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0 她知道自己不能任性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2本章字数:3345字

    江好好的状态非常不好,并且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叠了两天两夜的千纸鹤,后面还把邻居家的人叫过来这才勉强赶上了在小灯泡的葬礼之前叠够一千只。

    江好好把那些千纸鹤一个个整理好放在一个超大的环保袋里,然后进浴室洗漱,换上一身素色的裙子。

    整个人脸色非常苍白,眼睛里的红一直没有消退过。

    她从浴室出来,说了这两天来的第一句话,她问他好看吗。

    宋泽点头,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很好看。”

    之后她拿着袋子下楼,也不让他帮忙。

    宋奶奶看着江好好这两天是如何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见她的背影此时显得更削瘦,眼底尽是心疼。

    宋泽开车和她一起去墓园。

    到了现场的时候,已经有一群人在了,都是浅清湾的居民们和幼稚园的小朋友们,还有很多陌生人特意来送行的,每个人身穿深色的衣服,现场一片肃穆。

    小灯泡的妈妈在看见江好好之后,眼底的红顿时又涌了上来。

    毕竟这场事故里,江好好是目击者,而且整个幼稚园小灯泡最喜欢江好好了,平常回家之后说的最多的就是园长两个字。

    “妈妈,园长今天请我吃了糖果。”

    “妈妈,园长今天陪我玩了积木。”

    “妈妈你看,这是园长教我剪的玫瑰。”

    “妈妈,这是园长……”

    真的,小灯泡嘴里经常园长园长的叫,叫得她这个当妈的都有些吃醋,所以当发生这件意外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并不怪江好好,反而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她知道江好好心底的难受不会比她的少。

    她相信小灯泡在江好好心底也是特别的存在。

    小灯泡妈妈伸出手抱着江好好,把脸埋在她的肩膀忍不住咽唔出声,在场的人听了都忍不住再次抹眼泪。江好好的眼底也再次浮上如血丝般的红,可她没有哭,只是伸出手替小灯泡妈妈不断的抚着后背,给她一点微不足道的安慰。

    “这里面有一千只纸鹤,对不起,我最近忙着叠这个,没有第一时间出来看你。”江好好把自己手中的袋子递到小灯泡母亲手上,忍着嗓子的剧痛开口,这段时间她一直死死忍着让自己不要哭,嗓子早已疼得快要说不出话。

    “园长……”小灯泡妈妈万万没有想到,江好好不出现的这两天竟然是在叠这个!江好好记得小灯泡之前一直念念不忘的心愿!她伸手接过那袋子,觉得沉甸甸的,全是心意。

    “对不起。”江好好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江好好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见白色的天花板,接着消毒水的味道就传入鼻子里,她知道这是医院。

    天外面太阳已经下山了,整室的余晖显得有些寂寥,看得她心里很是难爱。

    “好好你醒了?你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担心死奶奶了。”宋奶奶见江好好醒了,连忙探身向前,伸手握着她的手。

    一天一夜?

    江好好轻轻的蹙起眉头,她还以为自己只睡了几个小时,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你的千纸鹤我听阿泽说,已经放在小朋友身边,和她一起……”埋了两个字宋奶奶没说,她知道现在江好好受不得刺激,任何同音字都有可能刺激到她。

    江好好点了点头:“奶奶,我想出院。”

    她不想呆在这个地方,充满生离死别味道的地方。

    “好好好,我现在立刻打电话给那小子,那小子守了你一宿,我才叫他回去洗个澡,没想到你就醒了……”宋奶奶一边说一边掏出电话,随即给宋泽抬手拨去:“好好醒了,她说想出院,你现在……你小子开车小心点啊,急个什么劲!”

    宋奶奶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道急煞声,皱起眉头叮嘱。

    没有二十分钟,宋泽就出现在病房内,气喘吁吁的,就像一路跑过来一样!

    后来替江好好办了出院手续,江好好没再说过一句话,只不过该做什么她还是会做,不再像之前像个木偶一样。

    回到别墅的时候,等江好好进了房间,宋奶奶这才担忧的开声:“要不要请个心理医生给好好看一下?我真怕她接受不了心里有阴影,她以后不会都不说话吧。”

    “过几天就好了。”宋泽开口,毕竟幼稚园里还有一群小朋友,浅清湾的居民们也在等着她,她不会让自己一直颓废下去的。

    这件事伤害有点大,她只是在慢慢消化。

    晚上,江好好发起了烧,吃了药夜深了也不退。

    她就一直睡在床上,静静的躺着,眼睛也不闭,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泽手机都要被响爆了,郁闷得他干脆关机,然后那些人纷纷打到家里来,佣人不时上来汇报说谁谁谁打他,谁谁谁要求他快点回电话,气得宋泽直接嚷道有电话找他不必跟他说!

    后来佣人果真没有上来过。

    只是在房间内听到楼下的电话没有断过一样的响。

    再夜深一点的时候,宋泽替江好好换了一张退热贴,佣人又来敲门了,宋泽正想生气,佣人却面露难色:“少爷,我也不想烦你,但这通是薇薇小姐打来的,她一定要你听。”

    程薇薇就是被宠坏的千金,哪里允许别人不听自己的电话,而且她这性子倔起来说她知道宋泽就是在别墅,一定要让他接,这让佣人觉得幸好少爷还真的在别墅,要是在外边估计也得赶回来听电话。

    宋泽轻叹了口气,他是见识过程薇薇的緾人功夫,只好起身下楼。

    他起身的时候,看见江好好扯着被子紧紧的捂着脑袋,一副不想听不想看的样子。

    他下楼,拿起电话喂了一声,依旧没有多一个字的言语,后来沉默了一会,宋泽挂了电话之后第一时间就是给容秘书打去电话:“帮我订张后天去伦敦的机票,对了,订最晚的那一班。”

    “什么?你要去伦敦?程薇薇叫你去?”因睡不着坐在客厅听京剧的宋奶奶听到了宋泽的对话,顿时就紧张起来:“好好现在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去风花雪月?”

    宋泽没作声,他一点也不想走,可是……

    程母那边,不能惊动,否则事情就会变得麻烦起来。

    “就去两天。”宋泽言简意赅,有些事情无法解释,干脆少说。

    “你没注意到好好这两天只听你的话?”宋奶奶急切的追问,最近这两天,不管是她还是佣人,叫都叫不动江好好吃饭吃药,只有宋泽叫她才肯听话。

    而现在宋泽却要去伦敦,这说是说两天,可来来回回的没有个五六天又怎么赶得回来。

    现在是好好最脆弱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而江好好有多喜欢宋泽她是看得出来的,自己喜欢的男人要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离开,去陪另一个女人。

    那种感觉宋奶奶只是想一下都替江好好觉得心塞。

    “阿泽,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要是你不喜欢好好,那好好要求生孩子的事你就当作是替宋家还江家的债,可你对那丫头又分明比对程薇薇好多了,我,我真的猜不透你到底在干什么?!还是你也学着你爸那样,家里一个外边一个?你小子是不是被带坏了学着人去脚踏两船?!”宋奶奶朝着宋泽骂道,一副替江好好愤愤不平的样子!

    却浑然不顾自己的偏心。

    哪怕程薇薇才是和宋泽订婚的那个,可在宋奶奶心里江好好却好似已经明媒正娶似娶进家门一样,程薇薇才是外面那个小三,这心眼偏得,连在一旁扫地的佣人都要听不下去了。

    家里,外边。

    宋泽听到这形容,真是无奈极了。

    因为就连他也分不清,哪个算是家里的,哪个算是外边的。

    就像程薇薇那晚丢给他的问题一样,他为什么总会听程母的话,就像大学的时候程母找他谈过一次话之后,他就跟画风变了一样似的立刻搂着程薇薇去跟江好好说分手,还昧着良心去说些伤害她的话。

    因为,程母手里有着令他害怕的东西,他不敢不从。

    两天后的早上,宋泽已经知道容秘书给他订的是晚上11点的飞机,现在江好好也不整天躺床上了,开始下楼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就静静的坐着,一直在看熊出没。

    明明笑点低的她,却在看到好玩的地方一点表情也没有,就麻木的坐着看。

    整个人如同木偶一样。

    宋奶奶因为气宋泽这个紧要关头丢下江好好跑去约会程薇薇,故而也特意不跟宋泽聊天,吃饭的时候也无视他,宋泽才没理会宋奶奶这小女人一般的心态。

    这两天都是容秘书亲自上门拿文件给宋泽签,两人还会站在外边商议一下有关那几个亿的事,毕竟不是一笔小数,他已经借过一次了,再借的话恐怕有些难,要是让人揣测宋氏的经济出了问题,终究是不好。

    但这笔钱还是要填进去的,不仅要借,还要悄无声息的借。

    “要不问青莲?你姨父家不是银行吗,钱肯定是有的,现在整个宋氏只有她才会帮你,而且她也是宋氏的股东之一,肯定不会把钱的事泄漏出去。”容秘书提建议道。

    “等我回来再说吧。”宋泽摆摆手,示意现在不想谈。

    一整天,宋泽一直陪江好好看电视。

    直到晚上九点半,江好好躺上床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朝着他说:“一路顺风。”

    沉默了一大阵的她,竟然一开声就是祝他一路顺风,祝他去约会另一个女人时,一路顺风。

    他还在想怎么跟她说接下来几天不在家,没想到她却是知道的,他顿时感觉心里堵堵的:“我走了你会乖乖吃饭吗。”

    床上的她脑袋点了点,声音听起来还是撕哑的状态:“我会的。”

    虽然她一点也不想他走,现在半夜她总是做恶梦,梦里有个变态的男人举着血淋淋的刀,每次她被惊醒的时候看到身边有他她就不怕。

    可她知道自己不能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