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 搞不好这也只是一场乌龙呢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2:12本章字数:3462字

    某天下午,江好好估算着时间预计宋泽差不多到时,立刻拿起小布袋出去。

    三分钟后车子驶近她,她熟练的打开门钻身进去,耳边顿时响起某人的调侃声:“看来都接出规律,知道我什么时候来了,可喜可贺。”

    江好好笑笑没说话,扣好安全带之后转过头,竟看见他将一部电脑递到她面前。是某水果牌最新出的一款笔记本,超薄超轻,价格对她来说是贵得肉疼。

    “干嘛。”虽然明知道是送她的,但她还是下意识反问。

    “把你的大板砖给换了。”宋泽见她呆住,直接把电脑往她的膝盖上一放,随即发动车子离开,他知道孕妇饮食起居要规律,所以不想耽搁丝毫,晚上八点一定要将她送到家里。

    江好好静静坐着,后抬手打开电脑,不得不说,这水果机就是比她的大板砖快很多,而且这一切摸起来都与众不同,她摸了一下机身后把电脑合上,不解的问:“怎么突然送我电脑。”

    “哪种答案会让你心情好一点呢?”宋泽反问,露出一副思考的模样,眉角轻佻,有种小得瑟:“是说我每天看老婆抱着三四斤重的电脑心疼,还是说这电脑是送给宝宝,只是无奈你拿来用。”

    “都高兴。”江好好双手搭在电脑上,身子挺直坐得规矩,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不管是对她好还是对宝宝好,她都高兴。

    其实她那电脑早就出问题了,用着用着就经常死机,但想着能用则用不要浪费的原则,她才一直留到现在。

    没想到,宋泽竟然替她换了。

    有些事情,原来自己做和有人替你做,那感觉真的不一样,她十指在电脑上敲击,咯咯咯的,像某种乐章。

    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路的两旁树下开着一盏盏昏黄的灯光。只见小区门口排起长长的车龙,红色的车尾灯把人都给照红了,正当两人疑惑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小区保安拿着手电筒走到驾驶座边,宋泽把车窗打下。

    “不好意思宋先生,下午修路的时候有人意外把水管给打穿了,现在正在抢救,车子暂时开不进去,你可以把钥匙给我们,我们晚点替你开进去,或者等路修好我们电话通知你。”保安客气的说。

    “算了,你替我开吧。”宋泽嫌麻烦,熄车后直接将钥匙递给保安。

    江好好打开安全带,把小布袋和电脑一起带上,两人步行到人行道了,他拉着她的右手,很自然而然的一个举动,两人都没察觉到这一抹寻常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如若到了分离之际,是迷惘茫然后的大痛大彻,是痛彻心扉后的死水无澜。

    夏季连风都是热的。

    下车只不过走了数步,她就感觉脖子处头发被汗水粘着,很不舒服,她摇摇脖子正想缓解一下时,下一秒,她的长发就被人单手握着:“橡皮筋呢。”

    宋泽问她。

    她从小布袋里掏出给他,只见他动作笨拙的,甚至将她的发丝扯得发疼的替她把头发扎起。

    之后,依旧拉着她的手,往前走。

    她偷偷看了一眼他,觉得这家伙简直忒细心了。

    她这人,从小到大都不好什么轰动之事,比如以前宿舍楼下经常有男生为博取女生爱慕,经常摆蜡烛求爱,弹吉它唱情歌,每天一枝新鲜玫瑰摆在课桌上,总之,真是端着法子去哄心仪之人。

    她从来没有享受过待遇。

    她有的,只是日复一日的小事。

    “江好好,你丫是今天来亲戚吧,你吃个毛球冰淇淋,告诉你,你要是痛得躺在地上都别指望老子同情你。”——来自宋泽的吐糟。

    “开玩笑,那小子有吃早餐的好习惯?老子砍头给他坐!更何况,虽然看起来是你每天给他买早餐,但你想想,这些早餐最后都落在谁的肚子里,是你啊大木头!”——来自杜诚的咆哮!

    “好好,隔壁班那个今天没来,听说是被人打了……你不知道吗,噢对,昨天你不舒服没来所以不知道,他昨天来班里扬言说要追你来着呢……奇怪,今天宋泽怎么也没来……”——来自某女生的疑问。

    可恰恰是这些小事,却像千丝万缕的线一样,緾得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样,她就像一只误飞进去的虫子,进去就再也挣不出来,只能看着那只蜘蛛到底是想养她,还是把她吃掉。

    又一阵热风吹来,将江好好的思绪拉回,她侧头看了一眼路中央停着的知名小车,每一部都是百万级别,所有人此时都下车准备步行进去,其中不乏带着很多小孩的家庭。

    大家走在人行道上,突然一道女人的声音横插进来:“那个,你怀孕的话最好不要穿这布鞋,太硬了,换一双柔软的鞋子吧。”

    江好好愣了一下,意识到对方这是善意的提醒,连忙说了声谢谢,之后摸着肚子道:“很明显?”

    “倒不明显,只是过来人,能轻易看得出。”女人冲着江好好道。

    趁着两人闲聊期间,女人的小女孩竟主动拉上宋泽的手,要求他带她走一段,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宋泽觉得这小女孩肯定以为自己妈妈和江好好是好朋友,然后他是和江好好在一起,所以也是她妈妈的好朋友,于是就自然的拉着他的手,宋泽突然为这小女孩的纯真感到担心。

    两人手拉手走在前头,看似和祥,但他心里嫌弃极这小女孩走路慢极,他一步可以顶她十步,可见她信任自己,他也耐着性子没有甩开她的手。

    女人看了一眼宋泽的背影:“他很喜欢小孩子哦。”

    “其实他不喜欢小朋友的,他觉得小朋友很吵,很不耐烦,又凶。”江好好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语气有些无奈。

    “告诉你哦,男人跟女人不一样,男人的父爱啊,是在孩子呱呱坠地那一刻才会完全突显出来,这之前的感受肯定不比我们女人深刻,所以,并不是不爱,只是表现没我们那么明显而已。”

    听了这话,江好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后来小女孩哭了,宋泽手忙脚乱的都搞不定,女人向前抱着小女孩回家,并和宋泽道再见。

    江好好走到他身侧,朝着小女孩挥手,嘴上却道:“依依不舍哦,以前是谁见到小孩跟见到怪兽一样。”

    “其实吧,我现在好像觉得小孩也不是那么恐怖的生物。”宋泽双手枕在脑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朝着别墅走去,真的,既然上天要送他这么一个小礼物,那他就尝试着接受,并且让自己爱上这份礼物。

    就像容秘书说的,连公司这么恶心的事他都要去接受,更何况,上天送的礼物,一定是美好的,他干嘛要距之千里。

    晚上洗完澡,江好好坐在床上玩电脑,她习惯上网查资料然后保存在备忘录里,一篇篇整理。

    殊不知,自己在电脑的一言一行,全部一字不落的导到正坐在沙发上处理公事的宋泽电脑里。

    当他正想开口问那丫的为什么写那么多有关婴儿的备忘录时,突然电脑一刷新,屏幕里又多了一个新的备忘录,上面浮现出短短两句话。

    “刚才有个妈妈告诉我,说男人的父爱是在孩子呱呱坠地那一刻才会显现,可我觉得他在知道小豆丁的存在之后就变了很多,”

    当宋泽看见屏幕上弹出的这一句话时,顿时噤了声,把刚才那句想说出口的话吞了下去。他屏息看着屏幕,等待着下一次的刷新,虽然明知道江好好不会察看到他的屏幕,但他还是做贼心虚一样的将屏幕往下打了一些,有种掩耳盗铃的感觉。

    果然,没过一会,备忘录刷新了一下,这下,内容显示完整。

    “话说,以后宝宝的名字真的要叫小豆丁吗?有点想叫小红豆,不过如果跟他说,他一定会觉得很土吧。”

    当他看完这句话时,下意识侧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只见江好好合上电脑一副准备睡的样子,电脑刚买的时候他怕江好好嫌麻烦,所以直接输入他的账户,没想到这姑娘却不知道账户是可以同步……

    宋泽心里嘿嘿笑了两声,这种感觉真让他觉得爽歪歪。

    翌日,江好好带着电脑一起回幼稚园,不得不说,换了之后确实轻便很多,电脑薄的可以直接塞进布袋里,减了她不少压力。车子到了花花幼稚园,当她惯例打开车门直接下车时,却被宋泽叫住:“哦,妈妈食言,明明说好的五个吻,她没有做到,宝宝,你记得以后不要学她。”

    “你真的够了,难道你想让宝宝学到你的无赖?”虽然嘴上埋怨,但江好好还是侧过身子,直接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看在昨天他送她电脑的份上。

    “嗯,你是个优秀的妈妈。”计划得逞,他笑得爽朗。

    “路上小心。”照例叮嘱后,她关上车门朝着幼稚园走去。

    而他在目送她进了幼稚后,才发动车子掉头离开。

    坐在办公室里办公时,江好好收到一封邮件,见是来自医院的,她晓得是自己上次和宋奶奶一起去做检查的体检报告出来了。她轻易的点开,正打算看看自己是不是一如既往正常强壮,毕竟从小到大她的身体可要比杜诚和宋泽还好,一年连感冒都没一次。

    她直接跳过上面那些专业的数据和繁杂的字眼,熟练的只挑最后一句诊断结果看。

    没想到体检报告结尾的诊断总结,让她顿时脸色变得惨白,连手都开始轻颤起来。

    她揉揉眼睛,不死心的再看一遍,可不管怎么揉,远的近的上的下的看,那几个字都毫无变过。

    她耐着性子将邮件里的资料从第一个字开始耐心读起,即使读不懂她也看,然而她更不懂的是,单单凭这些字数和数据,怎么就给她得出这么一个残酷的结果?

    最后几个字,像针一样稳稳的扎在她的心脏正中。

    江好好下意识用舌尖舔了一下干涸的唇瓣,之后拿起放在一边已经凉了的茶水喝了一大口,凉凉的茶水将她内心的慌乱压下了一些,她咽了一下口水,将那邮件截屏,保存到桌面。

    她不相信这结果,她要再找医院验一下,毕竟宋泽都能出现那样的乌龙,搞不好她的也只是一场乌龙而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