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8 到底是谁记忆力差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2本章字数:3273字

    两天后清晨,宋泽一改常态,听到闹钟响的那一刻立刻翻身起床,比江好好还勤。

    见旁边的人还是裹着被子像条蚕一样,他抬手动了动身侧的人:“快起来,今天带你去打营养针。”

    “为什么要打针?”江好好抱着被子,声音嗡嗡的在底下传出。她感觉好困,而且最近自制力下降了许多,每次听到闹钟都会想多睡五分钟,十分钟,不再像以前一样闻钟立起。

    “奶奶让我带你去的。”宋泽揉揉脑袋,也一脸困意。

    “不打吧,我多吃点营养品就好了。”江好好知道其他富太太都有怀孕就去打营养针的习惯,可她最怕就是打针,真是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宋泽没说话,直接翻身下床离开房间。

    见他走得这么干脆,江好好从床上坐起,她看着被打开的大门,顿时在想自己是不是矫情了些?都多大的人了,连打针都说怕,这样想想,还真觉得自己矫情过度了。

    当她掀开被子下床打算跟宋泽说她去时,楼梯处又传来噔噔噔的上楼声,动静很大,下一秒,便看见他双手背在身后,从门口处朝着床上走来,一副诱惑的语气:“小孩,你确定真的不去?”

    江好好不解,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不晓得他又想耍什么把戏。

    他走到她面前,像变戏法一样突然将自己的右手递到她面前,而他的掌心里,正躺着那个她喜欢的布丁!!!

    江好好惊喜得顿时抬头看向他,那一刻真觉得他就是哆啦A梦一样的感觉。

    见她又露出那种呆呆的样子,他笑。

    她伸手想拿,他却一下子把布丁举高,谈判的语气道:“去不去打针。”

    “去。”江好好点头,为了布丁。

    也为了面前这个待她好的男人的一份心意。

    江好好看向他的眼神多了一分感动,她原以为他会觉得她矫情,没想到他竟然像对小孩一样拿布丁哄她,而且那天她只不过一时兴起说想吃,后面也没要求他一定要买之类的,而他竟也买了。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赖啊。

    江好好捧着布丁,轻咬着下唇,满当当的话全部止于唇齿间。

    现在要是说些什么感激的话,那才是真的矫情。

    “嗯,小孩真乖。”宋泽留下一句,转身进浴室。

    两人吃完早饭,便在宋奶奶的目送之下上了车。

    车内,江好好问道:“我可以先吃吗。”

    “嗯,反正你也逃不了。”他看着后视镜,语气随意。

    她将布丁揭开,一股浓郁的鸡蛋牛奶味顿时溢出,香香甜甜的,她吃了一口,频频点头:“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布丁。”

    “这只布丁为了你特意跋山涉水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你觉得能跟超市的比?”他挑眉,语气有些欠抽。

    她笑,为他的说话方式:“那布丁岂不是很可怜?跑了这么远结果被我吃掉,是不是很贵啊。我刚才听奶奶说好像是特意空运回来的?”

    “不告诉你,我怕你接受不了。”他故意道。

    “那就是很贵了,你也尝尝。”她舀了一勺递到他面前。

    宋泽看着那布丁,其实他不爱吃甜还真的没什么兴趣,但看见喂的人是江姑娘,那就勉为其难的吃了。

    “好吃吗?”

    一股甜味在他的口腔里化开,腻得实在有些受不了,可见江姑娘还是一副脸待的模样,他点了点头。

    到最后,他都搞不清自己吃的是布丁,还是江姑娘。

    咳,吃……

    他侧头看向她,可能天气实在太过热,只见她今天把长发都束了起来,绑成一束简单的马尾,好看的脸蛋之下是白皙的颈脖,她的皮肤在看似粗糙的棉麻衬托之下,变得越发细腻无暇。

    好看的线条一直蔓延,今天的衣服领子稍有些宽,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她右肩的锁骨在宽阔的领子底下若隐若现……

    好像自那天怀孕检查之后,他就一直没有碰过她了。

    虽然明知道……

    咳,轻点是没关系的,但每次这念头一浮起来就被他压下去,总感觉自己的任性是不对。

    “喂,红灯!!!”

    耳边,是江好好紧张的声音响起,他回过神看向正前方,只见他的车已经划过斑马线一半,而前面是红灯……

    他猛踩急刹!

    同于惯性江好好身子向前侧,后又被安全带快速的拉了回去,撞得她背脊有些发疼,她皱起眉头。

    斑马线上有零散两个人正在过马路,都一脸惊吓的表情看向他的车子,回过神之后顿时骂咧咧出门不带眼睛之类的。

    宋泽自认理亏,朝着他们作了一个敬礼的姿势表示抱歉,后双手抓着方向盘,食指在上面叩着,觉得这样实在不妙,他刚才竟然出神了。

    “宋泽,你到底在干嘛!”江好好提高声调,这小子竟然开车出神,真不知道平常他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也这样,那得多危险!

    “咳,没,没什么。”宋泽下意识用手勾了一下鼻子,掩藏自己出神的真实意图,要是被江好好知道,那还不得骂死他啊。

    到达花花幼稚园时,宋泽见江好好还坐在车上,似乎有些事想做但不好意思做,他开口:“你怎么了?已经到了。”

    “……”江好好侧头看他,后用一副不太确定的语气问:“我可以直接下车了?”

    “……不然呢,或者我抱你下车?”宋泽反问,觉得江好好实在有些反常。

    江好好立刻下了车,等车子开走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觉得有些奇怪,以那小子的性子,不可能把那每天五个吻都忘了才对啊,竟然这么容易就放过她。

    ……

    时间又在这样平淡中过去了几天,宋泽这几天异常忙,已经连着好几天晚上天快亮才回家,而且每次都一身酒味。

    而她的体检报告已经出来了,但她也一直没有去拿,因为她觉得那一纸报告只是一纸形式,她身体壮得结实,打小感冒的次数都比宋泽少许多。

    不过这几天里,江好好倒是发现宋泽出现了些问题。

    那就是,他整个人变得越来越丢三落四,或者换种方式就是记性越来越差。

    比如前一秒随手放在沙发的文件,下一秒就火急火燎问她文件去哪了;

    比如前一分钟说过的话,后一分钟又重复,宋奶奶有时都忍不住嫌他唠叨;

    好比如现在。

    “江好好,你有没有看见我的车钥匙!”宋泽浑身上下摸了都没见着,见离公司开车距离不到一个小时了,他等会路上得飙车去他浑身就涌起一股压力感!

    “在房间门口左手边的柜子,刚才你下楼的时候打电话顺手放在那里了。”江好好条理清晰的开口。

    宋泽抓起桌上的文件袋冲了上去,后又快速冲下来,结果他没走两步,意识到自己的手里空荡荡的,猛的反应过来:“我把文件落在房间了。”

    说完快速折身咚咚咚的跑上楼。

    宋奶奶见他一副丢三落四的样子,摇摇头:“才多大的人,瞧这记性比我还差。”

    “咳,奶奶,”江好好提醒,宋奶奶只顾着讲别人都忘记讲自己了:“你的粥刚才已经加过盐了。”

    “哦,是吗。”宋奶奶怔了一下,拿起勺子吃了一口发现真的够味了,于是把盐罐子放下,只是眉头间尽是疑问,刚才加过了咩,她怎么不记得了?

    “奶,我去上班了!”宋泽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像一阵风的冲了下来,在经过江好好的时候他弯腰在她额头亲了一口:“老婆婆婆婆婆,我先走了,上下班记得打电话让司机接你,在幼稚园走路记得小心点,对了还有小豆丁,老子去上班了,你听话点啊。”

    江好好习惯这小子的一反常态,他在得知他当爸爸的前几天不说不说,完全一个可以打两百分的父亲形象,但日子久了,他的本性也就暴露了,依旧开口就是老子,对肚子里的宝宝也不温柔了。

    “你小子,当我不存在是吧!”宋奶奶一双粗眉一拧,模样似乎真的怪宋泽的偏心。

    “……”宋泽侧头看向奶奶,觉得郁闷了,明明他下来第一个就朝着奶奶打招呼,瞧奶奶这记忆力,他有病就算了,连奶奶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心疼的看着江姑娘,几乎可以想像以后的日子。

    明明同一屋檐下,可问的最多的却是‘你是谁呀’,‘我认识你吗’,‘你为什么住在这里啊’等等之类的。

    他也料到江姑娘一定面带微笑不厌其烦的回答‘我是好好啊’,‘你肯定认识我啊我们熟着呢’,‘因为我们……’……

    想到这里,宋泽顿时想不下去了,没想到区区一个名份竟让他如此头痛,他扔下一句:“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江好好朝着他的背影道,之后转头看向宋奶奶,目光有些静,最近宋泽忙,记性差她倒可以理解,毕竟以宋泽高强度的工作,本来就少睡还经常喝酒,换作是她她早就摸不清东南西北了。

    可奶奶……

    “奶奶,要不我带你去体检吧。”江好好开声,她觉得奶奶现在的情况真的越来越有某种病的趋势。

    “不要,我前段时间才体检了呢。”宋奶奶一听大清早又要她进医院,顿时有些不悦。

    “可你报告没发给你呀,我们再去一次吧。”江好好耐心的哄着。

    “经常进医院,多晦气。”宋奶奶摆摆手,虽然她平常开明,但有些观念还是在。

    江好好知道,宋泽为了哄宋奶奶定期去做体检,不惜自己也亲自上阵,这才成功让宋奶奶接受体检这样的概念。

    “奶奶,那我也一起去,你就当陪我一起?”不得已,她只能摆出宋泽对付奶奶的那一招,没料到,宋奶奶还挺受用的,拍桌,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