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 炼药!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5本章字数:7793字

    “明天午时,御花园的宁池旁边会有一个女子等在那里,到时候你只要在她背后轻轻推那么一下就可以了。”心儿说道。

    “这!”太监一听就知道心儿有可能让自己干的是什么事情,这人命关天的事情可不是说干就能干的,太监有点犹豫了。

    “公公你放心,奴婢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放心,我们家主子只是看不惯她魅惑诱主的作风,让公公推她一把也不过是给个教训,不会让她真的出什么事情的。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去救她的。”心儿看着太监有些犹豫,继续说道。

    “再说了,公公在背后推她,她根本就看不到人,更加不会知道是公公了。你放心,就是给她点教训,我们家主子出出气就好了。这么举手之劳的事情,公公有什么好犹豫的?”心儿又在太监的手里放了几块银子,说道。

    “那,好吧!告诉你们家娘娘。明日午时,奴才一定到御花园的宁池边等着。”太监点头说道。

    “那就好,那奴婢先回去禀报我们家主子了。”心儿看着太监答应了,便离开了。

    辛竹之落水

    “对不起了,姑娘,谁叫你得罪了主子啊,只能让你受点委屈让那个主子消消气了。”太监心里这么想着,蹑手蹑脚的靠近了正对着湖面发呆的辛竹之。

    辛竹之正专心致志的喂着宁池里的金鱼,当然不知道此时居然有危险靠近,“啊!”忽然,从背后传来一股力量,辛竹之就这么毫无防备的从栏杆上掉了下去,落进了宁池里。

    “救命!救命!”辛竹之根本就不会水,掉进了宁池里的情愫暗生

    刘曦的眼神紧了紧,嘴角扬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说道,“竹贵人,要不陪在下走走?”

    “啊,好!”辛竹之正想着该说些什么,听刘曦这么说,只能诺诺得点头答应。

    两人就这么在玫瑰园里随意的走着。

    “殿下最近可好!”辛竹之本就是个害羞文静之人,现在和刘曦这么独处着,再加上自己对刘曦那抱有的非分之想,让辛竹之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但是一直不开口又担心让刘曦觉得自己过于沉默了,所以才憋了半天扯出这么一句话来。

    “呵,还好!”刘曦看着辛竹之,状似无意的叹了口气。

    “怎么,殿下既然还好又何必叹气呢?”辛竹之也是聪明之人,看出了刘曦貌似有难言之隐,当即关切的问道,“难道殿下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吗?”

    “……”刘曦忽然用凝重的眼神看着辛竹之不言语,过了半响才开口说道。“没有!人生哪能事事如意啊。罢了!”

    “这。”辛竹之被刘曦那忽然凝重的眼神看得一愣一愣的,现在又听到刘曦这么说,更加急切的问道。“殿下有什么烦扰的事情,不妨和竹之说说看,竹之即使没有这个能力能帮助殿下,至少作为一个忠臣的听众,让殿下舒畅一下。”

    “爱别离,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刘曦看了一眼辛竹之,意味深长的说道。“好不容易遇到了对的人,却不是在对的时间,有时候就那么一刻的差距,却穷其一生也没办法去改变。”

    说道这里,刘曦眼神飘到了远方,自己和刘曦就差了一天的时间,为什么刘曦就是刘国的太子爷,未来的继承者,而自己就要寄居在他的羽翼之下,听从他的命令,一日之差,其中一个就是天之骄子,而自己呢?

    无论从哪方面讲,自己都不必刘曦差,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偏偏就那么早出生了一天,两个人居然就是完全不同的命运了。

    就因为刘曦比自己早出生一天,他就可以过继给皇后,由皇后万般宠爱着,而自己的母妃那般懦弱无争,根本就带不了一切自己想要的东西。

    不服气啊,想我刘曦文韬武略都不逊色,却要这么的屈居人下,不服气就是不服气。不会就这么的听从安排的,刘曦要靠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一切,只要是刘云一天没有坐上皇位,自己就一天都有可能的。

    “曦殿下!”辛竹之看着刘曦眼里的波浪起伏,在宫里混迹了这么多年的辛竹之,当然也知道男人之间的抱负和争斗。

    辛竹之好像有那么一点知道刘曦心里的无奈了,看着眼前的男人眼中的不甘,辛竹之不由自主的上前,想去安慰一番。

    “啊!”辛竹之没有看到地上居然有一块石头,一脚踩到了石头上,脚一崴,身子就像一旁倒去。

    “小心!”刘曦听到辛竹之的呼声,随即转过身来,在辛竹之摔倒在地上之前,伸手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阻止了辛竹之的摔倒。

    “呃”辛竹之原以为自己会摔在地上,却不想跌进了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里。辛竹之睁开眼睛,看着离自己只有咫尺之遥的刘曦,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吹拂在自己的脸上。

    那一刻辛竹之的脸红得都可以捏出血来了,她贪恋在刘曦的怀里,脑子里一片空白,都快要昏厥过去了。

    “竹贵人!”刘曦看着辛竹之的样子,决定来一记狠招,这个女人看样子是已经被自己拿下了。刘曦喃喃的喊着辛竹之,眼神迷离,俯身就要向辛竹之凑来。

    “不,曦殿下!我们不可以。”辛竹之本来已经失去了判断力,可是刘曦那一句竹贵人让她惊醒了过来。自己是刘霸的妃子,怎么可以和刘曦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还在这玫瑰园里,万一让生什么人经过撞见了。那可是要灭九族的啊。

    “不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刘曦忽然一把握着辛竹之的双肩,痛声的问道。“我连喜欢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心爱,喜欢!”辛竹之听着刘曦那明显的话,难道刘曦也喜欢上了自己吗?可是,这不行的啊,自己是他父皇的妃子,两个人注定只能相见不能相守啊。

    “竹之,自从上次之后,我发现自己就对你魂牵梦索。我!”刘曦看着辛竹之,深情的说道。

    “曦殿下。”辛竹之看着刘曦深情的表白,激动盖过了害怕。“竹之也是很想念殿下。只是我们,真是上天弄人啊。”辛竹之叹了口气。

    “竹之,不是上天弄人,凡是都要靠我们之间去争取的啊。”刘曦说道。

    “自己去争取?”辛竹之不解的看着刘曦,怎么去争取。难不成两个人有这么大的勇气抛下一切私奔吗?

    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皇土,两个人就算私奔又能跑到哪里去呢?最后还不是会被抓回来,一旦被抓回来的话,那可就是生不如死的惩罚了。

    “对,竹之我需要你的帮助.。”刘曦握着辛竹之的手,眼里充满了期待。

    “殿下需要竹之做什么!”辛竹之不明白的看着刘曦,她一个女人当然没有这么多主意,所以她只能听刘曦的。

    “帮我成为储君。”刘曦看着辛竹之眼里的恐惧和震惊,继续说道。“我想过了,我们如果要在一起的话,只有我成为了储君,继承了皇位,才有那样的机会。你想想,天下哪有一个人敢说皇上的不是。我们做不得的事情,父皇他就做得啊。”

    “好像是这样的。”辛竹之想了想,貌似确实如此,从来就没有人指责过刘霸的错误,人哪里可能永远不会犯错,刘霸也会有错误的时候,只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指责他的错误而已。

    “对啊,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对不对?竹之!”刘曦抬起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辛竹之细腻的脸庞,柔声说道。“你就甘心一辈子只能和我两两相望吗?只要我有一天登上了皇位,那么我们就可以相守了。”

    “呃!”辛竹之在刘曦的触摸下,微微颤了颤身子。好像刘曦讲得很有道理。

    “竹之,人总要为自己争取点什么吧。”刘曦说完便看着辛竹之,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有点大胆,是超过了辛竹之能承受的范围的。所以刘曦不急,他愿意给辛竹之考虑的时间。

    在过了几分钟的沉默之后,辛竹之眼里的慌乱和迟疑渐渐的平息了,转而被一股肯定的力量所代替了。“殿下,竹之愿意尽自己所能尽的一切力量来帮助殿下。”

    “呵呵,还叫我殿下。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就叫我的名字吧,叫我曦!”刘曦嘴角噙着笑,看着辛竹之小脸一片娇羞。

    “曦!”辛竹之细不可闻的吐出这个字。

    就这样,在刘曦的柔情攻势之下,辛竹之被彻底的俘虏了,利用自己在刘霸身边的优势,时常对刘霸讲述刘曦的一些能力过人之处。

    而辛竹之在刘霸那里听来的一些朝堂上的事情,或者是刘霸的一些想法,辛竹之也都如实的全都告诉给了刘曦。

    太子大婚

    既然刘霸已经指定了南宫闭月就是刘国的太子妃,当然南宫闭月是不用再回到香夫人了,哪有太子妃在香夫人接客的道理。

    宫里好久都没有喜事了,南宫钮妍见刘霸已经同意了南宫闭月和刘云的事情,便也张罗的准备给二人办婚事。

    太子成婚,那可是震惊全国的喜事,必须要办得热闹喜庆,不能丢了皇家的威严。

    自从皇后下令之后,整个皇宫里都忙开了,采办的采办,修建的修建,一片繁忙热闹的景象。

    在忙忙碌碌的几个月之后,终于到了那一天了。

    “小姐,你今天正漂亮!”碧荷看着南宫闭月,嘴角都是止不住的笑意,小姐有了个好归宿,碧荷是真心的替自己家的小姐高兴。

    “臭丫头!”南宫闭月笑骂道,是啊,新娘是女人一生之中最美的一刻了,自己等这一刻等的不容易啊,忍辱负重了这么久,总算是成为了太子妃了。花神交代下来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一部分了。

    南宫闭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凤冠霞帔:一头乌黑的秀发全都被盘了起来,头发上点缀着金色的花冠,身着大红色的喜服,上面用金色丝线绣着凤凰,华丽无比。

    也只有太子妃成婚的时候才有那个资格身着绣有凤凰的喜服,因为现在的太子妃就是未来的国母了。

    凤冠的流苏被放下,南宫闭月的娇容就被隐藏在了流苏之下。南宫闭月本就生的美丽,今天这一身,更加衬托着她美艳不可方物。

    嫣红的娇唇,金色的眼影,眼角还特地用眼下延长了一些,看起来整个眼睛大而有神,魅而诱惑。

    今天天公也作美,万里无云,格外湛蓝。

    “小姐!”碧荷在外面打探了一下,说道。

    南宫闭月因为不是刘国人,而父母又都已经不在了,家里没有什么人可以做主。(当然,这是南宫闭月编的,因为她穿越过来的,在刘国确实可以说是无亲无故的。)

    所以皇后就决定,在大婚之日,南宫闭月在皇后的宫里,再由太子将新娘子接回东宫。

    “碧荷,来了吗?”南宫闭月虽然说是为了完成任务,可是这也毕竟是新婚之夜

    “唉,你就不能注意点形象吗?毕竟你现在是太子妃了。”刘云怎么会想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娶这么一个女人做自己的太子妃,太没有教养和形象了吧,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同意的,早知道父皇会同意的话,自己一开始就不会答应的这么爽快了。

    刘云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看谁敢说太子妃的不是?再说了,这里不就只有你和我嘛。没人看得到我的吃相啊,你总不会说出去吧。”南宫闭月吃了一点东西后,总算是将肚子里饥饿感消除了一些,这才站起身来朝刘云伸出手,准备勾着刘云的脖子。“来,香一个,姐姐总算把你搞到手了!”

    “小心你手上的油!”刘云一把将南宫闭月的咸猪手给拍掉,皱着眉头说道。

    南宫闭月也不生气,也不在用自己油腻腻的手去调戏刘云了。

    南宫闭月拿起桌子上的酒壶,将桌子上的两个酒杯都倒满了酒,对刘云说道。“哈哈哈,来我们喝交杯酒吧,喝了交杯酒就洞房喽!”

    “你这丫头就这么没害没臊的么?”刘云也跟着南宫闭月拿起了桌子上的酒杯,穿过南宫闭月的手,将自己杯子中的酒一干二净。

    “好了,洞房洞房!”南宫闭月放下手中的杯子,叫嚷着。

    “你!”刘云看着南宫闭月猴急的样子,眼前的这个女人知道什么叫廉耻吗?不过貌似不知道吧,刘云刚见到南宫闭月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

    不过刘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这个样子,当即刘云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个,我!唔?”

    刘云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南宫闭月给堵了回去。

    南宫闭月踮起脚尖,将自己的吻送了上去。

    怀里的这个女人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挑起自己的欲火,这次刘云打算不再压抑自己了,谁叫这个女人主动送上了门,更何况现在都是自己的太子妃了,普天下也只有自己才能拥有她了。

    刘云反手一扣,就将南宫闭月的脑袋给固定住了,主动权,必需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刘云一边加深着与南宫闭月的吻,一边撕扯着南宫闭月身上的大红喜袍,这衣服穿起来麻烦想不到脱起来也这般麻烦。

    “嗯!疼疼疼!啊,轻点轻点。”床账被缓缓放下,床上时不时传出南宫闭月的娇喘和轻呼。

    南宫闭月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刘云早已经起床了。

    “太子妃,您要起床了吗?”碧荷听到屋子里有动作,问道。现在南宫闭月已经是正式的太子妃了,碧荷也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称呼小姐了。

    “碧荷?太子呢?”南宫闭月一丝不挂,用被子裹着身子,只露出一个香肩问道。

    “太子在书房等着您呢,说是等你起来了一起去给皇上皇后请安。”碧荷看了一眼,不好意思的说道。

    “呀,我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南宫闭月大叫着,今天是新婚的白风怀孕了

    “我要见太子妃!”南宫闭月醒来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叫喊着,听声音好像是白风的样子。

    想都白风,南宫闭月就想起上次刘云房间里看到的一幕,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让她进来吧。”毕竟现在已经是太子妃了,南宫闭月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让碧荷放白风进来。

    “你来找我做什么?”南宫闭月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白风,问道。

    “你怎么不向太子妃请安。”碧荷看到白风不像其他奴婢一样请安,居然敢对南宫闭月这么无礼,碧荷呵斥道。

    “哼,想不到到你居然有这样的本事!”白风从嘴里说出这么一句。

    “你这是用什么态度和太子妃说话。”碧荷知道,有些人看南宫闭月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成为了太子妃很不服气。同样是平民,为什么南宫闭月就可以,南宫闭月没有雄厚的家世在,宫里一些宫女们私底下在议论着什么,碧荷也是知道的。

    所以看到白风那一副不屑的样子,碧荷当即就替南宫闭月抱不平了,再不拿点狠招出来,恐怕这些奴才们都要爬到南宫闭月的脑袋上去了。

    “碧荷!”南宫闭月出声阻止了一下碧荷,继续对白风说道。“你过来不会就是为了看我这个太子妃的吧?”

    南宫闭月知道白风不是简单的人,她不会没有事跑来找自己茬的。

    “我怀孕了,是太子殿下的。”白风忽然用一只手抚着自己的肚子,对南宫闭月说道。眼里充满了挑衅的问道。

    “噗!你说什么?”南宫闭月差别没被自己刚喝下去的茶水给呛死,刚才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听错了。南宫闭月不相信的看着白风,瞪大了眼珠子。

    “我说我怀了太子殿下的孩子!”白风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题,说道。

    这次南宫闭月听得真真切切的,白风确实说他坏了刘云的孩子。这让南宫闭月一下子没了主意,怎么还会有这么一招的。

    怎么办?自己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南宫闭月只觉得心里憋得慌,恨不得将白风拖出去乱棍打死。

    但是她不能,她还有理智,如果自己真的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的话,恐怕只会招来非议,何况白风怀的是太子的骨肉。

    皇家血脉,岂能践踏!南宫闭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太子知道了吗?”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瞒着刘云的。

    “当然!”白风的手一直不离自己的肚子,不知道是炫耀还是怎么来着,嘴角总是噙着一丝淡淡的巧笑。

    或许是初为人母的喜悦吧,就算一个女人在心狠,在卑微,对自己的亲生骨肉总是充满了柔情的。

    “那本宫知道了,本宫会让人安排一下的,你下去吧。碧荷,待白风下去,好好养着吧。毕竟是太子的骨血。”虽然南宫闭月生气,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容忍了下来。

    “那就有劳太子妃了!”白风对着南宫闭月一笑,眼里充满了得意,便转身离开了。

    “你回来了?”南宫闭月对着刚刚进门的刘云,说道。

    “嗯,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刘云进来就看到南宫闭月坐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样子,笑着上前摸了摸南宫闭月的脸蛋。

    “白风怀孕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南宫闭月听太医说白风已经怀孕有两个多月了,那么就是说在自己和刘云成婚之前就已经有了。

    以白风性格,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不会沉得住气到现在的吧,那恐怕就是刘云故意隐瞒了下来让自己不知道。怪不得最近这段时间,都没有看到白风伺候的影子呢,原来是被刘云这个家伙给藏起来了。

    “嗯!你怎么知道,她来找过你了?”刘云皱了皱眉头,原本白风来找自己,刘云是不打算留下这个孩子的,但是转念一想,有了子嗣也好,说不准能更加巩固自己的皇位,加上自己已经成婚,有了子嗣的话,自己登基基本就没有悬念了。

    “没错,白风不来找我的话,你打算就一直瞒着我吗?”南宫闭月看着刘云,问道。

    “你放心,只要白风一生下孩子,我就将孩子过继到你的膝下。”刘云说道,元贝他是不打算这么早告诉南宫闭月的,因为白风的这个孩子原本就是一次意外,在加上他和南宫闭月现在刚成婚,他不想因为这个事情而和南宫闭月闹出矛盾来。

    “我不要别人的孩子!”南宫闭月拒绝道,什么意思,你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还想要我帮你养吗?做梦!想都别想。

    “我是希望你不要生气。也不要为难白风,现在她毕竟有着身孕。”刘云看着南宫闭月,担心南宫闭月会一气之下做出什么不利于白风的事情来。毕竟女人一吃起醋来,确实是没有理智的。

    “你把我看成了什么人?我是这样子阴险狡诈的人吗?放心吧,既然她已经怀孕了,我会吩咐下去让人好生伺候着的。毕竟有了孩子对你有好处。”南宫闭月看着刘云,意味深长的说道,自己这话的意思他应该能明白。

    如果不是为了刘云的皇位,南宫闭月才懒得这么忍辱负重呢,有哪个女人能接受自己的丈夫和别人生孩子的。但是为了刘云的皇位着想,南宫闭月也只能认了,反正是婚前的事情,算了,婚后不要再由就可以了。

    不过身在皇宫,也是不可避免的,南宫闭月知道自己迟早要面对刘云纳妃嫔的事情,到时候恐怕自己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了吧。

    “我知道,委屈你了!”刘云伸出手,将南宫闭月揽进怀里,说道。

    宫里的消息散的特别快,没几天,白风怀孕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皇宫。刘曦站在书房里,盯着一本古籍发呆。

    “这个孩子绝对留不得!”刘曦想着,如果让白风生下这个孩子的话,那么刘云的太子地位就更加巩固了,有了子嗣就不一样了。无论如何,都要除掉这个孩子。

    刘曦知道,如果让白风自己动手的话,肯定是不成的,一个母亲怎么忍心对自己腹中的骨肉下手,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

    自己如果向白风提出这个命令的话,不但会引起白风的恐慌,说不准还会让白风为了保住这个孩子,而转投太子门下,对自己叛变。

    所以,刘曦决定不让白风知道,偷偷的下手。

    刘曦从太医那里得知,南宫闭月特地嘱咐了下人天天给白风熬煮安胎药,所以刘曦决定在药里下手。

    夜黑,一个身着黑衣黑客的人纵身跃上太子宫里的墙头,打探着里面的一切。

    厨房的院子里,只有一个小宫女在那里守着一个要炉子,其他的人此刻都应该忙着伺候太子太子妃用晚膳了吧。

    刘曦仔细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整个厨房除了这个小宫女之外没有其他人了,便悄无声息的跃进了院子,悄悄的走到小宫女的身后。

    清者自清

    小宫女一个人坐在那里守着药炉子,因为实在太无聊了,头一点一点的昏昏欲睡,她不知道此时危险正一步一步的向自己靠近。

    “唔!”刘曦在小宫女的身后,悄悄的探出一只手,用一块沾了迷药的帕子捂住小宫女的嘴,小宫女都来不及挣扎,便悄无声息的昏迷了过去。

    “哼!”刘曦对着小宫女鄙夷了一下,便轻手轻脚的打开药罐子的盖子,盖子一打开,一股药味便窜了上来,刘曦瞅了一眼,确定这应该就是太医给白风准备的安胎药了。

    只见刘曦从腰带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拿掉瓶子上的盖子,将里面的液体全数倒进了正在翻滚着的药炉里面,让瓶子里的液体和炉子里的安胎药混合。

    刘曦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好之后,收好瓶子,将盖子重新盖回到药炉子上去,又将小宫女轻轻的扶起,让她蜷缩着趴在她自己的膝盖上,一手握着蒲扇,看起来一副睡着了的样子。

    做好这一切之后,刘曦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微笑,轻轻的跃上墙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臭丫头,又在那里偷懒睡着了。”厨房的嬷嬷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小宫女趴在那里没有一点反应,不由的摇晃着叫骂到。

    “呃,好晕!”小宫女经不住摇晃,睁开惺忪的眼睛,一脸无知的看着眼前的嬷嬷。

    “臭丫头,还没醒呢?我们几个一去给主子送菜你就偷懒。药煎得怎么样了?”嬷嬷看着小宫女的样子,问道。

    “药!药,哎呀,我怎么睡着了啊。奇怪了,我记得自己明明没有睡着的啊?”小宫女疑惑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自己都不知道。

    “你呀,好了,快点看看,药差不多了就赶快给白姑娘端去,小心迟了太子爷治你的罪,你可仔细着点,那位肚子里的可金贵着呢。”嬷嬷也懒得和小宫女争论到底怎么睡着了的问题,眼下是赶紧干活才是。

    “嗯,知道了。”小宫女也知道自己耽误了,当即也不再废话,手脚麻利的将砂锅里的药端出来,倒在瓷碗里,给白风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