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6 摩天轮上他说遇见你很高兴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2本章字数:3477字

    宋泽回公司接受了两个小访谈开了两个小会,一结束这些任务立刻捞起外套,就像大学的时候听到下课铃声一样,迫不及待的准备走人。

    容秘书挪了两步站在门口把他挡住。

    “我今晚真的有事,让一下让一下。”宋泽站在她跟前,一边穿外套一边开口,他算过时间,再不出发就来不及了。

    “宋少,自几天前开始,您在公司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是不是过几天您准备跟楼层下的那些员工一样朝九晚五还带双休?”

    “你要是通融我倒是乐意。”宋泽掏出手机给宋家的司机发短信,这容秘书这里不耗上半个小时肯定是走不了,干脆让司机先接江好好到目的地。

    “请您认真一点,今年已经过去一半了,年底的股东大会是一年一度的终极考验,您准备好了吗?你必须拿出能亮瞎众人的成绩,明天才能高枕无忧。”

    宋泽收起手机,脸上无谓的表情收起一点,他转过身,手一指指向自己身后的那个办公桌,看个看起来高高在上的办公桌:“告诉我,坐在那个位置上高枕无忧的办法,你只要告诉我,我把一切都给你。”

    容秘书的话在他的耳里如同呆在火焰山才怎么才能察觉不到热一样荒谬。

    容秘书知道宋泽在公司里的情况,也不多说废话了,打开文件夹给他来点实际性的建议:“您手下的三个项目被宋董以各种理由抽走了,仅靠在公司内的项目,您很难做出成绩。除非您能把每个项目的利润点以绝对性的姿势压倒其他人,否则年底您很难给大家交出一份满意的答案。”

    容秘书将文件夹合上:“虽然我知道您不在乎这个位置,但谁让宋董只有您一个儿子。”

    换言之就是既然逃不掉,那干脆学着享受,想方设法让自己好过一些。

    宋泽松了松领带,离开了宋氏,这话说倒轻巧。

    在往停车场走的时候,他想起以前杜诚问他的一个问题,是高中的时候,他那会为了一个应酬心底烦躁了好几天,他实在不喜欢参与公司里的事情。

    然后杜诚问:既然这么厌恶,那就离家出走啊,有手有脚又饿不死你这小子,实在不行我就每个月给你打钱,兄弟!只要你在另一侧活得高兴就行了!

    宋泽那时呵笑一声:别把老子弄得去跳楼一样!

    他那会拒绝回答那个问题,而现在想来,那个答案不过轻巧,就是那段时间,有只蝴蝶,飞进了他的世界,他觉得那只蝴蝶实在笨得可以。

    以为自己只要和另一个蝴蝶长得一模一样,就可以搪塞过去,然而这样拙劣的借口却骗过了所有人,所有人竟然相信了她!!!

    那段时候的他都以为自己是不是神经质过度,可到后来观察了这只蝴蝶一段时间之后,他觉得是其他人神经质,他才是最正常的。

    他之所以起疑,也并非因为她的性子起了剧变。

    是因为当他亲她的时候,她虽然面上佯装淡定,但她轻颤的睫毛,微绷的唇角,纷纷泄漏出她未经人事的模样。

    而在靠近她的时候,他闻到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不是‘原来那个她’的味道,那味道他一闻就爱上了,所以那次就义无反顾的吻了下去。

    从此之后吧,他再也没想过逃了。

    不就上个班,不就面对模棱两可的宋父,不就面对一群笑里藏刀的亲戚吗,噢,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不是因为她,讲真的,他行礼都收好就差买机票了!

    哼!

    ……

    江好好本来吃完饭打算去宋奶奶一起去外面饭后散散步,却在走到草坪处时,看见宋家的司机将一辆黑色的小车驶出,停在别墅门口。

    接着就看见司机急匆匆下车,走到江好好面前:“小姐,少爷让我送您到一个地方,现在。”

    “啊?什么地方?”

    “少爷不让我说,他说您只要上车就行了。”

    江好好为难,这宋泽做事怎么总是一时兴起,没个定数。

    “去吧,奶奶让阿姐陪就行了,你就去看看那小子耍什么花样。”宋奶奶动了一下她的手臂。

    江好好没再多纠结,她身上恰好穿着一套白色的休闲服,脚上穿着一双帆布鞋,觉得这样也无伤大雅,这都大晚上九点了,想必宋泽也不是请她去吃饭,便直接上了车。

    一路上,司机虽没有跟她说要去哪里,但这车子行驶的路线她太过熟悉,江好好探头张望了一会,越发确定了:“是去游乐园吗?”

    即使被猜中了,但司机还是很有职业素养的闭嘴,没有说话。

    江好好摸了摸口袋正想打电话问宋泽搞什么花样,却发现手机没带,只能跟着车子一路驶到游乐园。

    很快,车子在游乐园门前停下。

    大门闪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原以为晚上没什么人,但没料到竟和上次白天来一样热闹,游乐园里不时传出人群的尖叫声以及色彩斑斓的灯光束。

    司机给宋泽打了个电话说到了,然后就把车开走。

    江好好站在原地两分钟,就看见宋泽从售票处手里捏着两张票朝她走来,走近的时候直接拉着她的手就往游乐场里面走。

    “你到底要干嘛。”江好好跟着他的脚步,由得他拉着自己的手。

    宋泽没回答,转而问:“能跑不。”

    江好好正想摇摇头,只见走在前面的他突然就蹲下身子:“快上来吧。”

    上次来过,如果以现在的步速他估算要约40分钟才能走到摩天轮底下,太慢了。

    江好好看了一眼四周的人:“很赶时间吗,小跑一下是没问题的。”

    宋泽往后挪了几步,双手准确无误的抱着她的双腿,她一惊,本能的攀住他的脖子,他开始跑了起来。

    风吹过两人,她怔松的看着他的侧脸,好像,好像很久他都没有这样背过她了……

    衬衫挡不住他的炙热,他的体温导到她的怀里,夹带着她熟悉的味道。

    到了摩天轮底下,检票,上去。

    宋泽坐在摩天轮上一直喘气:“天啊,老子……咳,我竟然喘气!肯定是你丫重了!”

    “你自己老了怪我咯。”江姑娘小声的为自己的体重抗辩。

    之后两人一直沉默。

    在距离最高点还有大约几米的地方,宋泽开声:“把眼睛闭上。”

    “是要亲我了吗。”虽然她已经当人母亲了,但一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的夙愿被实现了,眉角处似乎都沾染上了笑容,唇角忍不住的上扬,乖乖的闭上眼睛。

    宋泽看她这模样,无声的笑了一下,从裤袋里打算掏出那个红色的小锦盒给她戴上戒指,却来回摸索了两次,并没发现小锦盒!

    他急了,起身前看看后看看,小小的摩天轮里因为他的动作而一阵晃动,厢里一览无遗,哪有那个红色的小锦盒。

    眼瞅着摩天轮就快到顶端了……

    江好好察觉到眼前的人传来一种慌乱的气息,她闭着眼睛忍着没张开,声音却涌起不安:“你怎么了?”

    “……没,没事。”宋泽再次摸向口袋,可是平平的哪有戒指盒的踪迹,他放弃了。

    三……二……一……

    他们所在的车厢就快要到达最高点,他顾不上,就算戴不了戒指,那么吻也是要给江姑娘实现的,想着,他双手捧着她的脸蛋,深深的吻了下去!

    就在,摩天轮,最高的时候,不差一分一毫。

    半个小时后,两人手拉着手慢慢的往幼稚园门外走去。

    “你刚才好像不止想亲吻,你到底准备了什么?”江好好问。

    “我买了戒指,本想给你戴上,然后戒指不见了。”宋泽有些颓,他想像中的理应更浪漫,在摩天轮快到最高点的时候给她带戒指,这个姑娘一定会错愕的点头,趁着她嘴巴微张的时候他吻住她。

    但是这一刻,通通成了想像。

    “啊?多少钱?!”江好好第一时间就想着戒指肯定很贵,这一丢,丢的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他无奈的笑了笑,抬手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市侩的姑娘。”

    见宋泽的语气真的藏了失落,江好好轻轻的开声,挽住他的手臂:“其实今晚已经很棒了,我之前经常花时间去策划过摩天轮之吻,但你一直不肯答应,没想到你突然间就带我来了,这种意外的惊喜,已经足够好了,不必锦上添花。”

    “真会说话。”宋泽笑,心里的郁闷好似还真的少了那么一丢丢,要是现在就把一切做得太过完美,那何来下次?

    人生嘛,本来就是在一次次的残缺不堪中找到继续的动力。

    咳,他好像鸡汤过头了。

    两人走到停车场,上车打算回家。

    江好好一上副驾,脚就踩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她弯腰拿起一看,这不正是那个小锦盒!

    红色的,毛绒绒的,小小的正方形!

    宋泽显然也没料到这戒指盒会掉到那个地方,一时也怔住了。

    接着他拿过打开,戒指在黑暗闪耀着不一样的光芒,江好好忍不住盯着看,果然,女人普遍都没法逃掉这钻石的魅力。

    宋泽拿出,然后抬起江姑娘的左手,直接套在她的无名指处,戴到指根,不紧不松,完美的刚好。

    过程,他没有问你愿意嫁给我吗,也没有说任何一句承诺,只是静静的带。

    只是带上后,他低头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开口,语气全是虔诚,比去寺庙上香时许愿的语气还要虔诚:“小孩,遇见你很高兴。”

    ……以下不是废话,但也与正文无关……

    小花:不要因为怀孕就把吾皇丢掉,吾皇也有感情的,吃不到新鲜的小鱼干我会哭的!

    小书生:咳,你说了这番话,会更容易被人丢掉吧。

    小花:哦~我换一下~每天看不到熟悉的主人吾皇会哭的~害怕就定期送吾皇检查每天替吾皇洗澡帮吾皇铲便便啊!注重卫生的话吾皇才不会生病呢!吾皇不生病对你们的健康才没有危害呢!退一步万就算吾皇生病了你也有责任,干嘛都要怪吾皇!吾皇看起来高傲,但肥胖的身体里,也藏着一颗脆弱的心!最后再重申一次,不养就不养,养了就要负责吾皇一辈子!一定要爱我疼我宠我以及……每天给我小鱼干哦!^.^

    小书生:咳,那我也来一句吧,一定要爱我疼我宠爱以及……每天给我推荐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