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 已经蒙混出关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5本章字数:7617字

    第82章已经蒙混出关了

    南宫闭月笑着说道,不就是钱的问题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反正南宫闭月有的是钱,当时在香夫人了赚了这么多钱,南宫闭月可都让碧荷带进了宫里,可是宫里头压根儿就没有她这个太子妃花钱的地方。

    所以这些钱闲着也是闲着,南宫闭月让它压箱底腐烂发霉还不如拿去救玉莲的父亲一命来得好呢,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

    “这,这怎么可以!”玉莲听完南宫闭月的话,诧异的看着南宫闭月,自己已经拿了宫里的俸禄了,怎么还可以拿太子妃的银子给自己的父亲治病呢。

    “没关系的,反正我也不缺钱,当务之急是先救治好你的父亲再说吧。”南宫闭月转身对碧荷说道,“碧荷,去给玉莲那些银子来吧。”

    碧荷应声离开了。

    “太子妃!”玉莲“噗通”一声跪倒在南宫闭月面前,哭泣到,“太子妃大恩大德,奴婢无以回报。欠太子妃的钱,奴婢会在每月的俸禄里还给太子妃的。”

    “傻丫头,你那些个俸禄还不够本妃塞牙缝的呢。好了,这偏院就只有我们三个人,也不知道我要待到什么时候。就不说这些了,赶快起来吧。”南宫闭月说着便伸手将玉莲扶了起来。

    “谢太子妃!”玉莲起身,感激的看着南宫闭月,那深情,仿佛是看到了菩萨,恨不得弄几只高香来膜拜才好。

    “玉莲,你就安心的收下吧。太子妃不是这么小气之人,你如果真的感激太子妃,以后伺候太子妃的时候用心点就是了。”碧荷手里拿着一些银两走了进来,将它交到玉莲的手中,说道。

    “嗯!”玉莲捏着手中的银子,对着南宫闭月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太子妃放心,奴婢日后一定尽心尽力。”

    “好了,傻丫头,不哭了啊。赶快拿去给你父亲治病吧。多耽误一天多一分危险啊。”南宫闭月看着玉莲说道。

    “嗯。”玉莲听南宫闭月这么说,也不在耽误,将手里的银子往怀里一塞,便急急忙忙的出了偏院。

    看着玉莲出了偏院的大门,南宫闭月貌似发现了什么,好像玉莲出去一点也没有收到阻力啊。

    难道那些个侍卫就是专门来看管自己的了?这个该死的刘云,大混蛋!

    已经是两天了,南宫闭月待在这个小小的偏院你已经整整两天了,南宫闭月都快孵出小鸡来了,无聊的差点去掏蚂蚁窝了。

    看着紧闭的大门,想着上次玉莲都可以进出,偏偏出不得,南宫闭月恨得牙痒痒。

    “拼了!我就不相信你们还真的能拿刀砍我不成!”南宫闭月恨恨地瞪着大门,突然如百米冲刺一般,向大门狂奔而去。

    站在一旁的碧荷,哪里想到南宫闭月有这么大的动作,都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了南宫闭月已经快速的打开了大门,向门口冲去。

    “放开我,放开我!”南宫闭月刚冲到了门口,就被两个守在一旁的侍卫给阻挡住了。

    两个侍卫看南宫闭月一副硬要闯出去的样子,只能无奈的对着南宫闭月一拱手,说道,“得罪了,太子妃。”说完便一个一边,架着南宫闭月的胳膊,将南宫闭月松了进来。

    “混蛋,你们都是混蛋。”南宫闭月看着自己的百米冲刺,突然袭击都没有起到任何的左右,再也忍耐不住了,提起脚大骂道。

    不过那两个侍从貌似一点也听不到的样子,脸上没有出现一丝波澜,依旧气质淡定的转身离开,反手将门关了起来。得罪太子妃也比得罪了太子好啊,惹得太子不高兴,他们可不能担保自己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或者今晚的星星。

    美人计失败

    “王八蛋!”南宫闭月怒气冲冲的看着又关好了的门,咬牙切齿。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碧荷待看到南宫闭月被重新的松了进来之后,才回过神来,走到南宫闭月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您没事吧。有没有哪里磕着碰着了。”

    南宫闭月转过头,对碧荷说道:“身上没事,心里有事,在这样憋下去,我迟早身上也憋出事情来了。”

    “小姐,您别跟那些奴才生气了。”碧荷拍了拍南宫闭月的后背,帮她顺顺气。

    “唉。”南宫闭月盯着碧荷,忽然傻笑道。“哈哈哈哈”

    “怎么了,小姐!”碧荷被南宫闭月盯得发毛,怯怯的问道。

    “碧荷,长得不错嘛?”南宫闭月忽然发现,碧荷五官小巧,皮肤白皙,也是个不错的小美人,不知道英雄能不能过美人关啊。

    “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碧荷不知道刚才还火冒三丈对不能出门的事情恨得牙痒痒的南宫闭月,怎么现在评价起了自己的外表来了。难道自己的小姐真的在这里憋坏了脑子了。

    “碧荷?你说美人计行不行?”南宫闭月对着碧荷使了使眼色,又对着大门那边使了使眼色。

    “小姐,万万不可,您可是堂堂太子妃,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里已经不是当初的香夫人了。”碧荷看到南宫闭月的表情,只当是南宫闭月想使用美人计来诱惑门外的两个侍从放她出去。

    虽然这个计谋南宫闭月以前在香夫人的时候经常使用,可是这里毕竟是皇宫,而南宫闭月也是刘国的太子妃了,有些事情是做不得的,要不然传出去可就不得了了。

    “谁说是本太子妃亲自出马了?哼,他们也配!”南宫闭月对着门外一脸的不屑,自己的美人计可是要用在刘云的身上的。

    “那小姐的意思?”碧荷看着南宫闭月,问道。

    “嗯?”南宫闭月对着碧荷抬了抬眉毛,说道。

    “什么?小姐,你,你不会是想要奴婢去。这,这不行。”碧荷总算是在南宫闭月那异样的眼神中明白了南宫闭月的意思,当即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自己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情了。

    “碧荷,你难道就忍心看着你的小姐在这里容颜憔悴吗?再说了,又不是让你真得去干吗,就是和他们套套近乎,拉近拉近友谊嘛。难道说你想要我亲自出马?我是不介意,但是如果让太子知道了的话,恐怕不止禁足这么简单了吧。”南宫闭月奸笑着对碧荷说道。

    “这,这!”碧荷也很为难,她知道南宫闭月是说什么就做什么的人,南宫闭月这么说,还真的又可能亲自出马,那到时候就真得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了。“奴婢,奴婢不会?”支支吾吾了半天,碧荷总算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听到碧荷这样说,南宫闭月知道碧荷是妥协了,不过南宫闭月还是比较想笑,碧荷居然说自己不会,这个丫头,以为是干什么呢。“怎么可能不会?以前在香夫人怎么看到的就怎么做呗。”

    “啊!”碧荷听到南宫闭月这样说,当即睁大了眼睛,羞红了脸。

    “呃,傻丫头,想歪了吧。”南宫闭月看着碧荷那红扑扑的小脸蛋,就知道这个丫头肯定想到了什么少儿不宜的地方去了。

    “我我我我!”碧荷被南宫闭月这样一说,当即连话也说不完全了。

    “好了好了,按照我说的做吧。”南宫闭月拉着碧荷就走进了内室。

    “嗯,我的手艺不错,我们家的小碧荷长得也不错。”南宫闭月看着眼前的碧荷被自己略施了粉黛之后,更加的水灵动人了。

    “小姐,您尽取笑人家!”碧荷看着南宫闭月一副地痞流氓那样的眼神,又是羞红了脸。

    “哈哈哈,碧荷还真是个爱害羞的姑娘。”南宫闭月对着碧荷的鼻子轻轻一刮,笑着说道。

    “呃,可是小姐,奴婢要怎么做!”碧荷想起等一下自己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有些担忧的看着南宫闭月。

    “你放心吧,我都有主意了,不会让你失身的!”南宫闭月调笑着捏了捏碧荷的脸蛋,一副浪哥的模样。

    果然,在南宫闭月的笑之下,碧荷没有失望的羞红了脸。

    看着碧荷再一次羞红的脸,南宫闭月顿时内流满面,苍天啊,大地啊,如果这次再不成功的话,这样下去待下去,自己真得只有在这里靠调戏自己的小丫鬟度日了。

    “去吧!”一切准备就绪,南宫闭月对着碧荷做了一个鼓励的眼神,示意她勇敢的往前走,打开那通向自由的大门。

    “小姐,我。”碧荷扭捏着看了看南宫闭月,最终还是不忍心拒绝南宫闭月,打开了门。

    “两位侍卫大哥,你们辛苦了!”碧荷对着两位侍卫,堆着笑脸,不过碧荷不敢确定自己现在的笑容是不是比哭还难看。

    “……”两位侍卫一看出来的是碧荷,不是太子妃南宫闭月,也就没有阻拦的意思,不过也不答碧荷话,只是互相对视着。

    “两位侍卫大哥,你们看今天的天气不错哈。”碧荷指了指天空,笑嘻嘻的说道。

    两位侍卫依旧是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小姐。”碧荷扭头看了看南宫闭月,无声的呼唤着。

    南宫闭月对着碧荷比了一个加油的姿势,无视碧荷的求助。

    “那个,这个,哪个!”碧荷又在原地磨磨叽叽了好久,可是还是一点起效都没有,算了,豁出去了。碧荷,心一狠眼一闭,叫道:“快看,太子来了。”说完,便对着院子内的南宫闭月狂挤眼色。

    南宫闭月本来也被碧荷给唬住了,跟随那两个侍卫一样,伸长脖子了的往外探视,待接收到了碧荷的信号之后,南宫闭月立马就明白了过来,逃离偏院

    “这……”两个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

    “要不这样吧,反正我也不去哪里,只是去见见太子,你们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跟着我啊,如果太子殿下真得不愿意见本妃的话,那本妃再随你们回来也没事啊。”南宫闭月看着两个侍卫犹豫不定的样子,说道。

    “也好,那太子妃请吧。”两个侍卫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南宫闭月的建议。

    一路上,南宫闭月在前面走着,两个侍卫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一点也不敢耽搁。

    “太子妃请留步,让手下先去请示一下太子殿下吧。”到了太子的寝宫门口,侍卫拦住南宫闭月,说道。毕竟不知道太子现在的心情如何,万一不想将太子妃,而自己就这么任由太子妃进去的话,惹恼了太子,受罚的又是自己了。

    “也好,去吧。”反正到都到了门口了,南宫闭月也不着急,任由那个侍卫先行进去通报了一下。

    “你过来干什么?太子不是让你去守着太子妃禁足的偏院的么?”白风正好走到门外,看到侍卫朝这边过来,一看正是太子派去偏院的侍卫,不由出声问道。

    “白风姑娘,太子妃求见,属下正准备前去禀报太子,问太子是否想见太子妃!”侍卫老老实实的将这次前来的目的告诉白风。

    “太子妃来了?她找太子有什么事。”白风一听说是南宫闭月,皱了皱眉头,问道。“太子不是说了严禁太子妃出偏院的么?你们怎么放她出来了?”

    “白风姑娘,太子妃嚷着说有要事要见太子,属下们拗不过再说这几天太子妃三番五次的想从偏院离开,属下们实在是不好办啊。她是太子妃又不能太过分了,万一。”侍卫将心中的想法都对白风说道。

    “三番五次想离开?”白风听到侍卫的话,眼珠子转了转,嘴角带着笑说道:“那好,你先在这里稍等一下,我进去禀报太子。”

    说完,白风便转身走了进去,哼!南宫闭月肯定是想来找太子解她的禁闭,想得美,她白风不会让南宫闭月得逞的,一年的禁足,南宫闭月你就在偏院待着吧。

    白风走了进去,看到太子依旧在那里埋首写着公文,就在边上给太子墨了一会墨,将太子依旧没有什么吩咐,便再次出来了。

    “回去吧,禀告太子妃,太子不想见到她,如果太子妃再擅自离开偏院的话,出门一次禁闭日期就多延长一个月。你们也一样,太子说了,如果你们没有看好太子妃的话,下次就提着你们的脑袋来见好了。”白风站在侍卫面前,模仿这刘云的语气,厉声的说道。

    “这!是,属下该死,属下这就带太子妃回偏院,还请白风姑娘跟太子说一下,属下定当办好此事!”侍从一定白风这样说,也不疑心,当即惶恐的退了出去。

    “怎么样?本妃是不是可以进去了?”南宫闭月看到侍卫从里面出来,就准备抬起一只脚向太子的寝宫走去。

    “太子妃,走吧。”侍卫忽然拦住了南宫闭月的去向,朝着偏院的方向比了比,说道。

    “你什么意思?”南宫闭月看到侍卫拦住了自己的去路,不敢相信的看着侍卫,担心这个侍卫是不是搞错了。

    “太子妃,太子说不想见你,并且还下了令,如果太子妃你再擅自离开偏院的话,离开一次禁足期限就多加一个月。”侍卫将从白风那里得到的命令跟南宫闭月说道。

    “什么?不可能!我要亲自找太子去!”南宫闭月不相信刘云真得会下这样的命令,没有听到刘云亲口对自己说,南宫闭月是不会相信的,当即准备强行过去。

    “太子妃!”侍卫忽然双膝一弯,“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南宫闭月面前。

    “这是,这是干嘛?”南宫闭月看着眼前的侍卫忽然一下子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当即被吓住了,抬手就准备去扶。

    “太子妃,请您跟属下会偏院吧,太子说了,如果属下再办不好这件事情的话,就让属下们提头来见!”侍卫有些惶恐的看着南宫闭月,她是太子妃当然不用担心,太子就算再这么的生气,也不会真的把太子妃给怎么样了。

    可是他们这些做下属的可不一样了,太子一个不高兴,他们的脑袋可真得是别在裤腰带上了。太子脾气他们这些属下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太,太子真得这么说?让你们提头去见?离开一次期限多加一个月。”南宫闭月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卫,刘云难道对自己就真得这么苛刻和冷漠吗?

    可是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卫一脸惶恐,唯恐自己不肯回去,强行进入寝宫的样子,南宫闭月的心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刘云就真得这么不相信自己嘛?原本南宫闭月以为刘云只是听了某些人的谣言误会了自己跟刘冷之间的关系,过几天就好了。

    可是现在怎么看还在火头上的样子,罢了,既然这样自己何必又去摸他的老虎屁股,自讨没趣呢?“回去吧。”南宫闭月叹了口气,最终不再坚持,转身离开,向偏院的地方走去。

    “是,太子妃!”侍卫一看南宫闭月回去了,当即喜上眉梢,从地上爬起来,护送南宫闭月离开。

    进屋,关门,和衣躺在床上,南宫闭月抬头看着屋顶,心里很不是滋味。

    刘云难道真得不打算放自己出去了?要让自己在这里待一年的话怎么受得了。这几天都已经有自己受的了,何况漫长的一年。从目前这个情况看,也不知道刘云这个家伙什么时候长能放自己出去,真是想不到这个家伙居然这么小家子气。

    不行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想办法出去,南宫闭月心里暗暗下决心,既然这个家伙现在都不消气,自己不如你出宫而去,等他气消了再回来。

    南宫闭月的脑海里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个人影,他,肯定是会帮助自己的。

    “小姐,要起来用早膳了吗?”碧荷看太阳已经老高了,南宫闭月也还没有动静,便推门进来一看究竟。

    “碧荷,去把玉莲叫过来!”南宫闭月看着碧荷,说道。

    “是!”碧荷听南宫闭月这么说,也不知道南宫闭月有什么安排,只能去先叫了玉莲过来。

    “小姐,玉莲来了。”碧荷和玉莲一起进来,说道。

    “关门!”南宫闭月在二人进来之后,对二人说道。

    “这!”碧荷和玉莲虽然心里疑惑,但是还是按照南宫闭月的吩咐,将门给关了起来,这偏院里除了南宫闭月就只有碧荷和玉莲两人,有什么事情让南宫闭月要这样的神神秘秘的。

    虽然偏院里是没有什么人,但是南宫闭月毕竟是做贼心虚,哪里敢房门大开的做这些小动作。

    南宫闭月见房门已经关好,就将碧荷和玉莲二人叫道什么,将自己的计划跟二人一说。

    “什么,小姐你想!”碧荷惊呼一声,赶紧用手将嘴巴捂了起来。

    “碧荷,如果我再在这里待下去的话,恐怕还等不到太子来解我的禁,我就已经疯了。”南宫闭月看着碧荷说到:“昨晚我去找了太子,他不但不见我,而且还下令,如果我在逃跑一次,禁足日期就多延长一个月。”

    “那小姐还跑?”碧荷听南宫闭月这么说,说道。

    “所以这次我一定要成功,我打算出宫!等禁足的时间差不多了我再回来!”南宫闭月说道。

    “可是太子万一过来!”碧荷还是有些担心。

    这不是有玉莲嘛。玉莲你害怕吗?”南宫闭月问一旁一直不吭声的玉莲。

    “太子妃要奴婢怎么做奴婢就怎么做。”玉莲因为上次南宫闭月给自己的父亲救治性命的银子,玉莲的心里早就将南宫闭月当做了救命恩人,正愁没有机会可以报道她。

    既然南宫闭月想出宫,无论是否对错,只要是南宫闭月希望这么做的,玉莲都会无条件的去支持。

    “好丫头!”南宫闭月笑着对玉莲点了点头,说道:“那赶快将我们身上的服饰发饰换一换吧。”

    南宫闭月说完,便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还给玉莲,将玉莲身上的宫女服穿到自己的身上,让碧荷给自己梳了一个宫女的发髻。

    然后再让玉莲躺倒了床上,胡乱的盖了点被子。才对碧荷说道:“好了,碧荷你快去请竺御医,就说太子妃昨晚受了凉,要请御医就诊!”

    “是小姐!”碧荷听到南宫闭月的吩咐,赶紧向门口跑去,一拉,看到门口的钥匙居然还锁着,不由的大叫:“快开门,快开门!”

    守门的侍卫一听门内传来急促的大呼声,以为是南宫闭月又嚷着要出偏院呢,不由得说道:“太子妃还是不要再折腾了吧,属下是不会放太子妃出去的。”

    成功出宫

    “混账!太子妃昨晚受了凉,奴婢急着要去太医院请御医来给太子妃瞧瞧,你们居然还锁着门不放我出去!这太子妃要是有不适耽搁了,你们担当的起吗?太子在这里是让你们守着太子妃的!”碧荷看侍卫不给自己开门,当即怒喝道。

    听到门内的人这么说,两个侍卫也是一愣,太子妃身体不适?虽然心里有疑惑,但是看到门里的人这么着急上火的样子,迟疑着也将门打开了。料想着就算是太子妃有什么花样,自己两个人在也拦得住。

    “哼!”碧荷一看门打开了,便对着两个侍卫狠狠的一瞪眼,急冲冲的跑了出去,去找竺阔去了。

    两个侍卫一看居然真的只有一个小丫鬟,也就舒了一口气,将门重新掩了回来。

    “竺御医,快点,太子妃一早起来就嚷着不舒服!”不消片刻,碧荷就带着竺阔出现在了两个侍卫的视线之内。

    竺阔看碧荷将自己的带到偏院已经很是疑惑,但是听碧荷说南宫闭月身子不适,也就当即没有多问什么,一切等看了南宫闭月的身体状况再说吧。

    “毕业!”竺阔走了进来,一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样子,当即以为是南宫闭月,便走上前去,就准备给她把脉。

    “呵呵呵,竺大哥我在这呢。”南宫闭月本来站在角落里,看到竺阔一进来就直奔床上的人而去,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由的笑出了声。

    “毕业?你怎么在这里?”竺阔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南宫闭月,又看了看床上的人,这才发现果然不是南宫闭月,自己一急之下,也没有细看,以为躺在床上的人就是南宫闭月了。

    “竺大哥,过来说话。”南宫闭月对着竺阔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

    “毕业,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穿成这样?”竺阔看了看南宫闭月的气色,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的样子,又看了看南宫闭月居然一身的宫女服饰,当即疑惑万分,不解的问道。

    “竺大哥,毕业这次是有事情要麻烦与你!”南宫闭月看着竺阔,小嘴一嘟,满脸委屈的说道。

    “怎么了?你但说无妨!”竺阔看着南宫闭月这个样子,当即心疼的问道。

    “我被太子禁了足,时长一年,我在这偏院你实在是呆不下去了,所以这次才让碧荷诓竺大哥过来,说是我病了。希望竺大哥到时候能带毕业出去!”南宫闭月看着竺阔,将这次主要的目的竺阔说道。

    “原来是这样,这你都安排好了吗?”竺阔抬头看了看碧荷和床上的那个人,问道。

    “你放心,我让玉莲扮成我在这里待着,待会我就装成玉莲跟竺大哥出去,就说是给太子妃取药!想必那些个侍卫应该也不会起疑的吧。”南宫闭月说道。

    “那好!”竺阔知道南宫闭月的脾气,禁足一年确实不是能受得了的,再说南宫闭月有求于自己的事情,竺阔几乎都没有拒绝过,反正也是举手之劳。

    竺阔又小坐了片刻,便拎起药箱,想想又叫道了南宫闭月的手里,小声的说道:“拎着这个稍微好点!”继而又大声的说道:“太子妃受了风寒,这几天就不要出门吹了风,让丫头跟我到太医院拿几幅药了,服下便可以了。”

    “咳咳!那就有劳,有劳竺大人了,玉莲,去跟竺大人到太医院取药,碧荷给我去给熬点小粥来!本妃觉得饿了!”南宫闭月听着竺阔这样说,当即明白了,也配合着竺阔的话,哑着嗓子,装作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说到。

    屋子里的话,断断续续的传到了那些侍卫的耳朵里,众人也不疑心,只当是太子妃真的受了凉。

    所以当竺阔带着穿了一身宫装的南宫闭月出来的时候,那些侍卫也没有多看两眼,都认为那个跟在一旁的小丫头就是南宫闭月派去太医院取药的宫女了。

    不想着,他们苦苦守候的太子妃居然已经蒙混出关了。

    拐过了几道弯,又穿过了御花园,整个太子府都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更不用说是偏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