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恶狼的隐忍(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1本章字数:3690字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救命啊!”剩下的一人吓得瘫软在地,躲在墙角里声嘶力竭的嘶叫,恐惧到了极点。在他眼里刘云简直就像是一个魔鬼,这太可怕了,无声无息就让人消失,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诡异的手段。

    “没有用的,他们听不见你的声音。”刘云轻蔑的看着他,很享受现在这样的感觉,将他人视为蝼蚁。

    刚才他以八宝琉璃盏封锁了整个小黑屋,外面听不到里面的一丝声响,也看不见任何光亮。这小黑屋就像是自成一个空间,而现在的他就成了这空间之中的唯一主宰。

    “求求你别杀我,我再也不敢了。”那个男子彻底绝望了,使劲的磕头,砰砰作响,他已经被吓破胆了,以至于头破血流都没有发觉。

    忽然,刘云闻到了一股尿骚味味,看了一眼那名男子湿透了的裤裆,顿时蹙眉,这货被吓尿了。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了吧?”

    “我说了,你能绕我一命吗?”那个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闻言,刘云双眸一凝,射出一道寒芒,令人无法直视,那个人立刻低下了头,浑身不住的哆嗦。

    “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吗?”刘云冷斥,杀气腾腾。

    “是刘青田派我来的!”那人再不敢怠慢,急忙道出实情。

    “呵,果然是他。”刘云哼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负手而立。

    好一个刘青田,我还没找你的麻烦,你倒是先来招惹我来了。刘云心中冷笑,他心中早已有了打算,此次出去之后,无论如何都要开始实施自己的阴谋,将所有羞辱过自己的人除掉。

    而这个刘青田,就是第一个!

    “五少爷,我知道的都已经全部告诉你了,我也是被逼的,你放过我吧。”那人哀声讨饶,真的不想死。

    “不能!”刘云倒也干脆,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这四人,直接挥一挥衣袖,八宝琉璃盏闪烁神芒,而这最后一人,也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随后,八宝琉璃盏被收起,小黑屋又陷入了沉寂,刘云脸色阴晴不定,背对大门,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许久,他的脸上忽然浮现一丝狞笑,弯腰捡起地上的一把大刀,二话不说的就往自己手臂割去,直接拉开一条三寸长的伤口,鲜血横流。

    刘云咬了咬牙,表情凶狠,自我喃喃一句:“好戏上演了!”

    就在这个万籁俱寂的静幽月夜,忽然一声惨叫惊动了刘府上下。

    “有鬼啊!救命啊!”

    声音从小黑屋中传出,正是刘云的呼救声。

    门外的守卫都大吃一惊,那些杀手分明进去杀刘云去了,为何此时还能听到他大喊大叫?

    本来等了那么久,他们就想去催一催,可哪里知道刚走到小黑屋门前,就听到刘云的喊声。他们都不禁吓了一跳,那些杀手到底在做什么,怎么能够任由刘云惊动他人。

    到时候刘善河追究起来,他们也要落个联合害主的罪名,肯定也难逃一死的。

    没过多久,刘府便灯火通明,府内上下都聚集到后院的小黑屋前。

    “这是怎么回事?”刘善河叱问,只披了一件外衣就冲了过来。

    其中一位守卫有意无意的瞥了刘青田一眼,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

    刘青田神色骤变,暗骂那群杀手人头猪脑,分明已经交代过他们要无声无息的除掉刘云,怎么还让他呼救了。这一下好了,今夜的谋杀是他一手策划,若是被刘善河发觉,肯定会影响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刘青田同样衣衫不整,王氏就跟在他身后,面颊潮红,眼泛春水,显然他们这一对奸夫淫妇刚才才尽享鱼水之欢。

    “发生了什么事,方才可是云儿在呼救?”此时,张氏匆匆忙忙的赶来,六神无主。

    “快将黑屋打开!”刘善河一挥手。

    那几个守卫一个个面如土色,但却不敢抗命,急忙前去开门,知道如果刘云道出实情,他们就都死定了。

    小黑屋一打开,刘善河立刻走了进去,张氏紧随其后,然后刘青田和钱氏、王氏也都跟了进去。

    此时,众人立刻看到刘云浑身缩成一团,在墙角不断哆嗦,手臂还被砍伤了,浑身是血。而地上也放着四把大刀,不知从何而来。

    “有鬼!有鬼啊!”刘云一见到有人进来,立刻大吼着冲了出去,但却被刘善河一把抓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善河抓住刘云的衣领,大声喝道。

    “有鬼杀人,救命啊!”可是刘云却只是惊恐的大叫,根本不回答刘善河的话,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像是被吓得不轻。

    “啪!”

    刘善河直接一巴掌甩在刘云的脸上,怒不可遏,吼道:“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氏想要去劝阻,可是看到刘善河这样子,又欲言又止的退了回来,落下了眼泪。

    此时,刘云才像是如梦初醒,装出呆若木鸡的样子,一字一句的道:“有四个人想要杀我,然后就出现了一个鬼,把他们全部都吃掉了。”

    “鬼?”

    众人皆惊,全部变了颜色,时隔十年之后,那样诡异的事情又再度发生了不成?

    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这样的事情太匪夷所思,也太诡异了。

    刘善河看了看刘云的神色与伤势,再看了一眼屋内的四把大刀,就不禁信了几分,脸色更加阴沉。

    看到刘善河不说话了,刘青田立刻就知道他已听信刘云所言,这对他极为不利,因为接下来必然是要彻查那四个人的身份,很有可能会查到他的身上。

    刘青田一声嗤笑,不屑的道:“满口胡言,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倘若真的有鬼,为何只杀他们不杀你?”

    “对,为什么他们都死了,你却没事?”刘善河也察觉到了不妥。

    好在刘云早有打算,依旧装作要死不活的样子:“它说它只吃修为高的强者,像我这样实力低微的废物,又浑身是病痛,吃了只会坏了它的肚子。”

    众人心惊,都不禁暗叹刘云的运气好,没想到“无能”倒成了他活命的保障。

    很显然,众人对此深信不疑,因为除了这个解释以外,再没有更加合理的解释了。他们可不认为刘云这废物有能力杀掉四个杀手。

    既然有人派出杀手来杀刘云,那么杀手的实力必然在刘云之上,以刘云那低微的实力,怎么可能杀得了四个实力比他高的强者?

    刘云刻意用八宝琉璃盏压低了自己的实力,以至于众人都无法窥探他的真正实力,还以为他还是一个炼体三层的废物。

    刘云并不打算告发刘青田母子,一来没有证据,二来刘善河并不器重他,即便自己说了,只怕也难以对刘青田母子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另一方面,他也有着另外一个计划,能够让刘青田母子彻底付出代价。

    此时,卑微的实力倒成了刘云最好的障眼法,没有人会怀疑到他身上去了,而这也正中刘云的下怀。

    所以众人都是一致认为刘云是命好而已,这才躲过一劫。

    “一派胡言,这个世上根本没鬼。”刘青田还在强词夺理,想要将此事撇得一干二净。

    “没有?那你可敢在这也住上三天三夜?”刘云忽然望了过来,惨笑问道。

    “我...”刘青田语塞,怒哼一声,低下了头。他的确不敢,要说没发生这件事之前还可以考虑考虑,可现在打死他都不去!

    “你们几个给我从实招来,为何放人进去行凶作恶!”刘善河瞪着那几个守卫,体内的法力涌动,已然动了杀念。

    “老爷饶命啊,我们是冤枉的,一切都是...”那几个守卫跪下讨饶,可是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身首异处,几个人的脑袋都落地。

    “啊!”

    一些胆小的女眷吓得惊叫起来,更有人直接被吓昏过去。

    只见刘青田手握一柄三尺青锋,削铁如泥,上面沾满了血珠,一剑斩掉了所有守卫的头颅。只听他冷斥一声:“护主不利,死不足惜!”

    刘云眸子中抹过一道寒芒,暗忖:好狠毒的心,如此一来就死无对证了。

    刘青田佯装愤怒,借机杀人灭口,将自己的嫌疑完全洗脱,不让这几人开口。

    刘善河眼眸深邃,深深的看了刘青田一眼,不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这一幕自然也落在了刘云的眼中,他只觉得可笑,同样是他的儿子,待遇却相差这么大。毋庸置疑,刘善河这次也是要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刘青田此举过于异常,分明是有心杀人灭口,众人都看出来了,刘善河会看不出来?

    刘云不禁想着,假若今天自己真的死了呢?想来刘善河也不会给半分表情吧?

    父亲?呵呵!

    刘云在心里冷笑,不置可否。

    “既然没事就算了,都下去休息吧。”刘善河冷漠的撂下这么一句,转身离开了。

    钱氏也是冷笑的瞥了刘云一眼,得意的走了,她哪里不知这是刘善河故意袒护刘青田,他们母子在刘善河心目中的地位岂是一个废物可以比拟的。

    然而,刘青田的脸色却不太好看,这件事险些败露,而刘云也没有除掉,令他心有不甘,有些恼怒的离开了。

    “云儿,你没事吧?”张氏泪流满面,过来搀扶着看似极为虚弱的刘云,心疼不已。也唯有她一人才会来关怀刘云,其他人都不予理睬,直接走开。

    “我没事。”刘云低着头,脸上随之浮现一道狡黠的笑容,好戏这才开始上演呢。

    之后的第二天,刘善河就命人一把火把那小黑屋给烧了,这个房子太邪门了,留在刘府只会令人不安。

    而关于那四个杀手的事情,也没有人再敢提起,全当没有发生过。因为他们都大致能猜出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但是却不敢私自议论,生怕会引来祸事。

    到了事发的第三天午时,刘善河在自己的书房内自斟自酌,忽然听到下人前来汇报。

    “老爷,五少爷来请安来了。”

    “刘云?”刘善河有些惊讶,刘云向来胆小如鼠,平日里最怕的也就是他,从未来请安过,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父亲,云儿来请安来了。”这个时候,刘云已经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而不似以前总是愁眉不展、病怏怏的,叫人看了就讨厌。

    刘善河也发现了刘云气质上的变化,但也没太放在心上,随之收回了目光,冷漠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只因为前几日孩儿在小黑屋发现了一样珍宝,所以想要赠与父亲罢了。”刘云笑道,已经打算将那银晶石相赠。这也是为了他的阴谋做铺垫,毕竟刘善河乃是一家之主,只要能够讨好他,自己完全可以狐假虎威。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要想除掉刘青田等人,必须先得到刘善河的赏识和袒护,让他也对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