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 四分五裂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5本章字数:8780字

    当即南宫闭月试探着,问道,“可是刘国骆云大将军的军队?”

    “嗯?废话!”骆景阳奇怪了,眼前这个如果是探子的话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傻问题。

    “太好了,这下没事了。”听到骆景阳这么问,南宫闭月总算是放心的舒了一口气,这样的话,代表自己就安全了。

    听南宫闭月这样说,骆景阳的心里更加疑惑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南宫闭月听骆景阳这么问,当即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肯定不能说自己是太子妃来着,要不然的话骆景阳估计明天一早就派人将自己送回宫里去了。

    自己又女扮男装,正好跟着一支商队来着,南宫闭月心里当即又了主意:“将军,小人是给骆家军送药材的商队,怎么知道途中遇到了敌军的人,现在整个商队的人和马匹都被扣下了,小人趁着晚上天黑雨大好不容易逃出来的。”

    “是商队的人?那你看到我们骆家军跑什么。”骆景阳问道。

    “这不是天又黑,雨又打,小人又是遇到救兵骆景阳

    “哦。你想让本将军去救他们?”骆景阳站在马上,俯视着南宫闭月,淡淡的说道。

    “是啊,将军,他们毕竟是为了给骆家军送药材。”南宫闭月看着骆景阳,说道。

    “万一有埋伏怎么办,本将军只带了这么几个人马?如果回去召集其他将士的话,只为了救这么几个人又太兴师动众了,说不准等我回去带人过来,敌军的人发现你逃跑了一怒之下已经将你的同伙们给正地就法了。”骆景阳说道。

    南宫闭月听到骆景阳的话,低头不语,骆景阳的话不无道理,如果想在就和骆景阳去救人的话,说不准不但就不出来,还得搭上这几个人的性命,毕竟寡不敌众,骆景阳这里怎么说最多也就一二十个人,相差太多了。

    看到南宫闭月皱着眉头在那里思索,骆景阳又开口了:“除非?”

    “除非什么?”南宫闭月听到骆景阳开口,知道骆景阳肯定是有什么方法了,当即问道。

    “除非你回去。”骆景阳懒懒得开口。

    “什么?”南宫闭月惊奇的看着骆景阳,这人什么意思?自己还不容易出了狼窝,现在又回去,这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嘛?

    “你拿着这个,想办法放到敌军的水里,明天之时,到时候本将军自然会带着人来收拾他们!”骆景阳从怀里摸出一小包牛皮纸包着的东西,递给南宫闭月。

    南宫闭月上前接过,放到鼻子下嗅了嗅,貌似带着一点点药味,难道是迷药?带着一点点疑惑。

    “你只要按照本将军的说法来做就可以了。”骆景阳看了南宫闭月一眼说道:“你趁着现在赶快回去吧,要不然等天亮了敌军的人都醒了,你就算想回去也来不及。”

    “是!”南宫闭月想了想,只能先这么做了。

    “嗯,那我让小胡送你到附近,正好也让小胡了解一下敌军边上的敌情。”骆景阳让身后的一位将士从南宫闭月回到敌军的附近。

    一来正好像刚才自己说的那样,可以了解一下敌军阵营周边的情况,二来万一敌军已经发现了南宫闭月的离开,就正好将南宫闭月带回来,以防万一。

    小胡将南宫闭月送到敌军的附近后,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便离开了。

    南宫闭月照着先前的样子,蹑手蹑脚的摸索到了马棚的位置,就着原先自己躺着的稻草堆,稍微眯了一下眼睛。

    成功破敌

    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在眼神里交流,所有人都向平常一样,对南宫闭月的态度依旧是淡淡的。

    南宫闭月从马棚里离开之后,便回到了火头兵那里刷碗,静静的等待着黑夜的到来。

    晚上特别静,静的让南宫闭月睡不着,睁着眼睛细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

    呼噜声,一声接一声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敌军来了,快起来,快起来。”忽然,一声尖叫声划破了夜空,南宫闭月赶紧从地上一咕噜的爬了起来,她知道,那些人来了。

    南宫闭月赶紧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不知道这边敌军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万一两军真的打了起来,伤到自己那可不是好玩的,所以南宫闭月聪明的隐藏了起来,等一切归于平静之后再出来。

    帐篷里人影攒动,估计是那些个将士听到了声音纷纷的起身了。难道那些药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不是迷药吗?他们不该吃了之后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看到帐篷里头人影攒动,南宫闭月疑惑不解。

    叮叮当当,忽然一阵好像是什么金属撞击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又有人喊道:“怎么了,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拿不动刀子了。”

    “什么,我也是,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有人喊道,

    原来如此,南宫闭月听到那乱哄哄的声音,心里渐渐的放心了。

    只见黑暗中,冲进来一支小队伍,点着火把,冲进了帐篷,轻而易举的就将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敌军给一一捆包了起来,聚集到中间。

    借着火把,南宫闭月看清楚了为首的那个坐在马上的男子。

    男子面容刚毅,线条明显,年龄估计和刘云他们差不多,或许是因为常年在军队的缘故,男子的脸上看起来多了几分肃杀,给人分外严厉的样子。

    不过无论怎么说,还是非常的帅气的,南宫闭月看到马上的男子帅气的尊荣,一时之间忘记了身处战争之中,看的呆了,来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古代无污染的条件就是养人啊,各个都是帅哥,这个马上的男子可是国京里那些皇家子弟身上没办法模仿的味道,男人的坚毅味道特别浓啊。

    “好了,你可以出来了。”马上的男子忽然对南宫闭月那边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

    感受到男子的目光投了过来,南宫闭月赶紧从角落里钻了出来,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是很安全了,跑到男子的身边,贪婪的看着他,近看果然更真切啊。

    “是你!小俘虏?你这个王八蛋!”那些俘虏的敌军一看到跑到骆景阳身边的呃南宫闭月,当即明白了过来,再傻的人都能想的出来晚上这是怎么回事了。不由一个个大骂道。

    “哼!”南宫闭月看着那些破口大骂的敌军将领们,反而咧嘴一笑,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说道:“兵不厌诈,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你们太自以为是了。”

    骆景阳听到南宫闭月的话,想不到这个看起来瘦弱的男子居然有这般的见地,眼中带了几许赞许,或许他上不了战场,能留在军队你当个参谋,毕竟懂些军法吗。

    “骆景阳!是你安插的人?”敌军的首领忽然对马上的人喊道。

    “哼,打仗不能单靠武力,还要靠这里。”骆景阳笑着抬起手,对敌军的首领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你!”敌军的将领魁梧有力,确实比骆景阳的身板结实了许多,看到骆景阳的动作,当即气得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不管怎么样,这次自己确实是输了。

    “骆景阳?”南宫闭月看着马背上的年轻男子,嘴巴里轻轻呢喃着,骆景阳不就是骆云大将军的独子,骆梦若的哥哥吗?太好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想不到在这里居然就让自己碰上了。

    在南宫闭月的里应外合之下,骆景阳凭借着几十个人就将敌军的将士全部拿下了,不费一兵一卒。

    “好了,你们几个回去吧。”骆景阳将商队的马匹归还给几个人,让他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城镇上去。

    “不,骆将军,带我去军营吧。”南宫闭月一听说骆景阳遣自己几个离开,开口说道。自己好不容易千辛万苦的找到了骆家军,怎么可能就这么回去了呢。

    “你要跟我去军营?”骆景阳听南宫闭月这么说,坐在马背上,饶有趣的看着南宫闭月。

    “是,我要给刘国效力,好男儿应当报效国家。”南宫闭月看着骆景阳,挺了挺身板,一副壮志酬酬的样子。

    “哦,你觉得你能提得动大刀吗?”骆景阳看着南宫闭月那小身板,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南宫闭月也知道自己毕竟不如男人,上战场的话肯定是不行的,说不准一天就丢了小命了。

    “哈哈哈。你还是回家做你的公子哥去吧。”骆景阳看了看南宫闭月,笑着骑马离开了。

    南宫闭月看着骆景阳带着人离开,心里暗骂道自狂的家伙,但是还是翻身上了马,离骆景阳不远的地方小心的跟着。

    “吁!”跟了一段路之后,骆景阳忽然停下了马匹,转过身子看着南宫闭月慢慢靠近,问道:“你真得一心想去军营?”

    “是!”南宫闭月看着骆景阳,坚定的说道。

    “那好吧,你就跟在我身边吧,正好我缺个使唤的小厮。”骆景阳睨了一眼南宫闭月那沾满了污泥的脸,说道。

    “嗯!我保证伺候好你。”南宫闭月听骆景阳这么说的,当即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骆景阳将南宫闭月带到军营之后,看到南宫闭月那满身的污泥,说道:“后山有条小河,你可以去哪里将身上的洗干净,或者打水来军营洗也没关系。”

    “知道了。”南宫闭月听到骆景阳的话,点了点头,想着只能等将士们都睡熟了之后再去,以防万一有人发现她是女子之身。

    “嗯,军营里面物资缺乏,可不比你在家那般享受,现在军营里基本没有床位了,你就和我一定帐篷吧,”骆景阳对南宫闭月说道:“自己动手铺床。”便离开了,他要去向骆云回禀一下这次的行动。

    看到骆景阳走后,南宫闭月才暗自庆幸,原本自己还担心着要怎么办才好,和那些个大男人同一顶帐篷的话,南宫闭月肯定受不了,怎么样才能说服骆景阳能让自己单独居住。

    好在骆景阳自己提出让自己和他一顶帐篷,虽然男女有别,有些不方便,但是比睡大通铺要好多了,南宫闭月已经很满足了,至少有骆景阳这个在,自己也安全了很多。

    趁着夜深人静,南宫闭月看骆景阳在办公还没有回来,便拿着一些换洗的衣服偷偷向后山的方向走去。

    太好了,这个时候没有什么人,南宫闭月找了一块隐蔽的大石头,在石头后面将自己身上的束缚全部解开,缓缓的将脚伸到了河水你,夜里的水微微有些凉意,但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南宫闭月已经挑不得什么了,只想着将满身的污泥洗干净。

    南宫闭月洗完澡之后,再将自己的那脏兮兮的衣服也洗干净,整理妥当之后,才回到了军营里。

    走进骆景阳的帐篷的时候,南宫闭月发现,骆景阳已经回来了,这会儿正坐在桌子上看着布局图。

    “回来了?”骆景阳听到动静,头也不抬的问道。

    “嗯,去后山洗了澡。”南宫闭月抱着衣服,低低的说道。

    “嗯?”骆景阳听南宫闭月这么说,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这一眼,不由的愣住了。

    那次天又黑,又是大雨,南宫闭月满身污泥,骆景阳只看到是个比较瘦弱的男子,并没有想太多。

    可是这次南宫闭月洗干净了脸,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之后,骆景阳发现南宫闭月居然这般秀气白净,和他们在军营生活的男子完全是两个极端,倒显得骆景阳过于粗狂了。

    “怎么生的这般瘦小。”骆景阳本来是想说阴柔的,但是又担心这样的用词会让眼前这个过于女气的少年难堪,所以骆景阳才用瘦小代替。

    南宫闭月知道军队的男子经过艰苦的训练,各个都是显得身强体壮,自己在这里确实显得越发的娇小柔弱了。

    但是南宫闭月又不能告诉骆景阳自己是女子的真实情况,只能说道:“小时候身体弱,家里人由于担心自己,几乎不让自己干什么活,出什么门。”

    “哦。”骆景阳听南宫闭月这么说,眼里带着一丝嘲弄,问道:“那不是你几乎什么都不会?这么一个在家里养尊处优的少公子,来军营做什么?不怕军营艰苦的生活让你孱弱的身子受不了吗?”

    “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在家里显得一无是处,我才想到来这个最能体现男人力量的地方来历练自己。”南宫闭月骆景阳的话,心里感觉很不舒服,当即抬起了头,和骆景阳对视着。

    骆景阳的疑惑

    “嗯,还真是个倔强的人。”骆景阳看着南宫闭月眼里如一头小狮子的眼光,笑了:“那就希望军营的生活能让你像个男人。到时候哭鼻子的话,可就怨不得任何人,是你自己要求留下来的。”

    “,放心。”南宫闭月对骆景阳说道。

    就这样,南宫闭月便在军营里住了下来,但是因为南宫闭月毕竟不是真正编制内的士兵,骆景阳对南宫闭月的要求也不是很严格,并没有让她参加士兵他们的集训,而只是让南宫闭月在军营里大大小手,就跟后勤差不多。

    “将军,您的茶。”南宫闭月将已经温了的茶水端到骆景阳面前,对正在研究战事的骆景阳说道。

    没办法,以南宫闭月的能力也就只能干些端茶送水的活了。

    “嗯!”骆景阳眼睛不离桌子上的地图,伸手就往南宫闭月声音的方向探去。

    “嗯?”忽然骆景阳一愣,感觉到了手上传来的柔软和温润,下意识的反手握住了,扭头看了过去。

    南宫闭月没料到骆景阳居然握住了自己的双手,当即一愣,下意识的挣扎,将手从骆景阳的手里抽了出来。

    “啪嗒!”骆景阳没有端住茶杯,南宫闭月又急着抽出了手,这杯茶一个不稳就跌到了地上,摔个四分五裂。

    “躲什么!”骆景阳感觉到手里的温润消失,心里感觉到一丝的失落,看到地上的狼狈的茶杯,微皱着眉头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南宫闭月赶紧蹲下身子,准备将地上的茶杯碎片给捡起来扔掉,心里暗暗责骂骆景阳,干嘛好的摸着自己的手不放,吓得自己一跳。

    不然的话怎么会失手弄掉了茶杯,居然还将责任推给自己,混蛋,连男人的手都摸,难道这个骆景阳好这个?

    南宫闭月胡思乱想着,思想一个不集中,就被地上的茶杯碎片在手指上划了一个口子,鲜血当即从雪白的手指上涌了出来。“哎呦。”南宫闭月轻呼出声。

    “笨蛋,居然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骆景阳听到南宫闭月的呼声,低头一看,就看到了南宫闭月手指上的那抹嫣红,雪白和嫣红形成了一抹鲜明的对比,仿佛透着一股诱惑似的。

    骆景阳根本就没有细想,当即蹲下身子,拉起南宫闭月的手指,就放到了嘴里,吸允着上面的鲜血,然后又麻利的撕下自己长袍的一角,将南宫闭月受伤的手指包扎了起来。这才对着南宫闭月怒喝道:“真是废物。”

    如果是平时,听别人说自己是废物的话,南宫闭月肯定是龇着牙齿跟对方辩论,可是这次,南宫闭月已经没有感觉了,她已经在风中凌乱了,手指上的酥麻感觉还依然存在。

    刚才骆景阳对自己做了什么?居然将自己的手指含在了嘴里?天哪,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面前是个男子吗?难道是自己女扮男装被发现了?

    可是不可能啊,自己隐藏的这么好,该不会骆大将军的独子真的取向有问题?天哪,南宫闭月感觉自己晕乎乎的,有点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

    骆景阳看着南宫闭月呆呆的样子以及脸上那抹没办法忽视的红,神智也当即恢复了过来,自己刚才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了,居然看到南宫闭月手上的鲜血的那一刻脑子一发热,居然做出了这么暧昧的举动来。

    骆景阳当即咳嗽了一声,状似无意的说道:“下次小心点,军营里面药物不多,不要随随便便就让自己受伤了。受了伤要即使处理,边疆条件差,万一拖延感染了就不好了。”

    骆景阳说完,当即站起,继续看着桌子上地图,当然骆景阳此时是什么都看不进去了,满脑子都是刚才南宫闭月纤细的手指在自己嘴里的感觉。

    南宫闭月暗暗白了一眼骆景阳,这个借口真是太牵强了吧,难道自己手指上这么一个小小的伤口就感染危机到生命了?那军营里的将士们上战场受的伤的话可不都没得医治了。

    南宫闭月心里明白,但是也不好意思挑明了说,只能轻轻应了一声,便转身出了帐篷,帐篷里此时的气氛有点诡异了,南宫闭月呆不下去。

    关注着南宫闭月离开之后,骆景阳也暗暗的舒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鬼迷心窍了,居然看到南宫闭月那白洁的手指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是自己在军营里面待久了,许久不见女人,看到一个稍微长得女气的男子让自己乱了分寸?

    都怪那个该死的毕业,没事儿就不能长得稍微硬气点吗?让自己产生了错觉,不过这小子的手指真是柔软细腻,白皙得比有些女子的手还要漂亮,难怪自己分不清楚,乱了分寸。

    南宫闭月从骆景阳的帐篷出来,没事去,就在那些将士们之间溜达,听听他们讲些战场上的事迹,这样一来时间居然也打发了许多。

    “小漾,过来过来,给大哥们讲讲京城的事情。”平日里训练完毕,那些个将士们就坐在一旁无所事事。

    军营的生活刚开始还好,大家彼此不熟悉,还能讲讲东讲讲西,时间倒也好打发的很。可是随着一年又一年,大家伙基本都是同吃同睡,日日夜夜在一起,能讲的话题也是越来越少。

    平时无聊的时候,都是相对坐着反复擦拭着自己的刀枪,默默无言。

    这次军营里来了个新人,让这些在边疆苦苦守候的将士们有了些新鲜感,没事的时候中间毕业叫道一边听毕业讲些外面的事情来打发时间。

    “小样,小样,就不能换个叫法吗?”南宫闭月听到叫喊,嘟了嘟嘴,这个称呼怎么听怎么不舒服。可是南宫闭月强调过几次也起不到效果,那些将士们觉得叫毕业生分了,而且南宫闭月又比较小,所以就一致都叫小漾了。

    一干人就围坐在那里听南宫闭月讲这有趣的事情,嘻嘻哈哈。

    帐篷里,骆景阳虽然坐在将椅上,看着地势图,但是心却飘到了外面,听南宫闭月和那些将士们一起聊天。

    这几天骆景阳很是郁闷,他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的对南宫闭月过多的关注了起来,让骆景阳对自己万分担心起来,是不是该向父亲请令,赶紧回到国京找个媳妇来比较好。

    夏天本就闷热,尤其是边疆的条件艰苦,更是蚊虫叮咬,苦不堪言。

    南宫闭月好在有竺阔给自己的香囊在,所以在边疆虽然闷热,好在蚊虫对她都不感兴趣,南宫闭月也不用担心每天面对着身上被蚊子叮咬的包包。

    但是那些将士们可就不一样了,他们没有像南宫闭月那样的香囊,所以只能忍受着蚊虫的叮咬。

    看着那些将士们白天训练,晚上休息的时候还要偶尔起开和讨厌的蚊子作战,就算是点过艾草也没有用,等艾草的烟味一散去,蚊子立马就飞扑过来。

    而且艾草燃烧的快,又不能再帐篷里面点,要不然太危险,南宫闭月想如果有现代的蚊香的话,那可就好多了。

    这天夜深了,南宫闭月本来已经睡熟,可是却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给吵得醒了过来。南宫闭月侧耳一听,发现是骆景阳在那里扑打着蚊子,估计也是被蚊子吵醒了。

    骆景阳看着那边南宫闭月睡得香甜,纳闷不已,为什么同样是人,那蚊子就不叮咬南宫闭月,都跑到了自己这边来了。难道连蚊子都舍不得叮咬南宫闭月那白皙的皮肤了吗?

    一个军队的统领如果没有休息好的话,怎么统领整个军队,做出正确的指导。

    南宫闭月想了想,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骆景阳的床边,将腰间的香囊解下来,放到骆景阳枕头边,说道:“这个香囊驱蚊子的。”说完便躺回了自己的床上。

    骆景阳只闻到淡淡的一阵幽香,果然那些蚊子好像遇到了什么害怕的东西,全都扑扇着翅膀,“嗡嗡”叫着离开了。

    南宫闭月将香囊给了骆景阳,自己可就受苦了,那些个蚊子不能靠近骆景阳的身体,只能全都跑到了自己这边,南宫闭月这下子尝到了边疆的蚊子的厉害了。

    不下一会功夫,身上就被咬了好几个包,痒的不得了,南宫闭月一边要赶着蚊子,一边又要腾出手挠挠手上蚊子叮出来的包。

    骆景阳看着南宫闭月那边的动静,拿起了枕头边上南宫闭月放上去的香囊,说道:“你拿回去吧,这么多年我习惯了,你跟蚊子战斗到底

    骆景阳知道南宫闭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睡着了,肯定是为了宽慰自己强自忍住。当即眉头一皱,心一横,握着南宫闭月的香囊便向南宫闭月走了过来。

    南宫闭月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正想着要不要转过身起来看看,就觉得自己的身下的床铺忽然一沉,骆景阳居然躺在了自己的身侧,背对着自己,隔着衣,南宫闭月都能感觉到南宫闭月身上的热气。

    “睡吧,这样我们两个人都没事了。”骆景阳将香囊放到了两个人之间,背对着南宫闭月的背,说道。

    “嗯!”南宫闭月毕低低的应了一声,这个确实是最好的方法了,但是和别的男子同床共枕,让南宫闭月还是有些不习惯,整个身子也只能尽量的往里面挤,不接触到骆景阳的身体。

    骆景阳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也不是没有和别人同谁一张床过,在军营里,谁不是这样挤挤,挤过来的,可是为什么躺在毕业的身边,骆景阳只觉得自己有些微的紧张。

    罢了,骆景阳摇了摇自己的头,将脑海里那些乱七八槽的东西全都甩出脑海之外,闭上眼睛赶紧休息。

    驱蚊蜡烛

    南宫闭月见骆景阳这样子说,也不再要求,不再管他。

    南宫闭月的驱蚊水虽然不是很完美,但是相比以前的夜晚要好多了,以前那是跟蚊子时时搏杀,防不胜防,只能在最后实在抵不住睡意的侵袭才朦朦胧胧的睡去,南宫闭月的秘密

    南宫闭月刚开始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可是现在完全是有苦叫不出来了,因为需要大量的驱蚊蜡烛,所以必需要大量的艾草碎和融化大量的蜡。

    炎炎夏日,南宫闭月一个人在那里埋头苦干,一早上在那里剁艾草碎弄得整个手臂都酸痛无比,现在想想南宫闭月真是后悔死了,怎么着当初也应该向骆景阳要两个小兵来办自己打打杂啊。

    但是南宫闭月又不能半途而废,一想到那些守卫家园的将士们被蚊子侵害着,南宫闭月又奋力的干了起来。

    等到下午的时候,驱蚊蜡烛的基本工艺总算是都完成了,南宫闭月坐在地上耷拉着酸痛无比的双臂,等待着全部的驱蚊蜡烛凝固完成就可以了。

    晚上,骆景阳将所有的将士都召集在一起,让南宫闭月向大家分配驱蚊蜡烛和讲解一下驱蚊蜡烛的用法。

    “每个帐篷一个就可以了,只要像点蜡烛那样点起来,放到安全的地方,到时候帐篷里的蜡烛都会跑光光了。”南宫闭月将手中的蜡烛一支支分给到场的人,说道。

    “什么?蜡烛能赶跑蚊子?”一个将士好奇的看着手中的蜡烛说道。

    是的,就是这样,他们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蜡烛长得真奇怪,怎么这么大个,而且里面绿色的点点是什么?”另外一个将士也盯着手中的蜡烛诧异不已。

    “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不知道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还是用艾草熏一熏算了,反正军营里面都是这么过来的。”有人说道。

    “放心吧,我已经和他试验过了,绝对没问题。”南宫闭月听到下面的细微质疑声,说道。

    “那应该就没问题了,兄弟们,咱们的好日子来了。”一个将士听说骆景阳试过了,当即放心的说道。

    “恩恩,太好了。”底下又有几个人附和着说道。

    这一夜,军营里都飘着淡淡的艾草清香,每一个帐篷里都一夜没有蚊子,每一个将士们都不需要再在睡梦中起来,半醒半睡的扑打着蚊子。

    骆景阳偷窥

    南宫闭月慢慢的一点一点顺着河边一点一点的沉下去,直到咯吱窝以下都埋在了河水里,才解开了头发上发带,将满头的长发放了下来,垂到了水里,慢慢梳洗。

    那边,骆景阳已经整个人都石化了,他一会暗骂为什么今天的月亮这般明亮,让自己将一切看得这么清晰,一会又暗叹幸好今天的自己跟过来看看,要不然这么久都被蒙在了骨子里。

    原本看到南宫闭月在解开束胸的时候,骆景阳还不知道,只是好奇这个家伙怎么在胸前裹布条,难道是因为自己身材太单薄,裹了布条看起来雄壮点。

    当南宫闭月褪去了中衣的,只着一件粉红肚兜的时候,骆景阳不淡定了,整个嘴巴张在那里都不知道闭回去了。

    原本骆景阳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使劲揉了揉眼睛之后再看。他总算接受了这个事实,南宫闭月那肚兜下的滚圆呼之欲出,想让骆景阳忽视都难。

    看着南宫闭月的长发随着水波摆动,骆景阳整个人都窒息了。毕业是个女人,这是不是就能解释为什么她都要选择这个时间出军营了吧,

    可是骆景阳现在的脑子里都已经想不到这个问题了,他的整个思路都已经停止动作了,这个人的视线都只能随着南宫闭月的动作而动作。

    骆景阳除了眼睛里南宫闭月在水中洗澡的身影,其他感官都已经麻木了,唯有一颗小心脏“噗通噗通”跳得异常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