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练习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3本章字数:6620字

    “又打过来了!”“阿!那群狗还是不死心呀?”“嗯,听说他们这次在我们出入口外面派了好几万的大兵呀”“嘿嘿”只听那人说“就凭几万人就想攻“好!”那两人说完,就跑走了。刘云和雅莉两人互看对方,刘云说“看来在我们昏迷的时候,发生不少事呢如何?”

    只见原本涌入的水全部被森特基地的排水系统全部排掉了,但取而代之的是鲜血。

    地上都是一片死尸,但是战斗还是依然得继续着“可可恶!”克特扬大叫一声,将地上的步枪拿起来,并以最初设置好的铁板作为掩护,并将枪管伸出。

    “一二三共有七个”克特扬小心地往外面瞄了一下数了数正在朝自己射击的敌人的数量。“看我的!”只见克特扬头也不在往外看,直接开了七枪,接着听到了七个人同时惨叫!

    “不错麻小子”愁孟赞许的说“看来我之前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枪术还满行的”“嘿嘿”克特扬笑笑,说“我说过了!别小看我!”这时忽然克特扬上空飞过一道巨大的黑影,并直直朝向卡特姆军飞过去!只见卡特姆军一片惨叫,孟克的巨大铁球刚刚正朝他们飞过去。

    孟克用力将铁球拉回来,并问愁孟“妹!你有没有什么可以一举消灭他们的方法?这样打慢了!”

    克特扬一听到立刻呆住,结巴的问“你你们是兄妹?”愁孟不以为然的说“当然,不然你以为是啥?”说完,愁孟又向孟克说“没有,对方用枪,我过去一定被扫城蜂窝的,果对方用剑或刀那就简单了我现在只能玩玩暗器而已”只见愁孟话刚说完,手一往卡特姆军挥过去,几道闪光闪过去,又是一阵哀嚎。“唉要不是我把重武器放在马车里只要一发火箭筒”克特扬感叹道“你呀就任命吧!”愁孟虽然在说话,但两手还是不停的挥动。只见闪光一道又一道,哀嚎也一声又一声。

    “对了!”克特扬朝外又开了几枪后,问道“你能确定你的暗器真的能准确的杀死人吗?”愁孟听到,停了下来,正好就在此时,孟克的铁球又在次出动。愁孟看了看铁球,就说“拿去!这针就是我在用的,不过小心点,不要被刺伤了”克特扬接过去,仔细看看。指见那针在光的照耀下隐隐发出一种惨绿色克特扬看到失声道“这!难道这上有毒?”“算你聪明”克特扬把针还给愁孟,这时孟克也将铁球拉回了。

    “不过到底要打到什么时候呀”孟克又发了一次牢骚。“和他们拼了!”愁孟说道。

    就在这时,忽然!卡特姆军那边忽然爆出了火焰?原来就在同时,刘云与雅莉也从卡特姆另一边赶到。而正当卡特姆的敌人准备攻击时,刘云立刻将双手评放在胸前,唸起咒术“以如土之钢铁防御!铁之壁!”只见刘云面前立刻出现一道铁墙,正当刘云在考虑要用何种法术击退敌人时,火精忽然出现!

    火精瞪着刘云,说“你还呆在这边做啥?想害我主人受伤呀!看我的!红莲暴炎!”

    火精全身发出火红的光芒,并对着卡特姆军开始喷火?“哇这火精够呛”刘云道“我也不能输!看我的!”刘云将一手平举,并也朝卡特姆军的方向,开始唸咒“以火之力!以火之燃!出来吧!真怒火爆!”

    一阵又一阵的火焰朝向卡特姆军烧去,卡特姆军不得已,在背腹受敌着状态下慢慢从原本的破洞逃了出去!“呼”刘云将魔法终止,擦了擦满头的汗,说“看来这一回合是我们赢了!”刘云边说边往卡特姆爆破出来的洞口走去,并在洞口在一次的使出了“铁之壁”魔法,将洞口堵住了“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刘云满意的看着铁壁,这时!忽然一阵风朝刘云飞去。刘云也警觉到了,立刻说“有杀气!”并同时也一拳朝那风打去“嘿好小子!”克特扬收手,说“锋头都被你抢去了嘛!真是的!”

    这时孟克也走过来,接着说“不过你也真行,竟然能从紫之邪法内全身而退”“嘿嘿,别说了”刘云不好意思的说“老实说,我修练还不够呢,在紫之邪法内,我还被雅莉救一次呢”“好了好了”愁孟也慢慢走过来,说“有事等等在说吧,刚刚黑龙报了个好消息呢”“什么好消息?”孟克问“钻地系统已经充电完毕了!黑龙要趁这次的机会,进攻卡特姆总部!”

    “怎么进攻?上面还有大军在等我们呢”克特扬问“我知道了!”刘云大叫“是不是要用钻地的钻过去?”

    “没错!”愁孟说“从地底过去,一方面可以给敌人攻个出奇不易,一方面卡特姆关新人类的地方也是在地下。”克特扬想了又想,又问“那为何当初不这么做?一定要等到现在?”“这是因为,之前卡特姆的军队几乎都聚集在他们总部,我们如果强去攻击的话,双方一会死伤惨重。而他们这次攻打我们,一定派出大半的兵力,因为对方这次的任务就是要铲除调我们,而他们为了铲除我们,不管派出多少兵力他们都愿意的。”

    “这根本就是草管人命嘛”刘云皱眉道。“没错!”愁孟正声道“卡特姆他们的将领,为了得到新人类的力量,不管花多少代价他都愿意。他可以是说疯了!”“真是个狂人”雅莉小声道,并露出了害怕的神情“放心”刘云对雅莉笑笑,说“你待在这很安全的,不用怕”

    “嗯有刘云在我就安心了”雅莉笑笑的对刘云说“呦好个甜蜜的情侣呀”愁孟笑着说“你们在紫之邪法内约会呀”“才才没有勒”刘云脸整个变红,急急的道“你你们别想歪呀”

    “呵呵呵”孟克说“先别开玩笑了,先去指挥部等待指令吧,而且”孟克看了看刚才发生战斗的地方,只见满地死尸,孟克转过头去,又说“而且这里也需要整理了”军官望着窗外,看到军人都从洞口逃出,立刻大声问到“下面是发生了什么事?军人怎么都跑出来了?”

    “报告”一位传令兵全身是伤,狼狈的站在军面前,说“敌人防御太强了还会妖法”说完,传令兵就倒地,昏迷了。“嗯这到底该怎么办呢”军官不理会倒在地上的传令兵,开始沉思。

    这时,忽然有一个人直接走进来,军官看都不看的就说“走开!不要烦我”。

    好大架式。

    这人道“你架子何时摆那么大了?连我也有胆量赶?军官立刻抬头!只见当初将紫之邪法植入雅立体内的男人就站在那里?“啊!原来是铭陈大人”军官立刻陪罪道“抱歉抱歉,我并不知道是您不然我也不敢这么大胆”铭陈手一摆,制止军官继续说下去,铭陈说“进去攻打的士兵都跑出来了?”

    军官一听,以为铭陈要治他罪了,立刻急道“是没错,我现在立刻要他们继续进攻!”

    铭陈立刻道“不用了,我们先按兵不动吧”铭陈话才刚说完,忽然一阵剧烈的震动!只见卡特姆军队挖的洞又被这震动震的原本固定的土,这时全部崩塌,掩盖了原本的洞!“怎怎么会这样?”军官立刻急道,并拿起对话机,急急下达命令“快快派工兵部队!快把洞在给我挖出来!”铭陈看着忙乱的军官,暗地笑着“好一招“地震术”果然是新人类之子。”

    森特地下基地酒店。

    “嘿嘿嘿”只见孟克拿着酒杯大笑“好一个黑龙!先用地震术做掩护,然后在快速用地钻离开,高明!高明!”“哥!”愁孟急道“别喝醉了!虽然说还要过两天才会到卡特姆,但你也不能乱喝呀!”孟克看看愁孟,又看看克特扬,说“不错不错”克特扬奇问“什么不错?”

    孟克大笑道“我是说!你和愁孟两个人看起来很配!哈哈哈!”愁孟和克特扬同时大叫“别开玩笑了!”一发现对方和自己说着同样的话,又同时说“你要学我!”孟克看到两个人这样,又大笑道“哈哈哈!看吧!这么的有默契!不做情侣做啥?”克特扬大叫“吼孟克兄!你饶了我吧!我和她做情侣!我会害呀!哪天被她打死都不知道”只见愁孟一听到,立刻瞪着克特扬说“你少臭美了!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我也不会要你的!”

    在酒店一旁的座位上,雅莉和刘云一起坐着,看着孟克愁孟和克特扬所引起的骚动,两人并不时的笑笑这时,雅莉忽然转头看着刘云,并问“刘云你是不是应该回答我了?”

    “嗯?”刘云也转头看着雅莉,问“回答?”“就我在紫之邪法内问你的问题呀”雅莉小声得说。“嗯”刘云沉思“就是你为什么要对才刚认识不久的我那么的关心?”雅莉说的更小声了

    “好吧老实说我也该面对这个问题了”刘云说“面对问题?”雅莉问“嗯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一直想帮助你也许是因为我们是同类吧”“对了我和刘云你都是新人类”“没错我原本是这么想的但当我看到你被紫之邪法附身之后那种感觉完完全全改变了”“改变?“那时我的心里一直在恨自己为何没能好好保护你反而让你中了那危险的紫之邪法”“那个时候当我下定决心要使用法之转移救你的时候,我心里反而下了另一个决定!”“那就是我要更加的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雅莉听到这一句,脸立刻变的和刘云一样红,而刘云像是没注意到,继续说“所以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刘云眼睛看着雅莉,只见雅莉惊讶的看着刘云刘云见状,立刻说“如果会造成你的困扰那我很抱歉这只是我心里的话罢了你不用当真”“不!”雅莉听到这句,立刻回答刘云“不!我一点都不觉得困扰!是真的”刘云惊讶的看着雅莉,只见雅莉脸整个红红的说“刘云老实说。”

    刘云惊慌的问“难道你有心上人吗?”雅莉急急的道“就就是是你!”

    刘云脸更红了,吃惊指着自己的鼻子,紧张的道“我是我?”雅莉说脸红的说:“自从自从你在酒店里奋不顾身的救我之后那一段由我照顾你的时间我心中都不知应该要如何感谢你”刘云道“不过那种感觉应该是感激呀”雅莉摇了摇头,继续说“我原本也是这么认为但是没过几天我就知道我错了。”

    雅莉抬起头看着刘云,说“之后你醒了每一次看你笑我心的都会抽动一次当我看着你的时候我的心就跳的好快”刘云听到这,缓缓的抬起头来,只见雅莉眼角微微露出泪光,雅莉用手擦了擦泪水,说“我这个样子应该不会太奇怪吧”刘云握住雅莉的手,说“你雅莉你不是开玩笑吧”“是真的”雅莉害羞的说“就在紫之邪法内的时候你抱着我的时候我那时心跳好快我想这就是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吧。”

    “这这我这实在是太太高兴了”刘云结结巴巴的说,一脸的惊慌与不失所措。雅莉说“不过我真的想不到”刘云问“想不到什么?”雅莉一直看着刘云,此时又把头低下,说“我实在想不到我所喜欢的人竟然也喜欢着我这实在是太巧了”这时忽然传来一阵大笑声,随后又有一个人大叫着刘云与雅莉的名字,两人同时被吓到,抬头一看,原来是孟克酒醉,正在大笑。孟克大叫:“刘云!雅莉!你们两个在那边做啥?快过来陪我喝酒!”

    愁孟也跟着骂孟克,说“都叫你不要喝醉了你还一直喝!猪头。”骂完又瞪着克特扬说“你在这边看什么看?”克特扬吐了吐舌头,说“眼不见为净不知者无罪”愁孟听到,又说“竟然如此,你不会过去找刘云和雅莉呀!快去呀!”克特扬听了,只好耸耸肩,拿起饮料,走向刘云和雅莉的身旁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刘云对克特扬说“呵呵你被电的很惨嘛”克特扬无奈的说“简直像是只母老虎,对了我看母老虎和她一比”克特扬用手比了比一个很低的高度,说“和她一比我看老虎还会像一只小猫一样勒。”

    刘云,雅莉和克特扬互相看了一下,开始大笑三人聊了一段时间后,雅莉忽然说“我有点累拉我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见”“嗯”刘云道“需要我陪你吗”说完并做势站起来。“不用了”雅莉对刘云笑笑,说“我可以自己走回去的,在说,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我还火妖可以帮我呢。”雅莉说完,走向大门,又忽然转过头对刘云说“今天真的很谢谢你明天见”说完,雅莉就走了。

    刘云盯着雅莉离去的背影,像是看出了神似的,克特扬笑笑,说“你们两个!真是。”

    刘云看了看克特扬,不懂他的意思“不懂?”克特扬笑了笑,说“别想瞒着我,你喜欢雅莉对吧”刘云惊讶的看着克特扬,问“你你怎么知道?”“呵呵”克特扬看着刘云“我说过,有什么事都别想瞒着我,我看得出来”“是吗”刘云满脸不相信的看着克特扬。

    “不信?”克特扬说“我看你的眼神我就猜的出来了,每次你看着雅莉的时候,你眼里的一股“傲气”就会消失。而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柔以及猜测”“猜测?”刘云疑问道“我眼神里会透露出我在猜测?”“那种猜测是你自己本人也不清楚了”克特扬说“但我看的出!当治安官有些时候就是得从犯人眼里看出犯人是不是在撒谎”“是吗”刘云摸了摸鼻头,问“那你知道我是在猜什么吗?”

    “一种担心”克特扬说“担心与害怕,你怕雅莉会有心上人,对吧”刘云一震,惊讶全写在脸上“看来我说的没错”克特扬大笑,说“你害怕雅莉会有心上人,但你还是因为你自己本身的正义感,所以每次雅莉有困难,你都会用尽全力的帮忙。”“嗯这么说也没错”刘云刚说到这里时,忽然!“呜!”刘云忽然一手紧抓着胸口,脸上露出痛苦与恐惧的表情“刘云?”

    克特扬急忙走过去,看了看刘云刘云想“这种心中的恐惧这心中的痛难道说!”

    刘云忽然站起来,并朝向门口跑去!“喂喂喂!等我呀!”克特扬急忙跟上。

    森特地下基地走道雅莉走在走道上,慢慢的走,而一脸好现在沉思的样子“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雅莉心中一直回响着这句话“今天真是个不错的一天”雅莉心想忽然,雅莉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一股充满压迫感的气息“这这是?”就在这时,忽然一个火红色的影子出现,正是火妖“主人小心”火妖一脸杀气的说“刚刚有个灵力很强的人使用了“瞬间移动”!”这时,忽然出现巨大声响“火焰障壁!”火妖使出了火焰盾,以阻挡席卷而来的尘土。

    “可恶”这时,忽然传来黑龙的声音“老黑龙?”雅莉一听到黑龙的声音,立刻问“你在那里?”“雅莉!”黑龙听到雅莉的声音,急到“雅莉!你快跑!别过来!”“别吵了”这时,忽然传来一镇阴沉的男人声音“我不是来找你们开打的”“你!”尘土渐渐落下,烟雾也慢慢散去,雅莉终于看清楚刚刚是谁在说话“你你要又来做什么!”

    原来,来者正是当时将“紫之邪法”强制放入雅莉体内的那个男人!铭陈!“雅莉!”这时,雅莉后面闪出一道人影,正是刘云!“又是你!”刘云定眼一看,立刻认出了那男人“你又想做啥了!我这次不会再让你靠近雅莉了!”“嘿嘿”铭陈冷笑,说“我就不相信你能阻止我。”

    才刚说完,铭陈立刻以飞快的速度冲向雅莉!“呀”刘云立刻拔出光封剑,并朝向铭陈“看我的!疾?乱风乱舞!”只见一道快速的剑光往铭陈砍去,原本以为会砍中的,却铭陈只用两根手指就夹住了刘云的剑?“可恶!”铭陈这时冷笑一声,说“别打了,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件事的”这时,铭陈出现时所制造出的烟雾已经渐渐散去,只见烟雾中隐隐看到另一个人影?

    “你你不是?丽!”黑龙看到那人,立刻冲了过去。而那人也发现了黑龙,楞了一下,但也立刻向黑龙冲过去,两个人相拥,看起来就像一对夫妻?“哼!我来是来和你们谈条件的!”

    铭陈道“我会放了所有的新人类,但是有条件的!”“条件?”黑龙问“若是说要我们放弃推翻政府,我们是不会答应的!”

    “嘿嘿政府会如何关我何事?”铭陈冷冷道“我的条件是!刘云和雅丽必须和我决斗!”“决斗?”刘云吓了一跳,但随即恢复,道“我又怎么知道你是否有没有暗下埋伏?”

    “信不信由你,但我要提醒的是。这决斗可是拼上性命的!”“反正要不要来!全部看你!决斗地点和时间都在这张纸上!再见了!”铭陈一说完,就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张纸。

    刘云拿起了那张纸,底语道“生死的决斗”面对赌命的格斗!刘云与雅丽将会作何决定?铭陈是否另有企图?深深夜晚,所有人都睡死了,只剩下刘云自己一人,独自坐在窗台旁,看着月光。

    一闪,是铭陈那险恶的脸,正将一张纸往刘云丢去又一闪,雅莉那微微发着红,带着微笑的脸一道光闪过,是刚才黑龙庆祝刘云的妈妈“情倩”的归来,以及刘云那许久未叫过的“妈妈”两字刘云反覆思索。

    到底为何自己会在这里如果当初没有帮助雅莉,现在又是如何?“当自己不敢面对的东西忽然出现时,自己一定要细细思索,出现的涵义”这句话正是当时那高人对刘云所说的话。

    “无论如何”刘云转头去看着那放在桌子上的纸,思索道“必须在与铭陈决斗日之前做出决定”死的决斗,多么骇人?如果是以前的刘云,一定会愤不故身的立刻接受挑战,因为他知道铭陈是邪恶的但现在,刘云有了一个风趣的好友,有了一个和蔼的母亲以及了解自己的父亲,以及一个深爱着他的女孩“这一切的一切又是为何?”

    刘云一个翻身,反身走下窗台,慢慢走向自己的床,躺了下来。

    而在刘云躺了下来之后,一双在门外看着刘云的,一双充满忧愁语爱慕的眼睛,慢慢离开

    次日刘云一大早起了床,慢慢逛到了雅莉的房间,正准备偷偷进去看看雅莉时,却发现里面没有半个人这时刚好黑龙与孟克边走边聊天的走了过来“爸!你有看到雅莉吗?”刘云走上前去问“呵呵”孟克笑了笑,说“你想你女朋友拉”“欠打”刘云摆出了个快要晕倒的表情,说“到底有没有看到?”

    黑龙正要准备开口时,忽然“她和火妖在练习场”愁孟笑着从一个转角处走过来“练习场?”刘云疑惑道“她在练习场作啥?”

    “呵呵,她可是比你还拼呢”孟克说“而且她资质不错,学的很快,我和愁孟的魔法,才一个早上她就全部学会了”

    “你不妨去看看吧,她现在正在和火妖做练习”愁孟比了比她刚刚出来的转角,正是通往“那我先走拉你们慢聊”刘云说完,头也不回的立刻跑了。

    “呵呵呵就和你我当初一样呢”黑龙喃喃自语,眼前慢慢浮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正是刘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