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灵药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4本章字数:7334字

    第68章灵药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反正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从楼梯上滚了下来。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南宫闭月一边说一边暗暗观察这碧荷的表情,看自己的这个解释是否能顺利的通关。

    “可是小姐,那你怎么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呢?”碧荷问道,既然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还能回到香夫人当花魁,怎么还知道自己的名字叫毕业呢?

    小丫头,想不到也没傻到那个地步。南宫闭月嘴角扯了扯,看来碧荷这丫头还是有点心眼的,这样自己就放心了,不用担心以后她会随随便便被人骗了卖了,帮人数钱都还不知道。

    “本来我是什么都不记得了的。但是那时候我人在太子府,太子将我救起之后,就将我的身份和名字告诉了我,其他的事情,太子也不是很了解了,所以我也就没有办法知道的更多了。”南宫闭月依旧在那里装。

    毕业和二皇子刘曦的花边新闻

    “本来我也是不相信自己居然是个青楼女子,但是太子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但是当我来到回到香夫人之后,发现自己对这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而且看到大家对我都是很熟络的样子。”

    南宫闭月突然一把拉住碧荷的手。“尤其是碧荷你,一口一个小姐,让我真的相信,我就是花魁毕业。”

    “小姐……”碧荷的眼里有止不住的泪水在打转,一个人忘记了自己那是多么痛苦的事情,碧荷没有失忆过,虽然没办法切身体会,但是光想象,碧荷都不能接受。

    就算是不失忆,那从楼梯上滚下来的疼痛也让南宫闭月吃了不少苦头吧,自己家的小姐,这么娇弱的身子,哪能受得了这样的痛苦啊。“好在,你好好的回来了。你放心,碧荷以后都会一直守在你身边,不会再让你出这样的事情了。”

    “碧荷!”南宫闭月也装作一脸感动的样子,主仆二人就这么的深情的相拥在了一起,特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动。

    “嘻嘻……小丫头还真是好诱惑!”南宫闭月很是感动碧荷对自己的忠心,但是内里还是忍不住的得瑟了一下,看来自己回去之后还可以从事一下演艺行业了,看自己这出戏演得,多么的活灵活现啊。

    碧荷这次是彻彻底底的相信了南宫闭月的事情了,怪不得自己觉得小姐这次从太子府回来之后性情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看样子是失忆了的缘故,一个人既然将什么事情都忘记了,肯定也不记得原先自己的喜好和脾气了。

    碧荷坚定的相信,南宫闭月在太子府的事情肯定是有幕后黑手的,宫里那些个尔虞我诈,争风吃醋的。哪是自家小姐这个平时在青楼里唱个小曲弹个琴能适应的。

    南宫闭月在取得了碧荷的信任之后,也顺利的将原花魁毕业的一些事件套了出来。

    原来先前的那个男人是二皇子刘曦,跟原花魁毕业交情不浅,二皇子刘曦那也是隔三差五的就来原花魁毕业那里坐坐。

    原花魁毕业对二皇子也是别有照顾,别的那些个皇子贵族之类的,想要见花魁一面,那也是抛重金,投其好,挤破脑袋排除异己才能取得最终的会面权。

    可是二皇子就不同,原花魁不但对身边的丫鬟们交代,只要是二皇子刘曦来了,只要自己不是有客人的话,那就不需要通报自己就可以直接带进来。

    一来二往的,丫鬟们都知道花魁毕业和二皇子之间的关系和别的客人不一样,那是特别照顾了的。

    再加上二皇子刘曦为人谦虚有礼,并不是仗着之间是皇子身份就对他们这些奴才不放在眼里,平时对他们也是和和气气,平易近人的很。所以丫鬟们之类的也都是很喜欢这个二皇子刘曦的。

    青楼那些人也在私底下互相猜测着,花魁毕业会不会和二皇子刘曦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可是,后来花魁毕业却被老鸨给送进了太子府。

    原来是这样,南宫闭月总算是有点明白了刘曦为什么是那个表情了。

    不过听碧荷说刘曦是好脾气的时候,南宫闭月可不赞同,那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是个暴脾气才对,想必那些也都是他在那些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

    谁知道他在真正的花魁毕业面前是个什么样子,没准就是一个吃肉不吐骨头的大野兽。

    南宫闭月

    不知道真正的花魁毕业和二皇子刘曦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是恋人?还只是普通的恩客?

    应该不是恋人吧,如果是恋人的话,怎么可能容忍自己心爱的女人像一件物品一样被送进太子府的?

    这些东西,想必只有当事人知道了,这些南宫闭月不想管也不想知道,自己现在不是那个花魁毕业,她是南宫闭月,她的目标就是辅佐刘国的太子刘云顺利登位,然后成为太子妃让他跟自己离开!

    当然,在这个目标实现的过程中,谁也别想阻挡她,否侧遇神杀神,遇魔诛魔!

    碧荷离开之后,南宫闭月直愣愣的盯着眼前的镜子中自己的脸。“你说你到底是谁的身体呢?是以前的花魁毕业的还是我自己的呢?”

    看着镜子中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南宫闭月也搞不清楚了,原本南宫闭月一直以为自己是实体穿越,这具身体就是自己的。

    可是看现在这个情况,貌似原花魁毕业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既然如此,南宫闭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属于那一种穿越了。

    “算了算了,不管了,不管如何,至少这张脸让自己觉得不陌生就是了。”南宫闭月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没那么多的精力在这件事情上纠缠这么多的时间。

    南宫闭月睁开眼睛的时候,居然看到了刘云那张很妖孽的脸。

    “是做梦了吗?唉,还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南宫闭月又闭回了双眼,难道是自己平时太在意那个任务的原因了吗?居然做梦都梦到了刘云那个家伙。

    “呵呵……不过不知道梦中的他是不是还是那样的腹黑,是不是可以任由自己处置了呢?”南宫闭月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突然睁开了闭回去了的眼睛。

    刘云本来正想说话的,但是看到南宫闭月入突然睁开了眼睛,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让刘云一时间忘了开口。这丫头想干嘛?

    “小样!长得挺帅气的哈……”南宫闭月以为自己是在梦里,所以说话毫不遮掩,那满脸就算是市井流氓看到了小姑娘似的样子,让刘云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丫头是哪门子的怪胎。

    这些个市井流氓的样子都是跟谁学的,还学的这般有木有样的?

    “来,小子,给大娘笑一个!”南宫闭月用一个手指勾住刘云的下巴,轻佻大的说道。

    “大娘!!!!”刘云想笑,这丫头简直是个奇葩,但是刘云克制住了,他想看看这个丫头到底还想怎么样?

    “小身板不错啊……皮肤挺好的哈。”南宫闭月顺着刘云的下巴一路往下探,修长的脖子,光滑的肌肤。

    南宫闭月也毫不客气的将手从刘云衣服的前襟溜了进去,一只小手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刘云的胸前肆意游走。

    “呃?”刘云不由的轻哼了一声,这丫头还真是会磨人。

    正当刘云准备不陪南宫闭月玩下去的时候,突然南宫闭月一个动作,让刘云的眸子暗了暗。这个丫头!居然,这个丫头将手放在了哪里?

    不可饶恕,刘云此时早已经顾不得什么君子不君子,礼仪不礼仪的事情了,何况刘云从来就不是什么君子。

    刘云将南宫闭月的手从早就的身上拿开,就一个欺身压了上来,将南宫闭月牢牢的固定在了床上,一张薄唇就吻上贴上了南宫闭月那刚睡醒的粉嘟嘟的娇唇,一双大手也不老实的在南宫闭月身上摸索着,寻找着什么。

    “住手!”南宫闭月挣扎着不可就范。“在我的梦里你也这么的霸道。”

    感情南宫闭月以为自己在做春秋大梦啊,刘云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这样的情况,刘云真得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继续接下来的动作。

    “要扑倒也是我将你扑倒才是……”乘着刘云愣神的时候,南宫闭月一个用力,将刘云给扑倒在床上,自己反而欺身压在了上面。

    “哈哈哈……”看着自己顺利逆转了局面,南宫闭月不由的开怀大笑。

    “小样儿,让你得瑟……”南宫闭月抬起手在刘云的脸上蹭了蹭,一脸胜利的表情。

    “下去……”刘云真得没有想到,南宫闭月这个丫头居然胆子这么大,敢将自己扑倒,一时间男权主义思想严重的刘云觉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出言让南宫闭月从自己身上下来

    “不下,本姑娘是要定你了!”南宫闭月一双眼睛色咪咪的盯着刘云,说道。

    “胡闹!一个女子还有没有半点羞耻之心的!”刘云最终还是受不住南宫闭月那一副的表情,一把将南宫闭月从自己的身上扯了下来。

    这个时代的人,那样的小心脏是怎么能承受的住现代伟大的思想熏陶下的人们做出来的行为啊。

    “哎呦喂!你能不能温柔点,在人家的梦里居然也这么粗鲁!奇了怪了,梦也会痛吗?”南宫闭月揉着自己被刘云给抓红了的胳膊,委屈的说道。

    梦?这丫头感情是以为自己在做梦?刘云真得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是南宫闭月的精神出了问题?

    如果要找借口的话,这个丫头的借口是不是太烂了点!

    “哼,当然会痛,因为你根本不是在做梦!”刘云冷冷的开口。

    “呃?”南宫闭月听到刘云的话,摇了摇自己的脑袋,难道自己已经睡醒了?不可能吧,一大早刘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

    不过为了证实刘云的话,南宫闭月还是偷偷的拧了一把自己的屁股。当屁股上传来那又痛又麻的感觉的时候,南宫闭月真正的相信,自己刚才真的是睁着眼睛做傻事。

    出了丑的南宫闭月恨不得能找个地洞躲起来,丢脸丢大发了。

    间谍任务在行动

    “呵呵,大爷怎么这么早就光临寒舍啊!呵呵呵!呵呵……刚睡醒,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到的。”南宫闭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装傻充愣。

    刘云知道南宫闭月对刚才的事情一清二楚,既然南宫闭月装傻,刘云也不再替这件事情。

    “好了,我找你是有些事情的!”刘云是无私不登三宝殿,无非必要,他也没必要这么早来找南宫闭月。

    “什么事?”听说刘云是有事情来的,南宫闭月这才严肃起来。毕竟办好了事情,可是有加分的哦。

    “最近京城的盐出了些问题……”刘云将最近的苦恼说了出来。

    不知道是怎么的,国京的食盐被大量采购,刘国一向对盐业的控制非常严格,寻常百姓是不能私卖食盐的。

    但是对买盐的量,刘国却没有明文规定,一般食盐吗,买那么多也没用。

    这次不知道是谁在这中间导轨,采购了国京市面上大量的食盐,这让正常的需要食盐的老百姓买不到食盐。

    民间怨言颇多,皇帝知道此事之后,特别交代了太子去彻查此事,可是太子查了好几天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进展。

    好不容易在各个盐铺怕人蹲点值守,才找到了点蛛丝马迹,貌似这次的食盐跟最大的食盐商邱老板有所瓜葛,邱老板又是左相的亲娘舅,在没有人赃并获的情况下,刘云没有理由去捉拿邱老板。

    万一一个不小心弄错了人,那可是不知道怎么跟左相交代了,虽然自己是堂堂太子爷,但是群臣的关系对自己将来的继位也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在这个节骨眼上,刘云想先拿到一个实打实的证据,这样就算自己真的去抓人的话,在证据面前,左相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到时候自己只要在皇上面前替邱老板求个情,免个死罪,想必还落得个皆大欢喜。

    可是这想法简单做起来难啊,首要是这么多的食盐被藏在了哪里?

    所以,刘云这次需要南宫闭月的帮助了,让南宫闭月想办法设计从邱老板那里套出有价值的消息。

    “后天晚上,我会安排人将那个邱老板带到香夫人作乐,到时候你只要想办法让他成为你的入幕之宾就可以了。”

    刘云将任务抛给了南宫闭月之后就离开了,至于这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是否有什么危险或者用什么样的法子,这都是南宫闭月要想的问题了,不再刘云的范围之内了。

    刘云走了之后,南宫闭月便苦苦思索着要怎么样才能顺利的完成这个任务了。

    这个邱老板,貌似自己都没有接触过,也不知道他平时来不来香夫人玩的,知不知晓自己的名号。

    好在,邱老板这个人有刘云给她弄来了,自己首先要想办法将他弄进自己的门下就可以了。

    经过一天的冥思苦想,南宫闭月终于有了一个比较保险的计划,邱老板这个人居然敢在国京皇帝的眼皮子地下做着这样的小动作,恐怕此人的心机也不是不小的,起码熊胆是包天了的。

    面对此人,南宫闭月恐怕在语言上,是没办法用正常的手段来套取有价值的情报了,这种人的嘴巴,可是紧得很。

    迷魂药,也称迷魂散,俗称迷药,也不知道这个刘国有没有这种玩意,想了半天,走不了光明正路的南宫闭月还是单算用那些旁门左道惯用的伎俩。

    但是这药不好弄啊,南宫闭月想来想去,眼前只有一个人能帮助自己了。那就是御医——竺阔。

    南宫闭月想整个国京应该没有人能比竺阔拥有的药材齐全了吧,就是不知道一个宫廷御医会不会有这样下三滥的药物了。

    不管有没有,南宫闭月都要去问一问,这天,南宫闭月又故技重施,将自己从头到脚都仔仔细细的装扮了一番。

    再一次的女扮男装偷偷的溜出了香夫人。

    “小哥,麻烦你通报一下……就算是毕业求见。”南宫闭月站在竺府的大门前,对守门的小厮说道。

    “哦……曲公子,赎小人眼拙,只是眼下我们家公子正好去了宫里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公子找我们家公子有什么事情吗?要不等我们家公子来了小人给你转告?”小厮看着南宫闭月一身不凡的装扮,想必是竺阔在外结交的哪家公子哥,当即也不敢怠慢。

    “不必了……”南宫闭月听说竺阔不在府里,这可是南宫闭月没有意料到的。明天晚上就是刘云让自己动手的日子了,不知道等到明天的话,还来不来得及。

    “小哥,不知道你家公子什么时候回来?”南宫闭月先打听清楚,因为她也不确定这个药竺阔是否有,如果竺阔没有的话是不是可以配,如果真的要配药的话,自己总要给竺阔留下配药的时间吧。

    凡是不能操之过急。

    “呃……”守门的小厮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如实的回到道。“如果宫里没有特别的情况的话,我家公子估计午时就该回府了……”

    “午时?”南宫闭月算了算,如果午时就回来的话也不算太晚,自己一来一回的,竺阔都差不多可以回来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在这里等着呢。“那好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家公子吧。”

    说完,南宫闭月就站在竺府的边上,准备等竺阔回来。

    “这个……”小厮没有想到南宫闭月居然会选择等竺阔回来,看着外面的太阳也不小,这让一个小公子哥的站在门外晒太阳,两个小厮有些惶恐。

    看着公子的样子貌似真得找自己家的公子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商量,如果等公子回来,看到自己将他的朋友就这么的晾在大门口晒太阳,还不知道公子会怎么骂自己。

    两个小厮私下一商量,决定先将南宫闭月放进府里,让他在书房等候竺阔,想着府里这么多人,这个公子看起来有气度不凡的样子,想必也出不了什么事情。一切,等公子回来了再做定夺。

    “曲公子,要不这样吧。外面这大太阳呃,你倒外面公子的书房等吧。”小厮对躲在阴影里的毕业说道。

    “这样就太好了!”听到小厮的这番话,南宫闭月高兴坏了,自己正担心这样傻乎乎的在门外等着时间没办法过呢。

    在小厮的指引下,南宫闭月穿过了竺府,来到了竺阔的书房。

    “公子你在这里稍等,我们公子回来的时候我让他即刻过来见你!”小厮将南宫闭月带到书房之后,便退了下去。

    小厮走后,南宫闭月才开始打量起竺阔书房的布置。

    竺阔的书房很简单,就是一些笔墨纸砚,书籍摆设的,那一旁大大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医学典籍,那书桌之上也放着一本看阅了一半的书籍。

    不过南宫闭月对这些都不敢兴趣,所以也懒得翻看。

    寻找御医竺阔帮忙

    书桌上,还有一些不知道是竺阔写给那些病人用的还是干嘛用的方子,这个南宫闭月看了半天也不知道什么跟什么,俗话会所隔行如隔山么!

    “这是什么?”南宫闭月看到桌子的一角上还放着一个画卷,画卷的一角微微打开这,露出了里面一双精美的绣鞋。

    “画里是个人?”南宫闭月好奇,便动手打开了这幅画卷。

    随着画卷的展开,画里面的人物也一点一点的出现在了南宫闭月的眼前。

    画里是个女子,年方十七八九的样子,柔软的发丝随着微风微微扬起,粉面朱唇,明眸皓齿,是个七分俏三分娇的美丽女子。

    画中的女子手心里捧着一只白色的小小鸟,那眼里头盛满了对小鸟的呵护喜爱。

    “这女子是谁?”南宫闭月心下好奇。难道是竺阔的意中人?看着这年龄也倒是相符,只是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女子,居然让堂堂大御医只能这样睹画思人。

    南宫闭月将画卷收好,放回到原处。继续漫无目的的在竺阔的书房里扫视。

    “毕业!”竺阔刚到门口的时候,听小厮向自己回报说一个姓曲的公子在书房里等自己。

    想着姓曲的公子,竺阔想想也只有是毕业这个丫头了,当即也没换衣服就匆匆忙忙的赶了进来。

    “竺大哥!”南宫闭月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将竺阔给盼了回来。

    “毕业,让你久等了!”竺阔面带歉色的对南宫闭月说道。“你有什么事情,差个人来知会我一声就好了,怎么还亲自跑来了。”

    “没关系,我这次来时有事情麻烦竺大哥的。”南宫闭月也懒得和竺阔讲太多的废话,竺阔并不似个城府很深的人,南宫闭月也就开门见山的将自己此行的目的说了说来。

    “什么事情?毕业但说无妨。”一听毕业是来找自己有事情的,竺阔只当她是在青楼里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当即也严肃了起来。只要在自己的能量范围之内的,竺阔定当全力相助。

    “竺大哥,毕业向问你讨一味药!”毕业不知道怎么形容迷药这样东西。

    “一味药?什么药?”竺阔看着毕业,貌似眼前的毕业气色红润,不像是有什么不舒服的样子啊,难道不是什么良药?

    “竺大哥,有没有一种药能暂时的迷失人的心智,让人产生一定的幻觉和兴奋的感觉!”南宫闭月一边小心翼翼的描述着迷药的特性,一边偷偷的看着竺阔的表情,担心竺阔会因为这个药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拒绝了自己。

    果然,竺阔听完南宫闭月的话,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南宫闭月要这样的药做什么,此药绝对不是看病的药啊。“毕业,这可不是一般的药物?你能告诉我你是作何用处的么。”

    听到竺阔如是说,南宫闭月输了口气,竺阔虽然心里有疑惑,但是好在他没有立马回绝了自己。

    南宫闭月将实现想好的理由对竺阔一说。“竺大哥,你也知道,我身在青楼,身不由己。而青楼里的男子无非都是贪慕我的容颜,有些个客人醉酒之后……呜呜……唉,我也是想明哲保身而已!”

    南宫闭月边说还边抬起手用衣角擦了擦眼角,一副受尽了委屈和欺凌的样子,看的竺阔也是一阵惋惜。

    青楼女子多是有很多难言之隐,竺阔也知道,在青楼里要面对的一些事情。

    难道是南宫闭月遇到了什么人的骚扰,所以才想出了这个计谋?

    “竺大哥,我不是想干什么坏事,我只是想让那些骚扰纠缠我的男人老实点!你也知道,有时候面对什么样的客人不是我能说了算的。”南宫闭月看到竺阔不说话,知道竺阔的内心有了些挣扎!

    南宫闭月继续苦情戏上演。

    “可是,毕业……”竺阔看着南宫闭月,欲言又止。

    “怎么了,竺大哥?你有话就直说!”南宫闭月看着竺阔说道,“难道竺大哥没有这样的药吗?”

    如果连竺阔也没有这样的药的话,南宫闭月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其他人的药南宫闭月没有绝对的信任。难道自己真的要准备牺牲色相了吗?

    “不是……”竺阔摇了摇头,“宫里头不允许这样的邪药存在,你如果要的话我只能给你配比一份。”

    “只是,毕业,这药不可多用,要不然对人体会有一定的伤害的。”竺阔到不担心南宫闭月会受到什么伤害,自己到时候给她配一副解药提前吃下去就可以了,竺阔担心的是南宫闭月万一一个药剂过猛,让吸食的人毙了命,那可就是要吃官司了的。

    “有毒吗?”如果自己也中了毒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南宫闭月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