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7 本来在一起的是我们你罪过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2本章字数:3276字

    夜深,到了杜诚所约定的时间之后,两人一起去发去酒吧,去到才发现杜诚谁也没请,只叫了她和宋泽二人。

    人少自然没开包间,为了凑大厅的热闹杜诚定了酒吧最中央的一个卡座,还吹捧说此卡座不同彼卡座,此座只应天上有,拥有无法比拟的享受!

    听得江好好高兴的以为会得到酒保的特殊服务要不买单打个折或者坐在中间音乐效果会是一流等等诸如此类的。

    结果去到才发现,杜诚口中说的享受,那就是当舞台上那些漂亮女人们跳钢管舞时可看得一清二楚,包括舞台上的人跳到深处时那内内的颜色都看得一清二楚。

    一向面部没什么表情的她真的好想丢个白眼给杜诚。

    就像此时,宋泽眼睛正直直勾着舞台上那兔女郎打扮的女人,看的时候哇哇乱叫一通好像小朋友初次到动物园一样,而舞台上的女人也似乎注意到他,不断向卡座这边抛开媚眼与飞吻,真是多得接都接不完。

    江好好冷静的伸出手,往宋泽的耳朵狠狠的一拧!

    “哎哟我错了错了。”宋泽夸张的哀嚎一声,江好好让他坐在卡座的外侧,且命令脑袋不能右转,宋泽果真听话,没再往舞台上瞄过。

    “啧啧这还没进门就管得这么严了,以后可怎么办。”杜诚啧啧几声,一副兄弟你就这点出息。

    宋泽当作看不见,一脸老子乐意你管得着?

    江好好没说话,以后他还轮不到她来管呢。

    “小星不爱热闹你们知道的,想来想只好叫你们两个来了。”杜诚给宋泽倒了杯酒,后抬手让人送两杯橙汁来,而且身边的人朋友似乎对他的性取向一直存在不甘心,是的,明明是他的事,可身边的人却比他情绪还来得饱满。

    总是有人当着小星的面对他说:杜诚啊杜诚,真心想不到你竟然喜欢男人,太变态了吧!

    平常打闹就算了,可今个是小星生日,杜诚着实不想让他不高兴。思来想去,身边也只有这两位,虽一个偶尔毒舌,一个异常耿直,但好歹待人真诚。

    这对杜诚来说,已经足够了。

    “呵呵呵,叫我们来,真是委屈你了。”宋泽冷呵,把酒杯里的酒一口闷。

    很快,橙汁上来,她和小星一人一杯,两人坐在中间,本想说说话,但无奈现场太吵,江好好又不懂唇语。

    譬如她说你今天漫画画得怎么样,小星却回答他最讨厌下雨天了;

    譬如小星说好好你现在回幼稚园上课了吗,江好好却回答下雨天我睡得挺好的;

    譬如她说你是不是很快要去签售会了会去几个城市;小星却回答幼稚园暑假你打算去哪里;

    一来二去的,大家知道对方都没听见自己的问题偏偏又专心回答,实在不忍心亵渎这份认真,于是沉默的捧着橙汁都不说话了。

    宋泽来了电话,实在太吵便拿着手机出去接。

    “江好好,出去跳舞吧。”杜诚终于把注意力从兄弟身上挪开,朝着江好好嚷道。

    江好好拼命摇摇头,一头长发跟着她拒绝。

    “小星,你带她去玩,这姑娘,来酒吧是要尽情的释放自己,不是让你来喝橙汁的好吗。”杜诚的语气偶尔与宋泽的如出一辙,特别是在嫌弃她的这方面上。

    小星听闻,他确实坐得也有些无聊了,起身的时候拉着江好好:“好好,和我一起去玩吧。”

    江好好拗不过,只好手提着裙子跟着。

    然而她这颗木头哪里懂得跳舞,看着舞池里的人闭上眼睛一脸享随性扭动身体的样子,她羡慕归羡慕,但若让她做,她还真的做不出来。

    于是站在台上的DJ便看见这么一幕,在一群摇头晃脑的人中,有一个姑娘站得比谁都正经都规矩,想必她是刚来不适应这里的气氛,DJ特意把音乐放得更大声了些,于是舞池里的人更high,显得江姑娘越来越呆。

    宋泽回来,见卡座里少了一人,立刻朝着杜诚嚎了起来:“人呢?去厕所了?”

    “在舞池呢,瞧你这紧张样。”杜诚眼睛往舞池那里瞟了一眼,给宋泽的杯子里倒酒,开口:“过来,我们兄弟之间好好谈……”

    话还没说完,只见宋泽在原地站了两秒之后立刻转身朝着舞池走去,那急切切的样子好像江好好是去上断头台一样,可那丫分明是去跳舞,这还不让?

    不过这倒让杜诚好奇了,虽说这家教看起来是江姑娘严,但其实私底下,还指不定吧。

    宋泽闯入舞池拨开人群,眼睛很快就锁住了站在舞池中央显得格格不入的江好好,小星在她面前摇头晃脑的,可江好好却像根榆木一样站着,双手抓着裙摆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就像一根藤蔓误入了花草杂丛的堆里,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当江好好还在想怎么跟小星说她想回去卡座时,突然自己的手被人一把拽住!

    她惊讶的侧过头,竟是宋泽!

    那一瞬间,她脑海里想起早上宋泽说的那句总有一个奥特曼。

    她正想开口,结果宋泽一言不发直接将她拉出舞池,她脚步踉跄的跟上,回到卡座的时候,宋泽劈头盖脸的朝她痛心疾首的嚷嚷:“不是让你在座位上等我的吗,你一个姑娘家去跳什么舞,那是你跳的吗?!”

    宋泽生气,舞池里那么多咸猪手,要是被人摸了怎么办?!这小孩啊,真是太不懂事了,不知道这个世间险恶万分啊!!!

    然而宋泽更不懂自己这么生气是为什么,明明是去跳舞,搞得跟出生入死一样。

    “我……”

    “我什么我!快进去给我好好坐着,让我再发现你去跳舞,晚上我回去就……就打你!”宋泽说完,把江好好往卡座里推,他自己坐在外侧,似乎是把江好好的出路给堵住一样。

    杜诚看见这一幕,眼睛都大了!

    他喝了一口酒满脸不置信的嚷道:“都是女人怎么差别这么大?!以前程薇薇不想去跳舞,你知道这小子怎么说吗,他说:薇薇,我怀疑你是不是有自闭症怎么都不爱跟人热闹了?快走快走,和大家一起跳舞热闹热闹!你都不知道,程薇薇那脸黑得……不想去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说完,杜诚瞟了一眼宋泽,这宋泽那脑仁里想什么杜诚肯定知道,只不过……

    江好好进舞池在他眼里就跟扔一颗青菜进一锅红烧肉,你说正常人会吃哪个?肯定吃肉啊,谁想理那根青菜!

    “噗……咳咳!”原本正在喝橙汁的江好好被杜诚这一浮夸的演技给弄得笑喷了!不过,宋泽这小子以前真的这样对程薇薇?这样一听,好像真有些偏颇,宋泽对她太偏颇了。

    她明明和程薇薇年龄相仿,而且同样在京城成长了这么多年,虽然性子不一样,但心性都一样,却为何她在他心里就一直跟个长不开的土鳖一样?

    “我刚才看见小星被一个男人搭讪。”宋泽轻飘飘的扔出一句。

    “哪里哪里,老子去灭了他,老子的男人都敢动。”杜诚听了之后就跟炸毛了一样,嚷嚷着就离开了卡座。

    江好好看着宋泽,一副果然是好兄弟的表情,能轻而易举的就抓到对方的弱点。

    ……

    两人凌晨四点才到家。

    宋泽见副驾上的人脑袋歪向一侧陷入熟睡的模样,一路上都开得特别缓慢,停车时,恰好路边的灯光透过车窗打在她的脸上,显得特别柔和。

    他顿时停止下车的心,反而细细打量了起来。

    她的头发和脸上残留着奶油的痕迹,一股奶香味淡淡的萦绕在车里。

    杜诚的蛋糕只吃了两口就被用来扔了,江好好自然是受害者,刚才一直往他怀里躲,但还是逃不了被捉弄的下场,而见她难得笑了,他也没想真的帮她。

    江好好本来困极了,但察觉到脸上有异样的动静,她睁开眼,发现有个脑袋正伏在她的脸上,正用舌尖去吃那些残留下来的奶油,她惊得连忙推开了他。

    “醒了?”他打趣的问。

    “别这样。”江好好坐直身子,抽了张纸巾擦了一下他刚才亲过的地方。

    “这样是哪样?”他似乎察觉到她即将要说的话,每次都这样,只要他们之间的关系好了一点,她心底那些小情绪就会跑出来匡扶正义。

    江好好沉默。

    刚才酒吧里杜诚说的那一句话让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程薇薇,不管怎么样,薇薇只是一个有着小脾气的大小姐,除了说话作风有时候凌厉了些,各方面还是很棒,而她这样做,着实不对:“其实薇薇……”

    “你怎么老替她说话?”宋泽不满了。

    江好好察觉到宋泽要生气,连忙摇摇头:“没替她说话,我只是很罪过。”

    “罪过?呵!本来在一起的是我们,你罪过什么?而且你不觉得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私的一样东西?认定就是认定,我接受不了她怪我?”他离开她,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眼睛看着前面浓重的夜雾,起了几分烦躁。

    “可是没办法讲清楚吗?薇薇和你在一起六七年,女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她小声的提醒,纯粹是站在女人的角度出发,可不敢抱私心。

    “不是我在消耗她,是她妈在浪费她的时间和感情。她妈以为控制我就是对程薇薇的爱,可……”宋泽顿了一下,苦笑:“我犯浑了,资本家眼里根本就没有爱,她只要看到我在程薇薇身边,而程薇薇高兴就行了,资本家只谈结果。”

    “那你,有什么秘密被她掌握?”江好好试探性的问,咽了一下口水。

    “你知道的,我对你没有秘密,”宋泽开声,少了白天的随意和无谓,声音浅郁:“但唯独这一件,全世界都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