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8 你哭出来,别忍着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2本章字数:3263字

    宋泽一路开车送她到市区的医院,浅清湾只有一家小的医院,他不想在那里看,他想带她远离那里充满悲伤的环境。

    一路上,宋泽都没话找话跟她聊。

    “好好,我们什么时候去坐摩天轮?你丫上次竟然骗我。”

    “好好,你喜欢的那个女明星叫张什么,她出了新的电影,明天我和你一起去看?”

    “好好,晚上吃完饭我陪你去散步,你知道小区后面建了一个喷水池吗,我带你去看,好吗。”

    可是一路上他都是自言自语。江好好一直保持着脑袋抵着玻璃窗的动作,一动不动,眼底越发红肿,可她就是不哭。

    “好好,你哭出来,别忍着。”宋泽转动着方向盘,不时侧过头看看她。这样的她真的让他于心不忍,他宁愿她放肆的痛哭一顿,哭出来内心的情绪才能发泄。

    她这个样子,等于选择把一切都憋在心里。

    可她却恍若未闻,任由眼睛红得骇人,就是一言不发。

    到了医院他抱着她下车,她就像个木偶一样,仿佛真的完全没有了动作意识,任由他摆弄。

    他抱着她到急诊室,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到床上,跟护士道:“手臂受伤了,包扎一下。”

    “成,你先去交费吧。”护士的声音充满冷淡,手里弄成纱布和酒精之类的。

    “好好,我先去交费,你就坐在这里让护士好好包扎,乖乖的别乱动,知道吗。”宋泽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后快步往收费处走去。

    等宋泽交完费回来回到急诊室,只见空荡荡的除了一脸怒意的护士,哪里还有江好好的身影。

    “人呢?!”宋泽急得大声吼道!

    “那么大声要命啊!也不知道哪来的疯子,我刚想给她上药她就疯了一样冲了出去!”护士话刚落音,只见站在门口的宋泽也跟疯了一样的冲了出去!

    宋泽跑到医院正门,远远的竟看见江好好像不要命一样的站在马路外边双手不断扬着,那模样似乎是想拦车。整条马路被她围堵得有些水泄不通,很多车子在她的路边缓缓的驶过,而那些的士司机见她浑身血神经兮兮的模样,都不敢停车立刻踩着油门从她身边呼啸而过。

    看得宋泽顿时火冒三丈,他三并两步向前将她从马路中间狠狠的拽了回来!

    “江好好你是不是疯了?!”宋泽朝着她大吼道,一双眉紧紧拧着布满了担心和紧张!

    而且她真的是受了很大的刺激,平常奉公守法的她竟然也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行为,他心疼这样的她,可却不知道该怎么帮她。

    他甚至开始自责,白天见她的样子他就应该带她出去玩,不应该送她去幼稚园上课!

    被他吼了一声,江好好双腿无力一样的跌坐在了地上浑身颤抖起来,整个人看起来脆弱得简直不堪一击,仿佛风一吹就会散了一样。

    宋泽见她这模样,心疼终究把他的怒意给掩盖了过去,他跟着蹲下了身子,耐着性子哄:“好好,你想回浅清湾对不对。”

    一直没有给他任何回应的江好好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朝着他猛的点了点头。

    虽然眼神依旧空洞茫然,但好歹,给了他回应。

    宋泽趁热打铁继续耐心哄着:“好啊,那我送你回去,但是你要听话,先让我帮你包扎好不好。”

    他知道她现在不会让别的人碰他,便寻思着他去药店买些东西亲自给她包。

    江好好继续点头。

    后来他带她上车,在路过一个药店的时候他将车泊在路边,生怕她会逃走他特意把车给锁死,进药店买了一堆东西出来,他回到车上直接散在座位上,后伸手将她受伤的左臂从衣服里抽出来。

    幸好伤得不深,只是有一道浅浅的刀痕从左肩蔓延至小臂上,血已经差不多凝固了。

    他按照刚才药店人的吩咐,逐一给她消毒,上药,然后包扎,还不时的问她痛不能。

    江好好一直死死咬着唇没说话,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怎么可能不痛。

    包扎好之后,他往浅清湾开去。

    路上他接到宋奶奶的电话,才知道新闻上原来已经曝光了这件事。

    “奶奶,她在我身边,没事,只是轻伤,嗯她现在不想说话,我现在带她回浅清湾还要录口供,嗯,你放心吧,我会陪着她的……”讲完,宋泽将手机扔到后座去,侧头看着江好好:“我先带你去警察局录口供,可以吗?如果不行我就跟警察说,明天再去。”

    江好好点头,示意她可以。

    后来车子先去了警察局,江好好在房间内录口袋,宋泽则站在房门外走来走去。

    有小女警见他这么着急的样子,给他倒了杯凉水,忍不住调侃:“放心吧,只是录个口供,又不是在里面生娃。”

    宋泽瞥了小女警一眼,没接那杯水,那眼神写满又不是你家姑娘你肯定不着急的意味,于是又继续踱步。

    小女警见自己的一片善意给浪费了,捏着纸杯离开。

    过了大约四十分钟里面的人才出来,江好好又恢复成一言不发的样子,只是眼底的红肿更明显了,他知道她那些恐怖的回忆再一次被勾了起来。

    宋泽带她上车,朝着浅清湾驶去。

    那地晚上和白天不一样。

    如果说白天只有赤裸裸的残忍和血淋淋的恐怖,那晚上的话,则多了份世人的怜悯和慈悲。

    只见今天早上小灯泡出事的那片地方,此时布满烛光,幽幽的烛光透着暖黄的光。

    地上摆话着一堆小女生爱玩的玩具,有过家家,有玩具熊,有五颜六色的灯泡,但更多的是花,以及很多写着贴心话的纸张,上面写着一句句的寄托。

    天堂没有痛苦。

    小灯泡,你是最棒的。

    天堂有很多好玩的对不对。

    小女孩,你走在街上一定要小心点,这个世界有很多好人,但也会有那么一两个魔鬼,所以啊小朋友,以后一定要注意知道吗。

    江好好则一直远远的站着没有动。

    “不上去?”宋泽轻声问。

    江好好没说话,就一直静静的站着,目光没有挪开过面前那片地。越晚的时候人越多,很多人都是特意开车过来,有的打车,有的坐公交,每个人手上都带着一两件物品,放下之后双手合十祈祷一下。之后,默然离场,带着自己的一片心。

    江好好站了很久,宋泽一直陪在她身边。

    后来都快十一点了,现场的烛光还在亮着,但人差不多已经走光了,只剩下零散几个还在留着。

    “好好,我们回家吧,明天我再陪你来?”宋泽见都十一点了,江好好一动不动的站了一个半小时,开声哄道。

    江好好这次也挺听话,直接转身朝着卡宴走去。

    上了车后,宋泽正想发动车子,江好好突然开声:“我要手工纸。”

    “嗯?”他发动引擎。

    “叠千纸鹤的那种纸。”江好好的声音听起来异常嘶哑,可想而知忍了多久。

    “现在十一点了,我明天买给你?”他反问。

    江好好摇头,一副就现在要的样子。

    宋泽没再多说,抬手给容秘书拨打了一通电话,交待了几句之后转过头朝着江好好道:“我现在带你去买。”

    车子朝着一个大型商场开去,是宋氏集团底下的一间商场。

    远远就看见容秘书和一个工作人员站在门口处。

    江好好一直跟在宋泽身后。

    “宋少,这是文具店负责人。”容秘书介绍,强忍着自己没问眼前这个浑身血的江好好刚才是不是去杀人来着。

    宋泽点头。

    后一行几人走到商场二楼里的一间文具店,铁闸一打开江好好立刻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灯光向里面走进去。

    “这是怎么了?”容秘书见江好好像发了疯一样,不解。

    “回去看新闻就知道了。”宋泽没有多说,打开自己的手电筒跟着进去,走到角落的时候,看见江好好正蹲在一个架子上,那架子全是她要的手工纸,她拿起来全抱在怀里,塞满了也不管,一边塞一边掉。

    宋泽看不过,蹲下身替她一叠叠捡起来,后来江好好干脆全塞到他怀里,不管大的还是小的,直到拿完之后,她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宋泽抱着那一堆手工纸跟着出去,在经过容秘书的时候吩咐结一下账,并暗示多给些,毕竟大晚上的叫人过来开门,是他们无礼在先。

    后来回到别墅,江好好直接下车,宋泽跟在她身后将所有的手工纸全捡起来抱在怀里,一起跟着进屋。

    虽然回到家已经十二点半了,但宋奶奶却担心得睡不着,一直在客厅里等着,见他们终于回来,江好好在玄关脱鞋子,看见宋奶奶之后喊了一声奶奶便直接上二楼,宋奶奶察觉到好红肿的眼底,没敢多说话,只朝着她的背影叮嘱一句今晚早点休息,便拉着宋泽走到一旁。

    “好好受的伤重吗,你看这一身的血,看得我真的是……”宋奶奶担心的问。

    “就手臂被划伤,不过我已经替她包了药,奶奶别担心,我现在先上去。”宋泽眼睛朝着二楼看了一眼。

    宋奶奶点头:“快上去,好好看着她。”

    回到房间的时候,宋泽将怀里的东西全部放在茶几上,江好好跪在茶几边开始整理那些手工纸,看了一会,宋泽明白她是想叠千纸鹤。

    他瞬间想起小灯泡说过的那一千只千纸鹤,原来她今晚执着要这些纸,是想完成小灯泡那还没有来及得完成的愿望。

    小灯泡说过,一千只纸鹤代表和平和爱。

    就连这么小的一个小孩都心怀天下……

    宋泽伸手拿起一张红色的纸,也没有阻止江好好,他知道这件事在她心里的重要性,开口:“好好,我陪你一起叠,你教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