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9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2本章字数:3296字

    “好好,先吃点东西再继续吧。”

    翌日清晨,宋奶奶见都快九点了两人还没下楼,便主动上二楼看他们。

    是宋泽去开的门,眼睛附近黑眼圈很深,一脸疲态。

    宋奶奶一进屋就看见茶几上地上全散落着五颜六色的千纸鹤,这鲜艳的颜色此时丝毫起不了调剂心情的作用,反而这颜色越艳丽看得心情越低落。

    而江好好身上那套沾着血迹的衣服连换都没换,宋泽穿的亦是昨晚回来的那一套,证明两人一回来就在这里叠了个大通宵,什么也没做,光叠纸鹤了。

    不吃不喝,不休息不洗漱。

    江好好摇摇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宋泽走到宋奶奶身边,压低声音道:“葬礼在两天后,她要叠够一千只纸鹤,这是小朋友的心愿。”

    而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就算叠了一个通宵速度也很慢。

    “那奶奶也帮你。”说完,宋奶奶撸起衣袖跟着坐在茶几旁,抽出一张纸:“阿泽,过来教教我。”

    宋泽过去,手把手的教,宋奶奶学得也快,叠着叠着越来越上手了:“小时候家里穷,我们那时候哪里有玩具啊,平常最经常玩的就是用纸去叠东西,当年我还是学校里的巧手呢。而且都是把用过的本子撕下来,叠了之后又拆,反复的玩。可惜这几十年没叠,都给忘了。”

    宋奶奶自言自语的故意说给江好好听,虽然江好好没有给她回应,但这不妨碍宋奶奶继续说的心:“人啊,有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好好,不一定活在人世间才算美好,天堂里也一样。再过个几十年,奶奶上去第一时间就帮你找小灯泡好不好?然后给你托梦。”

    江好好的眼底以明显的速度再度红了起来。

    宋泽丢了个白眼给宋奶奶,示意有你这样安慰人的吗?!!

    宋奶奶轻耸一下肩膀,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便不再多言,安静的叠千纸鹤。

    到了中午的时候,佣人把饭做好上来叫三人下去吃,江好好不为所动,宋泽见状也不劝了,直接下楼把饭菜端上去,他伸手拨开桌上的那一堆千纸鹤,语气起了些强硬:“好好,先吃饭。”

    江好好没有理他,预料之中。

    他伸手抢过她手中叠了一半的纸鹤放到一旁,把筷子强硬的塞到她手里,江好好却似孩童任性一样把筷子往角落一扔!她瞪了宋泽一眼,想再拿起一张纸重新叠的时候,宋泽也怒了!

    刚开始以为她不吃不喝只是因为伤心过度,可现在才明白,江好好这样做完全是在惩罚自己!

    兴许是惩罚自己那天为什么要答应让小灯泡跟着,兴许是惩罚自己为什么反应慢不能在紧要关头把小灯泡拯救于水深火热之中,兴许是惩罚自己之前为什么不和小灯泡一起叠千纸鹤让小灯泡的愿望早日实现……

    他伸手把桌上的东西全拨到地上,江好好见他这样子伸出双手想扒拉开他的手,却被他单手轻易的将她的双手反擒,她瞬间动弹不得。

    他右手拿着勺子挖了一勺饭递到她面前:“快点吃。”

    江好好却咬着牙别开脑袋转向一边,偏不吃。

    “你说你这小孩非要在这个时候跟我倔是吗,你再不吃信不信我嘴对嘴喂你?”就像她那晚喂他喝解酒茶一样。

    见江好好被他这话给讲得有些妥协的味道,他趁热打铁:“乖,先吃饭,洗个澡睡一会,我知道你着急,可是你不觉得自己越叠越慢了吗,你需要休息,小灯泡这么喜欢你,她一定也不想看见你这个样子的,你是她最喜欢的园长啊。”

    宋泽放开擒住她的手,掰过江好好的肩膀,语气认真。

    “我知道你心里难过,真的。好好,你从来不哭,但你有多难受我是知道的,相信我,我想的绝对和小灯泡想的一样。”

    可能是他的话有效,也有可能是小灯泡起了作用,总之,江好好就真的从茶几边站了起来直接朝着浴室走去,宋泽默契的去抽屉给她拿衣服。

    宋泽怕她有事,一直站在浴室门外,听到水流声不断传出,偶尔开开关关的,他这才放心不少。

    她出来之后他守着她吃饭,吃完饭后又哄她上床睡觉,总之,那模样活脱脱像一个二十四孝男友。

    江好好定了闹钟,半个小时后响起。

    宋泽见状,等她入眠之后,抬手把闹钟给熄了并将她手机关机,然后自己去洗漱,出来之后见桌上他的手机一直震动,他拿起,一看是容秘书的,按下接听键放到耳边。

    “宋少,现在公司上下的人都想砍了您,您快点出现吧!”容秘书咆哮的声音隔着电话传来!

    她回去之后看了新闻,才知道浅清湾那地原来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江好好又是目击者,瞧江好好平常那幅善良得跟菩萨一样的心肠,容秘书能想像得出这件事在江好好心底造成多大的伤害,可这不代表宋泽可以旷工连着几天都不在公司出现!

    宋氏那一大家子亲戚现在个个都恨不得宰了宋泽一般,抓着他旷工这件事小题大作!全方面360度将他剖析得不像人一样!而宋父这几天发怒的频率也变高了,都是为了维护宋泽而发的气。

    这样一来,容秘书越来越想不通了,这宋父在人前一副维护宋泽的样子,可人后却让宋泽去碰犯法的事,真让人猜不透。

    “最近这段时间都别找我,有事就帮我顶着,顶不住就让他们亲自过来找我。”宋泽的语速很快,说完直接把电话给撂了,他还赶着时间叠千纸鹤呢!

    现在他的小孩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哪里还有心思回公司应酬那一家子亲戚。

    就算在没有闹钟的情况下,江好好也只是睡了一个小时就醒了。她醒来发现自己的闹钟被人掐熄了,在看向宋泽的目光明显多了几分不信任,宋泽有些不自在,他可是为她好。

    到了夜晚十二点的时候,宋泽又是一顿哄,江好好才肯上床休息。

    当宋泽坐在床边正想跟江好好说些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以往这个点打给他的,除了程薇薇还有谁。

    江好好亦是清楚的,翻了个身,用背脊对着他。

    宋泽看了一眼她的背影,捞起手机走到阳台外:“喂。”

    “宝贝你怎么了?不高兴?”

    “没。有事?”

    “讨厌哦,没事就不能找你啊,明明你是我未婚夫啊,我刚看了一下,都只有我给你拨过去的通话记录,你压根就没给我打过一通电话!哼!”

    “下次打。”宋泽揉揉眉心,只想快点结束这通电话。

    “宝贝,我这边基督教的人即将举行一个超大型活动,到时候街上会非常热闹,你过两天过来我陪你一起参加,就两天,真的很热闹,我问了别人,他们说这活动是三年一回呢。”

    “最近很忙。”宋泽开口,宋氏确实忙,只是他选择陪江好好而已。而且,他才不是基督教!突然他为自己撒的谎感到心塞!

    “宝贝,你一定要来,不然我告诉妈咪说你放我飞机,哼!”程薇薇的语气很得瑟,似乎是有盾牌在手,丝毫不怕一样。

    程母。

    宋泽听到这句话,登时就不作声了。

    他垂着脑袋,额前的碎发被风吹拂着,简直让人探不到他心底所想,只是那一秒有道不清的情绪将他笼罩着。

    “宝贝?”

    “好啊。”再抬头时,宋泽的语气恢复了几分散漫和随意。

    可却轮到电话那边的程薇薇出现短暂的沉默。

    此时的程薇薇站在母亲为她买的私人公寓阳台里,公寓位于市中心,远远的能看到伦敦眼在黑夜中闪烁着迷人的光,这让她轻易想起她第一次遇见宋泽的场景。

    她的大学本要出国的,可她不知道为什么却像心底有种指引一样让她留下来,结果开学第一天她就遇到了宋泽。她当场就认定了他是上天让她留下来的那个‘指引’。

    他身上有着她喜欢的那种散漫又痞的样子,和别人不一样,他的白衬衫总是穿得最随意,第一颗纽扣是不系的,相比那些从头到脚穿戴整齐得像书呆子的男生堆中,他在她眼里显得多么与众不同。

    只是可惜站在他身这的那个姓江的女人那么土,程薇薇觉得那个女人一点也配不上他。

    可他却又偏偏对那个女人笑得这么灿烂。

    走在校园的路上,她经常能看见那个女人像做贼一样的低头替他扣纽扣,满脸都是尴尬,而他则笑得一副得逞的样子。

    有时候程薇薇都怀疑宋泽是不是故意的,但想想都多大的人了,宋泽不可能会这么幼稚的时候,便打消了念头。

    随意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他在她心里就像发酵一样,让她很想得到他,更何况她觉得征服这么一个男人应该会超级有成功感。

    她自恃自己漂亮,想要的人便决定去追,回家她把宋泽跟母亲一说,母亲竟出奇般的赞同。

    刚开始宋泽对她是不管不顾的,无论她明的暗的去勾引去挑逗他,他都视若无睹,满眼只有那颗土石头。但是这无视却偏偏激起了她不服输的欲望。

    她回家后跟母亲倾诉,母亲说要跟她去学校见见宋泽,她带了母亲去,也不晓得怎么回事,那天之后宋泽竟然甩了那姓江的,并且是搂着她,当着那个姓江的面,甩了她。

    他前后的作风让她觉得咂舌,可确实也满足了她极大的虚荣心,看着那颗土石头目瞪口呆的样子,程薇薇觉得心里一片爽。

    只是……

    “宝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为什么我每次提起我妈,不管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我?”程薇薇发出自己的疑问,这个问题她问了不下三遍,可不管是母亲还是宋泽,都从来没有给过她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