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食人的李老太太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3本章字数:2979字

    凌晨,刘向东被膀胱内强烈的一股尿意给憋醒,他猛地一跃从床上坐了起来,捏了捏胀裂的脑袋,同时顺手将床角边上的台灯给摁亮了。

    乍起的灯光照亮了刘向东所租住的这间小屋子,同时刺的刘向东不由得眯起了双眼,让他分不清眼前的一切到底是虚幻还是真实的。

    这是一间由车库改造而成的出租房,七百块一个月,里面配备了冰箱洗衣机还有一张半米多高的桌子,床脚边是一只简易的三合板柜子,一个简易的灶台搭在靠门的位置,灶台下面零零散散地放了些碗筷勺子之类的东西,灶台上面则是菜刀砧板还有一口平底锅外加一只电磁炉。

    在通沙市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能以这样的价格租住到这么高性价比的房子已经算是运气好了,虽然只是间简装车库。

    适应了一会刺眼的灯光,才发现房间里面弥散着一股恶心人的酒精味和呕吐物的臭味,他下床四下打量了一番,看到床头枕头边上,靠门的位置,卫生间的门口,一共吐了大概有五六处地方。

    看到那些五颜六色的呕吐物,再加上整个房间里面都充斥着一股恶臭的气息,刘向东觉得胃中又是一阵翻滚,连忙冲进卫生间,扑到马桶边上抱着马桶又大吐特吐起来,直至吐的全身无力为止,刘向东才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这间空洞洞的小房间泪流满面。

    昨天……不,应该是前天才对,是前女友冯欣结婚的日子,刘向东也收到了邀请函,当看到邀请函上写着“恭请刘向东先生携女友参加婚礼”这段话的时候,刘向东除了可笑和麻木之外实在找不到任何一个词来形容他当时的心情。

    虽然他们已经分手了,但刘向东实在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分手的一个月之后,冯欣竟然宣布要结婚了,而对象竟然是校长马天龙的儿子马晓奎,众所周知,马晓奎虽然一表人才,但却是个情场猎手,毁在他手里的女人用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冯欣此前最是憎恨厌恶这样的男人,可现实就是这么的滑稽可笑。

    想到自己所爱的女人却被别的男人还是一个人所周知的渣男搂在怀里,刘向东就觉得自己的心闷闷的难受。

    刘向东没有去参加冯欣的婚礼,而是一个人请了假,买了一大堆的酒一个人窝在出租房里醉生梦死。

    在地上坐了片刻后,刘向东麻木的神经开始一点点的恢复,他歪着脑袋又呆了一会,嘴里不由得自嘲地笑了起来,自己可真TMD的又傻又贱,人家都已经结婚了,你在这又是哭又是神伤的有个屁用,不过就是失恋而已,又不是世界末日,亏得自己还是教书育人的教师,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呢?

    呼!

    刘向东仰面长长地呼了口气,压抑在心头的瘴气似乎也随之减少了不少。

    摇头苦笑了一番,刘向东这才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打开卫生间的窗户,感受着窗外飘进来的微风。

    不过从窗外飘进来的味道却并不怎么好闻,弥散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腐败气息,熏的刘向东差一点再次吐出来,不知道是不是窗外过道的下水道堵住的缘故。

    压制住胸中呕吐的冲动,刘向东“啪”的一下关上了窗户,然而就在关上窗户的那一刻,眼角的余光却看到对面58幢居民楼的下面有一道人影在缓慢走动着。

    李老太太?

    刘向东一眼就认出了那道身影的主人,怎么天还没亮就起床了啊?

    等等!

    现在明明是凌晨,除了被路灯照到的地方,其他地方基本上一团漆黑,李老太太就算再勤快也没必要这个点儿起床吧?听说李老太太跟她儿媳妇的关系不是太好,要不然李老太太也不可能会被安排住在车库里面,不会是跟儿媳妇吵架一时想不开才这么早起床的吧?

    刘向东禁不住心中的好奇,又一把打开了卫生间的窗户朝对楼的方向看过去,李老太太果然还在门口,此时正一瘸一拐地挪着步子,难道她的腿被儿媳妇打伤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老太太也真是太可怜了。

    想到这里,刘向东不免一阵长吁短叹,不过他自己也爱莫能助,自己的烦心事还多的没处排解呢,别人的事他又哪里能管得到呢。

    刘向东微微轻叹了口气,正打算关上窗户,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看到李老太太的身后又走出来了一个人影,从她身上的艳丽穿着来看倒像是李老太太的儿媳妇,看到这里刘向东又不免多留意了一眼。

    然而这一看不打紧,却让刘向东看出了问题来。

    刘向东看到,此时李老太太儿媳妇的手上似乎拧着个什么东西,白花花的,倒像是一根猪蹄,不过却又比猪蹄要长一些粗一些,而且中间还有关节,前面似乎还有……五根血淋淋的手指!

    手臂?那分明就是人的手臂啊!

    “妈呀!”刘向东吓得肝胆欲裂,魂飞魄散,以至于嗓子里忍不住叫了声啊出来。

    几乎是同时,他的眼角余光瞥见那边的李老太太儿媳妇似乎朝自己这边看了一眼,刘向东忙不迭地一缩脑袋,同时在心里一个劲地喊道:“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一定是自己看错了,李老太太的儿媳妇再怎么胆大也不可能会杀人啊!而且李老太太似乎一点儿也没有觉得奇怪的样子,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想到这里,刘向东鼓起勇气缓缓起身,蹲趴在窗角边上朝对面看了过去,却发现对楼那边早已空空如也,刘向东在暗自奇怪的同时又不免长吁了口气。

    然而就在他正打算关上窗户的那一刻,小区里却忽然凭空地响起了一个男人凄厉的惨叫声,不过仅此一声,之后就悄然无声了,刘向东头皮一麻,正要歪着脑袋朝那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却陡见自己的窗户前面多了一张脸,正是李老太太那张干枯瘦小、起着褶皱的脸!

    “妈呀!”刘向东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浑身汗毛直竖,腿一软,顿时瘫坐在了地上。

    李老太太倒是好像没有听到刘向东的喊叫声,只是拱着鼻子不断地嗅着,一张布满了褶皱的老脸紧贴在铝合金栏杆上,似乎想要钻进来,而从她的嘴里则不断着发着一种野兽似得低吼声,血淋淋的嘴里分明看得见一股浊黑的口水不断地往外滴落着。

    刘向东吓得连滚带爬地爬回床上,一把抓起毯子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虽然现在是六月份,晚上压根不冷,可刘向东却依然觉得自己从头冷到了脚底板。

    刘向东缩在床上打了一会哆嗦,好不容易才缓了神来。

    李老太太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变得像野兽一样?看她刚才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自己,更没有听到自己的惨叫声,但却似乎闻到了什么东西。

    难道是自己醉的太深了产生了幻觉?或者说,自己现在在做梦?

    可是耳边从卫生间窗户边传来的低吼声却是真真切切的啊!

    做梦,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刘向东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下,却疼的他龇牙咧嘴,差点叫出声来!

    也就是说,这不可能是在做梦了!

    难道说李老太太疯掉了?可她的样子为什么会那么的恐怖?

    报警,对,报警!

    手机呢?手机在哪?刘向东四下张望,总算从一堆花花绿绿的呕吐物里面找到了自己的手机,迎面扑来的一股冲天的酒臭味熏的刘东差一点又吐出来,所幸的是,他的肚子里面已经实在没什么东西好吐的了。

    用面纸擦拭干净手机,刘向东摁了下解锁键,发现手机竟然还能用。

    可刚一解开手机锁,刘向东便发现手机上竟然有三十多条未接电话,另外还有一百多条短信,刘向东按捺住紧张的心绪,随即打开了短信。

    “哥,你是不是已经死了?”

    “东子,他们都疯了!!!!我想我也快不行了!你小子是不是已经挂了!哈哈哈!妈的,想不到我李阳竟然是最后一个活着的人!!哈哈哈!值了!!”

    “哥,你快接电话啊,求求你了!”

    “东子,你她妈倒是说句话啊!”

    “哥,爸妈都疯了,他们想杀我,外面到处都是血!哥,快来救救我!”

    “姐夫,外面到处都是吃人的疯子,我好害怕,你能不能和我姐快点回来?”

    “刘老师,我们现在在三号楼楼顶上,报警也没人接,快来救我们!快来!”

    “我现在正在XX市YY小区,现在外面全是吃人的疯子,报警电话根本打不通,谁要是收到短信,快来救救我们吧!”

    “刘向东,外面大乱了,请保重。”

    “东子,我没骗你,外面真的有丧尸,操!这下玩笑开大了,它们在吃人!就在我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