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最宝贵的名声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4本章字数:7567字

    第64章最宝贵的名声

    “呃……是……是啊。”碧荷不知毕业为什么突然这么问,这毕业是不是自己的小姐,不是很明了吗,当然是了?

    “是就可以了啊,既然我是你的小姐,那你就得听我的啊,我说什么你就去做吧。放心啦。妈妈那里有我罩着了。”碧荷摆了摆手,她知道碧荷胆子小。“快点去吧,给我弄一套年轻男子的衣服。”

    “是……”碧荷见拗不过南宫闭月,只能照她的吩咐去办,既然小姐这么说了,那就听她的吧,谁叫她是自己的主子呢。

    路上不出什么事的话,妈妈也不一定会发现的。

    这里虽然是青楼,但是搞男子的衣服也不难,因为来这里的都是一些达官贵人,皇亲国戚,难免喝醉酒的时候弄脏了衣服。所以香夫人专门备了一些男子的华服在这里,以供那些客人方便更换。

    “小姐,衣服来了。”不一会儿,碧荷就取来了一套男子的衣服。

    “嗯。”南宫闭月接过衣服,点了点头。“你也去换一套朴实点的衣服吧,再把发髻梳的简单点就可以了。”虽然碧荷是丫鬟,但是青楼里面的丫鬟穿着也是比一般的女子要性感的多了,外面多是一件薄纱。

    这样的穿着走在街上,必然会让路人引起争议的。

    碧荷退下之后,南宫闭月就开始自己给自己装扮起来,易容乔装——这也是在电视里看到的,看到古代那些个大家闺秀们,也是不方便随便出门。那些胆大的小姐为了出去偷完,也都是这样装扮一番。

    南宫闭月褪去身上的衣服,将一条半米来宽的干净紧紧的缠在自己的上身,将自己的那有料的身材包裹在里面,缠紧了之后,南宫闭月才一件一件的将碧荷送来的男子服饰往身上套去。

    衣服穿好之后,接下来就是脑袋上的事情了,南宫闭月自有一套法子。

    南宫闭月将自己的三千青丝解开,简单的在头顶上了梳了一个发髻,在在发髻上套了一个白玉冠,看似简单又不失典雅,倒还真得像那么一回事。

    打开梳妆台,取出螺子黛,细细的将自己的眉毛加粗……

    虽然没有多加装扮,但是那两条英气十足的眉毛倒似让南宫闭月看起来多了那么一丝男人味,少了一些柔美。再加上身上的这身装扮,看起来倒像那么回事。像个十七八岁的翩翩公子。

    只是这公子看起来稍微那么瘦弱了点,肤白唇红,不够男子气概,但是那胸前平平,也容不得让人怀疑。

    “小姐……小……小……小公子?”碧荷按照南宫闭月的吩咐收拾完了自己之后,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准备看南宫闭月是否还有别的什么吩咐。但是当碧荷迈进门来看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翩翩美少男的时候,碧荷愣住了。

    这是小姐吗?嗯,五官和身量上看起来很像,但是眼前这个男子除了和小姐五官上相像之外,没有一点自己家小姐那千娇百媚,美艳不可方物的感觉。那气质——完全就是一个儒雅的公子哥啊!

    好神奇,娇媚花魁变成了翩翩公子!碧荷完全是看傻了,她一双眼睛不自觉得往南宫闭月的胸前瞟去。自己与小姐天天在一起,自己家的小姐的身材那个是没得说的,好得不得了。

    平平无奇……小姐胸前居然一马平川……就像真的男子一般。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能缩水不成?不可能啊!碧荷完全是傻眼了。

    “色丫头!你的眼睛盯着哪里看呢?”南宫闭月看碧荷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胸前看得目瞪口呆,知道这丫头惊奇的是什么。

    不得不说,南宫闭月的身材真不是盖的,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胸前那二两肉确实不是一般般的衣服能遮挡的。如果是宽大的衣服还好一点,可是一般衣服都较贴身,何况男子的衣服一般都束有宽腰带,这胸前的肉肉更是无处藏身。

    还好自己先前束了这么厚厚紧实的布条,不但让自己很好的遮挡了自己的明显的女性特这,还让自己的薄身板看起来壮实了一点。

    听到南宫闭月的声音,碧荷才真得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别人,真得是自己的家的小姐。

    想到自己刚才直直的盯着南宫闭月的胸前看,碧荷不由的吓了一跳,赶紧跪倒地上,直磕头:“小姐饶命,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不是故意的……”

    “好了,好了!我也没怪你什么……好奇嘛,都是正常的!”南宫闭月赶紧扶起吓得如受伤的小鹿一般不定的碧荷,安慰的说道,“你再在这里磨蹭,我们就可以不用出去了。”

    “呃……是……是”碧荷才想起自己和南宫闭月这样的打扮的最终目的,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真的,动作再不快点的话,待会出去了也逛不了多少时间的。

    偷偷摸摸的,两个人摸索着向门口走去,一路上东张西望,就担心遇到什么熟人,被抓了个现行。

    “公子好!”突然一个丫鬟不知道怎么的在拐角里窜了出来,吓得南宫闭月差点转身就跑。

    谁知这丫鬟貌似一点也没认出来站在自己眼前的就是自家大名鼎鼎的头牌花魁,只当是在这里留宿到现在的贵公子哥儿。

    “嗯……嗯”听到丫鬟的声音,南宫闭月才放下心来,稳定身姿,打开手里的折扇,装模作样的摇摆着扇子向大门口走去。

    大门口站着六个守门的守卫,看着这样的阵仗。南宫闭月还是有点心虚的,刚才那丫头一个人是没认出自己来,可是这里有这么几个人,不难担保没有一个人会认出自己来。

    “小……公子……”碧荷赶紧换口,紧张的在南宫闭月的身后伸出手拉了拉南宫闭月的一角,示意她是否打退堂鼓算了。

    南宫闭月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碧荷别紧张。自己抬头挺胸,抬脚向门口迈去。

    “公子慢走……”那些个守门的侍卫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公子哥是自己家的花魁假扮的,反而齐刷刷的躬身相送。

    其实南宫闭月和碧荷完全没有必要担心,那些个丫鬟侍从们哪里敢直视那些来往的宾客们。那些宾客们都是豪门富商,不是他们那些下人们可以直视的。

    刚才南宫闭月一路上走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敢细看他们。

    逛街大采购

    “哈哈哈……哈哈哈……”出了香夫人的大门,躲到拐角处,南宫闭月才敢扶在墙角大声笑道。“刚才真的担心死我了……我还以为暴露了呢。哈哈。不过好刺激,好过瘾啊。”

    “呵呵……呵呵。小姐……真的吓死我了呢……”碧荷也捂着嘴偷笑,她不敢像南宫闭月笑的那般子豪放。

    “还小姐……臭丫头,叫公子……”南宫闭月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什么,才用折扇敲了敲碧荷的额头,小声的说道。

    “是……公子。”碧荷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吐了吐舌头,也为自己刚才的失言感到难为情。

    “好了,街上去吧。”南宫闭月深深地吸了一口刘国国都的空气,没有污染的空气就是新鲜啊!

    国都的街上,人来人往,不少人都对这个出现在街上的美男子瞟了两眼,有些是惋惜南宫闭月身为一个男子却长得如此柔美,有些则感叹南宫闭月那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命,不操劳不受苦才能看起来这般子嬉皮能肉。

    对于这些,南宫闭月完全不在意。本来市井人们就是好八卦,总喜欢对一些事物品头论足。

    南宫闭月一边悠闲的晃着折扇,踱着步子东看西瞧瞧,一边向碧荷打听着刘国的一些风土人情,毕竟自己初来咋到,什么都不是很了解。正好乘着这个机会多多见识见识。

    女人们都爱逛街购物,一旦这个话匣子打开了。那可是谁都抵挡不住了。

    碧荷刚开始还有些担心,但是一旦真的到了街上,早就将那抹子担心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现在满嘴都是哪里哪里的酒楼那是全国京最出名的,哪里哪里的炸酥鱼是最美味酥口的。哪里哪里的衣服的剪裁做工是最漂亮的,据说皇宫的服饰都是那里出品的呢。

    “臭丫头,你都怎么知道的?难道都见过吃过了?”听碧荷说的那么兴致高昂,唾沫横飞,仿佛自己全都经历似的,南宫闭月不由的打趣这个小丫头。

    “不……不是……这些都是我们下人在姑娘们接客的时候,在一旁听到的,我们都没有见识,闲暇无事的时候,大家伙便在一起聊天打发时间的时候说起的。”

    碧荷脸微微一红,那些个刚才说的地方,都是自己想都不想的地方。一时间激动,就没想那么多了。

    “傻丫头……这次本公子就带你去尝尝那国京被女人调戏

    待小二退下了之后,南宫闭月才细细得打量起了这座刘国最顶级的酒楼。万宝楼共分三层,一楼大厅,二楼是一些靠窗的雅座和包厢,三楼就是那些供给住宿的客房了。

    万宝楼的位置是极好的,这极好的意思并不是说它的地位位置有多好,在多么热闹繁华的地方,而是它的位置依山傍水,风景优雅,非常适合那些文人雅士在这里喝茶吃饭,畅所欲谈。

    南宫闭月这个位置挑的不错,靠窗的雅座正好对着外面的一波湖泊。一抬头,就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外面月牙湖上的波光粼粼,水芳潋滟!

    没有经过污染的天然湖水就是这样的吧,这样的湖水在现代是鲜少看得到了。月牙湖的湖水就像是一块美丽的翡翠一样,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属于它自己的光芒。偶尔一两只鸟儿从上面低低的略过。

    月牙湖湖岸边上的柳树枝伸出长长的枝条,静静的垂在水里,在和风的吹拂下,随着湖水一起荡漾。坐在万宝楼的雅座上,正好将这一切全都收纳在眼底。

    这么岁月静好的一幕,让南宫闭月的心情也跟着莫名的安谧起来。

    万宝楼的整座楼宇富丽堂皇,装修大气,用材考究这就自然不是话下了。主要还有其人性化的细节服务。

    就说万宝楼三楼的客房,里面的装扮也是有好几个类型。有奢华版的,有清新版的,有民族特色版的。

    万宝楼的每一间客房都有一扇通向外面的窗户。无论你在什么时候,推开窗户,你都能看到外面的景色。

    或是月牙湖的自然美景,或是国京的万家灯火……

    就在南宫闭月大肆欣赏着美好的景色的时候,楼下的小二已经马不停蹄的将各色菜肴点心之类的送来上来。

    “公子请慢用……”小二将菜品上完之后,便识趣的退了下去。

    “碧荷……开动吧。”南宫闭月对碧荷说了一句,便拾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嗯……不错……不错。果然是不负盛名啊。咦?碧荷,你怎么不动筷子啊。”南宫闭月诧异的看着坐在桌子那头一动不动的碧荷。

    “公子……奴婢……不知道从何下手。”碧荷长这么大以来,真辈子从来没有下过馆子,更不用说这么豪华的酒楼了。面前的那些菜肴,碧荷光看看就觉得心满意足了,哪像到有一天自己居然能有口福一品其味道。

    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感让碧荷不知所措,傻傻的丫头就愣在了那里,每一样菜肴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味和精致。碧荷真的不知道该先吃什么才好。

    “傻丫头……”南宫闭月笑骂道,随即给碧荷夹了一块子的糖酥鱼,“诺,就先尝尝这个吧。”

    “嗯……”碧荷看着自己碗里的这筷子鱼肉,感动的差点要掉眼泪,呜咽着用筷子夹起鱼肉放到自己的嘴巴里,细细得品味着。

    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几桌客人。

    二楼毕竟是雅间,上二楼来的人大多都是些雅士,所以相较于一楼熙熙攘攘的大厅,二楼明显清净了多了。

    “哎呦喂……热死了本姑娘我了……”一阵娇媚万分的声音打破了这二楼的静谧和雅致。

    南宫闭月从满桌子的美味佳肴中抬起头,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阵浓郁香烈的香风直扑自己的门面,让自己都快要将刚刚吃下去的美食给呕出来了。

    站在南宫闭月不远处的窗前的是一个身量稍丰满的女子,身穿一件颜色鲜艳的大红色衣袍,衣袍上用金丝线绣着大朵大朵的繁花,妖艳十足。头上那繁复的发髻上也点缀着一个个鸽子蛋大似的玉珠。

    尤其是那张不知道是扑了多少斤面粉的煞白煞白的脸,脸扑得这么白也就算了,女人都爱白,可是姐姐你可要不可以不用再嘴巴上还涂这么鲜艳的红色啊。瞧着白脸红唇的,活脱脱的就像地狱里的厉鬼啊。

    那一双细嫩的柔荑此时正摇晃着手里的帕,随着她的动作,那帕子上的香风一阵一阵的向南宫闭月飘荡过来。

    “呃……”南宫闭月完全是呆了,不知道是被眼前这个惊世骇俗的女子给震惊了,还是被那甜腻的快要作呕的香风给熏晕了。

    反正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此刻都没有办法能吸引住南宫闭月的心神了。南宫闭月就这么呆呆的盯着那个不远处的女子。

    “这位公子……你怎么这样盯着人家看呐……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呢。”那个艳俗的女子看到南宫闭月的样子,微微一扭头,一手遮住自己的嘴巴,一手向着南宫闭月这边甩了甩手中的帕子,作娇羞状!

    “呕……”看到那个模样,南宫闭月终于是忍不住了。将嘴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肚子的食物全数吐到了地上。

    “公子?”看到南宫闭月突然呕吐,那个艳俗的女子,一副惊讶心疼的表情,飞扑到南宫闭月身边,抬起一只手,在南宫闭月的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上下安抚着。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南宫闭月的这个模样全都是自己造成的。

    “呕……”这个女子的突然靠近,让那阵香风更加浓烈自己着南宫闭月。让南宫闭月又忍不住的干呕着。

    “怎么搞的,这万宝楼的食物是怎么的,这位公子好端端的吃了怎么会吐成这样!”女子柳眉倒竖,面带三分怒气的对着身边的丫鬟说道。可是手里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呃……这位……呕……姑娘。”南宫闭月赶紧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对这个女子说道。“是本人自己的原因,不关万宝楼菜肴的问题。”

    “是吗。公子难道身体不适……那本小姐府上正好有良医……要不……”女子又向南宫闭月走了两步,迫切的说道。

    “不了不了……”看着女子的迫近,南宫闭月是在受不了那香风的侵袭,赶紧退了两步,保持安全的距离。

    “公子?”看着南宫闭月往后退的步伐,女子有一丝不悦。

    “男女授受不亲……小姐还是站在那里比较好……”南宫闭月摆了摆手,真心担心那个女子会再次前来。

    “呵呵……公子还在乎这个哈……”女子又是一副娇羞的模样……“我都不介意,你还介意什么。

    “砰……”有没有天雷滚滚的感觉?这是赤裸裸的调戏吗?南宫闭月怎么有一种被人调戏了的感觉。偶的神啊,女人调戏女人。

    汗颜,看来自己的这个男儿装扮,不小心踩到了这多艳女了。

    “这位小姐……我们家公子正在吃饭呢。”碧荷也看出了些端倪,忍不住出口说道。眼前的这个陌生女子真的很艳俗,艳俗的让人没来由的就讨厌,何况还这么的香气熏人,让人好好的食欲都下去了。

    看到她有骚扰南宫闭月的意思,碧荷护主的心立马就上来了。

    “哼……主子们说话,有你丫头插嘴的吗?呦……丫头都能上桌和主子同吃同喝的了,胆子还真是不小啊。”碧荷的话没有得到女子的回到,女子身边的丫头呵斥道。

    一个丫头,刘婉玉不懈和她说话。

    刘婉玉,刘国右相刘正之妹,生性放荡不堪,好男色。各种世俗礼教已经是没有办法阻挡这个女人好色的步伐了。

    刘婉玉的府上已经有好几个男宠了,即便如此刘婉玉还是不知道收敛和满足,依旧是顶着世俗的眼光到处搜罗着那让自己看上眼的男子。

    这不好巧不巧的,正在街上四处溜达的刘婉玉不知怎么的在抬头间,正好看到了南宫闭月在床边欣赏风景的脸。那一刻,刘婉玉直感觉惊为天人,一颗小心脏直扑通扑通的跳!

    当下,拉着丫鬟就上了万宝楼的雅座,这个让自己如此心动的男子,刘婉玉恨不得将他立马扑倒吃干抹净!

    奇葩刘婉玉

    话说这个刘婉玉,乃右相刘正嫡亲嫡亲的妹妹,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不过即便如此,堂堂刘国右相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妹妹作出这么荒淫无道的事情呢。

    刘正并不是官宦子弟出身,他现在的一切成就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拼搏的来的。当然,这其中,还有她妹妹刘婉玉的不小牺牲。

    刘正和刘婉玉打小就父母双亡,相依为命。

    刘正从小天资聪明,刘婉玉呢又有几分姿色,只可惜出身在这样一个贫苦的不能在贫苦的家庭里,让这两个孩子从小受尽了艰辛。

    为了摆脱如此苦难的命运,刘正不甘心只在富人家里做个一侍童,长大了再做一个侍从。

    于是在陪同那些公子哥去私塾的时候,刘正比谁都用心。在私塾听了的东西回来之后,刘正又偷偷的翻看着公子们的书籍。

    不知道被抓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被殴打了多少次。但是没有一次让刘正放弃了求学之路,刘正知道,那可能是自己唯一的出路。

    看着哥哥这么喜欢读书,而又这么有天赋,年幼的刘婉玉决定帮助自己的哥哥。

    刘婉玉也明白,两个人如果都这样浑浑噩噩度日的话,那么这一生也就这样了,不如奋力一搏,没准自己的哥哥真的能闯出一番天地了。那么到时候自己也不用再过这样的苦日子了。

    一个女子肩不能挑,手不能太,她想来钱怎么办,尤其是一笔不小心的钱。

    刘正既然要全心读书,那么肯定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做工挣钱的了,那家里的开销用度,刘正的笔墨纸砚钱,这一切都落在刘婉玉那柔弱的肩膀上。

    青楼——古代女子唯一能捞得大把大把钞票了地方。

    无奈之下,刘婉玉迈进了青楼的大门。

    刘正知道后,曾暴怒过,他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学业也不愿意妹妹进入那烟花之地。

    “哥哥……不去的话,我们两个这辈子都只能做没有尊严的丫鬟侍从……一不小心一个不注意,惹得主子不高兴,那就有可能活活被打死。”刘婉玉坚定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哥哥,“但是如果牺牲了我能让你有一片天地的话,我愿意。”

    “哥哥,只要你有了足够的资本,你就可以带我离开那里。只要你成为了人上人,能有几个敢议论我的过去。”这个世界无非就是权力和金钱,只要站在这两眼的顶峰,是没有什么人敢去非要刘婉玉的过往。

    刘正知道身为一个下人的无奈何艰辛。

    在挣扎和徘徊了良久之后。刘正终于妥协了。

    刘正暗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闯出一番天地,成为人上人,到时候不再让自己的妹妹受一点点委屈,要给她一切她所要的东西。

    刘正做到了,他确实成为了人上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刘国右相。在刘国里,没有让人不知道这个权倾朝野的年轻右相!

    在刘正的科举之路和成相之路上,刘婉玉的贡献是不可小觑的,她几乎将毕生所有的积蓄都供给了刘正。

    “一句话,哥哥,官场上,用钱的地方多,拿去花吧。”在青楼混迹了这么多年的刘婉玉,早就见多了那些官场的肮脏和作风。

    当时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刘正也早已经将自己的妹妹刘婉玉赎了身。但是有些东西却再也回不去了。

    刘正当时已经官拜右相,政治道路上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可是如果让世人和当今圣上知道刘正有一个这样的妹妹,一个在青楼里的妹妹。

    而且自己曾经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妹妹在青楼里卖笑来维持的,这无疑使给了当今右相重重的一击。

    所以当刘正将刘婉玉赎回来之后,并没有将她带回自己的相府,而是另外给刘婉玉置办了一套房产,将刘婉玉安置在了那里。

    刘正的行为没有错,但是却深深的刺伤了刘婉玉的心。

    刘婉玉觉得自己为自己的亲哥哥付出了一个女子最宝贵的名声,可是在自己的哥哥功成名就之后,自己却连一个可以和他一起站在阳光下的资格都没有。

    刘婉玉痛心过,大闹过,但是在一切归于平静之后刘婉玉也明白其中的厉害。

    所以,刘婉玉也只是将这一切都静静的埋葬了自己的心里,不曾和任何人说起,自己是当今刘相的亲妹妹。

    但是从那之后,刘婉玉的性情就仿佛便了一样。纵欲荒淫,好色成性,喜怒无常,就仿佛是为了报复当年在青楼的生活一样,她就学着像那些男人一样“三妻四妾”。

    原本的刘婉玉正如她的名字一般,婉约清秀,虽然算不上国色天香,但是也小家碧玉,有些姿色。

    但是现在,刘婉玉尝尝浓妆艳抹,恶俗不堪,让人一看那副尊荣就凭生一股子厌恶。就连自己的亲哥哥刘正也看不到现在刘婉玉那香粉地下的真容。

    刘婉玉,就好似带了一张面具在生活。

    刘婉玉的这样一种行为,在古代也是受尽了别人的指骂。当初刘婉玉离开青楼被赎了身,众人知道是她傍上了什么达官贵人,被收了做个侍妾。哪知道……

    众人众说风云,刘婉玉却依旧我行我素,搜索着各色美男。

    面对妹妹的这个行为,刘正暴怒过,好言相劝过,但是都没有用。面对着妹妹的泪水和指责,刘正只能无奈的妥协了。

    一来二去,面对着妹妹的这个行为,刘正也只能当做没有看见,默认了。

    “你……”碧荷被对方的一句话激得满脸通红,不知道怎么反驳。

    “奴才的事就是听主子的话就可以了,本公子让碧荷上桌的那碧荷就得上桌。怎么了,难道你家小姐让你办事,你还敢反抗不成?”南宫闭月本就不喜欢眼前的女子,看到她身边的丫鬟有欺负碧荷的味道,就出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