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 我不会放弃!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5本章字数:6691字

    第71章我不会放弃!

    “唉,娶你做太子妃确实不是违反乱纪的事情,娶你也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可是能不能当太子妃却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了。”刘云揉了揉被南宫闭月叫嚷的有些发疼的脑袋,无奈的说道,谁叫自己一时间口快,出了这么个主意啊。

    “哼,不是你说了算还有谁了算?你不是太子吗?太子妃不是太子的妃子吗?”南宫闭月真的可以去参加辩论赛了,一个个问题连珠炮似的让刘云既没有反击的能及,也没有暴起的理由。

    “太子妃毕竟不是寻常人家的嫁娶,就算是寻常女子要婚配,那也是要禀明父母吧?征求父母的同意吧。何况是堂堂一国的太子妃?怎么说,也要我父皇同意吧?”

    “就算我答应你,可是万一我父皇不同意也无济于事啊?所以说这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了。”刘云总算是找了一个比较完美的借口了。“好了,你还是换一个吧,我保证办得到的一定办到。”

    “……”南宫闭月听了刘云的话,知道刘云说的话也不假,确实皇宫里的婚宴嫁娶那都是和政治关系有关的,很多都是政治联姻。

    太子妃不是光凭刘云的一句承诺就能实现了的,即使刘云承诺了自己,也未必就能实现。

    “不管,其它我没有什么要求,只有这么个要求,既然你担心的是你的父皇那一关没办法过,那我就当你答应了我的邀请了。你父皇那里我会想办法的。”南宫闭月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提什么要求,只能先这样了。

    先拿下刘云再说,至于刘国国君那里,到时候再说吧,走一步算一步吧。

    只要刘云答应了,自己太子妃的这个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一半了,找机会将皇帝老儿拿下,就没有问题了。

    “?!那好吧!只要我父皇同意,我一定娶你做太子妃。”南宫闭月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刘云也找不出该用什么样的理由去拒绝她,只能答应了南宫琼的请求。

    不过刘云不相信,南宫闭月能说得动自己的父皇,且不说父皇会答应一个没有丝毫价值的人来当太子妃,再说南宫闭月连见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皇,怎么能让自己的父皇答应她这么一个请求呢。

    几乎是看到了南宫闭月根本就没有胜算,刘云也不再和南宫闭月争执,先这样吧,日后如果被自己的父皇拒绝了,这个女人也不会再把责任推卸到自己的身上来了吧。

    既然她这么想嫁给自己的话,到时候自己就将她纳入自己的麾下好了。刘云这么想。

    时间过得还真快,一天一天就像流水似的,南宫闭月在香夫人里也带了好几个月了。

    这几个月里,南宫闭月白天就在香夫人里睡睡懒觉养养神,顺便就和刘冷什么的出去溜溜街。

    晚上,南宫闭月就变成了那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魅惑妩媚的香夫人头牌花魁——毕业了。

    这几个月里,南宫闭月也算是尽心尽职的为刘云做着间谍的工作,想尽办法搜刮这那些来南宫闭月这里的大臣贵人们的私事密事。

    一点点的记载下来,传递到刘云的手里,为刘云登基做着准备。

    “你们家姑娘呢?”老鸨站在门口,对碧荷说道。

    “妈妈?小姐在屋里还没起来呢?奴婢这就去叫!妈妈先坐一会。”碧荷正在给南宫闭月准备着什么美容养颜汤,没想到老鸨会来这里。

    “这个点居然都还没有起来,还真会睡!”老鸨甩这手中的帕子,挪了进来。

    “找我什么事?”南宫闭月很不情愿的从屋子里起来,昨晚陪着那个生什么尚书大人的聊了大半个晚上,好不容易早上想睡点美容觉,想不到又被碧荷给叫醒了,说是老鸨亲自找上门来了。

    本来南宫闭月睡觉的时候,是谁也不想见的,可是毕竟在人家的屋子地下,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何况人家都亲自上门来了,南宫闭月只能强撑着眼皮,打着满嘴的哈欠,出来看看老鸨这千年难得一次的亲自上门,到底有何贵干。

    “哎呦唉,打扰了曲姑娘的好梦了。呵呵,这不过两天就是太子的寿辰了吧,虽然太子对外说今年不宴席,杜绝不张浪费,但是我们这些做臣民的还是要进献一些,表表自己的心意的么?”老鸨笑嘻嘻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了?”听老鸨这么说,南宫闭月不由的敲响了警钟,该不是太子生辰,老鸨想在自己这里讹些钱去讨刘云的欢心吧。

    哼,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好歹这些钱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凭什么就拿给那个家伙去花。再说了,老鸨赚得也不少,自己舍不得多出,就想着这样的法子。

    南宫闭月的心里忍不住狠狠鄙视了一番。

    “呵呵,我知道咱们曲姑娘貌美如花,才艺出众,曲姑娘可是让咱们香夫人这段时间出尽了风头,赚足了银子了。”老鸨也没有立马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先是给了南宫闭月一顿马屁。

    “嘶——”南宫闭月倒吸了一口冷气,老鸨的这一顿,马屁狂拍,让自己的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您老有事快说吧,您到底想送太子什么礼物?”

    在这么下去,自己非得恶心死了不可,算了,还是掏些钱算了吧。

    又被当做礼物送进宫

    “这个礼物只有姑娘您同意了才行?”老鸨满脸堆笑的看着南宫闭月。

    这种笑,南宫闭月可受不了,“什么礼物?要很多银子吗?”南宫闭月狠了狠心,不管多少银子,自己都认了,只要老鸨赶紧离开自己,不要再恶心自己就行了。

    反正银子到时候问刘云要回来就好了啊,不相信这个家伙会不给自己!

    “呵呵,这个礼物就是姑娘您了。”老鸨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老鸨也发现了,自从南宫闭月杀你从太子那回来之后,太子来香夫人的次数比以前多了。

    而且每次来都是点的南宫闭月,也不要求见别人。

    看来南宫闭月对太子来说还是有这么点的吸引力的,老鸨也不知道青楼里除了女人还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了。银子?整个国家都是太子他爹的了,太子会愁钱花吗?

    所以,老鸨打算将南宫闭月再次送进宫里去,想到平时南宫闭月在香夫人的表现,老鸨相信,以南宫闭月那层出不穷的鬼点子,肯定能哄得太子开心的。

    “我?作为礼物?”南宫闭月不敢相信的用一只手指指着自己问道,她原本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想不到弄了半天,不要银子只要自己的。

    “对啊。”老鸨点了点头,满眼期待的看着南宫闭月,生怕南宫闭月一个不同意,自己的希望落空了。

    “这个?”南宫闭月想笑,这也太好笑了吧。自己正愁整天呆在青楼里,自己的任务不好完成呢。想不到连老天都帮自己,老鸨居然要把自己送进宫里去。

    只要在宫里,自己就有能找机会来完成自己的任务了。何乐而不为呢?

    “唉,好吧,既然妈妈你觉得这样是最合适的话,那毕业就答应您了吧。”南宫闭月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在偷笑了。

    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不用每天面对这那些各色各样的男人的脸了。

    “哈哈,那就太好了。我就知道咱们曲姑娘是最识大体的了。那好,我赶紧去准备准备了,三天之后啊,我就安排你进宫。这次啊,是一个月!”老鸨甩着帕子像来时的那样一步一步的挪了出去。

    “一个月?!”南宫闭月躺在窗前的榻上,想着老鸨说的话,原本以为是再也不用回来了,想不到还是有时间期限的,一个月呢?

    难道自己一个月之后又要回到这里了吗?看来,自己要抓紧在这一个月之内完成呢?要不然的话自己又要回来了,这次回来了,可说不准什么时候能进宫了啊。

    日子过得总是很快,很快就到了南宫闭月再次进宫的日子了。因为南宫闭月不需要准备什么,一切都有老鸨在那里打点,所以这几天里,南宫闭月倒比平时悠闲了许多,晚上也不用接客了。

    “小姐,你真得又要进宫了吗?”

    碧荷将南宫闭月从被窝里拉起来,看着哈欠连连的南宫闭月,一边给南宫闭月梳着头,一边问道。

    这里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南宫闭月和碧荷两个人在这里过得也还算舒心,这次南宫闭月要又要离开了,虽然说是一个月,但是碧荷的心里很是舍不得。

    “是啊,碧荷。”南宫闭月从镜子里看到碧荷那有点忧伤呃眼神,知道这个丫头是舍不得自己了。

    南宫闭月也很舍不得碧荷,但是自己来到刘国是有任务在身的,这次自己进宫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俗话说,一入宫门深似海,南宫闭月是很想碧荷能陪着自己一起进宫,毕竟是自己在香夫人一手出来的,在宫里怎么说也有人能说句贴心的话。但是南宫闭月却不知道在皇宫,自己是否还能顾得上碧荷这个小丫头。

    所以,南宫闭月为难,犹豫,最终也没有对碧荷开口。

    “碧荷,你放心吧。”南宫闭月拍了拍碧荷放在自己肩上的手,说道。“我已经跟妈妈说好了,一个月之后如果我没有回来的话,就让妈妈还你自由。到时候,你喜欢去哪里就去哪里,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

    毕竟碧荷跟了自己一段时间了,再说这个丫头也是打心眼里对自己好,南宫闭月不是个不知道感恩的人,她也不忍心自己离开之后,碧荷继续留在这青楼里,永无出头之日。

    所以,南宫闭月才和老鸨谈了这么一个条件,当然,老鸨有求于自己,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不!小姐。”碧荷突然反手用力的握住南宫闭月的手,声音异样坚定的说道。“小姐,让碧荷跟着你吧,无论小姐去哪里,碧荷都不会离开小姐的。”

    明白了南宫闭月的用意,碧荷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唯恐南宫闭月真得不将自己带在身边。

    “碧荷。”南宫闭月不知道该怎么和碧荷讲好,又不能将自己真正想进宫的目的告诉她,万一这个丫头以为自己只是进宫一个月就回来而想跟自己进宫的话,那么到时反而耽误了碧荷呢。

    “小姐,什么都不需要说了。碧荷就是想跟着小姐而已。”碧荷满眼的期待。

    “碧荷,或许我这次进宫就不回来了呢!”南宫闭月这么说道,她知道碧荷是个聪明的人,想必也能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的。

    “我知道,小姐,丫鬟里都已经说开了,小姐能再次进太子府,想必是深受太子眷恋的。大家都说,小姐这次进宫一个月,说不准就会被太子留在府里,不再回来了呢。”碧荷将那些丫鬟侍从私底下的传言说了出来。

    碧荷相信,自己的小姐是香夫人里最美丽的姑娘,太子喜欢上自己的小姐那是极有可能的。

    “是吗?那你可知道一旦我真的被留在了宫里,可就再也不能出来了,你如果也跟我进了宫的话,那等待你的是什么你可知道?”南宫闭月说道。

    “我知道,碧荷真的只是想和小姐在一起。”碧荷的眼神充满了坚定和信任。

    “那,好吧。”面对着碧荷真诚的眼神,南宫闭月不再劝说,一个人认定了的事情是没办法被轻易改变的,既然碧荷认定了自己,那么自己就尽一切所能,在宫里保护她就好了。

    在宫里,一个人也是寂寞的,能有个人作伴也是好的。

    “这是什么东西?”刘云看着屋子里摆着的一个大大的箱子,箱子外面系着一条粉红色的丝绸带子。

    “殿下,这是香夫人派人送来的,说是给殿下的寿辰礼物。”守门的侍从对刘云汇报到,这箱子挺沉,不知道是装了多少的金银财宝来着。

    “寿辰礼物?”刘云一抬眉毛,“我不是说过了,今年的寿辰不办宴席不收礼吗?”

    “这——”侍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当初自己以为既然是香夫人送给太子的寿辰礼物,自己收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太子现在说不收礼,那是不是就是说自己办多了一件事?“要不,属下将这箱子礼物送回去吧。”

    侍从一低头,就出去,准备叫几个人来将这箱子抬回去。

    侍从走了之后,刘云对着箱子看了两眼,不知道这满满一箱子,香夫人是在里面塞了多少的金银珠宝了。

    刘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突然,想到了香夫人,刘云想到了一个人。

    不知道这个礼物那个人会不会也在里面出了点主意。如果有她的参与的话,恐怕今年的礼物会有些不同寻常呢?想到平时南宫闭月的种种不同于常人的行为,让刘云对香夫人送来的礼物有了一丝的兴趣。

    意想不到的生日礼物

    “咻。”刘云轻轻的挑起大丝绸带子的一角,轻轻的一拉,光滑的丝绸带子就这么无声的被拉扯掉了。“就让本太子来看看。”

    刘云抬起箱子的盖子,将箱子打开。

    当箱子里的一切都呈现在刘云的眼前的时候,确实让刘云大吃一惊,简直可以说是此次的礼物是空前绝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这礼物让刘云惊呆的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箱子里是什么?既不是银子也不是珠宝,是活生生香喷喷的香夫人头牌花魁,南宫闭月是也。

    是南宫闭月也就算了,送女人给太子也是常有的事情,何况香夫人也不是居然还有情敌的存在

    南宫闭月以为刘云晚上会来见自己的,可是南宫闭月在房间里等了半天都不见任何丫头来向自己通报,“怎么回事?难道这个家伙被气跑了?”南宫闭月嘟着小嘴想了半天,也不知道缘由。

    最后南宫闭月也懒得想了,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殿下,是要让香夫人送来的花魁姑娘来侍寝吗?”侍从对依旧在看着书籍的太子说道。

    “嗯。”太子头也不抬的点了点头,正道侍从领命准备去执行的时候,刘云突然放下了手中的书改了主意。“不必了,你去让白风来。”

    “呃,是!”侍从不知道刘云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但是这不是他所能关心的,他的任务就是去执行好每一个太子交代下来的命令就可以了。

    一觉睡到大天亮,昨晚一夜好眠,南宫闭月睡得早起得也早。

    估计是昨天在箱子里憋坏了,昨晚才这么急不可耐的睡着了。

    看着亮晃晃的天空,南宫闭月才想到,刘云昨晚居然一晚上都没有召见召见唉,这个家伙到底在干吗?

    难道是有人来召见过自己,而自己却睡着了不知道?

    有这个可能性,“碧荷!”南宫闭月将在一旁收拾的碧荷叫唤进来问道。

    “小姐?什么事?是要用早膳了吗?奴婢这就让人去准备!”碧荷进来看到南宫闭月醒来了,只当她是饿了。

    “不是这个。”南宫闭月摆了摆手,说道,“我是想问,昨晚有没有人来找过我?”

    “昨晚?”碧荷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认真的摇了摇头。“没有,小姐,昨晚一个人都没有来过。”

    “没有?”南宫闭月不由的好奇了,想不到刘云这个家伙居然这么沉得住气,既然他不来找自己,那自己去找他好了。

    南宫闭月想到就做,反正现在也还早,正好找刘云一起用早膳,顺便可以增进增进感情,弥补一下昨天的打击。

    “咦?居然没人守卫?太好了!”南宫闭月原本以为太子门口会有侍卫把守,可是这一路走来,南宫闭月都没有见到什么人。

    南宫闭月心里不由的小小雀跃起来,恶作剧的心态又犯了,打算借此趁着刘云不注意,看看这个家伙在房间里干什么,是不是还在谁家。

    “吱嘎——”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南宫闭月探头探脑的伸了进去,好像有呼吸声?貌似还挺沉重的样子。

    看来这个家伙还在睡觉,这自己不是有眼福了?看帅哥睡颜啊,光想想刘云那睡着的样子,南宫闭月就想流口水。

    这么久自己都还没见过刘云睡着的样子呢?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看看。

    “呼哧,呼哧。”

    这声音,怎么听着有点怪怪的,睡着了的人的呼吸声能有这么沉重吗?

    当南宫闭月怀着好奇的心情,走到内室的时候,床上的一切都跃入了南宫闭月的眼帘。

    刘云确实是还在床上,只是已经醒来了。

    刘云上身一丝不挂,露出了精炼的肌肉,下半身用被子掩着,南宫闭月虽然看不到,可是也想的到此时床上的人正在做什么。

    尤其是刘云身下的那个女子,微微咬着牙关,双颊微红,一手扯着刘云身上的被子。

    这,南宫闭月想不到进来看到的确是这么香艳的一幕,她也想不到刘云居然一大早就这么闲情雅致的忙着“锻炼”。

    南宫闭月呆呆的在原地,现在的她脑子里一片空白,虽然自己早在现代的电视里就看过了这些个场面。

    但是当刘云在自己面前和别的女子这样的时候,南宫闭月觉得心里说不出来出来的滋味。

    这个女子,刘云身下的女子让南宫闭月觉得分外的眼熟,这不是白风吗?那个不知道和谁勾结在一起的丫鬟吗?

    她什么时候爬上了刘云的床?

    南宫闭月只觉得心里涩涩的,说不来的感觉。

    呵呵,床上的两个人还真是投入呢,居然连屋子里多了一个人欣赏都不知道。南宫闭月自嘲道。

    当然,南宫闭月也没有心情在欣赏下去这香艳刺激的一幕了,她担心自己的心脏会承受不了,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受?难道是因为我不会放弃的。

    南宫闭月心情愉悦了不少之后,便不在屋子里躲着了。

    在宫里无所事事,南宫闭月便决定四处走走,到处看看。

    “曲姑娘。”白风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对着南宫闭月客气的屈膝道。

    “哼——”真是冤家路窄,南宫闭月本来看见了白风,想从一旁偷偷溜走的,可是怎么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先出声的对自己打招呼起来。

    南宫闭月看到这个白风就想起刚才的一幕,想必她应该是刚从刘云的屋子里出来的吧。

    虽然白风脸上带着恭敬的笑容,但是南宫闭月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装的,因为白风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笑意,所谓皮笑肉不笑。

    “既然曲姑娘在这里游赏,白风就不伺候着了。白风昨晚伺候了一晚上,可累得慌!”白风也不等南宫闭月发话,就自顾自的离开了。

    如果不是主子有交代,不能对南宫闭月动手,白风现在恐怕早就已经忍不住了吧。白露的仇,只能是一忍再忍了。

    南宫闭月听的明白白风话里那炫耀的意思,但是南宫闭月懒得和她争执,那简直是浪费时间。

    白风走后,南宫闭月也没有什么心思再在花园里看下去了。

    原本是想来着花园里看看满园的春色,让自己的心情可以愉悦点,可是现在不但心情没有愉悦起来,还没事找气受。

    “小姐,你回来了。三皇子来了呢。”碧荷看到南宫闭月从院子里出来,赶紧汇报到。

    南宫闭月后脚离开,刘冷前脚就迈了进来。这不,等了有好一会了!

    刘冷?南宫闭月没想到,自己没等来刘云,居然等来了刘冷这个家伙。

    刘冷回到宫里,无所事事,正不知道该找些什么好玩的才能打发这在宫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无聊生活。

    这不,正在刘冷思考着什么时候再去南宫闭月那里玩耍的时候,听说了香夫人又将花魁送到了太子府的消息。

    这不,一大早刘冷就来到这里找南宫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