮忙。

    而且看那女人的样子哪里是个女孩,明明已经是个女人,却成了男人嘴里的女孩,让她们感觉得到这其中包含着深深的宠溺。

    吻还在继续。

    喷泉表演时间到了,好听的音乐,迷幻的灯光,酷炫的水柱一瞬间喷涌而起,美轮美奂的。

    喷泉溅出的水花打在她的皮肤上觉得有些凉凉的,好像这几天的闷热全部一哄而散,满身全是清凉的冰爽感弥漫着,她觉得自己眼底很不争气的红了。

    她的脑袋微微后仰,带着逃离的意味结束了这个吻:“宋泽,是不是奶奶让你做的。”

    “有时候提建议和落实往往是两回事。”他看着她,开口,目光是深深的眷念。

    她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怀中的小熊和玫瑰:“你不是说追我的不是瞎就是有目的吗,那你是哪种。”

    宋泽苦笑,感觉自己挖了个坑自己跳,早知道他就说喜欢江好好的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有眼光且最有福气的人好了,倒不至于现在把自己给拉低了身价:“是我瞎了。”

    江好好听到这回答正欲不满时,他又悠悠补了一句:“好好,可我也有目的。”

    目的。

    这两个字听起来特别旖旎。

    她听得有些不自在,继续保持低头的状态。

    宋泽腾出右手抚向她的颈脖处,大拇指摩挲着她的脸蛋,继续开口:“我都承认了,答应我好吗。”

    “时效是多长呢?是过了今晚十二点吗,还是明晚十二点,或者两天,一周,一个月?”江好好声音有些哽咽。她从来都不爱做梦,因为她讨厌梦会有醒着的那一天。

    她觉得那简直太伤人了。

    可她却低估了有些梦的美妙,根本令人明知道会有醒来的那一天,却也舍不得放弃,宁愿纵身其中。

    她觉得他就是上天送给她的一颗糖,真是甜到让她觉得忧伤。

    他现在对她越好,以后都要用她的眼泪和失眠去偿还,可她食髓知味又偏偏舍不得抽身,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我勇敢一点,或者是一辈子呢?”宋泽抬手,转而用大拇指抚着她沾湿的眼睫毛,语气藏着极大的认真。有些事情,他还在怯懦,他没有做好背水一战的准备。

    江好好却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不要一辈子,期限就在我走之前或者薇薇回来之前,好不好。”

    他没说话,这样太委屈了眼前这个姑娘。

    “别担心,这样我会更高兴。”江好好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瞳孔里,似乎有看破一切的平静,故而她不需要他放弃一切鼓起勇气朝她飞行而来,他只要站在原地,她绕着他转就可以了。

    ……

    第二天早上。

    “给幼稚园请假,跟我去个地方。”宋泽朝着江好好开口道,语气藏着没睡够的郁闷,少了昨晚的柔情。

    江好好郁闷,感觉宋泽翻了个夜就有种不认账的感觉,昨晚明明一副深情得要死的样子,现在……

    呵呵哒!

    “去哪。”她不解的问。

    “拍卖行。”他回答得很简洁,一直低头在发短信,似乎很忙:“别问,快请假。”

    宋泽都指明要她去了,她没有过多犹豫,抬手给幼稚园的老师去了个电话,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我要不要换一套?”

    平常看电视拍卖行那些地方都是那些高大上的人去的,每个人都会穿得很得体隆重,然而她这一身未免过于寒酸。

    “你的小破箱里面除了这种风格的衣服还有别的吗?”宋泽丢了个白眼给她,一副他比她自己更了解她的模样,后抬手接了个电话一边走一边下楼。

    “宋奶奶早上好。”江好好一如既往的叫着。

    宋奶奶知道这两人昨晚约会后,乐得笑眯眯的,先是瞅了一眼正站在落地玻璃前打电话宋泽的背影,然后刻意压低声音问:“好好啊,昨晚睡哪的啊。”

    “……”江好好抿唇剥了个鸡蛋放进宋泽的碟子里,没有说话,宋奶奶太过直接了吧。

    宋奶奶以为她在害羞,笑眯眯的便没有再问了,反正她也不急,这两人有旧情,旧情总能打败那个徒有美貌的洋妹。

    吃了早餐后两人上了车,江好好见他一直对着蓝牙耳机讲话,全部都是她听不懂的专业名词,一堆堆的,听起来就很高深的样子。

    她安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今晚阳光异常灿烂。

    到了拍卖行的时候,两人下车,宋泽把钥匙递给泊车员,拢了一下西装外套:“帮我看看领带有没系歪了。”

    江好好立刻伸手给他整理了一下:“好,可以了。”

    一下车,容秘书就手抱着文件夹朝着两人走来,先是看了一眼江好好,然后无视一般直接摊开文件夹:“浅清湾会在第三个出场,价已经定好了,现场也不会有人和你抢,意思一下就行了。”

    毕竟这是个哑巴亏,谁抢谁蠢。

    “啊?浅清湾?”江好好顿时看向宋泽,这几天风平浪静的,她以为浅清湾的事情已经完全过去了,没想到,这地还要被拍?

    不是被列为保护区了吗。

    “官场人爱玩的游戏。”宋泽瞟了一眼容秘书,示意她嘴碎了。

    “那块地虽不叫浅清湾,但却是浅清湾的替身。我这样说也没错吧。”容秘书就是要故意讲给江好好听:“呵呵,这数个亿的空缺,宋少,我看您今晚就要卷铺盖离开宋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