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这个银子我给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5本章字数:7371字

    第81章这个银子我给你

    看着石桌上的一张张纸牌,南宫闭月只觉得分外亲切。看着自己伟大的壮举,南宫闭月在那里对着纸牌“呵呵呵”傻笑个不停。

    碧荷在一旁虽然不知道这一张张小纸片是做什么用的,但是南宫闭月让自己做的事情,碧荷都不会多说什么,看着南宫闭月在那里傻笑,碧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日上西头,晒了一下午的纸牌上面的墨迹也完全的干涸了。南宫闭月捏起一张纸牌,轻轻得在上面抚摸了一下,看到自己手指上干净没有一丝墨迹,满意的点了点头。明天就可以拿去和刘冷玩一下了,最好还能带上刘云这个家伙。

    好玩的纸牌游戏

    南宫闭月总觉得刘云好像有点刻意回避刘冷的意思,也许刘云也对当日的事情有些愧疚吧。他刘云可以那公务繁忙做借口不去看刘冷,但是她南宫闭月又能找什么样的借口呢!

    更何况,南宫闭月也是真心放心不下刘冷,希望自己多走动走动能让刘冷不要误会了刘云才好。

    南宫闭月当然不知道刘云其实早就去看过刘冷了,当时刘冷和遥妃母子情深的模样深深的刺痛了刘云的眼睛,所以,刘云现在才会可以回避去看刘冷这个问题。

    南宫闭月依旧是待着碧荷,两个人去了刘冷的宫殿。

    “毕业,你总算来了!”刘冷看到南宫闭月,脸上的喜色难以掩饰,“咦?你没有带好玩的东西过来吗?”刘冷左看看右看看,围着南宫闭月转了一圈,又围着碧荷转了一圈,发现两个人手上背后都没有藏什么东西,刘冷才沮丧的嘟了嘟嘴巴。

    “哈哈,不要急嘛,好东西岂能随随便便就展示在人前的?”南宫闭月笑嘻嘻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展示在刘冷的眼前。

    “?这是?”刘冷带着惊奇结果南宫闭月手掌的盒子,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一叠裁得整整齐齐一般大小的纸片,纸片上还写着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什么东西?”

    “这是纸牌。”南宫闭月看着刘冷那在意料之中的表情,笑着说道。

    “纸牌?这个好玩吗?”刘冷看着手里不怎么出众的纸牌,不敢相信的问道。

    “包你满意!”南宫闭月笑着从刘冷的手里拿过纸牌,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识见识纸牌的魅力。”

    “好!”当即刘冷便随着南宫闭月进了屋子,围坐在桌子前,眼巴巴的盯着南宫闭月手上的纸牌,看南宫闭月能变出什么样的花样来。

    “嗯,我想来教你们认牌!”南宫闭月将手里的牌一张一张的放在桌子前排好说道。

    “我们?除了我还有谁?难道你也不认识牌?”刘冷听到南宫闭月这我字后面还有一个们,疑惑的问道。

    “还有碧荷啊,怎么能少了她啊,两个人玩多少没意思。”南宫闭月对碧荷点了点头,说道。“碧荷,做吧。可要看仔细了哦。”

    “是!”听到南宫闭月的吩咐,碧荷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照着吩咐做了。

    “这是黑桃壹,看到没有。”南宫闭月拿起一张上面画了一个黑色的桃形,边上用小楷写了一个‘壹’字的纸牌,对刘冷和碧荷说道。

    “嗯,这个简单,看图形和边上的字就知道了。”刘冷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接受了南宫闭月的东西。

    碧荷也跟着点了点头,碧荷因为参与了南宫闭月制作纸牌的全过程,所以对纸牌已经有了不小的认识了,南宫闭月这么会说,碧荷也当即点了点头。

    “哦,看来你们两个了认知度都不错嘛。那好,这个是桃花,这是方块,我添加了朱泥的表示红桃,至于是大是小,你们就看边上我写的字就可以了。”南宫闭月分别找出其他几个花色,给刘冷行和碧荷简单的讲解了一下。“都明白了吗?”

    “嗯,记住了,你放心吧。”刘冷摩拳擦掌,激动的说道。“可以开始了吗?”

    “别急啊,我都还没有说怎么玩呢?”南宫闭月看了刘冷一样,埋怨他这么没有耐心,一副猴急的样子。

    可是南宫闭月怎么能体谅到刘冷的无奈啊,在这里关了这么几天了,都没有一点好玩的,可是憋坏了刘冷了。现在好不容易说有新奇的玩意,刘冷当然是巴不得立马上手试试看了。

    “快点说吧,快点说吧。”刘冷按捺住性子,催促南宫闭月道。

    “其实纸牌也是相当简单的,你们记着比大小,四比三大,五比四大,以此类推。”南宫闭月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相应的纸牌一张一张展示给刘冷他们看。

    “这个太简单了,不会就这么小儿科吧。四比三大,三比二大,二比一大!这个还需要教吗,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啊。”刘冷不满意的叫道,南宫闭月居然忙乎了半天就拿出了这么弱智的游戏来。

    碧荷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南宫闭月,也在边上符合着刘冷点了点头。

    “是吗?你确定?。”南宫闭月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说道。

    “是啊。如果就是这样的话,毕业你就不用再讲解了,我们快点开始吧。”刘冷可不是呆在这里做学生的,听南宫闭月讲解的。

    “那,好吧!输了你可不要后悔哦。一盘一两银子。”南宫闭月边说边将桌子上的牌全部收集在一起,放在手里理了理,将顺序全部打乱。

    “好,谁怕谁啊。”刘冷一副不屑的样子。

    “那我开始发牌了啊。”南宫琼说道。

    刘冷和碧荷两个人虽然对牌上的东西都认识了,可是毕竟没有玩过纸牌,所以刘云的不信任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以颠倒黑白。”刘冷叫道,什么时候南宫闭月居然这么无奈,刘冷还真没有认识到。

    “没有,在纸牌里,叁是最小的,壹比叁,肆,伍……它们都要大,差不多是南宫闭月被禁足

    刘冷的宫殿里,刘冷,南宫闭月和碧荷三个人依旧在那里玩的热火朝天,好不知道外面有些人的怒意已经开始燃烧了。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一转眼,一天的时间就在三个人玩纸牌的过程消耗掉了。

    “毕业,要不吃了晚饭我们再玩两局吧。我让小厨房给你做好吃的,本皇子的小厨房里的御厨可是特地去万宝楼里拜师学艺过的。”刘冷恋恋不舍的看着准备离开的南宫闭月,说道。

    “这个,不好吧。”看着天色有点发灰,南宫闭月说道,自己已经在这里待了一天了,玩纸牌玩的不亦乐乎,可不要太沉迷了啊。

    “留下来吧毕业,我一个人用晚膳多没意思啊,你教我这么好玩的纸牌,我请你用个膳理所当然的啊。反正你回去也是一个用膳的。还不如我们一起热闹多了呢。”刘冷看着南宫闭月,眼巴巴的说道。

    只要南宫闭月留下来用晚膳,那么在传膳的这个空档里,自己又可以玩上一把了。

    “这个,好吧!”南宫闭月想想也是,自己反正回去也是一个用晚膳,刘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吃着也没有多大的意思,还不如和刘冷一起吃呢。反正他自己也是要吃饭的。

    “太好了。毕业!”刘冷看着南宫闭月答应了自己的请求,高兴的叫了起来:“那么我们就再来一把吧。”

    “来来来!”刘冷,南宫闭月,碧荷三人当即又将纸牌摆开了。

    南宫闭月不知道,此时宫门外站着一个人。

    刘云想到白风早上说的话,晚上便早早的结束了手头的事情,来到了南宫闭月的寝宫,果然没有看到南宫闭月和碧荷的身影。

    刘云当即便来到了刘冷的宫门口,大门紧闭,但是宫门里传来的一声声嬉笑声还是强烈的刺激这刘云的神经。

    这声音,刘云怎么都不会听错,就是自己的太子妃,南宫闭月的声音。

    “贱人!”刘云狠狠的握着拳头,恨不得冲进去将那个女人从里面拎出来,但是稍微的理智让刘云止住了这个动作。毕竟家丑不能外扬,如果自己这样冲进去的话,恐怕明天,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了太子妃和三皇子来往密切的事情了。

    到时候自己这个太子的脸估计也够难看的了。

    在刘冷的宫门口,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刘云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便离开了,回到了南宫闭月的寝宫,让那些宫女们准备晚膳。

    都到了这个时辰,天都已经暗了下来,宫女们的晚膳也已经准备了上来,可是南宫闭月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在寝宫的门口。

    “这是准备要用了晚膳才回来吗?”刘云看着眼前一盘盘制作精美的菜肴,确是一点胃口都没有。“这个该死的女人,等下看你怎么和本太子解释。”

    “哈哈哈。碧荷,你今天可是输的很惨哦。”南宫闭月和碧荷边走边说,脸上都是胜利的满足感。

    “小姐,还不都是你使坏!”碧荷跟在南宫闭月的身边,也笑着说道,忽然,碧荷神色一怔,太子妃的寝宫里面为何灯火通明?

    “怎么了?碧荷?”南宫闭月正满面春风的迈进了宫门,忽然看到停下了脚步的碧荷,诧异的问道。

    “小姐,你看!”碧荷指了指屋子里面,对南宫闭月小声的说道。

    “怎么了?”南宫闭月顺着碧荷的手指的方向,诧异的转过了头,待看到屋子里的烛光和那个挺拔的身影的时候,南宫闭月也是一愣,刘云,这个家伙怎么来了。

    “你怎么来了?”南宫闭月抬起脚随即迈了进去,看着满桌子的菜肴和桌子前的刘云,不由的面有愧色,这个家伙是来找自己用晚膳的吗?早知道自己就回来了,不在刘冷那里吃了。

    “本太子难道就不应该来了?”刘云抬眉看了一眼南宫闭月,问道:“是不是本太子打扰了太子妃的雅兴了?”

    刚才刘云就听到了南宫闭月和碧荷说话时候那洋溢不住的笑意了,难道南宫闭月和刘冷在一起的时候,就真得这么开心。都回来了还止不住的在那里高兴。

    “你说什么呢。”南宫闭月听到刘云话里的语气怪怪的,只当他是因为没有等到自己用晚膳,而闹脾气了。

    “我说什么?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刘云看着南宫闭月那一点都不知道悔改的脸,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我做什么了?不就是来晚了嘛,谁知道你居然会等我用晚膳。好了好了,先用膳吧。我向你赔不是还不成吗?”南宫闭月脸上堆着笑,毕竟难得的看到刘云陪自己吃饭,南宫闭月即使吃过了也要稍微再吃点,免得扫了刘云的兴趣。

    刘云看着南宫闭月坐到自己的身边,让丫头给自己布菜,气得更是不可遏制。这个女人,明明已经在刘冷那里用过了晚膳,却回到了自己这里还打算再吃一顿么?

    刘云想到这里,当即抬起了手,一把将南宫闭月面前的碗筷扫到了地上,说道:“太子妃不是用过晚膳了,何必再勉强自己呢?”

    “咣当!”看着摔落在地上的碗,碧荷吓得赶紧跪倒了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你这是做什么!”南宫闭月看着刘云,当即提高了嗓门,怒喝到。她搞不清楚这刘云到底是怎么了,这几天都看不到人影也就算了,晚上好不容易来这里一趟,难道是专门来找自己吵架的吗?

    南宫闭月哪是个愿意委屈自己的主,当即也就急躁了起来,怒气冲冲的看着刘云。

    “哼,太子妃既然这么喜欢在三皇子那里,又何必回来!不如就住在三皇子的寝宫里好了,省得一大早来来回回的麻烦!”刘云无视南宫闭月的怒气,悠然的夹起了一道菜,放到自己的口中,慢慢的咀嚼着,在好似滋味一般的咽了下去,才慢慢的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哪个狐媚子跟你嚼了舌根?”南宫闭月听到刘云的话,就知道这个家伙肯定是听了什么人的闲言碎语了,毕竟刘云这个家伙这几天都忙着朝堂上的事情,哪里有这么的功夫知道自己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肯定是那些个下人在宫里经常看着自己来来往往,闲着没事干向刘云打小报告来着,唯恐天下不乱的一般家伙,南宫闭月严厉的眼神在四周转了一圈,那些随侍在一旁的宫女侍从们赶紧都低下了头,不敢跟南宫闭月对视。

    “你自己做过就做过,还担心别人说你不成?”刘云看着南宫闭月,说道。

    “我做过的事情我当然不否认,那也看那些向你嚼舌根的人讲的话是不是符实,如果是添了油加了醋,那我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答应。”南宫闭月看着刘云,毫不示弱的说道。

    “哼!好一张伶牙俐齿。”刘云看着南宫闭月一副凶悍的样子,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身为太子妃,应当以身作则,怎么可以乱后宫?”刘云忽然厉声说道。

    “乱后宫?”南宫闭月听到刘云的指责,当即更加愤怒,咆哮道:“刘云,你知不知道你说什么,你说我去看刘冷是乱后宫?你也不想想你自己,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们的兄弟情谊?”

    “我没你这么狠心,居然这么多天了,看都不去看他一眼。刘冷的事情,我相信你应该比我都清楚吧。”南宫闭月盯着刘云,说道。

    南宫闭月不说这件事情还好,说道刘冷被禁闭的事情,彻底激怒了刘云,刘云当即站了起来,说道:“太子妃违反宫规,把她送到偏院去!”

    “刘云,你不信任我?”南宫闭月听到刘云这么说,当即也站了起来,眼神恢复了平静,看着刘云问道,“你这样做代表你不信任我是不是?”

    “让你到偏院好好冷静冷静,反省反省自己的错误。”刘云扭过头,不去看春毕业毕业。

    “刘云,你这个不分是非清白的家伙!”南宫闭月看着刘云,气的不打一处来。

    “禁足,太子妃禁足,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她出偏院一步!”刘云听到南宫闭月还在那里叫嚷着,又说道。

    南宫闭月一听刘云居然禁了自己的足,更加愤怒道:“刘云,你心虚,你明明知道自己错了还不允许人家指着!”

    “禁足一年!”刘云听南宫闭月这么说,转过身来,看着南宫闭月。“既然你这么关心三弟,那你就陪他一起禁足吧。送太子妃好好的在偏院待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让人去探视,也不许放太子妃出偏院一步。”

    说完刘云便一摆手,不顾南宫闭月在那里咬牙切齿,转身离开了。

    度日如年的禁足生活

    如果不是碧荷死死的保住了南宫闭月,恐怕南宫闭月早就冲过去对着刘云就是一顿狂撕乱咬了,当然刘云能不能让南宫闭月得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小姐,小姐,求求你了。不要再激怒太子殿下了。”碧荷死死的抱着南宫闭月,说道。

    “我激怒他?是他大晚上的跑过来激怒本小姐我好不好!”南宫闭月还是气呼呼的瞪着刘云离开的方向,虽然早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小姐,那毕竟也是太子殿下在乎小姐才这样的啊。”碧荷看着南宫闭月,小心的说道。“小姐莫要气坏了身子,想想看,如果不是太子殿下在乎小姐,他怎么会听到小姐和三殿下在一起的事情而这么动怒!”

    听到碧荷这么说,南宫闭月也稍微的想了一想,好像是这个样子,这样一想貌似心里舒畅多了。

    换位思维一下,如果换做了自己,看到刘云和别的女人走得这么近的话,恐怕也没有这么淡定的吧,看来这个家伙对自己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嘛。“小丫头,看不出来对感情的事情你居然看的很明白吗?”南宫闭月用揶揄的眼神看着碧荷。

    “小姐,你说什么呢。这是因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碧荷看着南宫闭月的眼神,脸色微微发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脑袋。

    “既然这样,那本小姐就不生他的气了,洗洗睡吧。”南宫闭月伸了个懒腰,对碧荷说道。

    “可是,小姐,太子不是让我们搬去偏院吗?”碧荷小声的提醒道,“虽然太子殿下是一时气急,但是我们也不能完全不在话。毕竟太子殿下身份不同,小姐怎么说也要稍微的遵从一下吧。太子都在这么多下人面前下了命令了。”

    “那就明天再去吧。”南宫闭月想想也有道理,估计自己过几天刘云就会让人带自己回来了,那就照顾一下他的大男子主义,在偏院里住上几天吧。

    翻墙出去

    “太子妃?”玉莲正在那里哭得伤心,忽然被南宫闭月跳出来的一声大叫给吓在原地,连那留了出来的眼泪都缩了回去,看着怪叫着的南宫闭月,玉莲睁大了眼睛。

    “玉莲?”南宫闭月想不到躲在这里的居然是玉娘,也是一愣,看到还横放在自己胸前的白馒头的时候,也有点难为情的收了手,撕下一片馒头放到嘴里咀嚼着,好不在意刚才自己古怪的行为。“你躲在这里干嘛?”

    南宫闭月一边说着,一边吃着,玉莲好好的躲在这里,吓了自己一跳。“我刚才叫唤着,你也不出声!”

    “呜,是玉莲不好,吓着太子妃了。呜呜。”玉莲一边压抑着又要流出来的眼泪,一边就要对南宫闭月跪下去。

    “唉唉唉,我开玩笑呐,你别往心里去?咦?怎么哭了?是我刚才的话吓着你了?”南宫闭月看着玉莲脸上还挂着的晶莹的泪珠,关切的问道。

    “不,不是!”玉莲摇了摇头,说道。南宫闭月这一问,让玉莲再也忍受不住,强忍着的泪水就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滴滚落。

    “怎么了呀?怎么了呀。既然不是我吓着你了,有什么话里就说?到底是受了什么委屈?”南宫闭月看着玉莲那伤心的模样,正义感一下子就油然而生,问道。“有什么事告诉我,想我堂堂太子妃还有什么事情不能给你摆平的。”

    南宫闭月说的豪气万丈,可是她完全忘记了,她确实是太子妃没错,可是她现在是被禁足了的太子妃,可谓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当然,这是题外话。

    “太子妃,我!”玉莲看着南宫闭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傻丫头,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南宫闭月拍了拍玉莲的肩膀,说道。

    “是啊,有什么话你就跟太子妃说,不用为难的,玉莲!”碧荷到南宫闭月房间的时候,看到南宫闭月不在床上,便四处找寻着,到了厨房的门口,就听到了南宫闭月和玉莲的对话,善良的碧荷也对玉莲关切的说道。

    “奴婢家里人给奴婢捎来了口信,说,说奴婢的爹爹病重,没有钱医治,估计也就只有这几天的时间可以活了。想着奴婢在宫里,恐怕连爹爹的最后一面也见不着了。”玉莲将一早上看到的家里人给自己带来的信里看到的消息跟南宫闭月说道。

    玉莲话一讲完,想到自己的这件事情,更加的是哭得不成样子了。

    本来进宫当宫女的,都是一些穷苦人家的孩子,眼下这样的情况,确实让人心里难过。

    听到玉莲的话,南宫闭月和碧荷也不再出声。

    碧荷和玉莲一样,都是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碧荷的父母因为生活所迫,将碧荷卖到了香夫人,好在碧荷跟了一个好主子,遇到了南宫闭月,这才带进了宫。

    玉莲的父母不忍心将玉莲卖到那样的地方,就托了一个同样在宫里当差的同乡,将玉莲带进来宫里,想着皇宫在怎么的,也比在外面强多了。

    这件事情,南宫闭月还是有些棘手的,毕竟出宫的事情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必须要求了皇后娘娘的手谕。

    毕竟宫女若果随便都能出宫的话,那么宫里早就乱得不成样子了,有些宫女万一私带着一些宫里的物品出宫一去不复返的话,那可怎么办。

    若果南宫闭月现在还没有被禁足的话,南宫闭月还能带着玉莲去求皇后娘娘的手谕,说不准还能让玉莲回一趟家,看她老父亲一面。

    可是南宫闭月现在被禁了足,根本连出偏院的机会都没有,更加不用说去找皇后了。

    南宫闭月想到这里,也低着头不说话,碧荷就更加不用说了,她一个小宫女,更加是没有什么法子了,当即也是跟着南宫闭月一样,低着头不说话。

    玉莲看南宫闭月和碧荷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当即以为二人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子,想到自己就再也看不到父亲一面了,玉莲哭得更加的凶了。

    小厨房里,就只有听到玉莲的哭泣声。

    “玉莲!”过了一会,南宫闭月开口叫道,“虽然我不能让你能出宫见你父亲一面,但是至少我还能帮你另外一个忙。”

    “什么?”玉莲抬起头,止住了哭声,茫然的看着南宫闭月,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玉莲,你父亲现在只是病重,没有钱去请大夫,所以你认为你父亲一定就会有事,这一次就是最后一面,但是如果有了钱给你父亲请最好的大夫的话,不是更好吗?”南宫闭月看着玉莲,笑着说道。

    “这,这当然是最好的,可是奴婢没有没有这么多钱啊。”玉莲一听是这个方法,当即又失望了,如果能有这么多银子可以给自己的父亲医治的话,玉莲就算这辈子不出宫也没有关系。

    “这个没关系,如果有银子的话,你有办法交到你家人的手里吗?”南宫闭月问玉莲,如果银子送不出去也是没有用的。

    “这个,这个奴婢有办法,奴婢的老乡是宫里头负责采办的宫人,他能经常出宫,奴婢只要将银子交给他,他会交到奴婢的家人手里的。”玉莲抽抽噎噎的说道。

    “那就没问题了,这个银子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