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7章 不能避免失败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7本章字数:6388字

    第107章不能避免失败了

    也没有想到族人军这么快就打到自己的地盘,急忙把能调动的兵力,集结了六万无敌占领军,再加上三万地方保安团,号称十万,向长治增援。

    兰凤人见帝锅第二集团军已倾剿出动,太原方面现正防卫空虚,连忙命令攻打榆林的李加文和已渡过黄河的肖波停止前进,转向进攻太原!同时,命令刘寒赶往陵川,与已经进入蒂斯克罗斯行省陵川的周宗武一起布置就地驻作战工作,阻止住帝锅第二集团军的进攻!

    不说肖波和李加文带着一万多兵力进攻防卫空虚的太原,那战斗毫无悬念。单说周宗武和刘寒与第二集团军的攻防战!

    族人军是在夜里进的陵川,花了五十元钱,租了一户人家的三间瓦房做为临时指挥部,来不及让部队休整,就摊开蒂斯克罗斯行省地图,划分军事布防,周宗武和刘寒不仅仅想守住这里,而且还想乘机狠狠地教训教训第二集团军!

    陵川东临太行册,西边是高平,本不是打阻击战的好地方,但族人军打了这么久的仗,又有几次仗好打了?早已习惯于险中取胜。但这次又不同,以前都是几千上人的小战役,就连上万的时候都比较少,这次却是二十万无敌占领军的大集团式作战,两人难免有些紧张,把计划算了又算,改了又改,看了又看,直到最后感觉没有什么差错了的时候,天早已亮了起来。

    两人决定配合着来一场正奇相间的攻防战,具体是这样的:让善长游击战的周宗武带着三万族人军沿着太行山脉进入长治,切断第二集团军的补给线!而刘寒则死守陵川,手里有六万多人的刘寒守卫陵川应当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在切断敌人的补给线后,周宗武就要指挥着部队从长治再回头来与刘寒夹击第二集团军。决定好了战役后,周宗武也不休息了,带着三万族人军就钻入了太行山中!

    再说那带着部队增援到长治,刚刚进城还没有休息,太原方面就来人说太原被族人军给占领了!气得吐血的知道现在回头只会给族人军一个前后夹击的机会,于是,他决定把陵川的族人军给歼灭了,再回师太原。

    与周宗武和刘寒一样,也在地图前研究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让第二集力军第五军司长赵博带领两万无敌占领军越过太行山,进入河南境内,寻机占领许四郎州,让族人军腹背受敌!与此同时,带着余下的部队也向陵川开来。

    双方的无敌占领军都有利用太行山为掩护,抄敌人后路的打算,现在只看在太行山内两路不同方向的无敌占领军能不能碰头,能不能打得过对方了。

    大战

    周宗武带着三万族人军在太行山内穿行,正急行时,忽然接到在侦察兵汇报:前面不足三里外,有一支帝锅的正规部队往这边开来,番号不明,人数大约两万人!周宗武吓了一跳:难道说敌人发觉了自己的意图?但此时已来不及做出更多的选择了,只能下令部队就地占领阵地,等待敌人的到来。

    而在周宗武前面的赵博也几乎同时接到了属下的汇报,不过他还是比较聪明的,没有认为那是族人军发现自己的期图,而是族人军埋伏在太行山里准备在帝锅无敌占领军攻打陵川时从后面突击!但无论如何,现在遭遇了这股敌人,自己的任务恐怕也完不成了,还是在这里与敌人干上一场再说!他一边让人给正在进攻陵川路上的汇报,一边也让部下就地防守。

    于是,两支队伍就这样隔着两个山头设好了阵地,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周宗武和赵博谁也不敢动一下,因为数万人的队伍动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在自己转移阵地的时候,被敌人来的突击,那自己的队伍也就完了。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周宗武让人带着一万族人军悄悄撤离了自己的阵地,然后就带着部下往离自己最近的山头冲去。也在同时,赵博也指挥着部下往山头上冲去,双方的士兵们几乎同时占据了各自的山头,然后就又是紧张地对峙!

    但这个时候,那赵博暗暗叫起苦来,因为又方阵地仅隔了一条不足五百米的小山谷,很容易被对方发现自己的一举一动,而他已接到部下的汇报,面对着自己的只有两万族人军,另外的一万不知去向!不用想也应当知道,这些人不会平白无顾地消失掉,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一万人摸到自己的后面去了!

    知道自己面临着两面受敌的赵博脑子超高速地运转着,是撤退还是坚守阵地,都需要快点拿个决定来,但他也知道,无论是撤退还是坚守,自己都会损失很多人,而这是他不想看到的结果。时间,在一点点的流失,赵博终于下定了决心命令道:“向山下撤退!立即撤退!马上撤退,撤到十里以外占领高地坚守!”说完,就带头往山下冲去。

    那些帝锅士兵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辛辛苦苦地攻上了山,现在又要回撤,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但军令如山倒,无论他们多么的不甘心,也只有拼命地往山下跑,他们也都知道,这个时候越早跑到山下就愈安全。

    当然了,周宗武也不会让敌人这么容易地就跑掉了,他一见敌人有异动,就催赶着部下往敌人的阵地上追去,因为距离太近,所以等族人军跑到敌人阵地上时,许多帝锅士兵才刚刚跑到半山腰不到。族人军当然不会放充这个机会,一边追赶在敌人的脚后跟后面,一面向敌人猛烈地射击,虽然天黑看不清楚,但还是有很多帝锅的士兵倒在山半腰里,族人军没有停止,一直追在敌人的后面下了山,并跟着这些人往另一个山头上追去!

    赵博开始发笑了,只要自己的队伍上了山,跟在后面的族人军还不都是帝锅无敌占领军的靶子?而他不知道的是,在这座山的背面,族人军的一万兵也也正往山上爬!等他明白的时候,什么都暗了,被前后夹击的赵博在山顶守了没有两个小时,就只好带着部队又不顾一切地向侧面山下突围。

    到嘴的肉族人军当然不会让他那么容易突围出去,帝锅无敌占领军组织了五次突围,都被山下的族人军给死死地挡住。

    天亮了,见无所可躲的赵博只好带着不足一万二千人的队伍向族人军投降。而族人军虽然取得了胜利,但也有五千多人伤亡,终过此一役,周宗武终于看到了帝锅正规军的战斗力。

    在山顶上休整了三个多小时,周宗武让二千族人军带着投降的第二集团军第五军的残部沿着太行山向后方行去,自己带着剩余的部队继续赶往长治,到了晚上的时候,族人军已经赶到了距离长治南大门壶关仅十余里的地方,在接到帝锅军正往回赶的情报后,周宗武命令部下急行军,抢在敌人的前面,占领壶关!

    帝锅军本来已经赶到距离陵川仅五十多里的地方了,但一听说第五军投降了族人军,急忙往回赶,失去了长台,第二集团军不单单失去了补给线,而且还被敌人包围!

    又是一天一夜的时间,帝锅军率着八万部下终于赶到了壶关,等他看到壶关城墙上的帝锅旗帜时,终于松了口气,他一边命人去叫开壶关大门,一边命令部下汇集在城下等待进城。

    这时,一件令帝锅军和所有的帝锅无敌占领军都感觉混身冰凉的事情发生了:城墙上的旗帜不知什么时候,已换成了族人军的旗帜!

    帝锅军正想让部下们分散开,忽然从城墙上抛下来无数的石块、树桩,更可怕的是,那些树桩上还被沾了洋油!正聚集在城墙边上等待进城的帝锅无敌占领军来一边徒劳地挥挡着从天而临的石块、树桩,一边推打着身边所有档住自己的战友,无数的人被石城、树桩砸死砸伤,无数的帝锅军人被自己的同伴推踩在脚下踩成肉酱。人类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一切平日里极力掩盖的丑恶行态都在这一时间暴露无遗。他虽然在警卫员的保护下没有受到什么伤,但眼睁睁地看着部下在自己面前一个一个地呻吟着死去,他还是心痛欲裂,在众人的保护下,他退到了距离壶口关一里多的一处山头上,等一切平静下来后,清点了一下人数,仅仅一个小时不到,就有数千人阵亡,一万多人受伤!

    站在山顶的一棵槐树旁,望着近在眼前的壶口关,他恨得直磨牙,却也无可奈何,这时,侦察兵前来汇报:在他们的身后三十多里外,刘寒带着数万人世民军正赶了过来!

    包围

    在壶关的城墙上,周宗武挥了挥手,让部下将手里的火箭给收了回去。他站在城墙上,对于敌人的伤亡情况看得一清二楚,都是人,周宗武难得地发了善心,留了帝锅那些伤员们一条命,并让城里的族人军医疗队出了壶关,帮那些帝锅留在城下的伤员们抬回城内进行医治。这时,他接到了情报,刘寒已率着陵川城内的族人军赶了过来,把敌人给堵在了壶关前的这不足三十里长的山谷里,终于,周宗武长长地舒了口气。

    那边也接到了壶关的族人军医疗队正在城下救治自己部下的信息,虽然他纳闷于族人军为什么会这么好,但他也没有太多的在意。但在帝锅的低级官兵中间,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族人军已经把咱们给堵在这个山谷里面了,而壶关城内的族人军,正在救治自己兄弟们的命!这种流言,在军营里流传得很快,也渐渐地在将士们的心里留下这样一个念头:族人军很仁慈,而那根本就不是一个集团军总司令的料,要不然也不会接连地指挥失误!

    千万别小看这种念头,这种念头产生的影响在战场上可以很直观地表现去来,就打个比方说,你本来很仇恨一个人,想要拿着刀去杀他,但忽然间得到消息说自己兄弟仇人救了,心里已存感激的你,还会再拿起刀来杀他吗?你还能杀得死他吗?

    周宗武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善举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他现正在忙着往壶关城上搬运和补给,而在城内,他还组织了一万多青壮年也等待在城墙下,随时准备着补上去!数千人的老百姓队伍,正忙着为族人军和替补部队赶制各种守城时所需要的一切。

    而在刘寒这一方面,在赶到了距离敌人有二十里左右时,他就命令分成三路,中路是三万族人军,沿着谷底前进,两边山脊上,一边两万沿着山脊布成了一个口袋阵!这个巨大在的口袋在刘寒的指挥下,一点点地向敌人缓缓兜去。

    天一亮,还没有休息过来的就驱赶着部下向壶关城发运了进攻,但行到壶关的城下时,部下们无论他怎么在后面驱赶,都不愿意再往前一步,郁闷不解的他来到队伍的前面,看到数百名族人军医疗队正在救治被他丢在城下的伤员,并不死者的尸体往一个大坑里掩埋!他沉默了,不是为了被自己丢在壶关城下的近万伤亡者,而是为了这数百名族人军的医疗队,他可以肯定,如果现在自己命令部下向这些人冲去,部下们很有可能会在自己的背后开黑抢!

    本已准备叫医疗队进城的周宗武站在城墙上看到面前的敌人在医疗队的跟着停了下来,明白了什么的他把医疗队队长刘乐喜给叫了过来,他对刘乐喜道:“你带着一些人,到敌人的队伍里面去,就说要帮他们疗伤!”

    刘乐喜接命令去了,他带着五十多人的队伍,背着医疗箱,来到帝锅无敌占领军的面前,对挡住自己的帝锅士兵道:“我是带人来帮你们治伤的,你们的医疗队在昨天晚上的战斗中没了,我们团长来让我帮你们!”

    那个帝锅的士兵心里有点动摇了,自己的很多兄弟虽然受了伤,但没有医药,现在已经有变严重的趋向。但这个时候,一个很威严的声音道:“不用你们猫哭耗子假慈悲,我们自己的人我们自己会救治,不用你们管!”

    “但总司令,我哥他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上药了,现在伤口已经化浓,眼看着一条脚就废了!”在他的身边,一个年仅十六七岁的帝锅士兵急道。

    “士兵,你是哪个人的手下?竟然敢不听我的命令?来人,把这个混蛋给我拖下去毙了!”他很恼怒这没有眼色的士兵,但他也忽然发现,在自己命令把这个士兵给拖下去时,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执行这个命令,恼羞成怒的他大吼:“干什么,你们反了吗?快点给我把这个混收拉过去毙了!”

    终于,他的两个亲信走了过来,架起正哭泣不止的年轻帝锅士兵往外拖,这时,一个帝锅伤员挡在了前面,用冷漠的眼睛看着。

    他自从升任帝锅集团军司令以来,就连帝锅无敌占领军总司令见了自己,也客客气气的,现在竟然被一个小伤员给挡住了,忍不住又想发火,却看见,不一会儿的时间,许许多多的帝锅士兵站在了那伤员的身后!

    “混蛋!敌人已经把我们给包围了,你们还在想着造反吗?你们不怕死吗?!”他开始暴走了,但那些士兵们好像没有看见一样,只是用倔强的眼睛看着他。

    “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如果不是你指挥失误,我们会有这么大的损失吗?”那带头的伤员冰冷地说道。

    “什么?我造成的?如果不是你们不听命令,一个劲急着往外赶,会在壶关城下损失这么多人吗?”他不知不觉地就陷入了与那个伤员的辩论,他的威信,也随着争吵而渐渐下滑。

    最后,感觉大事周围的气氛越来越不好的他,只好软下来让刘乐喜带着医疗队给帝锅士兵们医治伤口,并带着部队撤回那个小山包。

    族人军的口袋终于把帝锅第二集团军给装了进来。而明知道这一切,却也无可奈何,族人军的医疗队正在自己无敌占领军的营房里为各位伤员医治,谈笑的声间远远地传了过来,一拳拳重重地打在他的胸口:与敌人谈笑有声的无敌占领军,还能打得仗来吗?

    三天后,医疗队终于完成了任务,他一脸阴沉地看着手下的伤员送医疗队回壶关,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有一件更让他头痛的事情等着自己解决:无敌占领军的给养已经不足了!

    本来,帝锅无敌占领军的给养还可以维持至少一个星期的时间,但在壶关城下的时候,帝锅给养队因为急着逃避,把大批给养给丢在了壶关。这样一来,帝锅无敌占领军的给养就不足以维护太久,早在三天前,他要求攻城,就是出于给养的原因,但出了医疗队这件事,搁误了三天,这三天的时间过去后,帝锅无敌占领军的给养仅能再维持一天的时间,而且还是配额式的。

    没办法了,只有突围了,夜里,他不顾手下将士关于军心的问题,强硬地下达了突围的命令。

    天亮的时候,数万帝锅无敌占领军终于动了,他招来的保安团在前抬着赶制出来的云梯,正规军在后端着抢,向壶关发起了进攻!

    而守城的族人军,在周宗武的指挥下,用抢打死了一个个从云梯往上爬的帝锅士兵,然后又奋不顾身地直起身子,在战友的掩护下,将云梯扳倒!到了后来,帝锅在城下聚集的部队越来越多,已来不及扳倒云梯了,族人军又将早已准备在城墙上的石块往城下帝锅无敌占领军的头上招呼。对这石块帝锅无敌占领军可是深有感触,也顾不得别的了,许多帝锅士兵一见又是石块,丢下云梯就往后跑,而一些快要攻上城的士兵们见后面没了掩护,也都急忙下云梯想要逃,但被族人军的给留了下来。

    而先前往回逃的帝锅无敌占领军也没能逃回他们的那个小山包,因为攻城时,就抱着孤注一掷的决心的,所以在小山包上没有留守什么无敌占领军,等他们前脚去攻城,刘寒后面就跟了过来,占领了小山包。

    失去了小山包,五万多帝锅无敌占领军被挤压在不足一公里的山谷里动不得。气急败坏拼命踢打着手下的帝锅士兵站起身来,突围出去,但已失去信心的帝锅无敌占领军动也不动。

    这时,天已快要黑了下来,从族人军的营地里,传来阵阵肉香,除了早上出发时吃了顿饱饭以外,帝锅将士们跑了一整天,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被香味一熏,肚子饿得更厉害了!

    而刘寒也不失时机地让几个大嗓门的族人军战士齐声大喊:“帝锅军团的兄弟们!开饭喽!我们煮了肉,沌了菜,大白的馒头等着你们过来吃,把你们的抢拿过来,我们保证你们有饭吃,绝不伤害你们的生命!”

    胜利

    许多饥饿的帝锅士兵见突围无望,而眼前又是可口的饭菜,都忍不住想去吃个肚子饱,但他的亲信卫兵们凶神恶刹地盯着自己,也都不敢轻举妄动。揉了揉空空的肚子,坐在地上闻着香味流口水。

    但到了半夜的时候,几个实在受不了的帝锅士兵终于乘那些卫兵睡着了,偷偷潜出营区,闻着香味跑到族人军的阵地前,早已等待多时的族人军收了帝锅士兵的抢后,好酒好菜地招待了他们吃个饱,临回去的时候,还每人给他们的口袋里塞满了馒头。

    这几个帝锅士兵一回营地,就被自己的战友给围了起来,讯问族人军怎么样对待他们的,他们添油加醋地叙说了族人军怎么样好酒好菜地招待自己,临末,还从口袋里掏出雪白的大馒头来证明。那些饥极了的帝锅士兵们一见馒头,就不顾一切地抢了起来,而机灵点的士兵,就捡起抢来,拿着往族人军的营地里冲去!发现了的卫兵想要阻拦,但奈不住饿极了的帝锅士兵实在是太多,一下子就被冲散了。

    而这些士兵们把各自的交给族人军,换来了肚子圆,吃饱后,又被送回了营地。而本不想让这些人回来的,因为这些人回来以后,只会影响士气,让更多的帝锅士兵跑到族人军那里用抢换饭吃,但一来这些人也太多了,大概有一千多人,二来他们现在必竟还是帝锅的士兵,不能阻挡他们回来。

    这一千多人回来以后,帝锅无敌占领军的营区终于乱了套,更多的帝锅士兵们拿着抢去换饭吃,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至少有一万多帝锅无敌占领军用抢换了一个肚子饱。这时,已不能避免失败了,有抢的士兵们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了,而没抢的士兵们虽然混了顿饭吃。