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反对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3本章字数:7216字

    刘云向李强投以诧异的视线,刘云没有说话,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起来叹息“你告诉我,你在这里的理由是什么?你是为了什么而战?”李强望了刘云一眼,没有说话。“退邪之刃伤不了你,换言之你的心根本没有恶意,也没有邪念。这样的你是为了什么而战?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战场上?”“这是使命对我而言什么战斗的理由都是多余的,可是这一个使命,是我一生的烙印。”

    “这是什么意思?”李强想了一想,他抚着自己面上的刺青开始诉说起来“这个刺青是对尚邪大人的忠诚之证,魔界是一个很严苛的地方,而且资源十分缺乏,包括水还有氧气那里没有爱同伴梦想这些东西,唯一有的是斗争。弱肉强食是那里的生存法则,想活下去便要狠下心肠杀死身边的人。那时我还十分弱少,可是尚邪大人却救了当时的我

    “因为尚邪大人打算颠覆当时的魔界政权,他需要棋子需要一只不起眼的棋子。”“什么?这样子又怎算救了你?他是在利用你而已。”“你错,虽然是这样,可是大人在事后却没有放弃我,他将我收归为四巨头,之后更将部份魔力分给了我,最后新生的李强终于诞生。

    “这便是你的过去吗?”刘云仔细一想,无论任何人也有自己的过去,对方虽然是魔军,是来自别的世界的人。可是他们与自己其实没有分别,他们一样会感到开心悲伤痛苦淌着一样的血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一想到这里刘云便失去战意,他握着巨剑的手垂下来,显露出一副无力的表情道:“除了使命,这还是你报恩的方式吗?”

    “没有尚邪大人也没有你眼前的我,大人给予了我生存意义,一切也是大人给予的这份恩情我一辈子也无力偿还,我唯一可以做的是按大人的吩咐行事。”“这真是太令人伤心你这种人我无法对着你挥刀。”

    “难道你只有这点觉悟吗?我看到你眼中已经没有当时的迷茫,你一直坚信着自己的道路而走到这一步,说不定现在的你已经在我之上,你变坚强了。来吧,尝试用你的刀来改变我吧,你有这个本事吗?”李强挥剑几下,重新露出战意。“改变你”刘云念着这句话,他抽出斩首大刀,挥刀指向刘云道:“退邪之刃对你无效的话我唯有用斩首大刀。”

    “为了使命,为了尚邪大人我是不会留情的。崩坏波”强烈的空气重力震压八方,经压缩后的空气的重量以几何级倍增而上。可是刘云冷眼一瞟,他从容不逼地破开李强这一击,而且还在这当中来去自如,向着李强步步逼近。李强仍旧没有说话,只见他面上的刺青发出诡异的光芒,他释出自己浑身的力气,使出最强攻击终焉崩坏波。

    甲板随之裂开,整艘要塞什至被这道无匹的超级重力压得下沉,舰身左摇右摆,狂风的呼啸声吹得刘云一阵耳呜。“在你高高的俯视下来的同时,我已经无声无息地追上你的影子,真正令人感到威胁的不是领先在你前面的人,而是跟在你后头,以顽强的斗志一步步追上来的人。”

    刘云的面色有点稍稍一变,可是他仍然以稳健的步伐慢慢前进,他沉住气,挥起大刀再度使出足以开天辟地的攻击

    跨越一整片天空的无形大刀从天劈下,李强急忙仰天一望,他咬着牙根,毫不犹疑地举剑挡住刘云这击。“我大概会死在这里”李强的咀角淌着血,身上的衣服被撕成碎片,可是仍然露出满足的表情道:“你要改变的不止我,还要改变这个世界。”

    李强的剑断成两截,而要塞亦被斩开两边在半空中肢离解体,刘云和李强俩人直坠到地面。李强的身体急速下坠,呯的一声撞落至战场上,咳出一划鲜血李强缓缓站起来,手中握着折断的剑。他抬起头,见刘云驭风而至,脚踩轻风从容的降落至地上。于是李强无力地垂下双肩,平静地道:“我已经输了,杀了我吧。”

    可是刘云没有意何动作,他的眼中充满了同情地盯着李强。“是吗,原来我连死在你刀下也不配”于是李强提起折断的剑向着自己的胸口戳下去刘云挥刀阻止,李强的剑脱手而飞。

    “你这是什么意思?已经战败的我连寻死的权利也没有吗?你想侮辱我到什么时候?的面上尽是绝望的神色,他的双眼已经失去光彩。

    “没错,你的确没有寻死的权利,因为你还要用余下来的生命来偿还自己犯下的过错。“死是唯一可以赎罪的方式。”“别说这些蠢话!与其以寻死的方式来为自己赎罪,那倒不如努力地活下去来偿还自己曾犯下的过错!”刘云大吼一声,这话似乎对李强起了当头棒喝的作用,他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生气。“你说尚邪给了你生存的意义?怎么可能!这些东西不是别人可以给予的,成长经验启发是唯一可以得到的途径!你告诉我,你想生存还是想生活!”

    邪恶势力逐渐瓦解,继鬼哭星之后琉璃等人相继战败,现在四巨头只净下熔魔一人。然而,目前最大的威胁仍然是这个男人有最强之称的男人得到“明镜止水”的江流实力已经升华到另一个层次,他的眼神变得内敛,彷如寒星一样闪烁,深邃,神秘,全身散发一道深然气势。他的长刀迸出慑人的金色光芒,而脚底却透出令人战栗的黑色杀意。“果然是仙魔同体可是,纵然神魔之力集于一身的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俩人已经格挡了十余招,虽然江流成功一扭之前的颓势,可是他与狂人只是平分秋色,尚未占到任何优势。“这个人是怪物吗?他到底强到什么程度?”江流的呼吸变得有点急促,他绷紧着全身的神经不敢放松,因为眼前这个毕竟是有着“最强”称号的男人。

    然而,狂人却由此至终也不将他放在眼内,仅是抱着玩乐的心态来跟江流战斗,在心理方面江流已经略逊江流往后瞟了一眼,便见念晴还有星丽俩人筑起结界瑟缩在他身后,念晴的眼中尽是担忧之色,江流为了不让自己最重要的人担心。

    他重新握起武器,呢喃的道:“人间食骨我一定会遵承诺,你希望的话连我骨髓里的血你也可以吸个清光。可是,我现在需要你的力量,拜托你”当下,人间食骨彷彿真的回应江流的话一样,剑身飒飒生芒,一个十多米高的巨大人影应声出现在江流身后!众人定眼一看,这高大的人影原来是一名少女的身影,她手持大石剑,双眼缠布,头披银纱,几缕黑发从中撩出,这便是“神体。烈日大御神”“是是神?”狂人大吃一惊,他抬头仰视着这自己不可高攀的存在,似是傻了的嘀咕着道:“烈日大御神在上古世纪被称为天空巫女的存在。她的左眼生成太阳,右眼化作月亮”

    “这样子你明白了吗?”江流轻挥一刀,烈日大御神也同样往下挥剑,巨剑打在地板上彷彿洞穿天地,已经起动了的要塞剧烈地晃动了一下。“你想毁了这要塞!”狂人急忙纵身起跳,他避开塌下来的瓦砾大声吼问。

    “那又如何?这要塞也是你们野心的一部份,毁了它也不错。”江流再度挥刀,烈日大御神的斩击纵扫八方,支撑着这里的石柱差不多也被毁了,狂人忙着防御闪避,连反击的时间也没有。

    “啊!”念晴及星丽突然大叫一声,江流急忙回头一望,原来她们的结界因为频频受到倒塌下来的瓦砾击打已经开始捱不住!“念晴大人!”江流连忙解除“神体”,他飞快地回到念晴的身边为她们解围。可是狂人突然上前,他挥动“狂者无念”直斩向江流!

    剑锋直贯而至,江流还没回头只感胸口一阵剧痛,他掩着伤口滑步后退,神色痛苦的道:“你这家伙太卑鄙”“要顾及念晴大人还有星丽的安全我太大意。”“你没戏唱了,别以为受了狂者无念一刀还可以活下去!”狂人大吼,他挥起由自己的脊骨化成的长鞭使出“铁丝花绞杀”。与此同时,江流也使出另一式绝技“邪体。六天魔王”话声未落,令人不寒而栗的邪气济天而起,整个空间顿时变得冰冷无望,邪气卷缠着“人间食骨”使它变成一把漆黑亮丽的长刀。

    江流的身体也因此而起了变化,他的眼瞳变得细长,邪气随筋脉而上,诡异的刺青满布他的脸上,一面邪容的他咯咯笑道:“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他鼓起肌肉,啪的一声綑住自己的铁丝花应声断了。“这是大魔导的创始人是业界六欲天的最上层六天魔王?”邪气扫过江流全身,他刚才受的剑伤自动愈合,而且还有一层似是保护衣一样的黑气覆在他的身上。

    一道螺旋状的气劲由刀锋直射而出,这一击蕴含着极高浓度的魔力。狂人不敢怠慢,他舍弃“解放”,二话不说便用上自己浑身的气力来抵挡这一击。

    “喝啊!”狂人暴喝一声,他双手紧握着“狂者无念”作抵御,要是换作普通的武器的话肯定早已经断成碎片。然而,这道高浓度的魔力攻击未有放缓的迹象,而且更开始自行压缩起来形成一枚魔法弹,四周的的天花及墙壁因负荷不了这异常的魔力而陆续瓦解。

    “有意思从来没遇过这样的对手这一战真的很有意思!”狂人凝起刀劲,双眼迸出前所未有的战意及光芒,大声吼道:“狂者无畏”虚无的一击将一切舌噬,同样是黑关力量的狂人将“天祓”抵消。

    “看到了没有,这便是最强的人的力量!”狂人咀上虽这样说,可是他的双臂早已剧痛不已,仅是握起武器也差不多是极限。再加上,狂人的身体早已经有毛病存在,他很清楚自己的状况,要是继续下去的话情况会相当不妙。江流也留意到狂人的异样,可是当他想趁势追击的时候

    星丽突然发出大叫!“什么事!”江流回首一望,便见星丽双手抱头,蜷曲着身体放声大叫起来。“茉星丽!”念晴将星丽抱在怀中,她的叫喊声终于停止。可是,与此同时星丽的眼中变得空洞无物,彷彿没有灵魂的傀儡一样。“什什么?难道是?”念晴失神地问道终于再度发生,久违了的命运齿轮终于再度转动绝对预知。

    “不可以的!快点停!”念晴抓着星丽的双肩大喊道:“醒一下,星丽!之前的预知已经令到刘云失去了右手,这次可能会危及到他的生命!他不是你最重要的人吗?清醒一下!”

    “神所眷顾的女孩”狂人呢喃一声,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于是他趁着江流分神的一刻急忙离开现场,而江流也顾不了这么多,他解除“明镜止水”急步回到念晴的身边去。然而,效果一解除疼痛马上来袭,就连呼吸和眨眼也使他浑身剧痛。还没迈开步伐,江流已咳出大口鲜血,失去意识的晕在地上

    出云烈轮江流还有星丽四人也失去意识,就连平日行事冷静的念晴也开始乱起来在“凤”仍然持续着战斗的只剩下三莲和翠兴,他们的实力与圣王不分上下,双方过了百多招仍未分胜负。然而,头脑冷静的三莲似乎发现了某件事他将所有方案推敲出来,虽然可能只是巧合,但经过鬼哭星一战之后他已经不会再否定任何可能性。

    “翠兴,有个方法或者可以打倒他,你要试一下吗?”“那当然!”于是俩人互相打个眼色,似是在确认着什么的一样。然而,圣王却没有任何行动,他只是高傲地站在自己的宝座前,抬头挺胸,气势凛然的道:“小鬼们,你们做什么也是徒劳的,这要塞的最终目的是消灭地面上的所有军队,再过一会它便会坠落,即便你们杀了我这个老头也改变不了这结局的。”

    “别唠叨,他一定会阻止这些事发生的他一定会保护地上的大家!”“他?你是指苍月绯露?烈轮?还是”“是我的朋友。”翠兴坚定地说。

    哈哈哈”圣王闻言后发出一阵讪笑的笑声,他嗤了嗤鼻不屑的问:“那个小鬼有这能耐吗?”“你别瞧不起人!”三莲踏前一步,他的眼神变得凌厉,一阵怒意在他眼中冒起。“很好的气势”于是圣王也收起笑容,重新露出战意。他的手一挥,四周的地面墙壁还有石柱旋即扭曲起来如腾龙一样冲天而起,巨大的龙首往前一颔使得一阵地动山摇。烈火与狂风同时袭来,可是圣王却不当是一回事。

    “可笑,这是哪门子的战斗!让你们见识一下大人的气魄吧!”话毕,十多条石龙重叠起来化成一头威严霸道的巨龙,牠双翼一展便遮蔽住天上日光,一声龙啸撕裂心神,三莲他们的气势在瞬间减退下来。“什什么”翠兴抬头仰视着这压倒性的存在。“很巨大虽然不是真正的龙,可是已经很有气势。可是我们不能因此而放弃!”

    “哈哈哈”圣王看到他们似乎有所打击,于是再度发出讪笑声道:“到此为止!你们这些小鬼只看到眼前的利益,想成大事目光一定要放在更远的地方!”

    “大人!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魔军他们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三莲跳到石龙的背上发恨乱轰,他双拳连续交替,打得龙背怦怦作响。“大人们之间的利益关系你们这些小鬼不会明白的!”

    圣王抽出长剑,他一个箭步跃前来到三莲的身边。剑锋拦腰而至,三莲马上举臂挡住。紧接着,翠兴连发数矢,利箭轰在石龙的背上发出猛烈爆炸使得圣王不得不撤手而退。“是小鬼又如何!我们这些小鬼一直在看着你们的背影而前进,如果你们走上了歪路我们一定会知道的!”“胡扯一通!你们只需跟在我们的身后便可以了!”然而,这时候石龙突然抬起右脚,牠巨大的脚掌作势要压下来的一样!“什什么!”三莲心里马上暗叫不妙,这里要是再受到大破坏的话一定会加速下坠,于是他决定放手一搏三莲二话不说,他双拳冒起烈火冲到石龙脚下试图以一人之力抵御这击!“一切也完结了,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区区一堆石头!”轰隆一声,烈火在瞬间倍大,火舌卷动四周,被火光包围住的三莲魔力涌动全身,这刻的他变的耀眼夺目。“这种魔力的涌动是什么事?连空气也彷彿起来,这种能量简直可以相等于天地开辟时的强度!三莲你”“这一式是我的最终绝技,要将它的威力发挥到淋漓尽致便一定要配合绯露的攻势我本来想将它留起来对付狂人的。可是现在似乎不是吝啬的时候呢”

    石龙的重压使得三莲口吐鲜血,他的双臂早已经涨得通红,之前被鬼哭星刺中的伤口也再度复发。纵使如此,他仍然忍着一口气,咀角露出得意的微笑“解放,火神敕令。

    炽地”澎湃的魔力将一切吞噬其中,天空随之洒下一片金色光芒,在金光之下,巨大的石龙逐步渐于空气中崩解,洒落在地上的光芒化作一圈火舌将整个空间包围起来。“这是你竟然还有这样厉害的杀手锏!”圣王这下子瞳孔一收缩,顿时大吃一惊。

    这刻的三莲浑身披着烈火,他蛮横的肌肉变得赤红通透,整个人在炽热地燃烧起来“喝啊啊”他提气冲前,眨眼间已经来到圣王身边,红红的火拳直轰在他的腹上。

    下一个瞬间,散落在地上火舌突然迅速交缠起来形成一道虹光一飞冲天“神火旱天!”“你这小鬼!”圣王大喝一声,他仅是一个眼神已经将烈火分成两边,然而三莲似乎早料此着,他二话不说掷出出两轮火圈两道火流星在翠兴的头上一划而过,周遭的魔力剧烈的颤动起来。

    圣王以徒手挡住火轮,他的手也因此而严重烧伤,可是“什么!”火轮余势未止,它缠住了圣王的双手将他反绑起来,继而烈火从中迸发而出。

    “果然没猜错,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弱点!”圣王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三莲继续说道:“你每次只可以同时扭曲两个对象,而且对生物无效,我说得对吧?”

    圣王咬牙低吟一声,可是他已经没有反抗的时间,在他下方的翠兴早已经架起长箭瞄准着他的要害“疾风点破!”咻的一声,快箭夺眶而出,圣王在这时候合起双眼来,没有任何挣扎而另一边厢,狂人虽然暂时撤退,可是这一战对他们而言实在太过惨烈,除了念晴之外全员身受重伤倒地不起,而最令人担心的是星丽,她竟在这时候发生“预知”。然而,正当念晴还在踌躇着的时候。

    “终于找到你了!”念晴回首一望,原来是风音他们!“是是你们!”念晴急步跑向绯露等人,可是他们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其中伤势最严重的非绯露和琉璃莫属。“你们似乎发生了不少事呢?”念晴的视线在星兰真雪还有琉璃三人之间来回。

    “嗯嗯,真的发生了很多事他们的事一会再跟你解释,你先治好他们的伤吧。”铃音将半死不活的绯露端在怀中道。“可是我这边的情况也很”一阵浩然的魔力突然从四方八面涌来!

    众人心头一抖。“这是谁的魔力?”“是圣王?不,这道魔力完全没有收歛的意思,不像圣王的作风。”“没错,而且这种感觉很陌生,之前从来没感受过。”“你意思有其他人来了?这怎么可能这要塞可是在天空的呢?”“绝对有可能。”这时候,一把嘹亮的男声突然从后传来划破了众人心中的惊惑。

    闻声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个陌生的男子,他双脚踏实地踩在半空中,双手叠在胸前,以居高临下的样子俯视众人道:“初次见面,在下是堕天六将军天奉方。”“堕天六将军?”念晴在脑海中极力思索着这个名字,她眉头一皱,面色瞬间变得铁青起来。“你的脸色很难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风音问道。“嗯在这个大陆的对岸有一片名为流放之地的人间地狱诗篇大陆。那里是帝国军的管辖地区,死囚或者重犯会被放逐到那里去。

    可是,在十多年前这片诗篇大陆上出现了五个穷凶极恶的死囚犯,他们将驻守在大陆上的帝国军全都杀死了,然后擅自解放那里,成为了那里的话事人,而且更自封为堕天将军”“流放之地原来这件事是真的?一直以为只是传闻“这也难怪因为帝国军的高层为了顾全面子而用尽了一切方法封锁有关消息,直到目前为止诗篇大陆的环境仍然是十分黑关,没有人会愿意接近那里。”

    “呵,没想到你还挺了解我们的事。”天奉方鼓掌笑道。“可是你们应该只有五个人,那为什么要称自己做六将军?这点我不太明白?”“哼,告诉你也没关系,因为我们其中一个并不是囚犯,他是外地来的。”

    “竟然有这种事?”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我们堕天六将军便是黄雀。”

    “那么你们要捕的应该是帝国军这只螳螂,对吗?”“哈哈哈你这个女的真的很厉害。没错,我们堕天六将军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消灭帝国政府,使它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投入全兵力与魔军联手对付你们,可是教王这个老不死肯定没料到自己会被魔军出卖,哈哈哈!”天奉方狂妄而自大的笑声于走廊上回荡起来,使人一阵不寒而栗。

    “又是魔军搞的鬼!”铃音大吼一声。“别冲动。”风音抓住她的肩,在她耳边呢喃道:“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堕天将军的实力去到什么程度,别大意。”“哼这个男人的态度太嚣张,本小姐已经忍不下去。”星兰抽出双枪,指向天奉方摆出架势。

    “真是性急冷静一点,我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跟你们开打的。”“管你是什么理由,总之本小姐就是看你不爽!”

    “喂喂,我们根本没有战斗的理由,双方无仇无怨对吧?虽然这是魔军的命令之一,可是情况容许的话我也不想跟你们开打我只是来给你们一个忠告,希望你们别阻碍我们的行动,仅此而已。”“你想得美!”“哼,好之为之吧。”话毕,天奉方从要塞上一跃而下,当众人追上去的时候他的人已经消失得不见踪影。

    “堕天六将军情况变得愈来愈乱。”“话虽如此,可是我们真的要感谢他因为以我们现有的战力未必会是他的对手“你己经输了。”翠兴的箭穿过圣王的胸口,他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面上带着一丝不甘。

    “呜呃青出于蓝胜于蓝或者我们这辈真的该退下来”“你有什么遗言?”“遗言?”圣王冷笑一声,似是有所感触的道:“也没什么我已经活了半个世纪之多,想做的事也已经做了,可是仍然有一件事令我放心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