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章 三个作战计划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6本章字数:7687字

    第102章三个作战计划

    兰凤人把那大头领从进聚义厅到后来暗中派人把自己抓起来的整个过程回想了一遍,他知道现在能救自己的只有肖波,他相信在自己被抓到牢里来的这个过程中,有许多的黑巾军的将领看到了,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等。

    想通了这些后,兰凤人就把茅草给铺了一下,躺下来睡起觉来。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在这里安安稳稳的睡觉,而在聚义厅里,却天翻地覆起来。

    大头领将众人打了一通,拄着拐杖游走在众将领之间,口中毫不客气地说道:“我还没有死,这虎头山还轮不到你们做主!平日里我也就算了,但现在你们竟然背着我勾结起外人来,你们说,这该怎么处置呢?”

    “大头领,请你听我说,我们并没有勾结外敌,那族人军一万多大军压在秦岭东山,再加上毛松现在又不甘心,在咱们黑巾军中,至少安插了二百多名卧底,就咱们虎头山,也被他们安插了五十个奸细,他们是想乘帝锅要求招安的机会,把我们进行分化瓦解。我今天上午时得到汇报,毛松已调集了三千多人要来攻山,大头领你想,三千人他敢攻山吗?肯定在我们二十四个山寨里有他的内应,但我们现在却根本不知道哪些是内应,哪些是我们的人,这仗可怎么去打呢?现在族人军主动说要帮助我们,为什么我们就不能……”

    “够了,别总是在我面前毛松毛松的,不就是让你赶走了一个毛松吗?就这点功劳你就每天在我面前叨唠。至于那些人要来攻我们虎头山,我们大可不必担心,我们山寨里两千多号人,还守不住一个虎头山吗?”那大头领极为自信地说道。

    “但是,大头领,我们虎头山作为秦岭二十四山寨的盟主,我们也许可以守住了,但我们的盟友呢?我们可不能弃他们而不顾啊!”肖波没有想到大头领的退兵之策是这样的,急忙道。

    “做盟主的是你,人家也只叫你为肖盟主,谁知道我呢?谁又知道我们虎头山呢?如果你要理什么道义,你就去道义吧,不要把我的虎头山也给扯进来。”

    大头领的话极为恶毒,没有一定商量的余地。肖波听到大头领这样说,只感觉从头凉到脚,他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肖波的眼睛红红的,这还是当年自己上山时的那个拉着自己彻夜长常的大哥吗?这还是把兵马大权交给自己统帅的大头领吗?这两年来,大头领的身体不好,肖波带着弟兄们出生入死,每次对阵不都是自己冲在最前面?自己从没有在意过什么盟主之位,他在意的是这位大哥的恩情,是这位大哥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自己,他要报答,那怕是用一辈子,有生命来报答。

    但现在亲耳听见大头领要把自己与虎头山扯开,把自己与数千一起出生入死五六年的兄弟们扯开,他能不心痛吗?他的眼睛红红的,声暗很是沙哑是问道:“大哥,你是和小弟开玩笑的,对吗?”

    “……”大头领扭过头去,他心里也有些不忍,但他知道,如果今天不把肖波逼走,以当前这些首领的态度,假以时日,也许再没有人会想起自己这个大头领了。

    “大哥,小弟十八岁离家出走,从福建来到陕西,流浪数千里,深处世间情暖,那年我在西安城里乞讨,被恶霸朱九欺负,如若不是大哥相求,也许我就至少成为残废,六年来,我在山寨上,把每位兄弟都当成亲兄弟般的对待,对大哥你,我也从不敢有半点不恭敬,今日大哥要赶我下山,兄弟不敢有半点违抗,但临别前,大哥请听小弟一言!”说完,肖波跪在大头领面前,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道。

    “你说吧!”大头领也有些于心不忍,他暗想,肖波有什么要求,就尽量满足他吧。

    “自从三年前我们赶走了毛松后,他一直对小弟,也对我们整个虎头山怀恨在心,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机会报复,现如今他掌握了山下保安团的大权,更是时时寻找机会要歼灭我们。前天的时候,兰凤人的警卫员小王来山上送信时,被他碰到了下去的黑虎等人,黑虎贪图小利,被小王他们给抓住打了一顿,后来审讯得知,那黑虎是毛松派到我们山寨的卧底之一,我们秦岭大大小小二十四山寨里基本上都有毛松的卧底,更可怕的是,有一些山寨已经暗中加入了毛松阵营,成为毛松在我们秦岭同盟里的内应。我本打算乘族人军经过我们秦岭,与他们合作,彻底的打败毛松,但现在大哥不同意,也就算了,我只希望大哥在我下山后马上召集二十四寨寨主到虎头山上来,并把他们的部下打散汇编,打入西安城去……”

    肖波还想说什么,就被那大头领不客气地打断:“你还想着那些山寨!你都没有想过吗?我们现在是前有狼,后有虎,你也知道他们有些人有二心,还要帮助他们吗?我们现在能自保就不错了!”

    “大哥,如果我们守山自保,其一必然会使受到屠害的盟友们寒心,也是逼使他们加入毛松等人,这样一来,我们虎头山也就成了孤山一座,毛松没有了后顾之忧,还会放过我们吗?就算虎头山易守难攻,但如果敌人只是堵着虎头山而不攻呢?”肖波膝行了几步,来到大头领的面前,仰着脸看着大头领问道。

    “如果真的那样了,我们可以撤下山去,秦岭这么大,他毛松要多少人才能找到我们?”大头领不去看肖波那诚挚的目光,扭头道。

    “大哥,自从大哥在虎头山建寨以来,三十多年的历史,我们什么时候放弃过虎头山?虎头山就如一面旗帜,如果我们放弃了这座山,那我们的队伍也就散了啊!”肖波好像看到了虎头山寨的兄弟们被迫各奔东西了,忍不住流着泪道。

    “你也知道我打了三十多年的仗啊?难道说我这么多年是白混的吗?”大头领还是固执于自己的认识。

    肖波还想说什么,但被大头领挥了挥手打断了:“如果你是要说这些,那就不必了,我自有打算。”

    这时,小王端着抢,带着三十多个人冲进聚义厅,气冲冲地朝肖波问道:“肖波,我们总司令被你抓到哪里去了?”

    一听兰凤人不见了,站在屋里的十几个黑巾军将领们一时间也惊得议论纷纷。肖波顾不得站起身来,忙问道:“何总司令早在半个小时前就走了啊?你们没有跟他去吗?”

    小王一听肖波还要赖账,冲上前来,一脚把他踹得飞远,用抢指着不断流血的肖波脑袋,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妈的你还想抵赖?你们的人亲眼看着我们总司令刚走出这房子没一会,就被你的部下给抓走了,老子如果不是看不大对劲,还不蒙在鼓里呢!快点说,不然老子毙了你!”

    肖波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握着额头看着大头领道:“大哥,是你派人把兰凤人给抓起来了吗?”

    那大头领见这些警卫员不声不响地竟然能冲进聚义厅,也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是的。”

    听大头领这样一说,聚义厅里顿时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那些将领们是为这个消息惊住了,而小王等人虽然知道这个结果,但被证实了以后,还是气得说不出话来。在族人军的心目中,兰凤人就如一面让所有的战士们愿意用生命换取的旗帜一样,现在这面旗帜竟然被抓走了,生死不明,而凶手就在面前,如何叫他们能不生气?

    许久,最先反应过来的小王一声大嚎:“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说完,粗壮的大手卡着那个大头领的脖子,带着他脚不沾地死死地按在墙壁上,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如果我们总司令少了一根寒毛,我就让你们全寨人陪葬!”

    而那些警卫员们也冲上来,把黑巾军的将领们死死地按住,毫不犹豫地下了他们的抢,用绳子紧紧地捆绑起来。肖波不顾自己正被两个警卫员捆绑,冲着小王急道:“王兄弟,你就算卡死他也没有用,现在还是放了我们大头领,让他带你们去找何总司令才是正事。”

    小王红着眼睛扭过头来看了一眼肖波,没有说话,但手上的力道还是轻了许多。那大头领被小王卡着脖子提飞这么远,又一直没有松手,早已脸色发白了,现在小王松了力道,从鬼门关回来的他急忙大口地喘起气来。

    “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把兰凤人给抓了起来?”肖波也急了,不说人家的警卫已经冲起了大厅,就说那驻在东山的一万多族人军,也足以让虎头山毁灭几次,他毫不怀疑小王说要拿全寨人来陪葬的话,从自己堂兄的信里就可以看得出来,兰凤人在族人军里面绝对是说一不二的。

    “咳,咳,我就是把兰凤人给抓起来了,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的,更何况是在我的聚义厅里面。”渐渐缓过来气的大头领脸色发青地说道。

    “但你这样是拿全寨人的命堵气啊!”肖波几乎是喊了出来。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兰凤人恐怕早已死了!哈哈,没有人可以在聚义厅里指着我叫骂,没有可以,兰凤人也不可以,哈哈,他已经死了,死了!”大头领面目狰狞地说道。

    小王一听总司令可能已经死了,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他只是迷着眼睛看着那大头领,轻轻说道:“我知道四十八种让人生不如死的办法!”

    肖波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些被捆起来的将领们就急了,叫喊着:“韩铁山(大头领的名字),你他妈的要死也不要拉着数千兄弟们跟你一起死啊,你这个老王八蛋!”聚义厅里的黑巾军将领们不顾一切地把韩铁山的上下十八代女性全部问候了个遍,他们以为这次肯定是要死了,也就把平日里对韩铁虎的不满全部成倍地发泄了出来。

    而肖波却显得平静许多,他不再看那韩铁山,只是看着小王道:“小王兄弟,从何总司令离开这里时起,我大哥一直和我们一起在这里商议事情,他不可能下令将其杀害,我想我们在这里争吵没有任何意义,还是快点把何总令救出来才是当务之急!”

    “哦,你知道我们总司令被关在哪里?”小王一听,忙问道。

    “虎头山只有一个牢房,我想何总司令一定是被关在那里。”

    “好,我再相信你一次,如果我们在那里没有找到我家总司令,你要知道是什么后果!”说完,吩咐首下将包括大头领在内的人都集中在一起看守,留下几个人守着聚义厅,小王只带着两个警卫连战士押着肖波向后院走来。

    一路上的的虎头山寨成员见到肖波被押着,急忙解抢,但都被肖波给阻止了,只是要求他们原地站岗,摸不着头脑的虎头山寨成员们只好愣在那里。

    走了没多远,关押兰凤人的那个牢房就在面前了,门口站了两个身穿灰衣的虎头山寨成员,看见小王等人押着肖波走来,连忙用抢指着小王等人。

    “把门开开,把里面的人放出来。”肖波不等小王吭声,就命令道。

    “对不起二当家的,没有大当家的命令,我们不能开这个门。”其中一个说道。

    “砰、砰”两声过后,两人还没来及反应,就先后倒地,跟小王一起来的两个警卫连战士看也不看肖波,就走上前去翻出尸体上的钥匙,打开了牢门。

    肖波看看两具尸体正中眉心的弹孔,再看看两个面无表情的警卫,对族人军的战士力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兰凤人刚刚睡着,就被门口传来的抢声惊醒,很快,牢门被打开,两个警卫员分列站在门口等着兰凤人出去。

    兰凤人先看了看被绑着站在外面的肖波,再仰着头想了一会儿,忽然笑着走了出来,拍着肖波的肩膀道:“我本以为会是肖统领带着人来把我放出去,没有想到却还是让我的人救了。说实话,肖统领,你太软弱了,我就纳闷,为什么你这么软弱,就能做上秦岭二十四山寨的盟主一职,手下也有五六千人!”

    肖波被说得老脸一红,兰凤人见肖波脸红得像柿子一样,忍不住又笑道:“你放心,在我再次来虎头山以前,你,包括你的所谓大哥,都不会死。”说完,又扭头看看这扇厚重的小铁门,笑了笑,对小王道:“把他们全部带来这里,这牢房做得很结实,没有钥匙,无论内外都打不开。”

    小王笑嘻嘻地回聚义厅去了,而兰凤人看着漆黑的夜空,如自言自语地说道:“每个人活着都是为了梦想,而不是为了报恩。识时务者为俊杰,数千条人命就操在你的手里,三年来,虎头山增员近一千多人,这些人,都是看着你的旗帜才来的,他们跟着你出生入死无怨无悔,你难道说还不应当对他们负责吗?明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样一个结局,却还是为什么恩情去把数千条人命毁弃,这是大丈夫应当的所做所为吗?机会,如果不把握住的话,是会很快过去的。”

    刚说完,小王等人就带被穿成串的虎头山将领们走了过来,而在他们的后面,是黑压压的无数端着抢,虎视眈眈的虎头山成员。

    兰凤人见小王等人到了跟着,大声地说道:“战士们听着,如果有谁敢接近我们十米远,就要毫不客气地打死一个他们的将领!”说完,从被抓的虎头山将领群里拉出韩铁山交给小王,然后将其余的人包括肖波在内,都关进那个牢房里,锁上门手时举着钥匙大声地说道:“你们应当比我更清楚,这牢房有多么的坚固,没有钥匙,这房子有多难打开。我现在带着钥匙和你们的大头领下山去,你们最好不要跟来,不然我不知道我们的抢是不是会走火,等我下山后,我自然会放了你们的大头领!”说完,由小王和几个警卫员架着一直喘气韩铁山,五个队员在前面开路,其余的断后,向前院走去。

    一路上,投鼠忌器的虎头山成员们纷纷认开一条宽敞的大路来,还有一些不甘心的,远远地跟在后面,但一见小王等人脸色一变,就急忙停了下来。但更多的人还是急急忙忙赶往后院牢房那里,寻找打开牢房的办法。

    一路上有惊无险地下了山,完全出了虎头山范围时,后面跟来的人也就听闻其声不再其人了,等兰凤人感觉安全了,把手中的钥匙一抛,对小王使了个眼色,就转身向前急步走去。在他的身后,传来一声很是微弱的“咔嚓”声。等又走了十多里路,在确认完全没事了以后,兰凤人忽然问道:“小王,你把他弄死了?”

    “没,我只是把他弄得以后再也说不出话来,双手废了而已。”小王不地乎地说道。

    “嗯,没死就好,这样就避免了肖波狗急跳墙。”

    “我看那肖波可能也在虎头山上呆不下去了,我们去找你时,那肖波正跪在老不死面前哭呢!”小王一想起肖波那样就感觉好笑,但又一想这次兰凤人蒙难,回去那些兄弟们肯定会痛扁自己,心里忍不住就冒冷汗。

    兰凤人可不知道小王心里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他叹了口气说:“这可不一定,发生了这次事后,也许会让肖波在山寨上的权势更大,再加上那韩铁山废了,谁还不听肖波的?你没看咱们下山时那些人大多数都跑去救肖波等人,而跟在我们身后的只有那么一点点人?”

    “那韩铁山也真是的,本来我们和肖波谈的好好的,他为什么非要阻挠呢?”小王心里很是想不通,本来以为今天晚上可以在山寨上休息一晚呢,没想到现在却要连夜赶山路。

    “韩铁山并不是非要阻挠我们,如果是在十年前,他也会同意我们这样做,但现在他老了,权力转在了肖波的手里,他感觉不舒服,就产生了这种不可理礼遇的倔强心理。”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兰凤人等人才回到营地,来不及休息,兰凤人就召集众将领商议新的秦岭战略计划,因为出了毛松和这么一件事情,原计划有了变动,根据现在秦岭的情形,想要占领秦岭各山寨就容易很多。兰凤人等人刚把计划调整完,正想去休息一下,双听到警卫员报告说肖波来了。

    小王随着兰凤人回来后,就被安排去休息了,刚刚起来,端着盆子正准备去河里打水洗漱,就看到肖波和两个黑巾军将领站在总司令的帐篷外面,一想起昨晚经历就有气的小王把盆子往肖波面前重重一放,喝问道:“肖波,你来找我们总司令又要打什么坏主意?”

    肖波的脸上刹那尴尬得红了起来,一个杀敌无数的大男人在自己面前脸红,小王感觉很是惊奇,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看,最后还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肖波现在难受得忍不住的时候,兰凤人来给他解了围:“小王啊,你还不去洗脸刷牙在这里干什么?你的口臭得都能把周围的动物给熏死了!”不理小王尴尬的样子,兰凤人拉着肖波的手道:“走,我们进去谈。”

    看着兰凤人等人的背影,小王在手上呵了口气,闻了闻,疑惑道“没有口臭啊!”

    大帐篷里,兰凤人把肖波介绍给群位族人军将领,听到这个瘦瘦的家伙就是肖波,那些将领们虽然碍于兰凤人没有什么表示,但与肖波握手时,手上的力量可是表示出了他们心里的恼怒。

    等肖波忍着剧痛握完手后,连忙把手背在身后,用力地揉搓了起来。兰凤人没有注意到肖波的表情,回到位子上,兰凤人问道:“肖统领这次来,所为何事呢?”

    感觉已肿起来的肖波把手放在腿上,先站起身来向兰凤人鞠了一个躬,然后说道:“昨天的事情是我们黑巾军的不对,希望何总司令能见谅!”

    “他妈的,关了我们总司令半夜,一句见谅就算完了吗?”一个脾气暴燥的将领拍下桌子站起来道。

    “伍锅安,不要放肆,给我坐下!”兰凤人命令道。

    那将领看了看兰凤人,又狠狠地瞪了眼肖波,嘴里喃喃着什么,但给兰凤人瞪了一眼,才完全闭上了嘴。

    “肖统领,如果你是要来道歉的,那就大可不必了,你看看我们作的这个计划。”说完,把刚刚制定完成的作战计划推到肖波的面前,又补充道:“就在明天早上,我军就要开进秦岭了。”

    肖波先是看了一眼兰凤人,然后又瞄了一下那个计划书,感觉没看清,又仔细地盯着看,这下看清楚了,那计划书上写着几个字:族人军秦岭战役作战计划大纲”肖波头上的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来不及擦,连忙捧着那大纲坐下仔细翻阅起来。越看,肖波头上的汗就越多,到后来不断的擦,却还是擦不完。兰凤人轻笑了一下,掏出自己的手绢,递到肖波的面前,肖波想都没想接过来就擦。

    跟肖波一起来的黑巾军将领从未见他有这么紧张过,奈不住好奇,也凑过来看,没看一会儿,两个将领也头上冒汗了。

    良久,肖波才看完计划书,合上后略显疲惫地问道:“按何总司令的这个计划书来看,我黑巾军是必败无疑,而且败得特惨,但不知何总司令对我们秦岭二十四寨布防怎么这么清楚呢?”

    “肖统领应当没有忘记,那个雷虎,现还在我们族人军内看押着,他对我们交待说,对贵军的布防,是从你们大头领那里得来的,而且他还自称你们大头领对他极为信任。”兰凤人平淡地说道。

    “……,我这次来,除了向何总司令道歉外,还是打算与何总司令再谈谈我们未谈完的合作问题的。”

    兰凤人制止住几个要站起来的将领,笑着问道:“肖统领有什么好的提意呢?”

    “族人军如果与我军合作打败毛松后,我军将保证族人军入陕部队与后方的秦岭通道畅通无阻。”

    “呵呵,肖统领你也应当看清了我军的作战计划,你也是极懂战术的,如果我军要拿下秦岭,最多不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而且,我军的损失绝对不会超过二千人。再说了,我们也绝对不会容许在我们的后方出现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出黑手的朋友。对吗?”

    “恐怕我们黑巾军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虽然你们了解很多东西,但我们也不是吃素的。”肖波也强硬起来。

    “当然了,我们也不希望与黑巾军的兄弟们产生直接的冲突,让毛松占了便宜,但对于整个战略发展目标来讲,秦岭是我们族人军势在必得的。”兰凤人看着肖波的眼睛道。

    “既然族人军也知道我们是有共同目地的兄弟,哪为什么还要与我们拼个两败惧伤呢?”肖波的底气已经不足了。

    “我再次重申,我们不能容忍在背后有一个可能会捅我们刀子的所谓“兄弟”。当然了,既然你也知道我们是兄弟,为什么你就不能带着数千贫民出身的兄弟加入族人军,参与到族人的阵营里面来呢?”兰凤人乘机追问道。

    肖波虽然知道兰凤人这种要求有点过份,但苦于找不到拒绝的借口,如果让他带兵打仗,肖波肯定二话不说很快就能制定出上中下三个作战计划来,但让他谈判和讲大道理,却感觉力不从心。

    兰凤人见肖波只是摇头却说不出任何话,就又笑着问道:“我现在只想问一下肖统领,就你个人而言,你认为我们族人军是不是一支为族人谋幸福的队伍?”

    “是,族人军的确是一支精良的族人队伍。”终于能找到话说的肖波暗中松了口气。

    “肖统领是否像某些人一样,为了自己身的利益而不顾大局的考虑,不顾数千弟兄的死活,非要固执已见?”兰凤人再次追问道。

    “当然不是,如果用我的命可以换回我秦岭二十四山寨兄弟的生存的话,我绝对二话不说,把这好大头颅亲自双手奉上!”肖波说得豪气干云,他也相信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自己绝对会这样做。

    “好!肖统领果然是性情中人,但现在就有一个机会,为什么肖统领就不能把握住呢?”

    “什么机会?在哪里?”刚说完,肖波就想到了兰凤人指的是什么,又焉了下来,苦笑道:“并不是我不愿意,说实话,我对加入族人军是举双手赞成,但苦于大哥他死活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