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怎么会这样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4本章字数:7214字

    第59章怎么会这样的

    “没。你下次别做这种危险的举动了那个人的剑绝不是说笑。”但刘云真的不希望会再有人死去。”“战争一定会伴随着死亡。别说这种傻话。”说毕,风音再次投入战斗,她上前向琥珀问道:“就这样吗?凭这种程度的实力是绝对杀不了刘云的。

    琥珀舞了个炫目的剑花朝刘云俩直刺过来,然而当刘云上前挥刀还击的时候风音突然一手将刘云推开道:“退下!”顷刻间,风音的葱指迅速的挥划着,散落在地上的傀儡的残肢在毫无预兆之下动了起来,断了的手腕从掌心中冒出了细剑向琥珀刺过去!琥珀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异之色,他马上挥剑将手腕斩开两截。

    “还没完!”说着,傀儡的另一只手腕以极高的爬走速度窜近琥珀的脚边,琥珀低头一瞧便将手腕踢得砸烂。但在琥珀专注于脚底下的攻击的同时候,傀儡的胸口突然打开了,数十枝的爆筒在同一时间顷射于前。

    琥珀双腿一跃抓住了头上的树枝避到上方去。然而这些爆筒的攻击轨道跟琥珀所想的有出入。爆筒的去向差不多完全贴近地面而且射程不远,看起来不像是为了攻击对手而设,正当琥珀留意到这点的时候爆筒已经亮出一阵白光差不多到了爆炸的界点爆声响至的同时数以百计的细针从爆筒中疾射而出,密集的针雨攻击宛如天罗一般铺天盖地袭来,即使是琥珀亦难以全身而退,他的手臂上已经刺满了数十根针。

    琥珀惊愕的同时,傀儡的头部已经绕到去他的背后,当他察觉到的时候,傀儡张开了嘴巴,好像有什么要喷出来的一样。

    “不会再中你的把戏。”琥珀迅雷般挥剑将傀儡的头部斩开,然而在挥剑的同时一抹紫色的气体从傀儡的口部喷溢而出。“毒雾!”这攻击出于琥珀的意料之外,剑锋无法挡下毒雾的来势,不消片刻琥珀已经被毒雾掩没在当中。

    然而,当风音的话音未落四周便传来了一阵淅沥的流水声。哗啦一声,无尽的洪水向刘云们扑面而至,围绕着琥珀的毒雾应声冲散了。“什么?”刘云俩的视线不其然朝流水涌来的方向张望过去,出现在刘云们眼前的不是什么陌生人,正是伪神的另一名护法-琉璃。琉璃摘下了斗蓬露出小恶魔般的笑脸说道。

    同一时间,天上打了个响雷似是为琉璃的出场而助威,艷阳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乌云盖过,伴随着雷声的是连绵不断的细雨。“嘻接下来到琉璃的表演时间了”令人销魂的娇笑声。同样亦敲响了刘云们心中的丧钟“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你的任务呢?完成了吗?”

    琥珀瞟了琉璃一眼,语气带有一丝不悦,似是在质问着琉璃的好管闲事。“那当然!琉璃办事可是十分有效率的啦”之后琉璃话锋一转,指着琥珀道:“话说你实在太大意了,刚才你差点就是死在毒雾之中。

    琥珀低吼起来的时唰地一声。一划鲜血从琥珀的口中吐出。“难道你吸入了毒雾吗?”琉璃捂着嘴惊异的问。这时重新召唤出战斗用傀儡的风音亦不怀好意的笑起来道:“虽然毒性还没强得一下致命,但毒素会在你体你慢慢扩散,你迟早会捱不下去的。”琥珀眼中罕有地闪出一丝怒意,他咬着牙不岔的道:“刘云竟然会受到那种傀儡的左右这种猴戏!”

    伴随着暴喝声的是一记致命的突刺,长剑劈头而下,然而当剑尖在触碰到刘云的咽喉之前刘云便已经挥刀将攻击挡下来。“挡住了”琥珀似乎因自己的攻击被挡下来而感到一阵错愕,但这动摇的情绪维持了不足一秒钟,下一瞬间他又恢复到平日的强悍程度。接二连三的剑花连续袭来,实在快得令人眼花缭乱。

    “很快琥珀的剑速仍旧十分快。不过不过。”

    “感受到刘云的实力没有?这便是刘云们之间的差距。那点小伤刘云根本不放在眼内!夜叉闪空”

    飕的一声,一道奇快无比的攻击扑面袭来。“决定性的一击!足以令你绝望的差距!”琥珀激动的吼道,像是野兽一般的嘶叫声。凌厉的攻击划破了空气。“不过!刘云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刘云说!你的攻击刘云已经看得清楚了啊啊啊!琥珀!”双脚在一瞬间好像变得不再属于自己的一样,异常的灵活性一下子避开琥珀的攻击。那道破风般的攻势擦过刘云的发丝,鼓动着刘云的耳膜。刘云狠狠的将刀锋插入地面,然后一下了释放出所有气劲吼道:“刘云们一于分个胜负!”

    “你真的进步了不少!那么刘云也动真格了啊!”琥珀扯着嗓子歇斯底里的吼道,长剑挥划的同时亦掀起一阵霸道横蛮的冲击波。没有时间给刘云磨蹭了使出全力来将琥珀击倒在剎那之间这刻心中好像有什么在悸动起来的一样,前所未有的感觉在体内流窜。刘云猛然睁开双眼,抽出大刀嘶叫起来:“合气道!”

    两股气互相交缠,一道烈风随之刮起,大地震动起来。“成成功了吗?”刘云喘着气向前方投以疑惑的目光“就只有这点程度的吗!”声音带点沙哑,像是野兽的叫声一样。“还没能让刘云尽兴啊”浓浓的烟尘中传出一把带着亢奋感的声线道:“刘云琥珀还没命绝啊!”

    虎手划破浓烟一把抓住了刘云的脖子,速度比之前的好像还要快“小心!”风音见势马上向刘云扑来,但琉璃连忙作出对应,手中挥出一条水鞭将风音牵住了说道:“很久没见过琥珀这个样子,琉璃不会让你阻挠着他们的战斗。”

    “胜负而分!”

    琥珀的眼中闪出胜利者的光荣。一口鲜血喷出。大大的血花激溅向四周,血迹顺着细雨流散开去,这时琥珀的脸亦因痛苦的而扭曲起来。他捏着自己的胸口,冒着冷汗道:“什什么事胸口突然痛起来。”

    “你你没大碍吧?”琉璃松开了绑着风音的鞭连忙上前搀扶起琥珀。“看看来毒雾的效果开始发挥了?可恶!这里的事你替刘云善后。在那样东西起动之前你一定要栏住他们。”琥珀口中冒着鲜血的说道。

    琥珀充满怨念和不愤的瞟了刘云一眼,他拭去嘴边的血迹,回复平日的冷静及傲然态度道:“奉劝你一句,不要在战斗中追求美学,在死亡中追求高贵”说毕,琥珀纵身一跃便消失于刘云们的眼前。

    非常快速的消失了!

    “想过去就算打倒琉璃!水流烈鞭”琉璃突然挡在刘云的面前,抽出了长鞭狠狠的向地面抽击下去。“你的同伴都已经撤退了,只剩下自己一个还这么大口气。”风音划挥着傀儡摆出战斗的架势向琉璃问道。

    “自己一个也没问题的啦!琉璃可是很厉害的喔!”受到风音的瞧不起,琉璃鼓着脸不满的说着:“铁水爆弹!”“太慢了。”风音马上向后退走。“即使你动作再快也没可能避开所有雨水!”琉璃将手摆在腰上,然后伸出手指在空中绘画着魔方阵。在刘云大喊着的同时,风音连忙抬头一瞧,大概半径一公里范围之内的雨点也停留了在半空,似是一根根锋利的银针一般指向风音的位置。“琉璃可要将你打成蜂窝”

    淡淡的说着,彷彿不将这当成是什么一回事。“那么,你给琉璃去死一次吧。”没有起伏的声线,这样地,无数的银针便向风音刺去。已经来不及了,正当刘云俩陷入绝望的瞬间的时嘹亮的声线划破冷雨传入刘云们耳中。

    同一时间一个人影掠到风音的面前,他有着高佻的身段,看下去并不怎么健硕,但在这一瞬间在刘云眼中看来他变得异常的巨大,像是铜墙铁壁的一般护在风音面前,他张开双手,成“大”字型挡下了琉璃的攻击

    鲜血沿着这个人的嘴角滴下,而沥沥的血迹也从全身上下的伤口处汨汨冒出。“你”风音的双眼回复生气,然后以惊异的语气问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什么陌生人,“芳菲!”

    “是是你”见到芳菲的出现琉璃的一张脸突然涨红起来,刺在芳菲身上的银针也马上变回雨水洒落到地上。“呜呃”芳菲低呻起来,拭去嘴角的血迹道:“这种没有意义的战斗!!”“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进行起来?还还是住手吧。”

    风音对于芳菲舍生来救自己而感到有些错愕,于是问道:“你有必要做到这地步吗?这只不过是刘云和伪神之间的事,为什么你。”

    “才不是你们之间的事,还有你妹妹。那个女人,竟然不顾一切来栏着刘云,仅是因你你一句话,所所以刘云稍微对她下重了手,抱歉。”

    “铃音”风音瞥过了脸,脸色稍稍一变。“与其去追求已经失去了的重要的人,倒不如去珍视眼前所重要的人,这番话刘云也经常对自己说的”说着,芳菲的脚步变得踉跄起来。

    话还没说完,芳菲便突然倒在风音的怀内。“呃”风音一怔,双眼的深处似乎有着诉说不尽的哀伤。

    “芳菲”刘云举刀指向琉璃叹道:“除了战斗之外,刘云相信一定还其他可以互相了解的方式。刘云琥珀你芳菲还有世界上的所有人,这就是所谓的理想乡”说着,刘云将握刀的手松开了。

    琉璃的态度明显软化了,在她脸上尽是徬徨和迷惑的表情,但这表情维持了不足一秒,下一瞬间从她那双清泉般的眸子透出一丝敌意。“这样的,刚才不知从何处冒出了一大群魔军的士兵,他们无差别地进行屠杀,不论是傀儡瞳孔的士兵或者是伪神的信徒。”

    “想不到那个琥珀真的会这样做呢”琉璃侧着头摆出一副苦恼的表情。“那其实是一场戏啦,当信徒们被屠杀着的时候,真神会以“神”的姿态来拯救他们,那么信徒对真神的好感及信任不就会更加上升的吗?”

    “竟然因为这种理由。”

    “你们不认为自己这样的行为是很卑鄙的吗!”另一把声音响起,顺着声音的来源张望过去便见出云架起了弓箭指向琉璃。“呜呜对手又多了一个

    你们在欺负琉璃吗?”“别说这些废话!那即是所有信徒由始至终也是你们的棋子?”“也不是棋子啦

    只不过是稍微利用一下他们。”这时候在森林的深处突然传出一阵隆隆的机械声,于是琉璃便马上说道:“已经差不多完全起动了么琉璃也要走。

    同情!

    琉璃对刘云笑了笑道:“天晓得呢掰掰”说着,琉璃就这样消失在刘云们眼前。“给给刘云慢着!”刘风大喝一声,当他作势想要追上去的时候风音突然将手搭在刘风的肩上,然后以温柔的语气道:“别追。虽然刘云也很想尽快解决伪神的事,不过,但刘云们还是先重整一下战力,而且你们的同伴也受了伤。”

    芳菲身上的血也差不多止了,但脸色还是有点苍白,他就这样地埋在风音的怀中,像婴儿一般的熟睡着。“你们有一位很了不起的同伴。”

    风音望着芳菲熟睡的脸嘀咕起来。天色差不多已经入黑,刘云们来到了一条镇外对出百多米的废弃村庄休息,除了芳菲之外所有人也没受到什么伤,然而,在这时候刘云发现那几名与刘云们同一阵线的大汉好像少了三位。在旁的冥夜推了刘云一下示意刘云不应该再追问下去。这时候刘云已经大概感觉到是什么一回事,当刘云打消了念头打算识趣到走开的时候泷突然说道:“他们死了。”

    意料之内的答案,但想不泷会答刘云的问题所有刘云不禁怔了一怔道:“对不起!”

    “没关系,反正他们的死法十分伟大,刘云认为没什么需要隐瞒的。”泷又将一根树枝丢进火堆里道:“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家人而死,是为了自己重要的人。”

    “他们最后跟刘云说的一句话是“他们是刘云重要的家人,所以刘云有必要保护他们”。”泷淡淡的说着,语气不带有哀伤或任何感情。“这样吗。”

    “这对他们来说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到最后一刻他们的脸上也流露出幸福的表情。”说着,泷将最后一根树枝丢进火堆里,于是便迳自离开。

    当刘云在思考着些什么的时候,冥夜突然上前向刘云搭话:“什么啊?在同情吗?”“没有啊,只不是觉得

    有点难理解。“别说这些累人的话题,你去休息一下吧,听说你今天可以很厉害的呢竟然将伪神的护法打走了。“才才不是啦那还是有赖风音的毒雾。”头一次受到这样的称赞,一时间令刘云有些过意不去。

    “怎也好,下一轮的换更时间还没到,趁这机会休息一下吧。不然的话会导致精神不集中情绪欠佳状态失准等等啊一个不小心的话说不定会死掉的。”

    冥夜咯咯的笑起来,像是恶魔一般的男人。

    但比起之前现在在他的身上可以感受到一份亲切感。刘云呆了一呆,然后笑道:“别整天说这些没有笑点的笑话啦

    其实你还真是一个温柔的人。

    “什么温柔啊?别将这个字套用在刘云身上。”

    “你说不是吗?你知道接下来的战斗并非阴岚可以应付得来,所以随便找个藉口来打发他离开,你说是吧?”

    “还有啊,你故意安排刘云和芳菲一起行动那是因为,别说这些令人鸡皮疙瘩的话吧,总之你快给刘云好好休息一下。真是的。”

    搔着乱发的冥夜态度有点显得不自然,刘云笑了一笑于是便道:“刘云知道啦

    那么刘云先去休息一下吧。”然而,当刘云一退出房间便有一只纤弱无力的手臂抓住了刘云的肩膀

    “嗯?”回头一看便见凌心一脸凝重的样子啊,抱歉,刘云和冥夜吵醒了你吗?”凌心摇了摇头,然后叹口气道:“那个关于茉莉的事。”

    “嗯?茉莉嘛?有什么事?”

    “那个难道你不担心自己的情况的吗?茉莉今次又用上了自己的能力,你很有可能会因为这样而出意外。

    你要记住,最坏的情况你可能会连命也丢了。”刘云思索了片刻,然后道:“真到发展到这地步的话刘云也没法子。

    但是!刘云绝不对不会将你们牵涉入来,这点刘云会保证!”

    “还真是令人担心呢,唉!总之一切要小心。”

    这样,当凌心作势要离去的时候刘云喊道:“放心吧!刘云不会死的,至少刘云在实现梦想之前刘云不会死!”凌心没有说话,只是笑了一笑。“还真是有自信的发言”在旁的房门突然打开了,芳菲扎着绷带踉跄的走出来。

    “芳菲?你的伤没大碍吗?”“啊,也没什么了,全靠那个女人将刘云的伤治好了”芳菲望着逐渐远去的凌心喃喃说道。“这样吗?说起上来,你还真是令刘云意想不到,你竟然会舍身挡下琉璃的攻击,感觉得跟你的性格不像不太符合。”

    芳菲摆出一副思考着的样子,然后不以为然的道:“是吗?或许真的跟刘云的性格不像不太符合性格这玩意可是会改变的,至今为止刘云经历了很多的事。”芳菲徐徐的走出屋外,望着那片繁星满布的天空续道:“当中有星霞的事还有狂人的事。”

    “嗯,真的发生了很多事。但也不可以就这样冲上去将自己挡成盾牌,这太危险了吧”

    “刘云当时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刘云的能力非常渺小,刘云不会说出想要保护世界之类的话,但刘云会尽刘云所能保护自己眼前的一切。”说着,芳菲突然在刘云的头上敲了一下道:“想对刘云说教你还早上一万年啊。”

    “痛,用不着这么大力很痛的呢。”当刘云在诉说着刘云的不满的时候,芳菲脸色一沉,双眼亦失去平日的光彩淡然道:“失去重要的人的心情是很难受的,不论什么人也是一样。”

    “嗯。泷的同伴也是一样,他们为了保护自己重要的家人已不惜拼上自己的命。“重要的人刘云失去了太多,青银白柳星霞狂人”刘云凝视着芳菲的侧脸,不知什么原因总觉得他的表情好像有一点悲伤和概叹。“想不到你这个人还蛮感性的。”

    一把声音响起来,回头一看便见风音双手叠在胸前缓缓走近刘云们说道。

    “切,还以为是什么人。”芳菲不屑的瞟了风音一眼。风音瞥过了脸,并没有对上刘云们的视线,风音淡淡的说了一句:“多谢你救了刘云。”虽语气有点倔强,但表情却有点难为情。芳菲没有答话,只是背向着风音。

    于是风音续道:“刘云为之前的失态向你们道歉,你们说得对的,敌人就只有伪神一个,刘云不应该伤害那些信徒的。而且经过今次一战,傀儡瞳孔的士兵损失了差不多六成。”

    芳菲偷瞄了风音一眼,他见风音的语气带点黯然于是便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没什么,只要你现在知道自己错了便可以。”“你妹妹怎么样?没大碍吧?”铃音已经睡着了,也没受到什么伤”

    “那就好了,你要好好重视你妹妹,与其沉溺在过去,那倒不如认清自己眼前重要的人。”风音点了点头,这时候刘云想起来风音之前提过伪神抢走了她重要的人,于是刘云便忍不住口问道:

    “伪神抢走了你的什么?朋友?恋人?同伴?”刘云以难以置信的语气重复了这话,而芳菲亦睁大眼睛望着风音“怎么啊,你们的态度很失礼”风音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脸色有点腼腆。

    “呃,也不是,只不过你给刘云们的印象是很独立,而且有少许逞强的性格,想不到这样的你也会有未婚夫你说对吧?芳菲?”

    说到这,风音突然变得结结巴巴,好像有什么不方便说出来的一样:“其实

    有件事刘云一直没跟你们提起,就是那个伪神其实”芳菲终于耐不住了,于是便问道:“别磨蹭了,你的性格不应该是这样的,有什么话便说出来吧。”

    “听刘云的未婚夫说伪神好像是他的妹妹。”刘云和芳菲不禁异口同声叫了出来,刘云们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风音。“但但是那个伪神不是男人来的吗?刘云们听过他说话的声音”

    风音点了点头,然后疑惑的道:“大概是用了什么魔法吧?”

    “啊竟然是个女人?开什么玩笑啊?”芳菲搔着头发一脸不爽的道:“这还真是呛呢。”风音叹了口气续道:

    “刘云未婚夫的妹妹有一日突然消失了在刘云们的生活当中,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为了找回她,所以刘云未婚夫离开了刘云的身边踏上了旅行。”

    “原来是这样的所以你就要打败伪神。那么你的未婚夫在哪?他叫什么名字?”

    一个熟悉的名字。“你是说绝蜂!是那个妖族的绝蜂吗?”刘云诧异万分的追问下去,而芳菲也一脸错愕的问:“不会吧

    就是那个经常自称做“神”的绝蜂!”刘云们的反应或者过大,所以吓得风音有点不知所措,她愣了愣道:“的确

    刘云未婚夫是妖族的人,你们怎么会知道的?”“刘云们之前曾经见过他!在北壁的树海那边!”

    “你说什么!”风音马上态度一变,双手紧抓着刘云的肩紧张兮兮的问道:“你真的见过他?什么时候的事?他有没有说些什么?他现在去了哪?”“冷冷静一点吧。

    刘云们不知道他去了哪,他只是说了一句“刘云们一定会再见”之后就走了。”“怎么会这样的。

    如果早一点遇上你们便好了

    唉。风音马上变得垂头丧气起来。“不过,那个绝蜂竟然是你的未婚夫,还真是想像不想到呢。”

    突然一记响声从远处传来。“什么事?”

    “喂!”冥夜突然跑到刘云们的面前,他的神色有点慌张的说道:“过来!天空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于是刘云们便跟着冥夜的脚步走到屋的另一面

    “这这是什么啊!”在繁星满布的天空之上,出现了一艘巨大的飞行要塞天空,彷彿因此被吞噬起来。

    天空为之暗淡下来,点点的星光顿时间失去光色,这座巨大的要塞盖过了天空,似是要吞噬一切。“啊!芳菲你觉不觉得这座要塞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芳菲听了刘云的话之后沉思了约一秒钟,之后便突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大声的道:“刘云想起来了!这座要塞就是伪神今日举行集会的那幢建筑物!”

    “对啦!怪不得那幢建筑物的样子会那么奇怪,想不到它竟然是一座飞行要塞!”

    “切,原来是伪神那家伙来得正好。”

    风音的情绪变得高胀起来,脸上的表情带有一丝战意,这时候在旁的铃音也附和道:“姐姐,刘云们今次一定会打败伪神的!”

    “喂。”当她们二人的战意正大盛的时候,芳菲突然伸手搭在风音的肩上问道:

    “那座要塞这么大你们打算怎样做?而且你们懂得飞吗?”

    “你忘了自己刚才说的话吗?刘云知道你很想找回绝蜂,也明白你想打倒伪神的那种心情,但不要冲动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