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应付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4本章字数:7047字

    第55章应付

    “我们没跟他们打的理由,我只是想拿回我的刀而已。”“不,你们有战斗的理由。海兽不会让你们离开,你们刚才也听到的吧?他在地穴得到的那东西叫天书,是一本记载着这个世界的所有神话传说预言等等的神秘书籍,这本书的手抄本已经绝无仅有了,而真迹更加是没有人读过。可是这本极具价值而又神秘的天书原来一直也被封印在地穴,而海兽已经得到部份天书的真迹,那里有一头传说的怪物在守护着,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绝绪和慎紫也没有说话,于是神秘人又道:“这个海底基地其实是一具超级武器,可是如果要启动的话一定要有异常庞大的精神力,而海兽的目的是要你们帮他起动这武器,之后毁灭地穴。”

    “可是海兽不是希望得到那本天书的吗?假如这超级武器真的可以毁了地穴跟岛上的传说的怪物的话那天书也难逃一劫。”“他根本不关心这种事,事关最重要的部份他已经得到了八神器的记载。避免有其他人知道天书的内容所以他决定连天书也一拼毁了,他要书中的秘密从此消失。”

    “书中会有什么秘密?”

    “不知道,但天书的内容这样诡异,而且还有传说的怪物在守护着封印,当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关乎着整个世界的东西。”

    “是吗可是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什么英雄,拯救世界什么的我不会做。”话毕,绝绪欲转身离开,可是这时神秘人突然道出一番令人惊异的话“那里可能会有你的记忆,可能会找到你一直在追寻,但又没胆量知道的真相。”神秘人的嘴角上扬起来,露出个“我成功了”的笑容。

    绝绪猛然转身,一把抓住对方的领子将他撞向墙壁,有点生气的问道:“你知道有关我的事?你认识我的吗?”

    “不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有关你的事,可是我知道你失了忆。”绝绪的眼神很锋利,而且冷酷得很,似是刀锋一样,可是对方却受得了他这种冷得可置人于死地的冰冷眼神。“你叫什么?”绝绪问。“叫什么也没关系,只是个代号而已加上我也没有真正的名字,所以你们暂且称乎我做林零。”“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而绝绪什么也没说,他只提起自己的刀,然后径自离开房间。

    生与死的抗争。

    此时天空阴沉沉的,空气中彷彿带着郁闷的感觉,众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及难以言喻的感觉离开战场。刚才大家动荡的心情稍为平服下来,虽然没有哭得死去活来,但脸上仍挂着两行清晰可见的泪痕,那当然,也包括刘云在内坦白说,生离死别在战场上是常有之事,但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同伴身上还是头一次,感觉有点说不清楚。

    但死了就是死了,不管他生前是什么强权贵族所向披靡的战士,抑或是寂寂无名的路人或者市井无赖的小混混,在死亡的面前一切也是平等,死后同样化为白骨同样化为尘土。脑海中闪过飞王的一句话“没有特别残酷的死亡,死亡是平等的,因此才显出它的存在及价值”,现在的刘云大概有多少理解。

    但其实继星霞的事之后又有另一件令人感觉悲伤的事,就是大家即将要分道扬镳。其实我们所有人只不过是因为机缘巧合之下才会聚在一起,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始终一起经历过出生入死,算得上是共患难的朋友,一想到即将要分开便有多少不舍得。

    “你有什么打算?离开这里?抑或跟着他们走?”苍星走上前向刘云搭话道。“我也不知道你们希望呢?”“别这么垂头丧气啦,说不定他们会邀请我们加入呢?”翠星把手搭在刘云的肩上。

    当刘云低下头思考着的时候瞥见茉莉的脸色好像不太好,于是向她问道:“茉莉,你的脸色不太好,没大碍吗?”“头有点痛

    “茉莉嘟嚷着“是不舒服的吗?”翠星凑上前问道。“不没什么。然而“啊呀”下一秒钟,茉莉突然双手抱头仰天大叫起来,在场的所有人皆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吸引着视线。她倏地躺在地上蜷曲着身体,那张皮肤白晢稚气的脸孔因痛苦而扭曲起来。“什么事啊?茉莉!茉莉!”她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令刘云手足无措,而众人亦跟我一样,完全给不上应有的反应。

    四周回归平静,茉莉突然停止了那歇斯底里的叫喊,但她的眼睛变得空洞起来,像是一个没有魂魄的傀儡一样。

    “怎么样?”“发生了什么事?”

    “喂!什么事啊?”此时,当大家也一头雾水而且更陷入一片混乱的氛围之中的时候,一把平静的声音响起:“是神所眷顾的

    女孩?原来是真的。”说话的不是什么人,而是凌心。我们均向她投以疑狐的目光,希望在她身上可以找出答案。但谁料,她的反应比我们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她的双眼中还存着一丝惊愕之色,她瞪大眼睛,口中重复着“神所眷顾的女孩”这个名。“到底什么是神所眷顾的女孩?跟茉莉有什么关系?”刘云马上问道。

    “你知道些什么?”

    “茉莉到底是什么人?”在大家连番的追问下凌心终于回过神来,她微微叹了口气道:“你们有没有听过天书这个名字?”众人闻言之后面面相觑,一脸茫然的表情。凌心见我们陷入沉默,于是道:“天书是一本记载着这片大陆的传说神话传奇预言,一切没法解释的事物的百科全书,而且当中还包含了一些鲜为人知的黑历史。但可惜的是这本书已经失传了多年,真迹可能早已经消失于这个世上,而手抄本亦只有仅仅几页在这片大陆流传着,所以有许多关于里头的秘密也已经无法解读

    “然而,以我所知,在这几页天书当中曾经出现过“神所眷顾的女孩”这个名字。

    这番说话令茉莉的身份更加神秘,天书只会记载神话传说等等的事,但茉莉竟在天书中出现?众人屏住了气,凝神地继续听着凌心的解说。

    “在这几页手抄本的天书之中记载过有关预知能力的资料,而书中提及预知能力其实分为两种。首先是后天修得的预知能力,经过反覆的心灵及精神的锻鍊,当到达最高境界的时候便是我们所谓的预知能力,这种不太困难,只要你有心的话便可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说到这,凌心顿了顿把视线扫过我们,叹了口气续道:“这种是第一种预知,而第二种是天赐的预知。

    “慢着,你不是想说茉莉有有预知能力吧?而且还是无需经过锻鍊,是与生俱来的?”刘云以一副难以置信的口吻问道,因为这实在这太胡扯了凌心微微的点头“那天赐与后天有什么分别?不也是预知未来的吗?”翠星锁眉问道。

    “分别可是大上百倍你们应该知道未来有很多个可能性,而不同的抉择会谛造不同的未来。像是一棵大树一样,你选择不同的分支就会走向不同的未来,但你们要留意一件事,就是不论你走哪条分支也好,你始终是在同棵大树上,你始于没有离开过大树。”“可以说得简单一点吗?”刘云骚着头问道。

    “不如我换个说法,即后天的预知可以看到所有未来入面的其中一个或数个,但因为未来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所以结局仍然有可能发生变化。但天赐的预知会看到“最有可能性的未来”,即在众多的未来当中会看见最有机会发生的那个,而这个

    “最有可能性”其实是相对于“绝对”。

    “对,茉莉的预知能力是“绝对预知”。

    瞬间四周陷入寂静。片刻,凌心续道:“茉莉被称为“神所眷顾”也是这个原因,命运会为她安排“未来”,而这个“未来”会是最好的,因为她的“绝对预知”能够否定一切不幸的事,所以茉莉是真正得到神的庇佑

    “这根本就是神的领域如果茉莉真的有能力预知的话那我们可以运用她这种能力,如果运用得宜的话说不定将会成为我们最强的王牌。”李潜的突发奇想激起了众人的注意。

    “那我们不就可以牵制住魔军及帝国政府的行动?”苍星说道。“想不到这小鬼还蛮厉害,竟有这种能力”在旁的飞王亦陷入沉思之中。“这可能不行”说话的同时,,凌心刚才凝重的神色突然变得黯然。“为什么?”

    “我刚才说过,茉莉的“绝对预知”能够否定一切不幸的事,而超群的预知及异于常人的运气是她的特质。但我以我猜测,如果要发动“绝对预知”必须达成某个条件。”“条件?是什么条件?”但刘云的话还没说完,凌心便伸手指着刘云,淡淡的道:“要达成你“挣扎”及“矛盾”的条件。茉莉一直也安然无恙,但她的能力突然发动,即代表有些因素驱使着它。简单而言,与茉莉有最深羁绊联系的人将会牵动到她的能力。”

    “即是我是这种能力的发动条件”

    “不过,这种最深的羁绊和联系由谁来断定?有什么定义?”

    “这一切也由茉莉本人决定。但如果硬要给一个理由的话这是“命运”或者“神”的安排。

    “什么嘛原来是这样,你这副黯然的表情还害我担心是什么事情。”刘云闻言笑道然而,凌心的表情仍然是那么落魄,双眼带着一丝悲伤的色彩。她徐徐续道:“茉莉这种能力虽然不错,但这个世界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我刚才说过,与茉莉有最深羁绊联系的人将会牵动到她的能力,但同样地,茉莉的能力也会影响到那个人。”“即是茉莉的能力会对我有影响?有什么影响?”

    “我不转弯抹角,说实话,当茉莉运气愈高就愈代表人有人愈倒楣,因为他的本身的运气正受到茉莉的影响,而这个受影响的人会是与她关系最密切的即是你。众人的视线也落在刘云身上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他。“

    而且,当运气用尽的时候将会是倒楣的尽头,即是死亡。”“在你面前等待着你的将会是一连串的不幸以及死亡”属于刘云的命运齿轮开始转动抬头看着面前这栋高耸的建筑物,在周遭没有任何可以突显出它的装饰,也感受不到应有的华丽感,但在简朴当中却充满着庄严气息的感觉。

    大门缓缓打开,一条由石板铺搭成的路伸延向庭园的另一端,两旁夹道的花圃被修剪的整整齐齐,众人看得傻了眼般愣在原地。

    “跟我想像中有些不同,稍微有点儿漂亮。”刘云嘀咕道。这栋简朴的建筑物处于崖顶之上,而悬崖底下是一片汪洋大海,唦啦唦啦的水声啪打着岩壁,凉风的吹拂迎来海水的气味,时而有片片金光穿透云层洒遍大地,如果在这放上一张帆布椅及太阳伞的话铁定会是一个休憩的好地方说到这,大家可别误会,我们没有到了别的世界,而战争也没有结束,这仍旧是战乱连绵的乱世,不过

    现在我们正处于“凤”的要城寨!

    其实刘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各人有不同的理由,所以我们可以继续一起旅行,想不到仍可以聚在一“我想继续在一起,这说不定可以令我了解到茉莉的事。“一切依照大人的意思,我没有任何异议。”这个是凌心和刘风的理由。“没什么纯粹闲着没事干,所以暂时跟着你们

    但可别误会啊!我不会承认我是你的手下,混帐李潜!”这个是飞王的咆哮性宣言。“你和茉莉也不是普通人,“神所眷顾的女孩”不可以被魔军抓到,而你和她是有最深羁绊的人,所以我以保护的名义要求你们加入凤。”因为这个原因我被李潜邀请加入了凤

    而这个结果苍星和翠星也十分认同,因为我们的脸都已经被四巨头见过了,难保他们下次不会向我们找碴,所以基于安全理由我们便继续一起旅行。顺带一提,当时茉莉的“绝对预知”大概维持了十分钟,而她本人亦好像察觉得到自己有些异样。

    事后,她告诉我们在梦中遇见一个棕色长发的少女一只头上长角的深红色大怪物和一名手执骑枪的男子。但当我们追问下去的时候茉莉却显得一脸茫然,说梦境中模糊不清,尽是一些零碎的画面。尽管当时四周被不安的气氛所围绕,但众人也只是绷着了脸,没有说些什么。可能是因为我的关系,我最后迎来的结局是不幸与死亡,所以大家也没有说些什么,免得令我不安。

    但其实刘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因为我不会相信什么命运和神不相信这种飘渺的东西能够左右他的一生。好,先不说这些,在不知不觉间我们原来已经来到建筑物的内殿,一道同样朴素的大门立于我们眼前,在两旁把守着的士兵为我们推开大门一阵刺眼的光线从门缝中射出,瞬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宽广的空间,末端有一个洁白的殿台,台上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他的白色眉毛长得盖过了眼睛,下巴长长的胡子好像快要拖在地上,他以一个躺坐的姿势坐在椅上。看似是一副老态龙锺的样子,但我隐约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平稳气息,半瞇着的眼睛透出阵阵精光,这位老人家应该不是泛泛之辈。

    当刘云上下打量着他的时候李潜向出云上前显出一副恭敬的姿态道:“圣王大人,我们回来了。”称被圣王大人的老人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我们。这时飞王把头凑近我耳边低语道:“这老不死好像来头不少

    ”“嗯,好像是呢。”老人一身仙风道骨,他微微睁开眼睛扫视我们,道:“李潜已经向我交代过你们的事,我大概了解你们的情况,她就是“神所眷顾的女孩”吗?而你就是被选中的人。”声音异常的嘹亮,他的视线最后落在刘云和茉莉身上。

    “嗯

    ”圣王装出一副沉思状,似是思考着什么似的。“圣王大人?”出云带着疑问的话气说道。突然啪的一声,身后的大门猛然被打开,几名神色慌张的士兵以焦急的语气说道:“不不妙了!“何事大惊小怪?真是失礼”圣王以淡淡的语气道。“抱抱歉

    但刚刚传来消息,之前派出去的小队差不多被全灭,而且日轮大人他他”士兵们喘着气连话也说不清。“日轮发生什么事?”李潜上前问道。

    “日轮大人他大人他任务失败了,而且还受了不轻的伤!”士兵话音刚落,宽广的通路再度传来人潮的脚步声,一名身穿银色铠甲的男子昏死似的被担架抬到众人的面前,随行的魔法使围在他身边用医疗用的术式替他治疗。银白色的头发染上了鲜血的颜色,身上的铠甲已烂得不成形,胸甲部份有三条明显的爪痕,好像是被野兽撕开似的。“铠甲不是被刺穿或斩开,而是被撕成碎片

    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刘云喃喃的道

    他们拥有人的外表,单看外表的话实在与普通人无异。但另一方面他们拥有与野兽沟通的能力,什至可以透过特殊的话语或声响来控制野兽,因此他们被称为兽种之王。然而,这种非人的强大力量却把他们赶上绝路

    仅仅一个夜晚,古代种人被帝国军惨杀得尸横遍野,一夜之间险被灭族。他们的力量在这乱世当中并没有得到青睐,反而惹来政府的畏惧,愚昧的帝国政府担心古代种人会成为继联合军之后的新批战力,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一夜之间把他们杀尽。

    这种理由很荒谬是吧?然而,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这便是帝国政府用来排除异己扫除一切对自己有威胁的人的方法。从此,古代种人便在一夜间消声匿迹

    圣王的说话确凿地传到我们的耳中,但众人摆出一副茫然的表情,脸上尽是不解之色,于是圣王续道:“我明白你们心里的疑问,古代种人应该是被灭族,但有情报显示近日北壁附近的野兽有不寻常的表现,就连向来性格温顺的渡渡鸟也变得暴戾起来,所以有理由附近有古代种人出没。”

    “北壁那边不是妖族的地盘来的吗?”刘云慌乱的追问起来。“是那帮阴沉狠毒的家伙吗?”翠星嘟嚷道。“的确,但应该不会跟妖族有接触,而且打着联合军的旗号的话应该可以放心,他们对于魔军帝国军之间的事没多大兴趣,只要不惹毛他们的话应该没问题。”圣王以一种千叮万嘱的语气说道。“但你们要小心,古代种人的明确位置我们还没能掌握,目前只知道你们要穿过北边那片迷雾树海。”

    挑战性任务。

    “这次的任务很有挑战性,如果连日轮也失手的话那我更加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圣王大人,请问今次任务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多少支部队会参与作战?”出云问道。“没任何部队,仅仅只有你们数人。”圣王顶着一脸认真的表情说出这如开玩笑一般的说话。“啊?”这番爆炸性发言令我们无不惊讶。“慢慢着

    你刚才不是说这个任务多危险的吗?”我马上开声问道。一直默言不语的刘风也忍不住问:“不就是啊,又古代种人又树海又妖族

    只派我们几个那不是死定了?”“你叫什么啊?”

    傲天和绝蜂均向我投以视线。“你们

    听不到的吗?有声音

    又传来这道声音了。”“你说什么傻话?哪有声音?你吓得疯了吗?”

    “对不起,我伤害了大家。”

    ”“我没有听错!真的有声音!”说毕,我马上冲出了结界。这时候,刚才一直在发飙的蚩尢竟然静了下来。“刚才的声音是你的吗!红葵!”“魔力的逆流令我出现混乱,我现在总算可以跟你对话,不过

    我竟然做出了这些伤害大家的事

    “没关系的!我一定会令你恢复过来!”这时候傲天和绝蜂也从结界中走出来,绝蜂皱着眉头道:“她竟然可以清醒过来?”

    “今次的任务不适宜派太多人,在树海里面很容易迷失方向,如果人太多的话反而会成了负累。”圣王以他沉稳且嘹亮的声音说道。“明白,我们一定会”“李潜,今次的任务你不可以参与。”圣王的说话断然制住了李潜的发言。李潜闻言马上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为什么?”“我要知道他们的实力去到哪一个层次,所以今次的任务就当是给他们几个的测试。”圣王以一双锐利的眼睛扫视我们。

    “但大人如果任务失败的话搞不好会丢了性命,而且连日轮大人也失手的话这个任务未免难度太高。”出云亦在旁附和着。圣王顿住了,摆出一副沉思的样子:“

    也是吧,那么你也参与今次的任务吧,就由你好好引导他们。”说话的同时,圣王眼中闪出一丝如小孩恶作剧般的恶魔色彩。“啊?不不是吧

    承蒙大人错爱,但这种级数的任务我实在应付不来,哈哈哈。”出云干笑几声,结结巴巴的道。

    “这是命令。”圣王一声满带威严的说话马上把出云压制过来。出云脸色一变,最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道:“是”

    “另外灰发的那个。你是日轮的手下吗?古代种人的任务只剩你一个可以活下来,你对当时的情况应该是清楚,你和他们同行吧。”圣王把视线移向那名个子不高的士兵身上。这个灰发的士兵因为得到日轮的保护才免于一死,但日轮却因此受了不轻的伤,所以他到刚才也一直哭哭啼啼,一副内疚不已的表情。话毕,他转身向我们道:“请几位大人多多指教。”

    “才不是啦,你对那边的环境比较熟悉,到时候还要你多多提点呀。”我微笑的说着。“说起上来圣王大人,不知苍星及翠星可不可以豁免今次的测试呢?因为他们之前一直被魔军囚禁着,所以身体状况不太好,而且他们的武器也在之前弄丢了。”李潜恭维的问道。

    圣王低沉的呻吟起来,他把视线转到苍星及翠星身上,那一双被长长的眉毛遮盖着的眼睛在上下打量着他们,道:“连武器也丢了那没法子,这样子吧

    李潜你带他俩个到“那个地方去”吧,虽然可以豁免测试,但总要给他们一点训练。“好的,感谢圣王大人”。

    突然,后边传来一把陌生的声音,伴随着话语的是一股野兽般的杀气不!并不只是野兽这个级数,那种强烈的压逼感或许用恶魔的杀气来形容会更贴切,实在很难想像这是出自一个人类身上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