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珍宝楼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1本章字数:3241字

    “云哥哥,你能陪我抓蝴蝶吗?”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女孩站在刘云面前,看似五六岁,分外可爱。乌黑浓密的秀发挽成发髻,明眸皓齿,蛾眉螓首,肌肤白里透红,有着属于小孩特有的那种婴儿肥,就像一个瓷娃娃似的,看起来很有灵气。

    这女孩名叫刘香香,正是张氏与刘善河所生的闺女,在整个刘府为数不多肯亲近刘云的人之一。

    唯独在面对自己自己这个可爱的妹妹的时候,刘云才能暂时的放下仇恨,感到心中从未有过的宁静。就仿佛在面对这丫头时,若是心存一丝歹念,便是对她的亵渎一般。

    刘云拍了拍自己这个妹妹的小脑袋,笑道:“那可不行,哥哥现在有事要去找娘。”

    “人家不依嘛。”一听不行,刘香香小嘴立刻撅了起来,那弧度像是都可以挂茶壶了,可爱得不行。

    “好香香,哥哥真的有事要去找娘,一会儿再陪你玩好不好?”刘云无奈的苦笑,只能哄着她点。

    “不嘛不嘛...香香就要云哥哥陪。”刘香香肥嫩的双手一下子抓着刘云的衣角,然后就死活不撒手了,扬起粉嫩可爱的小脸,可怜巴巴的看着刘云。

    刘云一个头两个大,但一时间又想不到办法来摆脱这小丫头,然而就在这时,他的眼珠子却贼溜溜的一转,不知想到了什么,坏笑的说道:“香香啊,你想不想知道云哥哥被关在小黑屋的时候遇到了什么呀?”

    闻言,刘香香一愣,连忙松开了抓住刘云的手,转而双手捂住耳朵使劲的摇头:“不想!不想!”

    关于前不久发生的事情刘香香也耳渲目染了一些,对于这些阴森古怪的东西,这小丫头还是很害怕的。

    可是她不想听,使坏的刘云却偏要说,他的神色一肃,故意压低了嗓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低沉而阴森:“那天夜里呀,云哥哥撞上了大人们说的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你知道它们长什么样吗?”

    “不知道...不知道...云哥哥坏!”刘香香使劲摇头,小脸涨得通红。

    刘云又坏笑着继续说道:“它们呀,长得青面獠牙,面目狰狞,眼睛有牛眼睛那么大!当时嘴里还叼着一条人腿呢,嚼啊嚼啊,咔嚓咔嚓的响,血流一地啊。”

    “哇...”

    骤然间,刘香香大声啼哭起来,终于是被吓坏了,一边哭一边往里屋跑去。

    “怎么就跑了,我还没说完呢。”刘云在背后喊道。

    “云哥哥最坏了,香香再也不要理你了,哇...”刘香香头也不回的跑进里屋,一开口就喊道:“娘,云哥哥欺负我,哇啊啊...”

    小香香一下子扑进张氏的怀里,她那个眼泪啊,就跟绝了堤的湖泊似的,哗啦啦的止都止不住。

    “好了好了,你哥是在逗你玩呢。”张氏溺爱的揉了揉小香香的发丝,柔声说道。

    “不嘛不嘛,娘偏心!”小香香嘟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

    这个时候,刘云也从门外走来,对张氏喊道:“娘!”

    “一大早就不见人影,去哪了?”张氏一边缝制新衣,一边抬头问道。

    “没什么,去爹那里坐了一会儿。”刘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就对着嘴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嗯?”张氏俏眸闪动,惊愕的看着刘云:“你平时不是最怕你爹吗,怎么这会儿就敢去见他了?”

    刘云张口欲言,却又欲言又止,最终只是笑了笑,话还是没有说出口。他不想让张氏知道他的计划,却也不想欺骗这个最疼爱自己的人,所以只能选择笑而不语了。

    看到刘云不回答,张氏也不再追问,叹气道:“你啊,自从小黑屋中脱险之后,娘就发现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闻言,刘云放下了茶壶,表情严肃的道:“娘,无论云儿变成什么样,都是您的孩子。您只要相信,云儿绝不会伤害您和香香就可以了。”

    张氏一怔,容颜浮现柔和的笑容,伸出手拍了拍刘云的脑袋:“傻孩子,你是娘带大的,娘自然相信你。”

    刘云笑了,笑得很开心,由衷的觉得感动,索性,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个值得自己去保护的人。

    “来,穿上娘给你缝的新衣裳。”张氏将手中的衣裳递给刘云。

    刘云一怔,不解的问道:“娘,咱家又不缺钱,去外头买一件便是了,何须自己亲手缝制,浪费精力。”

    他猛然醒悟,这才知道昨夜张氏连夜缝制的这衣裳,原来是为他所做。

    “你这孩子,外头买的衣服哪有娘亲手做的暖,来,快穿上!”张氏催促道。

    刘云心中一暖,将衣裳穿上,上下看了一眼之后,说道:“刚好合身。”

    随后又对刘香香问道:“香香,要不要跟云哥哥出去玩呀?”

    “不去!香香讨厌云哥哥!”小香香气得撇过头去,一下子撅起了小嘴,显然对于之前刘云吓唬她还是耿耿于怀。

    “真不去?云哥哥给你买冰糖葫芦哦!”刘云云引诱道,眼中闪过慧黠的光芒。

    小香香转过头来,脸上带着希冀之色,一提到冰糖葫芦这小丫头就抵受不住诱惑了。不过想了一下,小香香又气得再次转过头去,轻哼一声:“不去!”

    刘云也不气馁,再次伸出两根手指,逗道:“真的不去?给你买两根哦?”

    一听这话,小香香立刻舔了舔小嘴唇,有些动心了,一根冰糖葫芦的诱惑不够,可是两根的话就不一样了。

    “唉,算了,既然你不要那我就自己吃好了。”刘云故意叹了口气,然后就自己往门外走去。

    “云哥哥等等我。”小香香一听刘云这话立刻就急了,急忙蹦蹦跳跳的追了上去,一下子就忘记了刘云刚才欺负她的事情。

    刘云得意的笑了,小孩子什么的果然是最好骗了,三言两语稍稍一撩拨就上钩了。

    “这孩子...”张氏在背后嗔怪,但是脸上却洋溢着笑容。

    走在清河县的大街上,听着各式各样的叫卖声,人声鼎沸,甚是热闹。

    小香香左右手各抓一根冰糖葫芦,吃得不亦乐乎,脸上都乐开了花,蹦蹦跳跳的跟在刘云的屁股后头。

    路过的人看到这么一个充满灵性的小丫头,都不禁驻足观看,有些姑娘甚至上来逗弄。小香香不但长得水灵灵很可爱,身上还似乎有一种灵性,令人忍不住想要接近她。

    “云哥哥,给你吃!”小香香递过一根冰糖葫芦,张氏经常教导她要谦逊有礼、尊长爱幼,她深得张氏教诲,学的与张氏一样,贤良淑德。

    “我才不吃你的口水。”刘云故意嫌弃道,对于这小孩子玩意儿,他一个年龄三十岁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喜欢。

    “不要算了,香香吃光光它,不给云哥哥。”小香香撇了撇嘴,哼声说道,样子俏皮可爱。

    正说话之际,两人行至一处琼楼玉宇之前,刘云不禁驻足停下,只见金质牌匾写着几个大字:“珍宝楼!”

    这里就清河县最著名的灵器贩卖店,不但有各种灵器,还有一些稀奇的天材地宝,只要你想要的,在里面就都能找得到。

    据说这珍宝楼是被某一个大宗门所支配,背景特殊,在许多地区都设有分部,天下英雄莫不给三分薄面。即便是在清河县一手遮天的刘善河,也不敢对珍宝楼发号施令,唯恐惹恼了其身后的庞然大物。

    看到这珍宝楼,刘云顿时有了想法,他现在正好缺一件趁手的灵器。刘府虽然富有,但却待他如猪狗,从未给过他一件灵器。而八宝琉璃盏过于特殊,又不可轻易示人,所以他必须暂时先找一件趁手的灵器使用。

    而说到找灵器,这珍宝楼无疑就是最佳的选择,一切灵器这里一应俱全,只要你能够拿出足够多的晶石,别说灵器了,就算是法宝都可以给你搞来。

    想了想,刘云大步走入其中,可是一进门便被一道炫光惊住,珍宝楼内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都在大放奇芒,千道祥光滚虹霓,汇聚成万丈光芒。

    刘云为之惊呆,这里面的灵器数不胜数,什么斧钺钩叉、刀枪棍棒,一应俱全,使他目不暇接。

    “公子,请问你需要些什么?”这时,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走了过来,身姿婀娜,面容俏媚,对着刘云躬身施礼。

    “我随便看看。”刘云笑着回答。

    “哦...”旋即,那女子眸中立刻浮现一丝鄙夷,对于这样的客人她见得多了,每次都是看了不买。故此态度也变得冷漠了些,随意说了一句“随便看”便走开了。

    对于这女人的态度,刘云早已司空见惯,轻笑一声,不予理会,自己围着那些灵器一一挑选。

    小香香乖巧的跟在刘云身后,不吵不闹,一双灵动的眼眸眨呀眨,也在打量着这些灵器,觉得很稀奇。

    “小翠,怎么不跟着那位客人。”楼内的另外一个女子问方才迎接刘云的那女子。

    小翠立刻露出讥笑之色,冷嘲道:“跟什么跟,人家只是来看看而已。真晦气,原以为他衣着光鲜,想必是出自富家子弟,岂料只是一个穷光蛋。”

    可是她的话音刚落,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合适自己的灵器的刘云便走了过来,直接越过小翠,对她身边的女伴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中阶灵器?”

    因为清河县只是一个小地方,当地住民也多数为普通人,所以很少有人会买灵器。摆放在这里的大多为低阶灵器,刘云都看不上眼,就想要看看有没有中阶灵器。

    “中阶灵器?”小翠和那位女伴同时惊呼出声,惊诧的看着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