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6本章字数:6637字

    第87章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活该——滚远一点,姑娘,笔墨纸都在这里了,您快点写吧,收了钱我们就放了你,好好写,就让赎你的人把钱送到城东的郊外,不用送到这里,写完了我会找人看的,你可千万不要写不该写的内容。”南宫闭月没有想到这个大胡子也还有点脑子,她刚准备落笔,一束亮光从眼前划过,几个黑影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而两个绑匪头上一痛,就晕了过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宫闭月害怕这是另外一拨想要杀她的人,本能的把墨泼向前面的人。

    “姑娘,我们不会(伤害你)——”东方坤的‘伤害你’还没有说出口,就见南宫闭月站起来向后退,好死不死的踩到了地上的木棍,脚下一滑,向后倒去,头就生生的撞在了破庙佛像前的破桌角上,鲜血直流。

    刘云不能再淡定了,一个飞身出现,出现在南宫闭月的身边,抱起她,“你怎么样?”

    “头,痛,你——”说完就句昏迷了。

    “你是谁?快点放开她,她是我东方坤的。”东方坤冲着那人吼道,他不会武功,从刚才这人一瞬间就出现在这里的事实来看,他武功高强,恐怕这里的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但还是本能冲着刘云叫喊。

    刘云不理会他,把随身携带的药涂在南宫闭月的头上,用布包好,索性伤的不是很重。

    刚才他已经顾不上任何的大鱼小鱼的问题,本能就想要救她,他要带她离开这里,刚准备抱起她的时候。

    “不,走。”南宫闭月拉着他的手的稻草,吐出连个字。

    刘云纳闷,这个女人,到底是真昏还是假昏,居然不跟他走,难不难她想要和东方坤在一起,不想走,但是又拉着他的手,难道是?明白了她的用意,抱起她,转身对着东方坤说道:“人交给你了,好深照顾她。”说完之后就消失在夜色里,他没有离开,一直都跟着他们。

    东方坤很是纳闷,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美人还是他的。

    “爷,这两个人要怎么办?”二狗子问道。

    “你们几个把这两个人绑了,带回去。”东方坤说道,说完,就把怀里的南宫闭月抱的更加紧了,他早就知道这是个女人,自然很是怜香惜玉,心想:穿男装都这么好看,换成女装就更不用说了。

    没成想,还没到东方府上,一群身穿蓝衣的人群出现在东方坤一群人的面前,朝他们吼道:“把人留下。”

    “是什么人敢挡爷的道,不想活了是不是?”东方坤虽然在东方家没有地位,但是在外面向来是横着走的,别人看见他都躲着走,生怕惹了这个纨绔子弟。

    那个带头的人,从腰间抽出一把宝剑,居然泛着蓝色的光,在这月光下也格外的耀眼。

    住进蓝府

    东方坤脱口而出:“蓝魂宝剑——”,这可是蓝家当家人的信物。

    没想到啊没想到,蓝正东居然也看上了这个人,可是他不是喜欢男人么,怎么会看上这个女人,转念一想,她穿了男装,一定蓝正东没有看出来。

    “各位,烦请回去告诉蓝当家,这是个女人,女扮男装。”东方坤解释道,希望能够留下怀里的人。

    “我们只负责带人回去,其他的一概不管,难道东方少爷想要试试蓝魂宝剑的威力。”

    东方坤无奈,在外人看来,他是东方家的少爷,在东方家,他一点地位都没有,而蓝家当家人他更是得罪不起,就算是再喜欢美人,也不能不让贤了,心里狠狠的把蓝家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然后就把人交到了对方的手里,等人走后,破口大骂。

    “爷,那些事什么人?为什么要把人给他。”二狗子好奇的问道,广结好友

    “哈哈哈,蓝夫人果然是女中豪杰。”何天想要制止,但是南宫闭月让他不要插手,就这样,两个人在院子里你追我赶,蓝夫人的丫鬟想要帮忙抓住南宫闭月,但是何天正好总是挡在她的面前,玩儿起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你追我赶的游戏是在是不适合南宫闭月,她的体力着实不好,没一会就气喘吁吁了。

    “不玩儿了,不玩儿了,累死我了,我跑不动了。”南宫闭月停了下来,蓝夫人也停了下来。

    “看你这回放哪里跑。”蓝夫人先是伸出左脚踹南宫闭月,被南宫闭月踢了回去,然后又拿左手打她的脸,南宫闭月自然用右手挡,谁知是虚晃一招,蓝夫人的右手打在了南宫闭月的胸前。

    一边蓝夫人的丫鬟小燕就是怕何天出手帮忙,从前面死死的抱住何天的腿,不让他走动,要是个男人的话,何天和可以一脚踹下去,但是女人不行,他下不了手。

    南宫闭月也不是好惹的主儿,一个左沟腿踢在了蓝夫人的膝盖上,顿时蓝夫人就比她矮了一截,因为跪在地上了。

    闻声而来的丫鬟乐娣不知道是该帮南宫闭月揉胸,还是帮自己夫人捏膝盖,不过她根本就进不了两个女人的身,只能看着两个女人继续打成一团。

    “还不放手,你想让他们两个互殴到什么时候?”何天的话让丫鬟小燕反应过来,立刻松了手,去帮助自己夫人。

    这件事,被有心人传开来,说是蓝正东的正妻和小官争风吃醋,互殴重伤,丫鬟、下人也都互打不治身亡。

    蓝夫人看着头发被扯乱,衣衫不整的南宫闭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她把这么久以来对于所有小官的恨都发泄在了南宫闭月的身上,那叫一个爽。

    “毕业,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我帮你找大夫。”何天什么都顾不上,冲到南宫闭月的身边问道。

    “我没事,你看看她,就知道我没事。”南宫闭月指了指对面的蓝夫人。

    何天被吓了一天,之间蓝夫人的妆已经花了,脸上有一个红红的手掌印,腿也在抖,衣服就不用说了,堪比洪七公的破衣衫,简直就不堪入目。

    哎呦妈呀,半夜见了,一定会以为见鬼了,赶紧收了吧。

    何天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帮南宫闭月披上,把她从地上浮起来,对着乐娣说道:“赶紧拿件衣服出来,给蓝夫人披上。”

    “不要,本夫人才不穿臭男人的衣服。”蓝夫人吼道,她可是堂堂的东方家的大小姐,蓝家的当家少夫人,怎么能穿小官的衣服。

    蓝夫人冲着南宫闭月吼叫,不自然的就看到了南宫闭月胸前裹着胸部的布条,她不敢置信,一个男人怎么会这么——额——丰满。

    何天想要阻止,但是他又不敢看,只能闭着眼睛点了蓝夫人的血。

    “不可能,我不相信,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说啊。”蓝夫人喊道。

    南宫闭月为了不然更多人知道她的身份,让何天把蓝夫人扛到了房间里,两个丫鬟自然也跟着进去了。

    “你们想对我家夫人怎么样?”小燕说道,然后回头对蓝夫人说道:“夫人,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南宫闭月和蓝夫人到了卧房,留下两个丫鬟在外面的厅里。

    南宫闭月给蓝夫人倒了一杯茶,说道:“既然你发现了,我就不瞒你了,我——是女人。”

    “不可能,他不会喜欢女人的。”蓝夫人不敢相信,她自己生的很漂亮,要是他喜欢女人的话,不会看不上她,也不碰她。

    “首先,他有没有亲口说过他喜欢男人?其实,他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南宫闭月优哉游哉的说道。

    门外的小燕立刻补充道:“少爷确实没有说过。”

    “要你多嘴。”蓝夫人对着门口说道,然后又对南宫闭月说道:“怎么会这样?那,他为什么不喜欢我?而且,他确实在别院养了男人,我都见过了,一个个长的特别阴柔美,也有的特别硬朗高达。”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确实对我没有男女之前,而是把我当兄弟。”南宫闭月是真的能够感觉到蓝正东是把她当兄弟,至于知不知道她是女儿身,她也不知道,他不问,她也不说。

    南宫闭月也对那些个别院的男人很好奇,如果他不是有断袖之痞的话,那些男人一定不一般,他们一定在进行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事情。

    两个丫鬟就算是在门外,对于她们的对话,也听得格外的清楚,索性就被叫进来此后两人,主要是用冰块帮他们敷脸,省的明天见不了人。

    “呲——好痛,不过这冰块还真是好东西,夏天防暑,伤了减痛,要是我以后可以由很多的话就好了。”南宫闭月说道,真希望可以找点拿着冰回去。

    “这有什么,这些也不值钱,我家里多的是。对不起哦,我不该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你的。”蓝夫人内疚的低下头认错,确实是她鲁莽了。

    “没事,这件事也不能全都怪你,要说这应该怪蓝正东,要不是他对你不好,你也不会这样,咱俩这么投缘,从现在起就是朋友了,我一定会帮你的。”南宫闭月也是真的很喜欢眼前的女人,广交善友是她的做人宗旨,毕竟出门靠朋友么。

    “你真的愿意把我当成朋友么,还愿意帮我,你知道么,我本来就比他大一岁,从小就很喜欢他,两家人很小的时候就给我们定了亲。”

    “好不容易等到他成年了,可是他都不愿意娶我,一直又托了好几年,迫于家里长辈的压力,说要是她不娶我,就不让他继承家里的事业,不让他当家,他才娶我的。”

    “婚后,他也对很是冷淡,虽然每隔一天都会回房休息,但是从来都不碰我,后来人家都说他断袖之痞,我才发现他在别院养了几个男人……”

    “你说,他凭什么这么对我?”蓝夫人把这些年受点委屈一个劲的到来,越说越委屈,都哭了。

    南宫闭月也为她心疼,只古红颜多薄命,男儿多事负心郎啊,要是刘云有一天也敢这么多他,一定不会放过他,让他后悔一辈子,南宫闭月拍拍自己的头,怎么又想到他了,真是的,明明说道等到完成任务了就回到现代的。

    “对了,听说你叫于漾?那我就叫你阿漾吧,我娘家复姓东方,我闺名红玉,你就叫我红玉吧。”蓝夫人说道。

    “好,红玉,既然打定主意帮你,我就帮你制定一系列的方案让他喜欢上你,还有明天的夺宝大会咱就一起去。”南宫闭月说道,顺手帮她擦了一下脸上的灰尘和眼泪和在一起的稀泥,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人靠衣装马靠鞍,女人就是要好好的打扮一番才漂亮。

    南宫闭月和蓝夫人一聊就是一下午,南宫闭月给她讲述了自己游历江湖遇到的很多事情,包括当时遇到贼寇的事情,不过她省去了再军营的事情,对于南宫闭月的所见所闻蓝夫人很是惊奇。

    “阿漾,没有想到你一个女人居然这么又见识,我从小只在雍岚镇玩儿过,我也很想去和你游离大江南北呢。”蓝夫人羡慕的说道。

    “没关系,等你和你家蓝正东两人和好了,让他带你去。”

    蓝夫人又一次羞红了脸,谁能把她和刚才打架不拘一格乱抓人的强悍女人联系起来呢。

    “夫人,于小姐,该用完膳了。”乐娣从外面进来禀报道。

    “要叫于公子。”南宫闭月说道,“那就开饭吧,红玉,我们一起吃,厨房做的小鸡炖蘑菇可是很好吃的。”

    “小鸡炖蘑菇?”

    蓝夫人从小都是吃是鱼翅鲍鱼,哪里吃过这样的家常菜,而且这道菜可是昨天由南宫闭月亲自指挥厨房的大厨学习过的,味道美急了。

    蓝正东回到家里,就看到南宫闭月和自己的妻子两人一起吃的正欢,眉头拧成了川字,都可以用来夹花生了,转身便要走。

    蓝夫人首先发现了蓝正东,急忙站起身说道:“相公,你要去那里?一起用膳吧。”

    “我不饿,还有事,你们吃吧。”蓝正东说完一甩袖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蓝夫人的眼泪又开始打转,我见犹怜。

    南宫闭月说道:“别哭,一个人总不会平白无故的讨厌两一个人,总是有理由的,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或者让他生气的事情?”

    “没有啊,虽然我有时候凶了点,可是那都是被他逼的,你刚才也看见了,我对他那么细声软语,他还不是不理我。”蓝夫人很是委屈,不过也在努力回忆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夫人,你说,会不会是那件事情?”小燕试探性的问道。

    蓝夫人像是明白过来一样,摇摇头,“不会的,他当时并没有发现我们啊。”

    南宫闭月感觉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你认为的,不一定就是真的,你说出来,我们一起看看,说不定就真的是因为那个。”

    相拥而眠

    蓝夫人听了南宫闭月的话,于是把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我和正东也算是青梅竹马,从小我就很喜欢他,他对我虽然不是很热衷,但是也没有像现在这般,见我就躲着。”

    “后来,我和他定了亲,我很开心,直到有一天,我及笄的时候,我父亲把我叫到了房间里,告诉我蓝家当家人有一个信物,是一把蓝色的宝剑,让我在成亲之后把宝物偷到手,我自然不愿,可是我父亲以我娘亲的性命相威胁,我只能暂时先答应。”

    “有一天,我来蓝府找他,我看到他的房间放着一把蓝色的宝剑,泛着幽幽蓝光,我知道那是蓝家当家的信物——蓝魂宝剑,我便不自禁的用手拿起了那把宝剑想要一探究竟为什么它会发光,可就在这时,我听到了有人来了,我只能躲在床底下整整一个时辰,等到他离开我才出来。”

    “我当时很害怕,只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的贴身丫鬟小燕,每当想起来我就很后怕,从那以后,他就慢慢的疏远我,但是我想着他应该没有发现我,所以我也就没有当回事。”

    蓝夫人说完,自己的目光已经全然黯然无光,南宫闭月知道这是因为她一直爱着蓝正东的原因,在爱情面前,每个人都会变的很渺小,就连两个刚刚熟悉起来的朋友,都能推心置腹飞说出这么重要的事情。

    “我看,你很有可能是自欺欺人。以宝剑作为信物,证明蓝家当家人一定是武功高强,你不会武功,躲在床底下一个时辰,他怎么可能不发现你,一定是在试探你,结果你就中招了。”南宫闭月替她分析,“因此他就会怀疑你是为了宝剑而嫁给他。疏远你也是很正常的。”

    “那我应该怎么办?我并没有想过偷他的宝剑,只是一时好奇,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和父亲说没有见过宝剑的。”蓝夫人着急的说道,好像眼前的就是蓝正东本人一样,怕自己被误会。

    “我是相信你啊,可是你要知道,他可是蓝家当家人,肩负重任,自然也会生性多疑一点,只顾这些有权有钱的人都是这样的,不会轻易的相信别人,我看,这个误会不解除,你们是很难有更近一步的发展的。”南宫闭月停顿了一下,想了想继续说道:

    “当务之急是解决两个问题,红娘当上瘾

    南宫闭月醒来的时候,刘云已经不见了,她知道他不可能是专门来雍岚镇找她的,一定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有多重要。

    今天是夺宝大会,一定要去看看眼界,刚刚坐起来的南宫闭月就听到院子传来东方红玉的声音。

    “阿漾,你看我穿的衣服漂不漂亮,我们该走了,还没有选中目标。”东方红玉喊道。

    南宫闭月看着东方红玉开放的裙子,才知道,爱情的力量真伟大,这么快就让乖乖女变成了小野猫,“大姐啊,我让你穿的性感一点,绝对没有让你当暴露狂,谁给你的衣服,也太狂野了吧。”

    “是小燕昨晚去仙香楼,向菊仙儿借的。”东方红玉说道,不好看么,可是为什么大家说仙香楼的男人都喜欢看女人穿成这样。

    “哦,NO,还真是人才,服了你了,谁跟你说的,就穿昨天你拿来给我看的那件就可以了,穿成这样,你老公不把我弄死才怪。”南宫闭月无奈,这菊仙是存了什么心思,想要看红玉的笑话么,还是单纯的开玩笑。

    “哦,好吧,我现在去换,对了,什么事老公?”东方红玉好奇的问道。

    “就是你家相公,快去吧。”南宫闭月知道自己又用错词了。

    东方红玉转身就去换衣服,也给了南宫闭月一点时间梳洗,今天她依旧穿了男装,眉毛画粗一点,头发绑起来,衣服穿的很男性化,希望不要有人认出她是女人,找来不必要的麻烦。

    南宫闭月和东方红玉、何天、小燕一行四人赶往夺宝大会的现场。

    “阿漾,昨天我跟正东说,我不舒服不来了,今天却又和你来,你说他会不会更加生我的气。”说到底,东方红玉的旧思想还在作祟,怕男人。

    “红玉,你现在后悔还来的急,你要是下不了决心,我们就回去吧,省得一会儿见了蓝正东被吓的哭鼻子。”南宫闭月用激将法,希望能对她有所帮助。

    “才不会,我可不怕他,我要做新时代的女性,我要追求我自己的爱情。”东方红玉抓紧手,说道,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这样才对啊。”南宫闭月露出了孺子可教的表情。

    “阿漾,只要你能够帮我,让正东对我从新改观,我一定一会好好谢你的,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一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蓝夫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对于南宫帮助她,很是感激。

    “红玉,这可是你说的哦,我不会要你的传家宝,也不要你的心爱之物,只会要一点你的身外之物,到时候你可不要心疼不舍哦。”南宫闭月说道,虽然帮助东方红玉得到蓝正东的爱,带有一定的功利色彩,但是她是真的喜欢和她做朋友,就算是没有这次的任务,她也会想要帮助她的。

    “好。”东方红玉说道,就算是用他的传家宝甚至她的命换取蓝正东的爱,她也愿意的。

    “快点把面纱戴起来,先不要让人看到你的样子,你生的这样美,待会儿才要好好的展露,让你家相公也吃到你不是无人问津,而是天女下凡,众人吹捧。”南宫闭月说着就帮助东方红玉带了面纱。

    “于漾——”何天为了不暴漏身份,也和大家一样叫她于漾,“我忽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没有做,我先走了,反正今天也没有我的戏份。”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今天可是我当导演,你是我朋友,一定要给我当观众捧场啊。”南宫闭月两只眼睛圆溜溜的盯着何天,好奇他所谓的重要的事情。

    “我,这个,那个——反正就是很重要,我先走了。”何天说完,不待南宫闭月反应,一溜烟的跑了。

    “这么奇怪,一定有内幕,发挥狗仔队精神,一探究竟。”南宫闭月笑的奸诈,发誓要把八卦精神进行到底。

    “红玉,你们先去那边的凉亭坐着看热闹,我去一下就来,记住,没有我的同意,切不可蓝大哥看到你哦。”南宫闭月说完嗖的一下就不见了。

    她跟在何天的后面,为了不被其发现,离的距离比较远,就在大会外围的一个拐角处,南宫闭月看到一个芊芊玉女向何天迎面走过来,遮着面纱看不到脸,但是从身形看一定是一个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