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踢来踢去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5本章字数:8424字

    第71章踢来踢去

    可是南宫闭月却不在,刘冷不想白跑一趟,想着反正在自己的宫里也是闲着没事干,不如就在这里等一等好了。

    所以,刘冷就留了下来。

    “毕业,太好了。你总算是回来了。”等待的分分秒秒总是风外漫长,刘冷虽然等的实际时间不长,但是给刘冷的感觉却仿佛比过了一天还要久。

    “你别过来,就站在那里好了。”南宫闭月赶紧伸出一只手,挡住刘冷那冲过来准备熊抱一下的动作。

    “毕业!”刘冷瘪了瘪嘴,无奈的又将屁股放回到了原来的凳子上,满腔的热情被南宫闭月给兜头兜脑的浇灭了。

    “怎么我一来你就来了,你这消息未免也太灵通了吧。”南宫闭月嘟了嘟嘴,还真是自己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想不到一天都没清静刘冷就来了。

    “毕业,有什么的好玩的么?”刘冷凑近南宫闭月,满脸堆笑的说道。

    “好玩的?能有什么好玩的?”南宫闭月不知道是该高兴好还是该替刘冷难过好。

    身为皇室子弟,一般一个个不都是想尽办法去博得皇帝的信任和宠爱,能让自己多一份继承大统的机会。

    虽然说刘国已经是有了太子刘云了,但是历来历代,哪个国家会在已经有了太子之后,其他皇子没有异心的?一般都是明的暗的,各种手段各种上了。

    可是刘冷这个家伙,居然一天到晚只想着玩?于私来说,南宫闭月应该高兴,毕竟少一个人与刘云争取皇位,那么刘云就多了一分胜算,自己也好一点难度了。

    “我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所以来找你啊?”刘冷说道。“宫里的那些宫女太监们都是只知道低头哈腰,唯唯诺诺。一点意思都没有,你从外面进来,肯定有很多鬼点子的啊。快想想吧。”

    “唉。”南宫闭月暗暗叹了口气,自己进宫是有伟大的任务的,真不知道刘冷这样纠缠着自己行不行。

    “好了,好毕业,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大哥现在忙着公务去了,又不会来找你。你与其在宫里傻傻等着无所事事,还不如和我一起找点乐子呢。这样时间也好打发啊。”刘冷一脸的祈求,抓着南宫闭月的胳膊,来回晃荡着。

    “好了好了,你别摇晃了,让我想想吧。”南宫闭月被刘云缠的没办法,只能同意。

    玩什么呢?南宫闭月不由得伤起了脑筋,这皇宫大院的,能玩什么呀?太女气的游戏肯定不行,和赌有关的游戏肯定也不行,有伤风气啊。

    “诶,有了?”南宫闭月看着放在不远处的那个大大的玻璃球,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了。

    “怎么样?毕业。你有好玩的了是不?”刘冷看到南宫闭月突然两眼放光,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好的点子在南宫闭月的脑海里产生了。刘冷就知道,来找南宫闭月肯定不会失望的。

    “知道足球吗?”南宫闭月不知道刘国是否有此项运动,所以试探性的问道。

    “足球是什么东西?”刘冷听都没有听过这个词,满脸疑惑的摇了摇头。刘冷虽然好玩,但是也是博览群书,通晓古今的。

    可是南宫闭月总能说一些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词,让刘冷搜刮了整个脑海也想不出来,这让刘冷非常的汗颜。看来自己还是不用功啊,学得不到位啊。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不明吧的东西了。

    “不知道足球?”南宫闭月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那蹴鞠呢?”南宫闭月又问道,足球那是现代的叫法,古代人貌似都叫蹴鞠的吧。不知道这样说刘冷会不会听得懂了。

    “促居?那是什么居?”刘冷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自己什么都没听过啊,南宫闭月会不会因此而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了呢?

    蹴鞠也没听过,要不就是叫法不一样,要不就是刘国至今为止还没有此项运动。如果刘国没有蹴鞠这项运动的话,那么一切都是要从零开始了,什么都要自己重新准备。

    南宫闭月本来就是想打发一下刘冷的,但是想不到刘国居然没有踧踖,这让南宫闭月不由得觉得自己在没事找事干,难道自己要在刘国弄一个蹴鞠的项目吗?那可是工程浩大的啊。

    话费大量的人力精力,为了不让刘冷对这个事情太感兴趣,南宫闭月决定换一个项目来转移刘冷的注意了吧。

    “那个蹴鞠不好玩,要不咱们来玩石头剪刀布吧。”南宫闭月说道。

    “石头剪刀布?!”这又是什么玩意?刘冷依旧是一脸茫然。

    “石头剪刀布很简单,握拳是石头,伸出两个手指是剪刀,五指全部分开是布。知道了吗?”南宫闭月分别对着刘冷用手指比出石头,剪刀,布的样子。

    “嗯。”刘冷点了点头。

    “那好。石头比剪刀厉害,剪刀比比布厉害,布比石头厉害。”南宫闭月向刘冷解释关于石头剪刀布的游戏规则。“在我说石头剪刀布之后,我们一起出手,看各自出的是什么,如果我出石头,你出剪刀的话,那就是我赢了。懂了吗?”

    “懂了!”刘冷点了点头,他这么觉得这个游戏好像一点也不让自己震撼啊。

    “那好吧,准备啦。来!石头剪刀布!”南宫闭月喊着口号。

    做一个球球

    “哈哈,你输了。”南宫闭月看着刘冷的剪刀手,笑道。

    刚玩的人就这样,很容易输的。

    “这个。”刘冷看着自己比出的剪刀手,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来来来,再来。”南宫闭月拉着刘冷说道。

    “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

    “好了好了,不玩了,毕业这个一点意思都没有。太无聊了。”刘冷在几盘石头剪刀布之后,对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不好玩吗?”南宫闭月看着手中已经比出来了的布,说道。

    貌似确实不好玩啊,连南宫闭月这个发起人也在几轮之后对这个失去了兴趣,是的呢。

    这个游戏脸现在的小学生都不怎么喜好了,更不用说是两个大人了。玩着这个游戏就像两个傻瓜一样呢。

    “不好玩的话那我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游戏了。”南宫闭月摇了摇头,无奈的对刘冷说道。

    “那个什么居啊?”刘冷想到刚才南宫闭月说的那个蹴鞠,那个东西一听名字就不错,肯定挺好玩的。

    “那个啊,太麻烦了。”南宫闭月摇了摇头。

    “麻烦?麻烦才好玩啊!你看你这个游戏简单吧?简单的我都快要睡着了。”刘冷说道。

    “那也是哦。”南宫闭月是觉得石头剪刀布这个游戏太敷衍了。

    “好毕业,我的好毕业,你就教我玩那个什么居嘛。”刘冷又开始对着南宫闭月狂放电。

    “嘶——”南宫闭月对美男根本就没什么抵抗力,尤其是一个对着自己狂放电的美男,那是对南宫闭月太有杀伤力了。

    “好,好吧。”南宫闭月被刘冷的美男计给弄得脑袋里一片空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答应了下来。

    “太好了,毕业。你总算答应了。”刘冷收起那放电的眼睛,像个孩子似的笑道。

    “呃。”刘冷退回了安全距离之后,南宫闭月的脑子总算是能开始思考了。

    自己貌似刚才好像答应了什么似的,南宫闭月只感觉脑门上一片冷意,看来自己这几天又有得忙了。

    “毕业,不管,反正你已经答应了我的,不许呃什么呃的找借口啊。”刘冷一看就看穿了南宫闭月的小心思,在南宫闭月开口之前,刘冷先挑明了说。

    “呵呵,哪里哪里。我不过就是打个饱嗝而已。”南宫闭月挠了挠头,满脸笑意的说道。

    “那就好。”刘冷满意的点了点头。

    要玩蹴鞠,肯定是要有那个球才可以,南宫闭月对着刘冷描述了半天,刘冷还是一知半解,让南宫闭月放弃了那对刘国抱有的一丝希望。看来刘国真的没有这项活动,那么一切都要自己重新弄了。

    最基本的,就是弄个球。

    球嘛,说难也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

    南宫闭月用自己在现代对古代蹴鞠的了解,基本的对这个球的做法有了一个方案。

    刘国肯定是没有现代足球的材料的。

    这个也简单,现代的足球是皮制的,这个蹴鞠用的球也是皮制的,皮好找啊。只要是兽类的皮就可以了。

    南宫闭月让刘冷给自己找来一张上好的大牛皮,让人处理去味。

    然后再话了一张蹴鞠用球的图纸,让刘冷带着图纸和牛皮,去找宫里最好的绣娘,按照自己的意思,给自己缝一个球来。

    “毕业,毕业。好了。”

    南宫闭月正在发呆,就听到了刘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刘冷办事的速度不赖,才两天的功夫,居然就做好了,南宫闭月原本以为会有些麻烦的呢。

    想不到宫里的绣娘就是好使。

    “这个!?”南宫闭月看着刘冷交在自己手里的球,这哪是一个球啊,这就是一张被缝起来的圆饼啊,或者说是一个完全没有气瘪在那里的牛皮球。

    “怎么?不是这样的吗?不对啊,明明是按照你的图纸来的啊。我看着也没错,是圆圆的呀。”刘冷看了看南宫闭月手中的球,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图纸,确实是一模一样。

    自己找得是宫里最好的绣娘,几乎是不差的按照图纸来弄的,怎么南宫闭月是这个表情,难道不一样吗?可是刘冷怎么找也找不出来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刘冷当然不知道,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蹴鞠用过的球,当然是没有什么概念。

    可是南宫闭月见过,所以南宫闭月知道不同之处在哪里。

    没有气啊,没有气这个球就胖不起来,球胖不起来就没办法踢啊。这个瘪着的大球饼,是打算怎么踢?根本就踢也踢不起来啊。

    刘国肯定是没有气的,就算用人气来吹也没用,最后要怎么缝合呢?还不是要跑光。

    这个问题确实让南宫闭月伤脑筋了。这要怎么办才好。

    “毕业,你倒是说话啊,到底有什么地方弄的不好,你说出来,我马上让绣娘去改不就得了。”看着南宫闭月那一脸纠结的样子,刘冷问道。

    “这个绣娘没办法解决。”是啊,没有气,谁能解决这个问题,根本就没人能解决的了。南宫闭月虽然一开始不想和刘冷玩什么蹴鞠的,但是一旦做了起来却也是对这个蹴鞠报了很大的希望,希望能成功。

    现在看着这个瘪瘪的球饼,南宫闭月的心里充满了淡淡的失落感。

    “绣娘不行?那毕业你说,让我想想办法,或许有办法呢。人多力量大嘛。”刘冷看着南宫闭月那失落的表情,说道。

    “唉,能有什么办法。”南宫闭月还是摇了摇头,她不是不想说,她是不知道怎么说,怎么向刘冷解释这个球应该是被灌注了气体膨胀起来的,又该怎么说得明白呢?与其如此,还不如不说来得好。

    “可是你不说怎么知道我没有办法,至少你要告诉我这个东西正确的样子应该是如何的啊。”刘冷还是不放弃,继续追问道。

    “就是那个样子的,看到没?”南宫闭月用手指指着放在不远处的那个玻璃球,说道。“就像那个球一样,圆滚滚的,撑起来的。明白了吗?”

    “那个样子啊,这还不简单吗?就这样你用的着这么伤脑筋么?用东西把它塞撑起来不就好了。”就是这个问题,这简直就不是问题吗。刘冷笑道。

    “可是又不是那么简单的啊,用东西撑起来是不错,可是它又不能太硬,它必须既软又硬知道吗?有一定的力度,又有一定的柔和度。算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了。”南宫闭月对刘冷摆了摆手,说道。

    “既软又硬!”刘冷想了想,对南宫闭月说道,“没关系,先别急着放弃啊。容我回去想一想。”

    说完,刘冷就带着这个大球饼和图纸离开了。

    刘冷离开之后,南宫闭月闲着没事干,也出去走了走。

    皇宫里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去的,后宫的人打发无聊的时间无非都是在御花园里赏花嬉戏的,南宫闭月也没地可去,刘云这个家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已经几天都没有见到了。

    南宫闭月也没多大的心思赏花,就坐在那架秋千上,随意的摆荡着,想着自己的事情。

    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花神的任务,才能回到自己可亲可爱的家园。

    “哪个宫的?下来!”

    南宫闭月正在秋千上随意的摆荡着,思想也正处于神游状态,突然来的一声厉喝,让南宫闭月吓了一跳,差点要从秋千架子上摔下来。

    梦贵人

    还好南宫闭月反应快,伸手抓住了秋千绳子,这才稳住了身形。

    南宫闭月抬头一看,这才看到了离自己不远处站着四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鹅黄色的宫女装的女子,此时正用一根手指指着自己。想必刚才喊话的,就是她了。

    这个女子身后的几个人,其中一个身着宝蓝色华服,头上的流云鬓上带着几朵珍珠串成的珠花,面容姣好,年龄在十八九岁的样子,满脸的娇蛮任性的神色。

    围在她身边的其他几个人,与南宫闭月身前的那个宫女没什么两样了。

    看来,那个身着宝蓝色华服的女子是个主子了。就是不知道是个什么角色了。看着年纪,莫不是皇帝老儿的女儿?刘国的公主?

    南宫闭月一看那个宫女用手指着自己,刚才又被吓了一跳,心下也很不舒服。

    当即没有搭理几人,继续在秋千上摆荡,管你是谁?反正我不认识你,所谓不知者不罪。

    “你!?”一看南宫闭月居然没有反应,心儿不由的诧异,这个人看服装不像是宫里的人,可是不是宫里的人怎么能在宫里四处走动呢?居然看到了自己的主子不下来,这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

    貌似没有听说皇上最近有新纳的妃子啊?

    “说你呢?你给我下来。”心儿再次强调道。

    “这个姑娘,你凭什么让我下来啊?”南宫闭月看着心儿有点气急败坏的样子,心情不由的好了起来,这样凶悍的丫头,想必主子也是个骄横的主。

    自古以来,骄横的主都没有什么头脑的,南宫闭月倒有一种想看看那个至今没有发言的女子,打算如何。

    谁叫在太子府这几天没事干啊,南宫闭月想着找个人斗斗嘴也好。

    “放肆,在主子面前居然敢这么说话?快下来,我们家主子要荡找个秋千!”心儿说道。

    “主子?在哪里?”南宫闭月心里好笑,自己又不是宫里的人,这个丫头居然对自己口口声声喊着主子主子什么东西的。

    “这是梦贵人!我不管你是哪个宫的?快给我下来!”心儿看着南宫闭月居然还赖在秋千上不动,就欲上前将南宫闭月从秋千上拉下来。

    “好了好了,大人不记小人过,给你吧。”看着心儿的动作,南宫闭月一个动作,从秋千上跃了下来。

    估计是跳下来的动作太大,秋千给南宫闭月带动的大幅度的荡了起来。一下子撞在了正准备上来将南宫闭月拉下去的心儿的身上。

    “哎呦!”心儿眼看着秋千向自己荡过来,也来不及躲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秋千向自己甩来,吓得紧紧的闭着眼睛,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南宫闭月正打算看好戏,想不到一个宝蓝色的身影一闪,没有听到预见的惨叫声,秋千被一只玉手给扯住了。

    扯住秋千的人,正是那个梦贵人——骆梦若!

    “主子!”心儿等了半天,也没见秋千过来,这才睁开眼睛,看到了眼前的骆梦若,一手抓着秋千,正怒气冲冲的盯着南宫闭月。

    “你到底是什么人?”骆梦若想不到居然还有人敢这么公然的向自己挑战,到底是哪里来的人居然敢这么嚣张。还敢用秋千砸心儿。

    心儿虽然是个宫女,可是却是自己的心腹丫鬟,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自己进宫之时,特地从将军府带进来的,一般的小宫女太监,谁不对心儿是客客气气的。

    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还要看主人的。

    眼前的这个女子,简直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到底是什么来路。

    这让一向趾高气扬的骆梦若心里大为光火。

    “我不管是什么人,反正不是你的人?”秋千没有砸到那个小丫鬟,这让南宫闭月微微有些失望。看到骆梦若那愤怒的眼神,南宫闭月也丝毫不感到畏惧。

    “混蛋!”骆梦若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敢三番四次的顶自己的嘴,一向都是众星捧月的骆梦若何时收到过这种待遇,当即是怒火冲心,一把抬起手,一个巴掌就准备落下来。

    “住手!”正当巴掌正准备落下来的时候,一声厉喝想起,一个身影及时的拉住了骆梦若的手腕。

    “左……太子!”骆梦若正想发飙是谁居然敢拦自己,待看清楚眼前的人居然是刘云的时候,骆梦若一下子就呆住了。

    是有多久,没有见到这个心心念念的人了。刘云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让骆梦若有一种想要热泪盈眶的感觉。

    “梦贵人!”刘云看着骆梦若的表情,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放开我这骆梦若的手,叫道。

    手臂上的温暖突然消失,骆梦若的神智也恢复了正常,收拾了一下情绪,骆梦若对刘云说道。“太子,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臭丫头,居然敢公然对本宫无理。为了肃清宫规,还望太子将此人拉出去杖毙了才好。”

    骆梦若恶狠狠的瞪着南宫闭月。

    “是么?还请贵人手下留情,毕业是在下的人。毕业,你怎么可以对梦贵人无理?还不快向梦贵人赔礼道歉!”刘云看了一眼在旁边的毕业,说道。

    “毕业?!”梦贵人念了一遍南宫闭月的名字,看着眼前的南宫闭月和刘云,眼里闪过一丝狐疑?这个南宫闭月是太子的人,到底和太子是什么关系。

    “太子殿下,就算是你的人,也不能这么嚣张的就不把本宫放在眼里吧。”骆梦若对刘云身边的女子没有一丝好感,尤其是漂亮的女子。

    “梦贵人,毕业她不是宫里的人,对宫里的人当然不熟悉,想必她也不是有意冲撞贵人的。还望贵人不要用宫规来苛责毕业。”刘云对骆梦若说道。

    “太子殿下很偏袒这个女人啊。”骆梦若满脸不悦的看着刘云居然一次两次的为南宫闭月求情。

    站在一旁的南宫闭月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在对话的两个人,看着这个梦贵人那眼里不能抑制而流露出来的情感。貌似,有猫腻。

    “还请梦贵人高抬贵手。”刘云忽视骆梦若眼里的东西,说道。

    “如果我说不呢?”骆梦若几乎从来没有拒绝过刘云的请求,但是这次看到刘云这么偏袒这个叫毕业的女子,这让骆梦若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大为光火。

    “梦贵人!”刘云皱了皱眉头,他不想和骆梦若撕破脸,骆梦若是自己父皇的梦贵人,是镇北大将军的小女儿,她的父亲手握重兵。

    而骆梦若对自己的情感刘云也是知道的,无论哪一方面刘云都需要骆梦若这颗棋子。

    既不想和骆梦若撕破脸,又不忍让南宫闭月吃苦头,这让刘云很为为难。

    “傲儿!”突然传来的一声呼唤,让僵持着的三人都纷纷转过了头。

    “母后!”刘云不想到在这里居然碰到了皇后。

    “傲儿,母后正打算去找你呢。想不到居然在这里就碰到了你。想不到曲姑娘也在,正好陪本宫一起走走吧。给本宫说说宫外的趣事呢。”南宫钮妍说道。

    “是,皇后娘娘!”听到皇后的话,南宫闭月屈膝答应道。

    “皇后娘娘,这个女人眼里没有嫔妾,公然出言顶撞嫔妾,希望皇后能将毕业留下,让嫔妾好好教导教导她。让她明白宫规礼仪!以免在宫里四处走动,又冲撞了其他贵人的。”眼看着皇后就要将南宫闭月带走,骆梦若出言道。

    玩蹴鞠

    “梦贵人,曲姑娘不是宫里的人,宫规是用来束缚和管教宫人的,既然曲姑娘不是宫里的人,不知道宫规宫纪的也是可以理解的,所谓不知者不罪嘛。梦贵人,理当作为表率,大度宽容。”南宫钮妍说道。

    “既然曲姑娘不小心冲撞了梦贵人,那就让她跟你陪个礼道个歉吧。回去后,本宫自会亲自教导她宫规礼仪的,想必日后毕业再也不会如此莽撞了。是吧?毕业。”南宫钮妍转头对一旁的南宫闭月说道。

    “是,皇后娘娘!”南宫闭月对皇后屈了屈膝,转身对骆梦若说道。“梦贵人,毕业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梦贵人海涵。”

    “哼!既然皇后都这么说了,希望曲姑娘日后好好学习学习宫里的规矩。”既然皇后都开口了,骆梦若也没有理由在坚持下去了,只能作罢。

    “好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走吧。”南宫钮妍招呼着众人离开。

    “好了,傲儿,母后先回去了。”南宫钮妍带着刘云和南宫闭月走了一段路后,说道。

    “嗯?母后不去儿臣那么?”刘云疑惑的问道,刚才皇后不是说正好好去找自己么。

    “不去了,母后改日再去吧。本来想着去御花园看看的。正好看到了你们几个。好了,现在既然没事了,那就回去吧。”南宫钮妍对着刘云说道。

    “是。”见南宫钮妍这么说,刘云也不再坚持,带着南宫闭月离开了。

    这天下午,南宫闭月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就听到外面刘冷大呼小叫着冲了进来。

    “毕业,毕业,你看看。是不是这样的?”刘冷怀里抱着一个圆鼓鼓的东西,兴奋的说道。

    “嗯?”南宫闭月看着刘冷将怀里的圆滚滚放在石桌上,又将外面的一层布一层层的解开。这才看到了一个皮制的圆滚滚的球。

    这次不再是那个瘪瘪的球饼了,球内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填充了起来,鼓鼓的。

    南宫闭月不敢相信的将球放在手里捏了捏,又用脚试着提了几下,既软又硬,要得就是这种效果。

    “你怎么做到的?”南宫闭月不敢相信的看着刘冷,难道这个时代已经有充气的东西了?可是看着感觉,貌似又不是气体的样子。

    “哈哈,还不简单,我让绣娘在外面又多加了一层牛皮,然后再皮面给填充了实打实的上好细鹅绒。尝试了好多种方法,只有填充的这种鹅绒能有这样的效果。”刘冷满脸的自豪感。

    “满满一球鹅绒?”天哪,那是多么奢华啊,还是上好的细鹅绒,也只有皇家能享受的起这样的待遇了。南宫闭月捏了捏手中的球,不过手感还是不错的。

    “好了,毕业。既然这个球已经做好了。那你是不是该交我怎么玩那个蹴鞠了啊。”刘冷回去之后,特地查阅了一些书籍,发现都没有关于这个蹴鞠的记载。

    所以,对于这个蹴鞠,刘冷的脑海里还是一片空白,至于南宫闭月从哪里得来的这个蹴鞠法子,刘冷就不知道,想必是南宫闭月在香夫人那里,不知道从那个恩客那里听来的吧。

    “好吧,那我们就开始吧。”南宫闭月看着手中的球,心里的活动因子也被带动了起来。“这个蹴呢,就是用脚来踢,这个鞠呢就是皮制的球。蹴鞠的玩法就是用脚来踢皮制的球啦。”

    “哦。”刘冷看着南宫闭月将那个牛皮球在放在地上,用脚踢来踢去,当即也觉得新鲜,加入了其中。

    “就一直这样踢来踢去吗?好像也没多大的意思啊?”想不到自己花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制作出来的牛皮球,就是这样和毕业你一脚我一脚的对踢。

    刚开始是有点新鲜感,可是一个下午下来,出了左脚换右脚,就是右脚换左脚。好像跟那个什么石头剪刀布的也没多大的区别吗?

    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个有点废体力!

    “蹴鞠当然不只是这样踢来踢去的了。真正的蹴鞠可是要好玩的多了。”南宫闭月也觉得这样没意思,太没激情了。

    “真正的蹴鞠?难道这还不是?毕业,那我们来玩真正的蹴鞠吧。”刘冷一听说玩法不是这样的,当即又来了精神。

    “可是,真正的蹴鞠还要准备一样东西。”南宫闭月说道。

    “什么东西?你说,我去准备!”刘冷说道。

    “嗯。球门!”南宫闭月说道。

    “球门?”刘冷好奇的问道。

    “是的。球门!”南宫闭月将球门的大概样子和刘冷一说。

    刘冷当即保证没问题,包在自己的身上,便再一次离开了。

    要办蹴鞠大赛

    刘云原本想着南宫闭月这里坐坐,看看这几天这个女人都没怎么来烦自己了,难道是上次的事情真得让她望而却步了?

    刘云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居然没有一个守门的,正纳闷着。什么时候太子府里的丫头侍从们都这么懒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